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四十六章 弓矢惊搏
    暗夜丛林道口,秦羽与陆翎二人驭马持弓、对视相望……

    秦羽身后骑阵散乱,深陷泥潭难以撤返——喧嚣杂乱一片,却是丝毫没有影响秦羽的镇定。秦羽双目凝然而视,落日弓在手,将神夺然;箭矢锋芒落底寒凉,与陆翎对峙一刻,恍若顾命生死一战。

    陆翎也是一样——伏兵在此用计成功,却没有趁着大好良机追击残敌,反倒是“莽撞”英雄骨气,与“神力将军”秦羽,在此张弓一较高下……

    “呼……嘶——”夜下寒风,战马嘶蹄,骑将二人,将马同在。双方箭矢正对敌心,下一刻便是一决胜负……

    时间凝固,空气骤寒,气氛紧张到了极点。看准了“靶心”,而欲同时出箭,二人却又不忘谨慎——因为弓箭对峙,一发一式便是生死定局……

    秦羽眼神一定……

    陆翎目光凝然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几乎是在同一瞬间,空气中传来一阵相向的急促,两支箭矢流星一般,急窜飞驶而过,看不见踪影。秦羽陆翎二人,箭法皆属神技,几乎也是同一时刻,二人做出了相同的决断……

    两支箭矢相向而朝敌去,夜下直到呼啸跟前,秦羽和陆翎同时反应。

    秦羽侧头一偏,陆翎俯身一避,同样生死一瞬,二人皆精准躲过了彼此的箭——第一回合互相未有胜负,却是千钧一发之惊险,招招将命堵在其上……

    秦羽坐正身子,陆翎也抬起了头,秦羽从背后再取一支箭矢,陆翎则是腰间别过一发羽箭。坐正同时搭弓再起,二人动作几乎协调一致,互相生怕稍慢一步,便被对方抢了先手……

    秦羽注视着陆翎,想着刚才自己一箭精准依旧被躲,可见陆翎胆识反应惊人;而陆翎飞箭未能命中目标,陆翎也不禁感叹“神力将军”之魄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而这第二箭,二人再次同时搭弓……

    秦羽定睛而望……

    陆翎嘴角一扬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第二发,几乎又是同时出箭——二人出箭时机几乎一致,都是选择最佳时刻;彼此百步穿杨箭手,相互对决,生死系于箭中,哪方稍有怠慢,可能就会成为命下亡魂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秦羽扬马一起,陆翎调转马身……箭矢彼此低行穿过,险些命中彼此坐骑——看来这一回合,二人目标皆为对方战马,再一次想法一致,并且同时作出反应抉择,千钧一发之际驭马躲开。第二回合,二人再次平手,彼此依旧未有任何收获……

    同样皆为神箭手,出箭时刻步调一致,最佳时机把握无误,攻守两方兼顾得当,箭矢对决步步惊险,依然毫不退让——无论今日谁胜谁败,秦羽和陆翎二人,皆为军中冠勇……

    步调想法一致,出箭时机相同,秦羽和陆翎彼此看出能耐,为敌二人眼神莫名正视,似乎别有想法……

    “箭法高超,反应出神,临危不惧,胆识惊人……这个陆翎,果然是军之将才,不但利用浅滩地势,反招算计在此埋伏,而且与我箭矢对峙,丝毫未有退让,招招精准,不失冷静……真是个可怕的家伙,要是轻敌小看了他,今日说不定还真会吃大亏……”秦羽看着对面的陆翎,心中暗暗惊叹道。

    陆翎也是一样,回想起刚才看似简单、实则惊险的对峙,陆翎镇定中依旧心有余悸:“好险,不愧是‘神力将军’秦羽,箭法百步穿杨名不虚传,招招正对要害,要是稍有疏忽,真的便会命丧于此……我与他出箭时机相同,判断攻守一致,可他箭法在我之上,多番下来,我必吃亏……想要出奇制胜,只有一个办法……”紧张局势下,陆翎似乎还在思考御敌的对策,此乃一军之将用兵素质,陆翎所临阵中,步步险棋。

    “有胆识,有谋略,此等才将一定会出险招一搏……”秦羽望着陆翎的身影,沉着不惊暗道,“目前箭准,我略占优,想要胜于我,他必定会变招……来,就让我看看你怎么出招——”

