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五十章 人去楼空 上
    绝境妙计逃生后,陆翎带着两千左右的“残兵部队”,疲倦赶回了洛阳都城。因为用计损失了所有战马,陆翎部队将士不得不连夜步行折返,等到回到了城关大门,夜色消退,渐渐转明——已经天亮了……

    总体来说吃了败仗,皆因部队悬殊,追击反遭埋伏,而且送掉了战马千匹。但好在放弃了战马,成功保留了有生力量,这一战虽然失败,军心却并未动摇;反倒是陆翎昨晚的临危不乱,神计撤离敌军包围,间接鼓舞了军中士气,深知陆翎为将虎胆雄心,且妙计百出,手下将士皆愿赴死同命……

    “陆将军,我们到了……”回到了洛阳城下,将士众人皆疲惫不堪,亲信将领指着前方城楼说道——一晚激战死里逃生,众军将士终于可以歇息一阵。

    “天亮了……”陆翎回头迎着朝阳,看了看后方尘土黄道,并未有敌军的身影,索性放下心道,“很好,敌军并没有追来,看样子我的计策成功了……不过他们没有盲目追击,显然也是看出了我的‘计中计’——这帮家伙的确如传闻般不简单,能够打败燕只吉台等之辈,自当情理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将军,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看着昨晚败仗,先前伏军追击的计划失败,将领又在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回城再说吧,和帖木儿大人的主力守军会和……”陆翎淡定说道,“昨晚伏击的目的,本来就是予以巧计重创敌军,存在风险,就算没有成功,也不会损失什么……虽然战马牺牲不少,但部队主力依旧犹存,回去会和帖木儿大人,再做下一步打算吧——和敌军的战斗,这才只是刚刚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——”将领应声一句,遂命身后将士即刻跟上,尽早回城休整……

    “秦羽,唐战……看样子,脱因帖木儿大人说的没错,先锋军中将才神勇之辈良多,想要打败他们,不是那么容易的事……”想起昨晚与先锋军的交手,被几番算计逼入险境,陆翎依旧记忆犹新——而且,陆翎似乎忘不了那个身影,“还有那个女人,她叫‘陆菁’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昨日陆菁的身影,不知为何,陆翎心中有种莫名的亲切…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……”陆翎努力静下心来,回想起陆菁的身影,陆翎不禁暗暗道,“我不认识她,甚至和她战场上兵刃相接,可为什么……为什么我觉得,我和她不应该是敌人……对了,她的身影好熟悉,就和我梦里见到的一样……她也姓‘陆’,却和我完全没有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一边念叨着,一边想起自己出征前的那个梦——梦中最后见到那个只能看清轮廓的身影,和陆菁却有几分相似……

    “她能算计在我之前,看出我的计划,并事先予以伏击,将我逼入绝境……”陆翎抚着额头,心中似乎决定着什么,“这个女人不简单,似乎用兵如神能看透一切,如果还有碰面的机会,我一定要再与她对手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想着想着,陆翎似乎对陆菁提起了莫名不已的兴趣……

    “陆将军,你看那里——”正在陆翎回想间,身旁侍卫的一声惊喊,打断了自己的思绪——侍卫露出惊异的眼神,指着前方城门的方向,似乎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陆翎一直没有注意,不禁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城门……城门被——打开了!”侍卫战战兢兢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听到这里,陆翎转头惊异而望——

    只见洛阳城池方向,大门轰然敞开,几阵狂风吹过,寂寥寒暄无人,恍若一座空城般,死气沉沉,令人胆寒……

    “喂,城门怎么会是开的?”这完全出乎了陆翎的意料,之前与脱因帖木儿商讨的军事计策,也没有这一出。看着城门大开,守卫无人,陆翎心中油然而起不好的预感……

    “喂,有人吗?”侍卫将领这边,赶在陆翎之前跑到城楼下,冲着上方大声喊道,“陆将军回来了,快快出城迎接——”

    可是,楼上没有任何的回应……准确来说,城楼之上空无一人,像是一座“死城”般,寂寥无声。狂风呼啸,肃杀城池,半空高楼之上,甚至能听清厉风惊寒之声。插在城楼边沿的蒙元军旗,也三三两两寥落而倒,根本无人问津——毫无疑问,此时的洛阳,已然成了一片“空城”……

