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四十七章 陆氏对决 上
    秦羽陆翎二人,对箭胜负不分,林中道口相持而望,再次持弓以对……

    然而,两将对峙,双方部队却是异动十分——秦羽部队深陷泥淖,蒙元军队埋伏渐尽,想要逃脱却是欲罢不能;蒙元伏军见此良机,欲图追击却是将在身前,陆翎与秦羽僵持不下,追击命令未出,将士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而秦羽和陆翎也是心知肚明——想要带领部队逃离险地,秦羽须得先行摆平陆翎;而欲挥军追击残敌,陆翎也得尽快解决眼前“障碍”……二人的想法一致,都是欲求下一回合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两将再次箭在弦上,再未多有算计和懈怠,凭真本事与胆识,一回定生死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又是同一瞬间箭弦声响,二人出箭时机相同,正朝彼此胸口而去。

    秦羽眼神一定,侧马而避;陆翎勒绳一转,俯身低下……虽然彼此数回箭过,但二人反应依旧警觉,攻守亦然恰到时机,互相躲开了彼此的箭矢。

    但是这回对箭过后,二人没再言语相对,避守飞矢的一瞬,已然做出反击之势。

    还是陆翎,再取先机,腰间别出箭矢,俯身侧朝秦羽而去。

    秦羽还未勒马回神,夜下却见陆翎俯弓之势,意图明显……黑夜当空一阵惊弦,游离之矢夺命而出。秦羽看在眼里,箭矢正朝自己起身方向而来,神经觉敏一刻,侧身不动,待到箭矢从铠甲胸前擦边划过,自己才从生死一线中逃出。

    但秦羽没有坐以待毙,箭矢飞过的一刻,自己背后取箭即刻张弓。秦羽的箭不但准,而且快,无论身处何等险境,即使危机近在眼前,也能从容不迫定准目标。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秦羽张弓一手,霹雳弦惊,飞箭纵穿而出。

    而此刻陆翎俯弓还未起身,秦羽的箭已然朝自己眉心飞来。陆翎反应神速,险招弊中不敢怠慢,咬牙从马背翻身而上,疾迅中躲过秦羽致命一箭。

    秦羽看见陆翎身手矫捷,自己依旧未中目标,继续取箭对准当空,以求陆翎落下马背一刻,箭发命中,一定乾坤。

    而陆翎飞身半空,看见了秦羽张弓之势,自己反击余力之机,只有半空落下马背短短一瞬……

    生死关头,陆翎搏命一式,腰间取箭飞空一定,正朝秦羽持弓之手先发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秦羽刚想按计划放手箭弦,却见陆翎空中一箭,突朝自己持弓之手而来。不得已,秦羽下意识放开了搭弓之手,仰身低下,躲过这奇来一箭。

    陆翎看着秦羽致命一箭放手一刻,心中稍微放下……

    然而,眼前一幕却是出乎了陆翎的意料……秦羽放手低身躲箭一刻,仰天朝上,右脚突然抬起,正搭放手弓把之位——以脚代手,一手一脚仰身搭弓,极其难度的拉弦姿势,秦羽眼神却依旧如同猎鹰,镇定不已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,居然用脚……”陆翎惊慌一刻,短短一瞬还未落下马鞍,却是看到了如此惊骇的一幕。

    秦羽手脚搭弓对准,就在陆翎落马一刻,紧弦一放,箭羽飞窜而出……

    这一箭很突然,陆翎就算身手再矫健,也反应不及。更让人惊异,秦羽以脚搭弓,依旧所定目标百步穿杨,陆翎不禁吓出一身冷汗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陆翎看见了飞来箭心,大吼一声,身体极度一偏,意图躲开这突如一箭……“呼——”如烈风般呼啸而过,箭羽擦边,没有命中要害——陆翎逃离死亡一线,可腰间的缠带却被箭矢射穿,绑在腰上的箭矢纷纷撒落,掉于马下。

    箭矢武器掉落,现在要在秦羽的“瞄准”下跳马捡箭,显然不太现实。陆翎眼疾手快,刚刚从生死边缘逃脱,陆翎迅疾神手,忙乱中抓住了撒落的一支箭矢——这是他手上最后的一支箭……

    秦羽“脚弓”一式,险些命中目标,眼见陆翎战意犹在,秦羽即刻起身做好,重新持弓在手,以防不测……秦羽继续身手背后,然而眼神却显紧张……

    “糟了,只剩下最后一支箭……”和陆翎情况一样,几番对决过后,秦羽的箭矢只剩一支,秦羽心中暗暗惊醒,显然下一回合,是自己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发箭矢,居然无一完全命中,还是从我秦羽的箭下躲过,这个陆翎果然厉害……”秦羽看着眼前几番惊险依旧镇定求战的陆翎,不免暗惊道,“真是难缠的对手,好久没和这么厉害的对手对决了……只剩最后一发箭矢,这一箭须冷静无误,一定要命中!”

