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五十二章 计使空城 上
    申时时分,先锋军两万步骑渡过洛水,直逼洛阳城关而来……

    乌云蔽日,黑风残卷,旷宇之下,铁蹄铮铮——大军城前排成矩阵,浩浩荡荡,磅礴压境。唐战身为主将,亲率先锋士卒列以方阵,以骑兵铁阵布前,箭矢弩手居中,攻守兼顾,可进可退,却有惊涛骇浪之势,欲以摧城压云之气魄,一举将城池吞没。

    而五绝阵法左右,由萧天、胡夷狄分率两翼,担当昔日南宫俊慕容飞之职位;苏佳为中骑,连接前后军援之要道,传令陆菁所下之部署;后军老九号令士卒,掌管攻城车器之配备,更有燃油火药备以强攻——看来这次攻城之战,先锋军动用了能所及用之一切,陆菁深知陆翎用兵鬼谋深算,且将士奋勇,对付陆翎,自己不能有丝毫的轻敌……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就等攻城号令即出,先锋军两万火力,蓄势待发……

    “菁妹,部署准备完毕,请下达指示——”苏佳从中军赶来,表情严肃向陆菁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命军中各部就绪,准备开始攻城!”陆菁眼神坚定道,在她心里想着,自己已然迫不及待和陆翎一较高下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!驾——”然而话音刚落,唐战正骑从部队前阵赶来,表情略显仓促,似乎有意外情况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对付陆翎,陆菁提起了万分谨慎,战事稍有寻常变故,便很可能是陆翎的计谋,陆菁必须调查清楚,索性问道。

    “城关方向有些奇怪……”唐战驭马转身,指着城楼方向说道,“我军前锋压境,却见城楼之上未有一兵一卒把守,连军旗也是倒杆竖立不整……我军大举攻城,敌军居然毫无反应,城楼之上看不见人影——这事儿有些蹊跷,我看弄清楚事情真相以前,先别盲目采取行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城楼之上……居然没有守兵?”听完唐战的话,陆菁疑惑一阵,遂点了点头,冷静分析道,“的确太奇怪了,我军大举压境,城池方面居然未有士兵把守,太不正常了……不过对方的守将可是陆翎,他的计谋常人难以想象,我们没弄清楚事情脉络,确实不能草率行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唐战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——”正说着,萧天骑马从左翼一侧赶来,看着大军准备就绪,却是迟迟没有下攻城号令,怕是事有变故,萧天赶来不禁问道,“为什么不进攻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敌军城楼,没有守军……”苏佳在一旁低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没有守军?”萧天也是大吃一惊,转而问道,“怎么会这样?敌人到底在卖什么关子,我军两万大军压境,他们居然不驻兵把守,难道打算弃城投降了?可也没看到对方示降的意思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准确说,应该是疑惑敌将陆翎在卖什么关子……”陆菁一口咬定,这一定又是陆翎在玩儿什么“阴谋”,谨慎十分道,“在没弄清楚事情以前,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,敌军只是表面做做样子……”唐战思考一番,不禁道,“比如城楼之上埋伏着守军,借着岩体避护,在城池之下故意不让我们看见;等我们放松警惕靠近,予以偷袭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幼稚吧,以陆翎他的本事……”陆菁摇了摇头道——不知为何,在陆翎面前,平日里用兵果断的陆菁,也不禁开始略显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“要知道真相还不简单?”突然,苏佳在一旁发话道,“只要去观望一番城池里的情况,一切就能真相大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怎么观望?”唐战继而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直接爬上城楼去看——”苏佳果敢说道,“他们城楼之上不是没有守军吗?我们直接从城楼之上翻过去——”

    “翻过去?佳儿你该不会……”萧天看着苏佳如此坚定的眼神,似乎是猜到了什么,不禁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——”苏佳自告奋勇道,“我用轻功登上城楼,去看看敌军的守备情况!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太危险了!”萧天听了,当然一口回绝道,“万一真像唐战兄弟说的那样,上面埋伏着敌军,佳儿你一个人‘登楼’,岂不是正入虎口?”

