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四十八章 陆氏对决 下
    浅滩关口,秦羽慕容樱所率骑军部队,正往东道方向撤离。哪知陆翎伏军身后紧追不舍,浅水地势战马易进难退,明军调阵仍显杂乱,前后参差不定,未能逃离蒙元追击,形势依旧岌岌可危……

    “驾——驾……”秦羽和慕容樱一边撤返,一边调整将士骑阵。可浅水地势沼泽泥泞,战马难以调转,骑军前后转向不便,簇拥一团,一时阵中混乱,陷入“僵局”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,这里的地势太复杂,战马骑阵无法调头,根本没办法快速撤离战场……”慕容樱看着着急,却是没有任何办法,心神不定道……

    “在那里,别让他们跑了!”然而不等二人反应,陆翎的追兵已然赶至。和秦羽撤离的部队不同,陆翎所率骑军,径直追击,无需调转,行军速度自然快之许多——正所谓易攻难退,被敌军追击,这一回轮到秦羽和慕容樱尝受脱因帖木儿之前“败退之苦”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,我跟他拼了——”秦羽见着自己部队骑阵不定,撤退杂缓,需要有人在此断后,拖住敌军,遂挺身喝然道,“正好,刚才还没和那家伙一决胜负——就在这里,赌上我‘神力将军’的名誉,今日和他做个了断!”

    “不行,秦哥!——”慕容樱见了,急忙制止道,“现在我军背受追击,骑阵已然散乱,要是再抽调兵力与其硬拼,别说敌众我寡,就连后撤部队的阵型也会更加添乱——”

    “可如今我军散乱,又深陷泥潭,撤退速度根本不及敌军追击,如果没人在此断后,我军全会葬送于此!”秦羽持枪,毅然决然道,“残部成功逃离,总比全军葬送的好……小樱,你带着主力回去和唐战兄弟会和,我在这里拖住他们!”

    “秦哥——”慕容樱知道秦羽想要孤军冒险,想起汴梁一役的惨痛,眼见着亲人朋友战死沙场,悲痛欲绝;何况秦羽还是自己的丈夫,以身犯险,慕容樱说什么也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快走啊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!——”秦羽自然也是担心妻子的安危,不顾一切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,要么一起走,要么我陪你一起——”慕容樱眼神坚定道,手中的红缨枪也是亮现寒芒。

    “笨蛋,我的话你都不听吗?”敌军愈加逼近,秦羽看着着急,不顾夫妻相怜,破口喝声道……

    “今天你们都别想走!——”乱阵中,陆翎驭马已然赶至,手持青钢长剑,正朝秦羽挥舞而来。

    “胆子不小,敢只身一人杀入我阵——”看着陆翎甩开身后部下追兵,独骑冲锋而来,秦羽亮出银枪,眼神决然道,“来得正好,弓矢之战不分胜负,那就冷兵相向做个了断!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半空中利刃声响,银枪长剑寒芒交错,划出一道月影弧线——秦羽与陆翎“冷兵交战”第一回合,就这样开始和结束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陆翎虽有将之骁勇,伸手也当不凡,但比起秦羽的“惊天神力”,似乎有些以卵击石——秦羽惊人臂力,外加银枪削铁如泥,陆翎冷兵第一次交锋,自己稍显吃亏;持剑手臂一震,连人带马后退十步,兵器半天未有平稳。

    而秦羽这边,虽然所历高手无数,刚才一击也属占优,但“惊人天力”之下,依旧感觉到陆翎的生猛。力道不如自己,却也让自己持枪之手颤抖几分——自己见识过唐战的气势,见识过赵子川的迅猛,见识过苏佳的疾刀,却从未有像今天这样,被陆翎的威猛所震撼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好大的力气……”秦羽心中暗暗道——平时只有对手会对自己这么评价,今日自己却是发自内心评价对手,震惊未定……

    陆翎就更不用说了,硬生生与秦羽的“惊力”相碰,自己的右手差点被震伤。但内心如战狼般坚毅,陆翎咬牙凝视而望,挥手命身后部下即刻赶到,自己则是持剑相向道:“秦羽,今天你休想从我手中逃走——你我的胜负,今日就在这里了结!”