    “陆将军,楼上一个人也没有——”将领这边得到了情况,第一时间回头冲陆翎报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——”陆翎瞪大双眼惊道,事情的发展完全超乎自己的预料,本想着伏击回来与脱因帖木儿再议战事,谁知道此时的洛阳,已然空无一人,整座城池的守军,像是人间蒸发一般,见鬼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陆将军,城楼之上连一个士兵也没有,事情肯定不简单……”一旁的将军也是察觉到了不对劲,心中不好预感,随即紧张道,“这事情太奇怪了——我看我们还是快点回去,查清来龙去脉为好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陆翎简单应声一句,遂喝声命令道,“全军听令,速回城池,搜寻帖木儿大人及众军将士下落!”

    令声即下,全军将士跑步赶回城池,寻找“失踪”将士的下落……

    可是结果却让人大为失望和惊异,整个城楼乃至将军府都搜遍了,也没看见半个士兵的影子——大白天简直见到鬼了,守城的军队消失不见,陆翎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“可怕”的事……

    “陆将军,城楼东西两角都寻遍了,除了我们,没有看见半个人影……”“陆将军,将军府那边也去过了,帖木儿大人不在,里面的珍贵东西甚至是军机文件,都被人莫名带走了……”“陆将军,城中百姓说,昨晚城池这边有大举军队进出,但以为是出城御敌,并未预料‘全军消失’一事……”渐渐的,不断有手下向陆翎传回类似的情报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听到最后这句,陆翎皱起眉头,转而问道,“你说百姓昨晚,看到了军队异动的情况?”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”士兵一五一十道,“不过百姓只说,是有大举军队出城,只以为是御敌,并不知其详由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脱因帖木儿……是那个家伙——”陆翎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眼神转而惊异道。

    “陆将军,怎么了?”士兵在一旁看着着急,不禁转问道。

    陆翎继续道:“百姓昨晚看到了军队‘出城异动’,说明城中的部队,是在昨晚我们在‘洛水关口’伏击敌军的时候,大规模行动的……这城中拥有动员全军权利的人,只有脱因帖木儿,昨晚我救下了他,表面上他回城说要接应我,实际上是……”越往下说,一种可怕的想法越是油然而现,陆翎语气渐渐转慢,似乎意识到了危机,眼神渐而惊恐。

    “陆将军,你是说……帖木儿大人,是吗……”看着陆翎鲜有紧张的神情,士兵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陆翎瞪大双眼,静而不言,似乎回想着之前的一切,一个可怕的“答案”涌现脑海……“不好,是义父!”陆翎惊喊一句,转身喊道,“我得回一趟相府,义父出事了!”说完,陆翎几步跑下阶梯,朝着相府方向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将军——将军……”身后将士着急喊道,却是应声不及,只能莫名担忧看着陆翎心急远去的背影……

    另一方面,明军先锋将士,昨晚与陆翎伏军激战一宿,也算疲敝不堪。一度将陆翎逼入绝境,却又差点被陆翎反谋算计,想起与陆翎的对峙,先锋军将士仍旧心有余悸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陆翎可真厉害……”陆菁坐在营中,独自喃喃道,想起昨晚一战的经历,陆菁依旧久久不忘。

    “第七十三遍……”萧天在一旁一边整理着箭矢,一边调侃道,“从昨晚到现在,菁妹你一直反复这句话……那个陆翎对你打击这么大吗?被人‘飞枪’一招差点取了性命,不会是精神受刺激了吧?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唐战听了,在一旁即刻提醒道,“别老提这事儿,昨晚一战未有胜负,菁儿心情本来就不好,你再提昨晚陆翎‘突袭’之事,菁儿她又会意气上头……昨晚一晚没睡,心烦体累,现在她好不容易冷静下来,你别再‘刺激’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萧天傻傻吱声一句,便没再说话……