    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……”苏佳却是不以为然,定声决心道,“我意已决,就这么定了……驾——”说完,苏佳不等众人阻止,自己即刻转身,驭马便朝城关而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佳儿!驾——”萧天很是不放心,自然是骑马紧随追赶而去……

    陆菁看在眼里,并没有像萧天那样担心苏佳的安危,而是觉得事情实在蹊跷得很,不知道陆翎到底使的什么计谋。

    “菁儿,你为什么不拦着苏姑娘?”唐战和萧天的心情一样,都担心苏佳的安危,却看着陆菁在一旁不为所动,不禁问道,“万一城楼之上真有敌军埋伏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翎用兵出人意料,常人尤不可及,不会用这么‘幼稚’的计谋……”陆菁倒是肯定十分道,“既然我军攻城,楼上却未有一兵一卒把守,那就肯定没有人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可是为什么呢?”唐战还是不理解,继续问道,“我实在想不出来,陆翎能玩什么计谋,居然‘空城’不置守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许,会不会是有其他的原因……”陆菁像有突发奇想,不禁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唐战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陆菁低声道:“我在想,或许城中发生了什么事情,让陆翎不得已如此而为之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的猜测八九不离十,洛阳城中的确是发生了大事——就在昨晚,脱因帖木儿回城,假借接应援兵为由,却趁着陆翎在外征战,自己篡夺洛阳兵权,逃亡陕州而去。因为此事,洛阳太守陆国公陆幸也含恨而终,义子陆翎更是亲自吊唁……只是现在并没有人知道,陆翎人在何处,面对先锋军两万压境不予一兵一卒防守,究竟在打什么算盘……

    苏佳快马赶到城楼之下,萧天紧随而至。抬头一望城楼的高度,苏佳眼神一定,从马背上跳起,施展绝顶轻功,翻越高大的城墙,登上了城楼。

    “佳儿——”萧天也是放心不下大喊一声,脚步一踮,登跃城楼。然而眼前的景象,可算是让二人暂时放心——

    城楼之上,的确正如眼见,从西至东尽头,未有一兵一卒把守。蒙元守军的将旗,七零八落散倒在岩体之上,像是荒废了一般,整座城楼空空如也……

    “真的……一个人也没有……”萧天也是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,自己大军压境,城中竟然无人守城——最有可能的理解,洛阳方面自知不敌明军部队,趁着昨晚洛水关口势均力敌,连夜带兵逃出了洛阳,主力军队往西边撤退而去。

    可是这撤退也太“干净”了,连断后的守军部队也没有,独留一座空城让先锋军轻松拿下,实在诡异之极,不禁让人猜想,是不是洛阳蒙元部队方面,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这……”萧天还没回过神来,望着眼前的空旷,站在苏佳身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没有一兵一卒……”苏佳倒显镇定,凝神嘀咕道,“看来陆翎没有耍诈,这的确是一座空城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想了想,加快几步往城楼正中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佳儿——”看着苏佳来回自主行动不断,萧天又跟上去担心喊道。

    苏佳一口气跑到了城楼正中,将军府的阁楼——这里是城中主将脱因帖木儿及陆翎等人商议战事的地方,苏佳心想,或许这其中会藏有什么秘密或关键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二话不说,苏佳一脚将眼前的破碎格门踢开,可里面的景象却让人大所失望——府中一片空空如也,除了桌上一张废弃老旧的地图,其他一切陈设,全部像被人搬空一般,所剩无几……