    “好狂妄的家伙,年纪不大,口气倒不小……”秦羽不愿被一个“年轻小生”如此贬低,奋威眼神道,“我敬你是英雄之辈,佩服你的胆识和气魄;但陆将军你今日要和我秦羽过不去,我的银枪可不会留情!”震慑一句,秦羽持枪见血寒芒,枪尖夺目,夜光下折射冰冷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不光是你,今日你的部队也休想逃出洛水关口——”陆翎的眼中,不仅仅是秦羽,他千方百计设下埋伏,就是为了等候“绝地反击”,一举歼灭敌军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你办得到的话——”突然,关口两岸草丛一处,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陆翎知道是敌军的将领,却又闻见一名女子,和慕容樱一样巾帼不让须眉,自己不禁好奇,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锋军军师将领陆菁在此,尔等小贼还不快快下马投降!”是陆菁——只见浅水草丛一处,陆菁身骑骏马,赤红披风,龙凤双剑在手,羽红纶巾眉上,一副巾帼英雄容貌,傲立阵中。

    “菁妹——”秦羽眼见着陆菁莫名出现此地,欣喜中带着担忧,不禁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陆姐姐——”慕容樱也是放心不下,转身问道,“这里这么危险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来这里,当然是来救你们啊——”陆菁一脸自信从容,笑声应道。

    陆翎看着陆菁的面孔,心中顿时一触,不知为什么,自己对这个身影有种莫名的亲切……

    但大敌当前,陆翎摇了摇头,转身指剑陆菁,厉声喝然道:“别以为你是女人,我就会放过你——现在我军追击,尔等部队深陷泥淖,难以调返,你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,不是送死吗?”

    陆菁看了陆翎一眼,眼神中也灵光一现,觉得有种莫名的感觉……但莫名只是一瞬,陆菁清醒过来,笑声回应道:“哼,你真傻,你知道浅水关口易攻难退的道理,难道我们就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陆翎反声问道,但看着陆菁自信的眼神,陆翎心中有种莫名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你真的很厉害,能提前预料我军利用浅滩‘易守难攻’的地势,假装命脱因帖木儿带兵与我军主力对峙,故意让我们抢占关口,追击残军,自己则是抓住盲点,暗路埋伏,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’,反过来打我们个措手不及,反利用地势倒向我军败逃,尔等追击……”陆菁继续笑道,“不过,你不要忘了,既然地势‘易攻难退’,对于敌我双方,皆是进攻容易,撤退调转困难……我军成功失败各一次,难道就不会故技重施,继续扭转优劣局势吗?换言之,你懂得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’,难道我们就不懂得吗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草丛两侧突有异动……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刹那间,无数的箭矢“瀑流”而出,正朝陆翎身后蒙元众军而去——是埋伏!看来这次,倒是陆菁的部队提前在这设伏,算计追击秦羽的陆翎部队,就和陆翎埋伏秦羽的“套路”一模一样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箭雨从两侧飞窜,密密麻麻,蒙元众军惨叫不断,皆死伤落马,顿时场面一片混乱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,是埋伏——”陆翎这才反应过来,可是再想回神,为时已晚——原以为自己埋伏计策天衣无缝,甚至想到了利用地势“双刃性”,转而扭转攻守态势,追击歼灭敌军;却不想这个同样姓陆的女人,早一步看穿了自己的计划,并反过来利用和自己同样的计策,再次在浅滩关口这片“双刃之地”,将攻势优劣之势再次逆转——部队追击受伏,和秦羽追击脱因帖木儿一幕如出一辙,这一回,又不得不轮到自己一方调头撤返……可是浅滩地势易攻难退,自己心知肚明,一旦撤退,那便是部队战马深陷泥淖,阵型大乱溃败之损……

    “放箭,别让敌军逃出这里!”草丛阵中,主将唐战吩咐埋伏部队继续放箭,欲趁敌军调转艰难不济之际,全歼敌军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萧天也是带领自己的分部,用以自己改造的“连弩”,对蒙元追兵进行持续镇压——自己等人之前接受陆菁之计,就是在此用计埋伏,等到秦羽看出伏兵后撤,敌将自信追来,便是正面打击一波反扑……

    陆翎看着敌阵中自信满满的陆菁,心中显然不甘。同样姓陆,自己却被一个女人算计,这比败给秦羽还要觉得不齿……众军受伏,就算溃败也要后撤;但在后撤之前,陆翎似乎是想做点什么……

    陆翎瞟了一眼,自己身旁中箭而亡的部下尸体一侧,陆翎捡起了一挺长矛,似有所动……

    “菁妹小心!——”秦羽察觉敏锐,看见陆翎的动作,似乎要对陆菁发难,秦羽不禁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陆菁一直注视着部队实行计划的行径,并未太将陆翎放在心上。可听到秦羽的叫喊,再次正视陆翎方向,眼前一幕却是让自己惊出一身冷汗……

