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四十九章 妙计虎威
    为了让陆菁冷静下来,唐战想要亲自摆平陆翎,反正现在陆翎部队深陷埋伏,撤退只有被追击歼灭的结果。唐战自信上前,喝然威慑道:“敌将听令,现在缴械投降,我等可以饶你不死;继续顽抗,你和你的部队都会葬身于此!”

    然而,陆翎眼神依旧不屈,似乎表情的顽强并不是自己装出来的——如今深陷困境重重,生死一线,陆翎依然保持着惊人的镇定,还在想着逃离算计的办法……

    秦羽驭马持枪上前一步,一边对陆翎予以压迫逼近,一边谨慎对方仍有搏命之机。虽然机关算尽依旧未能解围,但看着陆翎战狼般的眼神,秦羽心中暗暗道:“不对,这家伙斗志还没消失,还不能掉以轻心……不过现在,尔等铁骑遭遇我军重围,调头撤返便是深陷浅水淤泥之险,我倒要看看,你还能想出什么办法,以解当下之难……”

    为了将陆翎就地伏法,同时也是为了保护陆菁不再遭遇唐突之险,唐战这回将之亲上,亲率各道伏军摆出鱼鳞之阵,刀盾并行,可攻可守,渗透缓缓朝浅水中央陷地的蒙元众军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道口中央,蒙元将士惨叫连连,以萧天等人为首的弓矢伏兵,继续对深陷重围的蒙元军队予以箭阵施压——陆翎部队一时间乱马伏尸,全军上下散沙一片,血地浸染众将哭嚎,骑马撤退阵型难整不说,继续拖延不作手段,只会是全军覆没等死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进退两难,回军撤退便受“险滩”所困,一样被先锋军队追杀殆尽;而在此余地拼死反搏,亦不过是飞蛾扑火、自取灭亡……陆翎将一切看在眼里,出征沙场头一次碰见如此绝境。可誓不放弃的他,坚韧之心过于常人,铁碎狼牙俱在全身,不到最后一刻,自己绝不投降认输……

    陆菁在远处看着陆翎生死难择,自己倒像是出了口气的样子——但陆菁的眼神一直盯着陆翎不放,想起刚才其正面飞枪突袭一瞬,自己险些命丧黄泉;陆翎的眼神惊若不屈战神,像是与命运作斗争,即使深陷绝地困境,依旧自信坚韧,最后能想出良策摆脱困境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,挺不简单……”渐渐地,陆菁对陆翎的愤恨,转而莫名的钦佩,就和秦羽的想法一样。虽然他是自己的敌人,但陆菁不知为什么,特别期待看到陆翎能够带兵全身而退——冥冥中似乎有预感,陆菁想要亲眼所见,如此绝境之下,陆翎能以什么方法,逃脱困局……

    陆翎沉顿须臾,眼神一定,似乎是想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全军有令!——”突然,陆翎调转回身,冲身后“乱阵”众军令道,“众军下马步行撤退,弓箭手以火攻焚场,动作快!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陆翎绝境之中的军令,本来慌乱阵脚的蒙元众军,不知为何突然精神亢奋起来——之前追击秦羽的蒙元将士多为骑兵,听见陆翎镇定军令,知道自己的将军还没放弃,索性抱着搏命一心,听从陆翎安排,是生是死赌他一回……

    “下马……步行?”陆菁听到了陆翎的命令,一时没弄明白这是玩的哪儿出,可当看到蒙元阵中乱马一片,撤退“陷阵”不说,就连调转阵型也是艰难,陆菁像是明白了什么,露出惊异的眼神道,“难道说——这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军令即下,蒙元将士千人,纷纷跳下战马,改以步行列阵,皆亡后方撤退……

    “想跑?”秦羽看着陆翎最终还是打算撤退,并不打算放过的他,驭马麒麟,持枪喝令道,“全军都有,随我阵中追杀残敌,绝不能让敌军活着回去!”

