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五十四章 计使空城 下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唐战听了陆菁的话,眼神不禁一愣,转问道:“菁儿你是说……你知道了陆翎的弱点,想到了对付他的办法?”

    陆菁点了点头,但表情却是平静道:“的确,如果有交手的机会,我知道该怎么对付他……只可惜,现在他已经带兵离开了城池,说这些也是徒劳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听完后,在一旁略显苦涩地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“别做出那么愁苦的表情嘛,不战而胜是好事,应该高兴不是吗?”陆菁这回,倒是拍着唐战的肩膀,反过来安慰道,“萧大哥说得对,不打仗总归是好的,至少不会死人,我们得庆幸,我军能不费一兵一卒,拿下洛阳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‘可惜’这个……”唐战顿了顿,不禁举手道,“我只是可惜,陆翎陆将军乃盖世之英豪,如此世间良将弃城而走,我们想要再见,恐怕机会很难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是,亏我为了对付他,准备了那么多精力……”陆菁听了,也在一旁“不舍”道……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正在这时,相府门外,传来先锋士兵的通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唐战陆菁得闻,转身故问道。

    “报告将军——”士兵汇报道,“秦将军与慕容将军率运粮部队已经到达城下,请二位将军下达接应指示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到了……”陆菁笑了笑,自言嘀咕道,“也难怪,恐怕也没想到,我们会这么轻松就拿下洛阳……”

    “运粮途中,没有什么异状吧?”唐战还是提心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回将军,没有异状——”士兵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去告诉萧将军,命部队打开城门,我和唐将军一刻就到——”陆菁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士兵得令后,转身快速离开了府门。

    “傻蛋,我们也快点去城门口吧……”陆菁轻松一笑说道,“让秦兄弟担任运量之务,真是‘屈才’了他,恐怕他心里抱怨得很;要是还不亲自迎接,搞不好又会对我没完没了‘说三道四’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走吧——”应声一句,唐战和陆菁二人也离开了相府,前往城关大门方向而去……

    洛阳城前,秦羽和慕容樱率近千人的运粮部队,正朝洛阳缓缓行进。城内萧天得到了命令,遂命手下将士打开了城门……

    “真不是假的,他们还真的这么快就拿下了洛阳……”秦羽看了看城前的状况,毫无两军交战的痕迹,不禁唏嘘道,“看来,敌军真的是弃城而逃,留下一座空城……只可惜了啊,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战而胜夺取洛阳,占据军事要地不费一兵一卒,这么好的结果你还想怎样?”慕容樱在一旁听了,转而针对道,“你不会还想着和那个陆翎一较高下吧?人家既然跑了,说明只有那点本事,并不是什么‘神人’,也没必要再去挂念……真是,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想的,我这个大活人你就不关心,结婚以后,什么时候像这样惦记过我……”最后一句,明显是慕容樱暗自发的牢骚……

    “秦兄弟——”城楼之上,看见了夜下秦羽的部队,萧天站在楼上,冲下方挥手大声招呼道,“菁妹命你们率部队入城,然后安置在西营!城门已经开了,你们快进来吧——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——”秦羽冲着上方回应一句,遂命身后运粮部队,加快速度往城中赶去……

    天色已经不早,夜色渐渐降临,秦羽的部队在黑暗笼罩下缓缓前行,看似平静,暗夜中却似藏杀机。冷风呼啸,城郊战场空旷寂宇,马蹄声夹杂着车轱辘转响,似同战意的火苗,曙光前的黎明……

    一切平静无事,运粮部队开始缓缓进入城中,秦羽和慕容樱率先进入了城门……

    可就在二人率先入城一刻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黑暗下一道弓弦惊响,一支莫名箭矢从黑暗处奇袭而来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马嘶长啼一道,运量部队的一匹战马正中箭矢,痛苦哀鸣。

