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五十一章 人去楼空 下
    洛阳城中,官内相府……

    “义父……义父——”陆翎急忙跑回相府,心想脱因帖木儿诡异之行,举全城之兵消失,兵权已然被夺,自己义父必遭“凶险”,陆翎遂满脸惊慌赶到陆国公的寝室,大声呼喊道。

    可是已经晚了,自己的义父的确躺在床上,只是已经没有了气息——陆国公已魂归天际……

    “义父!——”看着自己的义父双眼紧闭,脸色苍白,毫无生机,陆翎情绪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而在陆国公床边,陪同的管家及下人一起,纷纷落寞低下了头——那意思很明确,陆国公已经过世了……

    “公子,对不起,你晚来了一步,陆大人已经……去了……”管家神情低落,悲伤至极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义父会……”听到义父去世,陆翎情绪已然崩溃,瞪大双眼看着陆国公的苍白面容,自己惊愣中,双膝缓缓跪下。

    “昨晚陆大人病情恶化,已经坚持不了人世……”管家继续低沉道,“公子,节哀顺变吧……陆大人临终前,遗嘱把陆家的一切托付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真的……这不是真的……”陆翎两眼湿红,绝望至深,但想起昨晚军情的异变,陆翎一下子火上心头,转而问道,“对了,脱因帖木儿呢……脱因帖木儿昨晚回城,是不是来义父房间了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的确是来了……”管家回忆昨晚的事,战战兢兢道,“但他好像只说,“夺了兵权”之类的话……然后就走了……陆大人就是听到此事,病情……病情恶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……”陆翎像是明白了什么,悲伤的眼神转而愤怒,两手攒紧拳头,愤愤不已道,“昨晚脱因帖木儿回城,假意与我两军接应,实际上自己却是独自跑回城中,趁我不在,篡夺兵权,然后卷带守军主力,离开了洛阳,独留一座空城……他骗我,我居然着了他的道——昨晚伏兵计划,他自告奋勇带兵先锋引诱,还以为是迎合我计,原来却是让我放松警惕,趁着两军伏道交接一刻,自己回城‘夺取兵权’,而我还像个傻子一样去和朱元璋的部队拼命……脱因帖木儿从一开始就在算计我,他的心思根本不在御敌之上,而我却还相信他……呵呵,我居然相信他——我居然会相信他那个畜生!!!”“自嘲一句”,陆翎突然大声斥吼道。

    周围的侍仆皆受惊吓,不敢抬头去看陆翎。

    陆翎没有在意,两眼死灰,缓缓站起身道:“是脱因帖木儿……他为了夺得兵权,不惜算计义父,算计我,最后还害死了义父……是的,就是脱因帖木儿害死的义父,都是他的错,如果不是他,局势怎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?脱因帖木儿,你害死我义父,我与你不共戴天!——”

    陆国公作为陆翎的义父,是陆翎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——自己年幼之时,陆国公在战争废墟中将自己救起,并抚养成人,对陆翎来说,陆国公不仅仅是自己一生无以为报的恩人,更是自己珍惜认同的亲人……现在唯一的亲人死了,陆翎独自一人“流落在世”;脱因帖木儿害死了自己的义父,陆翎更是将脱因帖木儿视为毕生的仇人——仇人不死,此生终难将息……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管家在一旁静默了许久,看着陆翎情绪稍显缓和,遂缓缓开口道,“陆大人临终前还说……让公子你放弃抵抗,远离战事……陆大人说,不希望你这个唯一的‘儿子’,再因战争受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义父……”陆翎看着义父的遗体,语气低沉道,“七岁那年,是义父您从废墟中将我救起,并赐予我姓氏和名,认我作义子,义子终生百般孝顺听从,恩情无以为报……但唯独这件事情,义子不能答应——脱因帖木儿害死了您,是义子不共戴天之仇人,至少在杀了脱因帖木儿之前,义子不会放下自己军人的身份,即便是冒着战火涂炭,也义不容辞!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十分坚定,似乎陆翎已然下定了决心——不替义父报仇雪恨,此生绝不终息……