    “喝——”跟随秦羽身旁的骑军众士,士气高涨,眼见着如今蒙元全军乱成一团、撤退散乱,追杀余敌不过易如反掌,这场大胜手到擒来……

    不过事情似乎并不那么简单……

    陆翎吩咐“下马”后,一时间,所有的蒙元骑军纷纷改以步行,借着乱马阵中的“掩护”,游离分散向后撤去。包括陆翎自己,趁着唐战等人率军布阵的不注意,自己一个快步,放弃自己战马,朝向后方撤返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人呢?”而在两侧草丛的伏军视线中,眼前的“乱阵”只剩下空空的“哄乱马群”,唐战不禁惊问道——下马后的蒙元众士,纷纷低头后撤,借着马匹的“掩护”,一时间从先锋军中的视线逃脱……

    “哼,想耍小聪明逃脱?眼睛看不见,未必马匹还追不上步行吗……驾——”秦羽轻轻一笑,看着陆翎竟用“战马掩护”身体这种幼稚的方法逃脱,心觉陆翎已然“江郎才尽”,想不出逃脱的良策,索性自暴自弃了,秦羽自然也不再提心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……

    “弓箭手准备——”陆翎一边率步兵后撤,一边命阵后的火箭手喝令道,“火箭攻击阵地,燃着‘马阵’,借此掩护,全军加速回撤!”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陆翎手下的部队训练有素,军令即下,誓死服从,后阵的弓箭手群燃着箭矢,向着自军的战马阵中发射而去——看样子,陆翎是想打算牺牲自己军队的所有战马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火势伴着强风,瞬间燃烧整片浅草——虽然地处浅滩水势,但沼泽淤泥野草丛生,一把大火烧过,很快成为一片水火交融的“炼狱之地”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吁……”可怜了蒙元军队的战马,为了保存部队的有生力量,陆翎竟然狠心“处决”自己军队的所有马匹……

    “这家伙,居然连自己军队的战马都不放过……”唐战看着眼前乱火中陷入“炼狱”的群马,不禁怜悯痛惜道。

    “管他呢?我们的目的是要追击敌军,擒拿主将,管他陆翎用这方法出于何意,他今天休想逃出这里……将士们,冲啊!——”秦羽虽然不理解,却丝毫不放在眼里,喝令一声后,继续率队冲入“火阵”,准备追击欲要逃返回城的蒙元残军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阵后将士喊杀冲天,刚才还逃返关口的骑军士兵,这回纷纷调转马头,跟随秦羽一处,锋矢相对,欲冲过“乱马火阵”,将逃跑敌军杀得片甲不留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,快叫他停下!——”然而,草丛一侧的陆菁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匆忙大喊道。

    唐战听到了,知道陆菁其言自有道理,遂冲秦羽的方向大声喊道:“秦兄弟,快停下来!——”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将之军令不得不从,秦羽听到了唐战的命令,立刻冷静停下战马,并吩咐身后将士不再追击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执行命令后,秦羽心有不甘甚是不解,不禁转头问道,“为什么不追击了?”

    “再往前冲,就中了敌将的埋伏!”陆菁急匆匆从伏击点跑来,赶到秦羽身旁,亲身指着前方“乱马火场”说道,“你自己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秦羽冷静下来,朝前望去——只见被陆翎亲手燃着的战马地带,不但群马伏尸浅滩,而且火势愈加壮大,将刚才蒙元军队阵地的一切熊熊包围;若是部队深陷其中,沼泽草丛火势迅猛,众军将士自然是难以逃脱……

    “换做平时,部队冲过火阵,自然是有可能……”陆菁耐心解释道,“可是秦兄弟你不要忘了,这里是浅滩地势,骑军易攻难守,追击虽然无阻,可一旦事有变故调转马头,战马难以折返,阵型必然大乱——如果刚才你带兵深陷火阵追击,万一出现意外状况,想要调转马头,部队定会深陷火中难以立刻逾出;火势愈来愈大,敌军乱马又是阻挡我军冲锋,我军必然受阻不小,陷入‘火阵’难以调整,乱作一团,被困火势危险重重……那家伙正是抓住了秦兄弟你‘名将好战’的习性,故意引诱你跳入‘火坑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陆翎他……”秦羽听完后,眼神不禁一惊,自己差点就着了陆翎的道——没想到陆翎想的这出“葬马撤退”之计,一面助部队成功撤离,一面依旧算计自己,蒙蔽自己眼睛,以陷阱之势欲加害于己。而且此之计谋,依旧是利用了“浅水关口”的易攻难退地势,算上彼此用兵决策,这已经是第四次巧用地势之利了……想法间,秦羽霎时冷汗直冒,不禁觉得陆翎作为一军之统领,绝境中依旧镇定帷幄逆转之机,差点一计双雕,将自己部队陷入绝境,实在是太可怕的对手……