    身后突响异状,秦羽和慕容樱刚刚踏马入城一步,察觉不对,即刻转身而望……

    “喂,怎么了,怎么了……”骑军士兵还未意识到什么情况,拼命拉着马缰绳,想要控制战马,却是怎么拉也拉不住。等他低头看见马肚上的一支暗箭,为时已晚……

    “有埋伏!——”士兵被眼前之景震慑,下意识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惊叫即出,全军将士皆惊慌而乱——众人都以为不战而取洛阳平安无事,敌军将士早已弃城而逃,谁知就在运粮部队入城前一刻,却是遭到了莫名敌军的埋伏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话音刚落,暗夜下漫天箭雨扑袭而来,密密麻麻,正朝运粮部队正中而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很快,惨叫声连连不断,近千人的运粮部队遭受箭袭,众军将士应对不及,还未提手兵器应战,就已纷纷中箭落马,毙命而亡——全军将士顿时乱作一团……

    “是敌军!——”秦羽意识到了“战况”不对,不顾自己与战马的伤情,喝声一句,便手持银枪,奔赴箭阵而去。

    “秦哥!——”看着秦羽乱阵之中孤军冒险,慕容樱惊声喊道,遂转头赶去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萧天在城楼之上,观看着夜色下的“乱景”,虽然不知偷袭者何人,但他知道事态紧张。可如今军队刚在城中安置,运粮部队到达城门关口,又是乱作一团一时挡住去路,想要短时间整兵出城迎敌,显然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但越是耽误一刻,局势便越是紧张——“箭雨袭击”实在突然,运量军队应对不及,还未出战便已损失过半。而短时间唯一能够回身救援的,只有调转马头、重回阵中的秦羽和慕容樱二人;没有弄清敌军动向与数量,孤军阵中,实在是危险之举……

    看到局势紧张,显然萧天已经无法“袖手旁观”……“你们几个——”萧天遂以将军之令,命令手下士卒道,“快去城中通知唐将军和陆军师——敌军城外偷袭,需即刻做好战事之备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身旁士兵应声一道,遂飞跑赶下了城楼……

    而萧天自然是没办法坐以待毙,城楼大门暂时被“堵”,萧天做出了一项“冒险”决定……萧天两手扶着城墙,惊异纵然一跃,竟是在众士面前,飞身跳下城楼。

    “萧将军!——”旁边的众军将士所见,皆大声惊呼。

    萧天是以轻功跃下,自然无事,眼见着部队前方遭受奇袭,自己欲单枪匹马,孤身救阵军中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暗夜之下一道惊天龙吼,铭蒙铁剑即出,神龙九变第七式“覆海神龙”断天而下——剑风巨龙持舞杀阵,萧天御剑碎天神威,狂龙嘶吼大地百变,旋龙之式破荒前行。虽然未有发现敌军,但“神龙九变”剑式,还算抵挡突袭箭雨几分,将飞来的箭矢一一斩断,萧天意图暂时以一己之力,控制城前的乱势,为后方支援争取时间……

    而在城中,唐战和陆菁二人正有说有笑,“悠闲”往城中走去,以为陆翎不在,局势不会有什么变故。谁知不出一时,从城门方向急匆匆跑来一名士兵,紧张通报道:“将军不好了——城关之外,运粮部队遭受敌军埋伏,损失惨重!我军城前乱阵,精兵无以救援,萧将军命请将军与军师速速回城调度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——”唐战听了,不可思议惊问道。

    而听到了这则噩耗,陆菁像是想到了什么,气血不禁上头——“糟糕,我怎没想到?”陆菁做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菁儿你想到什么是吗?”唐战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陆翎!——”陆菁眼神惊愣,恍然大悟道,“我太大意了,早该想到这一出——陆翎用兵善以险招,自知部队悬殊无以抗衡,欲想反击,必寻我军弱点,一击击破……这个家伙,一定是看准了我军不战而胜必然放松警惕,料想不会趁着我军入城动手,倒是打起了后援军需部队的主意……军需部队装备良莠,人数不整,入城一刻堵住城门,后援无以支援,他们便能趁乱奇袭……正面无以抗衡,所以陆翎此番袭击的目的是——军粮!”