    看样子,秦羽已经下定而心,下一回合即定胜败……

    而陆翎也是一样,握着手中最后一支箭,心中暗定道:“好可怕的箭法,攻守无以慌乱,手脚皆以精准,要纯比拼箭法,‘神力将军’百步穿杨,我还真不是秦羽的对手……最后一支箭,想要取胜,只有拼命一搏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似乎下定了主意,已经张弓在手面向了对方,与秦羽最后一决雌雄……

    彼此最后一箭,将定胜负……

    陆翎想要取胜,必取出奇先机,自然还是先行出招……只见陆翎飞身跳马,做出惊人举动——陆翎伏身马鞍,忽而全身用力,侧向一边飞跃而去;全身半空,张弓搭箭,箭心对定,悬浮中一招制敌。

    “你跳在空中,我一样射得到!——”秦羽眼神一定,箭矢对准半空中飞身的陆翎,眉头紧锁,箭在即发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这回又是同一时机,二人的箭矢彼此飞过……

    时间凝固,下一瞬结局即定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夜中传来一声痛叫——秦羽成功了,最后一箭命中,射中了飞跃半空陆翎的肩膀。虽然不是要害,但已然在弓矢对拼中笑到了最后……

    但秦羽也未必好过……“吁——”“银玉麒麟”惊叫一声,痛苦至极——陆翎飞身最后一箭,虽然没有命中秦羽,但却命中了秦羽战马的大腿之上。秦羽未能驭马平稳,被“麒麟”痛苦颠簸一阵,险些从马背上摔倒下来。

    “麒麟,你受伤了?——”惊慌中,秦羽倒是关心起自己的战马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吁……”“银玉麒麟”惊叫几声——箭矢正中大腿,鲜血渗流而出,愣是让人痛心。但大敌当前,秦羽也来不及为其疗伤,只能看着“战友”负伤,欲其继续并肩作战……

    可显然还是陆翎伤得较重……陆翎从马上摔下,虽然没有生命危险,可肩膀这一箭甚是疼痛,陆翎落马之后半天不起。但他也清楚自己飞箭命中了秦羽战马,秦羽一时来不及回神,短时间内不会继续偷袭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——”“陆将军——”“陆将军受伤了,快点过来……”陆翎受伤落马,埋伏的蒙元将士以为其由生命危险,惊慌中纷纷从丛林跑出,前来一视伤情。

    而秦羽这边,看见了蒙元伏兵即现——主将受伤,伏击暴露,知道现在是折返撤退的大好时机……“麒麟,你再坚持一会儿,等回到了军营,我再为你疗伤……”秦羽关心战马一句,遂转身勒马喝令道,“全军后退,撤出浅滩关口!”

    秦羽想要命部队及时后撤,却已然有些困难——刚才追击脱因帖木儿过深,部队深陷埋伏,蒙元伏军箭雨齐下,已然死伤一片;现在战马又深陷淤泥,易攻难退,自己部队反遇脱因帖木儿之境况,优劣形势扭转,想从陆翎部队眼皮底下逃脱,必然免不了被追击“血洗”一阵……

    “快,别让他们逃了——”这会儿,陆翎忍痛从淤泥中爬起,拔出手臂箭矢,不顾渗流不止的鲜血,凝视着秦羽及其部队逃跑方向,重新骑马喝令道,“全军有令,浅滩追击,绝不能让秦羽部队活着回去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蒙元众军听令,伏兵骑阵即出。道前将骑锋矢之阵,做出追击敌军的态势,战马欲呼而出。

    陆翎这道喝令,几乎和秦羽追击脱因帖木儿时,说的一模一样。秦羽这才意识过来,陆翎在此埋伏,是故意引诱自己追击此地,借浅滩地势易攻难退,一计而将优劣逆转——虽然箭矢对决自己略胜一筹,但用兵之法上自己却被完全算计,秦羽不禁暗暗对陆翎钦佩一番……