    “看来他们真的是弃城了……”苏佳望着屋内的凄凉,推理说道,“将军府中,一切有关军机的文件全部搬空,说明他们已经放弃阵地了……没错,洛阳方面的确放弃了抵抗,只不过没有投降,而是全员转移撤退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这样吗?”萧天跑到苏佳身后,看着眼前的景象,还有些未反应过来,心中发堵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惜了,菁妹和秦大哥盼着再和陆翎较量一番,现在愿望似乎是落空了……”苏佳继续道,“答案很清楚了——昨天晚上,敌军知道死守洛阳抵挡不住我军攻势,索性带着主力部队,逃出城池,往西境边关方向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是这样就好了……”萧天却是放心一笑,欣慰说道,“至少洛阳一战,我们不用再损部队。不费一兵一卒拿下城池,这不是不付任何代价捡来的胜利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——”确定了心中的猜测,苏佳转身说道,“我们去楼下打开城门,让大军进城,洛阳一战既然就这样结束,那就别再多出事端了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萧天跟着苏佳一起,沿着阶梯走下了城楼……

    “吱——砰——”城关之前,大门打开,萧天和苏佳二人确定了城池已然无兵把守,便开门发出信号,示意一切安然状况……

    “是萧兄弟和苏姑娘——”唐战见了远处二人的挥手,回头冲陆菁道,“菁儿,太好了,看样子是我们多想了——这洛阳果然已是一片空城,没有敌军把守,并不是什么陆翎的诡计,你别太担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……这么简单吗……”然而,陆菁心中隐隐不安,虽然猜不出为什么,但她就是觉得,事情有些太过突然,胜利来得太为轻松,隐隐约约不太对劲……

    但至少目前,确定了城中没有蒙元守军,先锋军索性放下一切攻城态势,部队列阵分部行入城池,驻兵把守——洛阳一役,就这样“轻松草草”结束,唐战陆菁等人也完全不敢相信……

    而明军进入城池,城中百姓也是夹道欢迎——洛阳古都千古一城,历经风雨,终于结束了蒙元朝廷的残暴统治,百姓自当是普天同庆。先锋军驻守城池后,唐战命军中各部把守各个关口,以防敌军部队弃城未有走远,作出“反扑之举”。

    城中一切安好无恙,明军驻城后,城中百姓鼓舞庆贺解放,全城顿时“欢腾”起来。与之前的汴梁不同,汴梁一役城池战火废墟,虽然解放,却要经历漫长重建之期;而洛阳则不然,敌军撤走,轻松夺城,城中繁华依旧安好,不战而胜甚是欢欣。

    但陆菁等人依旧不敢有丝毫懈怠,众人觉得这一役“不战而胜”过于蹊跷——脱因帖木儿倒还说得过去,和济南一役作风相同,不战而退;但以陆翎的性格,应该不会如此“干脆”放弃城池,与部队消失的得无影无踪,总感觉这其中,陆翎似乎算计着什么,但就是猜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苏姐姐你是说,你在将军府中,发现军机文件都被转移走了?”陆菁回城安置好了军队,迫不及待向苏佳问着刚才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是的,所有东西都没了,很明显是敌军主将放弃了城池,转移部队撤离……”苏佳果断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为什么呢?陆翎这样的‘谋勇之将’,怎么会丝毫抵抗不做,就白白丢弃了洛阳这样的重要城池……”陆菁还是不能理解,继续疑惑道,“难道,城中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——”正在这时,萧天从城中一处跑回,似乎是带回了重要情报,急忙向陆菁汇报道,“城中的事情我打听了——据南城附近的百姓口述,昨晚脱因帖木儿带兵撤走城池,今日一早陆翎又带兵离开了洛阳。看样子佳儿说得没错,敌军的确是全员撤退,放弃了城池,往西边城关逃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看来真的是我想多了……”陆菁得知了“真相”,过于担心的情绪稍稍放下,随即命令道,“既然百姓亲眼见到,那就应该不会有假了……萧大哥,你即刻派人传信,命秦大哥和樱妹将常将军之前托付的粮草军需,从洛水关口外运往洛阳城池这里——”计划按部就班,按照之前所说,洛阳一役结束,秦羽和慕容樱即刻将粮草军需运往城池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——”萧天笑着答应一句,遂往城门部队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但愿,真的就这样结束好了……”陆菁心中默念道,不知为何,她觉得这一切仿佛还并没有结束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