    想到却是为时已晚,陆菁顷刻焦头烂额,快步加速便往城门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喂,菁儿!”唐战自知事态紧张,急忙追赶而去……

    而在城楼关前,运量部队已然一片混乱,敌军箭矢飞蝗而下,不出几时,几千人的部队已然寥寥无几……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哒哒哒——”马蹄声响,关后粮草车队一旁,突现一群蒙元铁骑,借着夜色笼罩,身形鬼魅。车队之下,已然倒下无数先锋军的尸体,蒙元将领抬头即望——果然是陆翎不错。

    陆翎从一开始便计划好了一切,弃城而“逃”,上演“空城之计”。也正如陆菁所想,陆翎的目的果然是——军粮。

    “快,命所有部队托运粮草,全军即刻转移阵地!”陆翎阵前镇定指挥,知道此计突袭乃是险计,需得速战速决,不得怠慢一刻。

    而陆翎手下的众军将士也是训练有素,本来军队人数就不多,士兵三五成群将关后的粮车趁乱拖走,所花时间不过一刻。而城前之地,已然伏尸乱马一片,车队挡住了前道,洛阳城中,明军将士想要出城追击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——以少军之优而胜雄兵之冗,陆翎利用机动性的优势,夺取了这场小战役的胜利……

    待到手下士卒将大车的粮草纷纷拖走,陆翎亲自断后,也该撤返回身军中……

    “敌贼休走!——”然而,陆翎转头一刻,身后响起了熟悉叫喊。

    回头一望,银枪落日弓,霸王啸天甲,“银玉麒麟”纵驰而跃——又是秦羽,乱军之中,只有自己全副武装,匆忙赶到,见到了将首面容。

    不过陆翎此计乃是偷袭,并没想要与秦羽正面应战。看着秦羽像是要“纠缠不休”,自己单挑未必对手,陆翎暗暗下定着,趁乱摆脱追击……

    但将之所对,以其勇武之魄,不作一二较量,心中不甘。更何况上次对决胜负未分,陆翎作为骁勇之将,心中自有遗憾。如今两军将之在前,无以杂兵干扰,真是“棋逢对手将遇良才”,就这样简单离去,岂不可惜?

    “哟,秦将军,我们又见面了——”陆翎眼见秦羽持枪驭马,神将依在,不禁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陆翎,果然是你——”秦羽提起银枪,义正言辞道,“没想到,你居然会用如此卑鄙的手段,奇袭我军粮草部队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言差矣——”陆翎听了,倒是不以为然道,“兵者诡道,算计敌军,将之用计,不在手段清明,而在结果……我可是听说过秦将军的战绩,济南一役,以‘离间计’使脱因帖木儿等将分崩离析,最终不攻自破——如此说来,论用兵手段之‘卑鄙’,我可比不上秦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说再多自当狡辩,宁人岂有不息?看枪!——”秦羽纵马飞跃,眼见陆翎只身在前,遂银枪一闪,正刺陆翎前方而去。

    陆翎一笑,毫不闪躲,正面一剑,当头而上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枪剑相拼,火花四溅,虽然气力之上,秦羽当占上风,但陆翎使剑丝毫不屈,魄力精强,威武难敌;加上秦羽手腕箭伤未愈,此枪即过,未能握稳,被陆翎出剑灵动一转,倒是丢了先机。

    不过陆翎并不打算置秦羽于死地,他知道再在这里耗下去,洛阳的援军即刻就到……

    “今天就到这里了,秦将军,我们还会有再交手的机会,哼……驾——”占得一丝先机,陆翎摆脱了秦羽的枪,转身驭马,准备折返而去。

    “别跑——”秦羽意识过来,想要转身去追,面前却是恍然而下漫天箭雨——陆翎接应部队,运走粮车,不忘以箭袭断后;秦羽这一疏忽,将面对敌军的“箭阵奇险”,可自己有伤在身,反应难以常及,面对“暴雨梨花”之势,自己竟是燃眉惊愣……

    “秦哥!——”慕容樱此时才驭马赶来,看见秦羽箭下命悬一刻,惊异喊道……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