    午时时分,先锋军营……

    攻城战事急迫,还未从昨晚的战斗中休养调息,陆菁再次下令,举全营之兵,渡过洛水,兵发洛阳城关。此次出征,除了受伤待命的秦羽及照顾其身的慕容樱,营中将士全员出动——对付陆翎,陆菁立定不可有一丝大意,洛阳一战,将其视为最重视最难缠的对手……

    战事未能出征,慕容樱留在营中,一面负责军中的后事,一面负责照顾秦羽及战马的伤情。昨晚“箭矢”一战,秦羽战马“银玉麒麟”意外负伤,后营马棚处,慕容樱正在为其细心疗养。

    “麒麟”大腿受伤,慕容樱一边用药处理着伤口,一边轻声安抚道:“乖,别动啊,再忍一下就好了……”慕容樱的口气十分柔和,如同照顾自己的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麒麟”也是一样,早在沂州,便是对慕容樱信任有加,除了秦羽,慕容樱便是他认同的第二个主人……

    “喂,菁妹人呢?不会这么快就带兵出征了吧——”秦羽忽然从营帐跑出,焦急问声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刚走不久……”慕容樱为“麒麟”涂着药,关心说道,“秦哥,你的伤还没痊愈,还是多休息为好……陆姐姐可交代过了,洛阳一战暂不让你出征,我得看着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不就是个皮肉小伤吗,有什么大不了的……”秦羽甩了甩昨晚中箭的手腕,心有不甘道,“菁妹什么意思?洛阳一战举全营之兵,意在伐城,却偏偏不带我出征……我可是军中的先锋骑将,我不作带头先锋,谁能做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就消停消停吧……”慕容樱成为妻子后,倒是多了几分唠叨的语气,继续冲秦羽道,“这次是去攻城,不是在洛水关口交战,不需要骑兵做先锋……再说了,你这么急着想上战场,不就是要和那个陆翎做个了断吗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?”秦羽毫不避讳道,“昨晚一战,我和他没分出高低,今天说什么也要和他再战一回!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去和陆翎拼命啊——”慕容樱反斥一句,看样子刚才那句问话,是为了套出秦羽的“实话”,慕容樱脾气阻止道,“不行,陆姐姐亲口强调,之所以不让你去,就是担心你去和陆翎拼命!既然你现在说了实话,那我可得把你看紧点,省得你偷偷跑出去……现在‘麒麟’受伤,你的银枪和落日弓也被我收起来了,你别想冒险负伤征战——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秦羽依旧不甘心道,“昨晚我与陆翎糜战数番回合,虽不分胜负,但也了解对手几分……按道理来说,我应该是最有道理出征前线的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说不行就不行!”慕容樱的口气十分“强硬”,在自己丈夫面前,毫不退让道,“陆姐姐还说了,陆翎是我们现如今最大的对手,此人深谙兵法,且有勇有谋,我军大局之中稍错一步,便有可能满盘皆输……秦哥你昨天和陆翎激战,身负箭伤,心中必有不服;而你若执意去和陆翎做了断,以陆翎的心机,必然会借此契机,继而算计我们……陆姐姐为了以防万一,所以把你‘按’在军营不予战事任务,你呀,就省点心好好养伤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菁妹是不信任我喽……”秦羽有些失望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吧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特殊情况必须特殊对待……”慕容樱随口应声道,“你忘了?襄阳一战,为了理智对付兀良托多,菁妹还不是下死令让与之有仇的子川兄弟留在营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前方战事开打,我们在营中无事休息,我堂堂‘神力将军’居然这么‘窝囊’,怎么说也说不过去……”秦羽还是心中不悦,不禁“泄愤”道,“至少得给我们留点任务吧……就算不让我正面去和陆翎较量,也得给我安排些事情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没有?”慕容樱转而说道,“陆姐姐临走前,一样给我们两个留了任务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什么任务——”一听有任务,秦羽又浑身提起干劲问道。

    “诺,那是常将军派人送来的军需粮草——”慕容樱轻弹一句,转头指着门口的粮草车队说道,“陆姐姐说,等她们成功拿下了洛阳,我们就带队负责把这些粮草运往洛阳城……”