    “真想不到,敌军阵中,竟有如此武将神威之人,洛阳一战,我等万万不可小觑……”陆菁看着桌上的地图,笔画洛阳的位置道,“可常将军给我们的时间有限,让我们尽早拿下洛阳,战事再拖下去,恐怕不太妙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想要正面强攻吗?”老九和陆菁一起参谋着战事,看着陆菁的坚定眼神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毕竟我军人数优势摆在那儿,如今城破兵散的洛***本就是倾倒之隅……”陆菁应声一句,随即又提起陆翎道,“但经过昨晚一战,碰到了一根难啃的‘骨头’——这个陆翎用兵如神、作战勇猛,即使身处绝境,也能相处惊人的计策,顾全大局之际,还能算计对手……如果是他镇守城池,就算我军有人数优势,恐怕拿下洛阳也是困难重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才交手了一回,被陆翎算计一次,菁儿你不必过于害怕吧……”唐战看着只不过在打了一仗,还是胜仗,陆菁就对陆翎提心吊胆三分,唐战怕是陆菁杞人忧天,不禁关慰道。

    陆菁却是摇了摇头,表情略显镇定道:“不,我的判断一向很准,虽然只交过一次手,但我能看得出来,这个陆翎的才能,绝对凌驾古武名将之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菁儿你……想到什么对付陆翎的办法没有?”唐战继续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无完人,就算他再天才,也会有弱点……”凭借久历军旅的经验,陆菁镇定道,“只要找到他的弱点,一点即破,我们就能击败他……只要打败了陆翎,洛阳战略便不在话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陆翎有什么弱点吗?”唐战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发现……”陆菁摇了摇头,心有他绪道,“所以,我们必须找机会,找到陆翎的弱点……傻蛋,军中休养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不错,昨晚大部分主力只是伏击,没受太多疲劳影响……只有秦羽兄弟昨晚受了点伤,还有他的战马……”唐战回应一句,看着陆菁忽而坚定的眼神,心有不安道,“怎……怎么了吗,菁儿?”

    陆菁像是下定了决心,斩钉截铁道:“传令,全军兵发洛阳,留守秦兄弟营中待命——现在我们得抓紧时间,对洛阳发起进攻!”

    “菁儿你……不是说真的吧?”唐战听了,不可思议道,“虽然部队休养情况不错,可昨晚刚打完,现在就兵发洛阳,太草率……还是说太心急了点吧?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陆翎的弱点,我们就永远没办法战胜他——”陆菁异常坚定道,“而找他弱点的机会,就是与他三番两次交战,战机中他的弱点自然而然就会显露……我们兵发洛阳,不一定要一举拿下,只是为了和陆翎交手——这次交战,我一定会找到打败陆翎的方法!”

    “好吧,都听你的……”唐战觉得陆菁说得也不无道理,于是同意默许道,“部队昨晚回营,编制还没分散,只要准备好了军备,随时可以出征……就让秦羽兄弟和樱妹呆在营中休养好了,这次兵发洛阳,我们去就行!”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出去集结部队,还有叫上苏姐姐一起……”陆菁像是迫不及待,一股久违的兴奋劲涌上心头,冲身旁的老九喊道,“老九,跟我一起来,加强军备供给问题,交给你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交给老身好了——”老九答应后,遂和陆菁离开了营帐……

    唐战和萧天二人留在营中,看着陆菁的“兴奋劲头”,半天没有回过神,在一旁发愣不已……

    “依我看啊,准是那个叫‘陆翎’的家伙,刺激到菁妹了……”见陆菁走了,萧天继续调侃道,“前些日子菁妹还死气沉沉,昨晚和陆翎交手后,马上变了一个人,从没见过她这么有干劲……我看这个陆翎确实不简单,有机会的话,我倒也想亲身临近见识见识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望着陆菁离去,刚才还一脸担忧,表情忽而一笑……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萧天注意到了,不禁转问道。

    唐战缓缓说道: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这样或许挺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?为什么……”唐战的话语莫名其妙,萧天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唐战回应道:“汴梁一战,子川兄弟他们牺牲,菁儿一直都还沉浸在痛苦悲伤中,情绪十分低落……但这个陆翎的出现,倒是让菁儿打起精神来了,现在的菁儿,似乎忘记了之前的伤痛,重新提起干劲——看着菁儿从悲伤中恢复过来,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我们倒得谢谢这个陆翎了……”萧天摇了摇头,缓缓道,“只可惜啊,他是我们的敌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如果他不是我们的敌人该多好……”唐战悄声一句,忽然有感而发道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