    陆翎拾起长矛,两眼定睛,奋力投掷,正朝陆菁方向奇袭而去——这就是陆翎,无论陷入何等逆境,自己总会战意不屈;就算是死,也会寻觅击杀敌将的机会,逞威一将之勇……

    陆菁眼神瞪大,陆翎的臂力又是强而精准。长矛正朝陆菁胸口袭来,自己却已然无法躲开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千钧一发,一阵掌风狂澜,震慑宇内,将飞来的长矛劈成两段——是唐战,看见陆翎的“险行”,唐战眼疾手快,一道“劈空掌”拦腰截下,危急时刻救下了陆菁……

    “菁儿!——”救下了陆菁,唐战自己都心有余悸,急忙跑到身前,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陆菁就更不用说了,刚才还自信满满,却被陆翎这“惊险”一出,差点吓得六魂无主。陆菁瞪大双眼,久久未有回神……

    “这家伙,真可怕……”秦羽看在眼里,想起之前自己与陆翎箭矢的“搏命对峙”,再见着败局中陆翎依旧不屈的回击一枪,自己从没见过如此“将胆神威”的将领——秦羽愤恨中,也不禁对陆翎钦佩几番……

    “敢偷袭陆姐姐,我和他拼了!”眼见陆菁差点命丧陆翎枪下,慕容樱心中怒意顿时涌起,恨不得亲手一枪将其毙命。

    “不用劳你动手,小樱——”秦羽怕再生出事故,即刻阻止慕容樱的不冷静,劝阻说道,“反正现在他的部队深陷埋伏,就算想要撤退,也会因地势之险溃不成军……这家伙可不简单,和他对决要是稍不留神,很有可能被一击逆转;我们按部就班,不要再生事端,交给部队将其缉拿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秦羽倒是“学乖了”,一改平日里正面担当的“英雄作风”,转而保险行事——秦羽自己也是“怕”了,碰到陆翎这种无论优势劣势都能“万军从中取将性命”之人,加上刚才陆菁危险一出,秦羽万万不敢再以身犯险……

    而陆菁这边,久久瞪眼看着陆翎,一脸的惊恐也渐渐转而愤怒……

    “菁儿,你没事吧?”生死关头救下了陆菁,却见眼神惊恐不定,唐战不断安抚问道。

    而陆菁这边死死盯着陆翎不放,就像看着自己的仇人一般,嘴唇稍稍一动……“你居然敢偷袭我……”陆菁像是被激怒了,从恐惧中清醒过来,看着陆翎“死到临头”依旧负隅顽抗的神情,陆菁鲜有杀气冷声道,“胆子倒是不小啊你……行,你有种,冲我动手是吧……看我不亲自砍了你的手!!!——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突然暴跳如雷,连身旁的唐战都吓了一跳——他从没见过陆菁如此愤怒的样子,心想可能是刚才受到敌将恐吓惊吓,命悬一线,精神被刺激到了。

    陆菁从身旁侍卫接过长枪,做出欲要投掷的样子,驭马奋身上前,冲陆翎不屈的眼神怒喝道:“有种别跑,我要亲手宰了你!”

    “菁儿,你冷静点!”看着陆菁“情绪失控”的举动,唐战跳上战马,一把抱住陆菁,并夺下陆菁手中的兵器,奋身阻止道,“这家伙太危险了,交给我们就好,你别再亲自犯险了——”

    陆菁兵器被卸,暂时放弃了挣脱,没有再失去理智冲前,转而谨慎慢慢镇定。但陆菁的眼神一直看着陆翎,注视着眼前这个同样姓陆的家伙,陆菁心中除了愤怒,也莫名闪过一丝奇怪的念头,无法用语言形容……

    为了让陆菁冷静下来,唐战想要亲自摆平陆翎,反正现在陆翎部队深陷埋伏,撤退只有被追击歼灭的结果。唐战自信上前,喝然威慑道:“敌将听令,现在缴械投降,我等可以饶你不死;继续顽抗,你和你的部队都会葬身于此!”

    然而,陆翎眼神依旧不屈,似乎表情的顽强并不是自己装出来的——如今深陷困境重重,生死一线,陆翎依然保持着惊人的镇定,还在想着逃离算计的办法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