    “搞了半天是运粮啊,真扫兴……”秦羽知道真相后,心里一下又跌落至低谷,“本想着和陆翎还能真刀真枪再战几回,现在看来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“秦哥你呢,就乖乖地呆在营中养伤,哪里都别去……”慕容樱微微一笑道,“我们就耐心在这等候前方战事的消息,等拿下了都城,再按计划押运粮草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”听着慕容樱“唠叨”的口气,秦羽转身回营,心中暗暗道,“哎,萧兄弟说的没错,女人一旦在自己身边久了,就会渐渐对你啰里啰嗦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,萧天对秦羽说过的这句话,完全来自于苏佳的“常态”……

    洛阳城内,相府之中……

    陆翎命人将陆国公的遗体好好安葬棺中,自己与剩下誓死跟随的众将士在棺前默默哀悼。下定决心与脱因帖木儿势不两立,只要自己还活着,就绝不会放下军权。就算身处战火纷飞乱世,内忧外患、绝境重重,陆翎也会继承陆家的遗志,统军疆场,誓与命运斗争到底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性命,是义父您救回来的,此生此世,我只会效忠于陆家人,就算拼上自己的性命也好……”陆翎站在棺材之前,默默暗誓道,“义父您放心,此生此世,只要我还活着,我就一定会替您报仇雪恨,将脱因帖木儿碎尸万段!而在此之前,身临外敌,洛阳城只要还有一兵一卒,我都会誓死守卫,就算顶着头颅热血,也绝不向敌人屈服——”

    说完,陆翎在棺材面前深深鞠了一躬……

    一旁的管家看在眼里,身着丧服,不禁悲伤问道:“公子,你真的打算继续带兵,驻守洛阳?现在朱元璋五万大军临近,城中兵马又多已被脱因帖木儿调走……这么点人,你要……怎么防守?”

    “这个无需你们操心,只要还有兵马,就有办法驻守城池——”陆翎暗暗下定决心道,“就算天塌下来,只要有我陆翎在,我就一定会和敌人斗争到底!”

    虽然立誓不太“现实”,但听着陆翎如此赴死不屈的豪言,众军将士下定决心,愿与陆翎共生死,守卫城池与敌抗争至最后一刻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手上还有多少兵马?”提起战事,陆翎想了想,回头冲亲信将领问道。

    “陆将军,随军还有两千左右——”将领干脆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军只有两千,敌军则有数万,人数的确悬殊……”陆翎低沉一句,但表情却是十分镇定,不慌不忙道,“不过军法用兵万变,就算兵力极度劣势,也一定会有守城御敌的方法……”说着,陆翎绝境之中,继续坚持思索着破敌良策……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正在陆翎思考间,相府门口,突然传来了急报。

    报声异常急促,看样子前方敌情突变,众军将士皆嗔目而愣,心中明知一场前所未有的“恶战”等在眼前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……”陆翎神情淡定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陆将军——”传信士兵则是一脸焦急,跪下身禀报道,“敌军两万人马,正朝洛阳方向赶来,如今已过洛水关口,恐怕不出一个时辰,便会大举压境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么快……”“这也太快了吧,不是昨晚才刚打完吗……”“难道说脱因帖木儿带兵‘逃走’的消息,敌军也知道了……”底下将士听其“噩耗”,皆惶恐变色,纷纷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帮家伙果然不简单……”陆翎则是一眼即中,定声说道,“昨晚刚打完一仗,休整都不做,第二天便卷土重来,而且还是渡过洛水,直接逼近城关……他们并不知道脱因帖木儿逃跑的事,却能准确判断挥军压上,战机决断完全无误,真不是一般的对手……”虽然这么说,但陆翎一点紧张都未表现,似乎心中已有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“陆将军,现在该怎么办?”亲信将领在一旁着急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陆翎定了定神,随即道:“不急,我心中早已有应对之法……你马上去调集城中所有兵马,半个时辰之内集合,本将军将亲下决策,尔等只需照我吩咐去做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的陆将军,大伙儿都听你的——”亲信将领义正言辞道。

    陆翎不但镇定,而且十分自信——以两千兵马而御数万之师,绝境之中,陆翎似乎又将上演“将神之谋”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