    “秦羽,你别想逃!驾——”陆翎忍着伤痛,箭矢对决败阵,但两军交战,自己决不能输。喝令罢,右手持剑昂扬,目光烈如猛虎,陆翎驭骑最前,飞马追击而去……

    秦羽想要带领全队撤退,可短时间内根本不及,陆翎已然先行赶到,欲以长剑拦截……

    “这家伙真是难缠……”秦羽收回落日弓,银枪重新回手,似乎欲与陆翎以冷兵再一较高下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正在秦羽踌躇间,形势紧张一刻,秦羽背后忽而箭雨横飞,正朝陆翎身前而来。

    又是箭矢,像是敏感一般,陆翎暂时勒马停住,挥剑一一将飞矢斩落……“什么人?”想和秦羽一决高下,却被外人阻挠,按道理秦羽军队此时应该拼命回撤,陆翎想不出还会有谁敢回头向自己追击部队挑衅,不禁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慕容樱在此,敌将休得猖狂!”巾帼烈女之声,是慕容樱带领轻骑飞马赶到——之前秦羽追击脱因帖木儿过深,与后援部队脱节;在伏地与陆翎对阵几番,欲加撤返之时,慕容樱刚好赶来。

    “小樱——”见到慕容樱带队赶到,秦羽兴奋喊道。

    “秦哥,我随轻骑掩护,你带先锋部队快点撤离!”慕容樱即刻喊道。

    “女将是吗……”陆翎从箭阵中清醒过来,望着慕容樱红颜巾帼之风,不禁暗暗叹道。

    秦羽望了望周身因中伏折损的“残军”,又回头望了望誓不甘心的陆翎,知道眼下大局为重,自己做出了理智的决定……

    秦羽简单安抚受伤的“麒麟”,转身回头,对陆翎义正言辞道:“陆将军,今日对决未出胜负,眼下军队不整,我等只得暂时离去——对决还未过瘾就要离去,只有待到洛阳一战,你我二人再做分晓罢!”

    说完,秦羽骑马转身,嘱咐幸存的骑兵将士,予以阵列撤离“浅水此地”……

    “哼,赢了一场对决就想跑?”陆翎当然不想放过秦羽,现在自己追兵优势,秦羽部队身陷险地难逃,自己说什么也要从秦羽身上讨回一账。

    然而,慕容樱的箭手骑兵,已然摆好了架势……陆翎命伏军部队欲以追击,慕容樱则是率队严阵以待,令声道:“全军听令,放箭!——”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一时间,蒙元军前箭雨横飞,不但遮掩了蒙元部队的视线,还干扰了陆翎军队继续追击。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”陆翎想要冒险向前,却是被慕容樱部箭矢拦下,一面挥剑抵挡同时,一面看着秦羽率队的背影渐行离去,自己心有不甘道。

    “陆将军小心!——”看着陆翎冲身最前冒着箭雨,身后蒙元将士担心大喊道。

    可陆翎哪肯罢休,好不容易抓住了机会,怎能就这样放过?陆翎没有后退,而是孤骑一人,一一挡下飞来的箭矢,随时准备骑身而上,继续追击秦羽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是时候了……撤!——”眼看“箭雨”为秦羽撤退争取了时间,慕容樱令声一句,命随从轻骑转身撤返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——哒哒哒……”马蹄溅着浅滩水花,慕容樱率轻骑部队,很快消失在前方山道的拐角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……”“将军……”等陆翎部队反应过来,秦羽军队已经走远了,蒙元将士看着陆翎刚才深陷险境,纷纷过来担心道。

    但陆翎却是并不在乎,清醒过来后,眼见滩前已然空荡如也,陆翎双手握拳,愤然令道:“传令,全军追击,绝不能让敌军逃离洛水关口!”

    “可是将军,敌军现在走远,现在去追,还……来得及吗?”亲信将领小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洛水关口地处浅滩,易攻难退,之前脱因帖木儿大人部队‘受困’,他们也是亲眼见到的……”陆翎自信说道,“现在转而他们受伏撤逃,部队前后不接,浅滩之中骑兵撤返不济,正是我们追击的大好时机……此时全军加速前进,必能将逃敌一举击溃!”

    “是,末将即刻随队追击!”亲信将领应声一句,对陆翎的决策完全信任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