    放弃了追击,先锋众军将士,只能眼睁睁看着“乱马火阵”之后,陆翎带着部队,成功逃出包围……虽然心有不甘,但知道了陆翎的本事,众人心里都有同一个想法——这个陆翎文韬武略集于一身,胆识镇定惊人,逆境中依旧运筹帷幄,不屈傲骨下还能稳定大局,震慑敌军军心,实是为军事将领之鬼才……

    “菁妹,你没事吧?”听闻刚才伏击之中,陆菁差点命悬一线,苏佳从后方着急跑来,慌忙问道,“听手下说你刚才差点遭受袭击殒命,我都快吓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苏姐姐,要说遭受袭击,是我自己太大意了……”陆菁总算是稳定了情绪,想起刚才陆翎朝自己“飞枪”的惊险一幕,陆菁仍心有余悸道,“不过那个家伙实在不一般,身处绝对劣势,居然还能伺机取命敌军主将,而且处事一点都不慌乱,镇定自如,威慑敌军军心……虽然刚才挺来气的,不过现在想想,我倒也佩服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逃跑的计策也不简单……”唐战望着阵中的火势,吃惊喃喃道,“牺牲所有战马,只为保全全军性命……居然会想到用这种方法,逃离险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小看他,他这可不是乱来——下马步行,一来借马匹掩护众军躲避‘箭矢’袭击,二来果断分明‘浅滩地势’步行撤退比马匹要快,易于保全主力;另外,以火势牺牲战马,一来以‘乱马之阵’干扰我军追击,二来借此势引诱我军深入火阵,使我军陷入“浅水淤泥”难以折返,最终丧命火中……”陆菁表情有些“惊魂未定”道,“如此劣势,还是在如此紧张的时间内,想出这道条理清晰、涉及多面,实行得当达到目的,最后还能兼并算计我军的‘看似冒险实则巧妙’之方法,简直乃神将之算……就算换做是我,深陷如此绝境,也绝想不出此等妙计之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陆翎,到底是何许人也……”想着今晚的对峙,以及陆翎面对自己全军将士逼迫绝境,依旧镇定从容,撤退还能震慑军心,秦羽不禁暗自惊愣——这是他这辈子遇到的,最可怕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叫陆翎是吗……”陆菁听了,才知道陆翎的名字,于是暗自叹道,“真没想到,他和我一样,也姓陆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和菁儿你一样,都是军事天才——”唐战补充说道,语气镇定,可见唐战对陆翎也是敬佩中带着可畏。

    “洛阳守军将领,和太守陆国公同姓,难道说……”陆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低声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,他是陆国公的义子——”秦羽想着之前自己与陆翎对决,陆翎告诉他的身份,秦羽只字说道。

    “义子,也就是说不是亲生的……”苏佳听了,倒在一旁扯起题外话道,“或许,这个叫‘陆翎’的家伙,本来就不姓陆,只是跟随他义父同姓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沂州的时候,听起父亲讲过朝廷中的事情,这个陆国公,我也略有耳闻……”秦羽想起从前的事,不禁提道,“陆国公全名陆幸,原来是朝廷中的武将之臣,因被朝中乱党排挤,身为国公却被处任洛阳太守……陆幸年轻时,算得上是朝中骁勇之将,武文双全,多次平定战乱军阀,算得上威名虎将之份;只可惜陆国公如今重疾在身,听说最近危在旦夕,命不久矣,朝廷却使唤他委任洛阳御守一事,我想陆翎是想尽其效忠,才替父出征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国公这么厉害?难怪身为义子的陆翎,天生将之胆识……”唐战听了,不禁暗暗赞佩道,“不过我想,陆翎的军事天赋,恐怕远远高于他义父——如此年轻出征战场,竟能胆魄军威、深谋远虑,甚至能让征战经验的我们吃尽苦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能文能武,胆识惊人,军事才能恐怕还要高于燕只吉台、兀良托多等之辈……”陆菁托着下巴,不禁深思道,“看来洛阳一战,我们与他必然交手——这家伙不但是‘硬骨头’,而且带刺,与他对决一定要警惕万分,决不可因一时优势掉以轻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明白……”唐战秦羽等人同时答道……

    “陆翎是吗,我今日记住你了……”陆菁心中暗暗道,似乎对陆翎有种莫名的感觉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