    想罢,秦羽再次抽出一箭,张弓而立;陆翎也是一样,早早持箭以对——和刚才几乎如出一辙,似乎下一刻,二人又是挑选最佳时机,同时出箭……

    不过,事情似乎稍有变数……

    陆翎眼神一定……突然,侧身一偏,陆翎放弃出箭最佳时机,箭心还未对准,便是冒险先行飞出箭矢。

    “这回先出手了是吗?!——”秦羽看见陆翎先行出手,自己不慌不忙,并未飞箭——看准箭心所向,自己侧身一避,轻松躲开了这招。

    看样子,陆翎是想要先发制人打乱节奏,以奇致胜。只可惜这一箭操之过急,还未完全对准,自然偏移了目标。

    秦羽自信微微一笑,坐正重新持箭——陆翎“失手”一箭未中,导致现在秦羽手中有箭,陆翎却是没有……弓箭对峙,生死只在一瞬,现在秦羽御箭对准陆翎,自然不会给陆翎重新拔箭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“弓箭对峙,时机尤为重要,你操之过急,看来现在劣势险情明显……”秦羽控制着“有箭优势”,对准陆翎,轻视一笑道,“想要以快出奇制胜,结果时机不对,未能命中敌人,反倒置自己于险地——这是弓箭射手之大忌,看来胜负已然揭晓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则是没有说话,也没有去重新拔箭,一手拉着马缰绳,一手伏着腰间的箭头,眼神坚定,并未有所举动……

    对方来不及拔箭,秦羽便有时间好好对准,似乎下一刻,秦羽自信自己能够命中目标……

    然而陆翎似乎是在算计着什么,眼神凝视着秦羽,下身稍稍一动……突然,像是出人意料般,陆翎大做动作,一个夸张的抬手将腰间的箭矢拔出。

    秦羽本是静静瞄准,陆翎突然的一个拔箭动作,像是打乱了自己的节奏——心里下意识“害怕”陆翎拾箭重搭,“无意慌忙”中秦羽飞箭而出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秦羽的箭矢飞窜而去,陆翎看在眼里,勒马回头一转,躲过了“致命一击”……

    秦羽有些傻眼了——其实刚才自己完全有时间,持箭认真对准陆翎;可就因为陆翎“拔箭”的这一动作,让自己出箭前下意识心急一阵,微弱时机一刻提前放箭,箭矢匆忙没有对准目标,陆翎轻松躲过这一箭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陆翎有意而为之,他看准了秦羽自信刚才的“优势”,故意在他眼前“惊吓”一式,正好打乱了秦羽的节奏,让其提前放箭,结果未能命中自己。等秦羽反应过来这是陷阱,为时已晚——箭矢已然飞出,刚才绝佳的“大好良机”,被自己白白浪费……

    “秦将军说得对,弓箭对峙时机为重,操之过急,必然失手……”这回,陆翎倒是反过来“教唆”道,“就因为在下刚才‘有意之举’,竟是干扰堂堂‘神力将军’耽误时机一寸,箭矢偏移,实是讽刺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秦羽愤恨一声,不但不甘被陆翎“小花样”所算计,而且自责自己因为一时的紧张与着急,错过了绝好良机。

    “那么现在……”这回,轮到陆翎持箭对准秦羽,反声回应道,“局势逆转了——刚才是在下绝境劣势中躲过了秦将军的箭,这回,就让在下看看秦将军的觉悟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正如陆翎所说,优劣之势已然逆转——秦羽因为判断失误,错失良机,手中没了箭矢;反倒是陆翎这回张弓搭箭,对准了秦羽,秦羽已然不可能有时间重新拔箭。

    本来对箭法自信满满,现在却被陆翎用“伎俩”打乱了节奏,秦羽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暗暗吃惊道:“原来如此,这个家伙……最开始两回合箭法对峙,我和他同样时机出箭,互相未有胜负。可他心知箭法之术,他不如我,所以想要率先打乱节奏,以求变局……未有对准先发出箭,看似弓手之大忌,但此乃险棋一招,暴露自己破绽的同时,也大大增加了对手暴露破绽的几率,就看谁抓得准……这并不是完全有把握的计策,命悬箭上,险中之险,可他却这么肯定,毫不犹豫,临危镇定自若……这家伙真是不简单,用兵计策与菁妹不相上下,临危险境依旧能冷静判断局势,最短时间做出危险却最有效的决定!而且,比起菁妹,这家伙更有胆识,坚信自己险招下必能获胜……”

    秦羽暗暗吃惊的同时,也不禁佩服起陆翎的胆略——领兵伏击,有勇有谋,逆境中不失冷静,如战狼般寻觅反击;出手果断,箭法武功高超,生死系于前,沉着不惊乱,下一刻精准决断,扭转战局;险招频出,算计人心,胆识惊人,将之神威,完全就是世间“神将”之模……

    但如今劣势生死在前,秦羽不敢多有想法。看着陆翎箭羽在手,正对自己,秦羽似乎也在思考,能够反身扭转的办法……

    陆翎当然不会给秦羽拔箭的机会,同样也不会像刚才秦羽“中计”那样,被外物干扰自乱了时机……“嗖——”暗夜下凌空一闪,箭矢夺芒而出,正朝秦羽飞驶而去。

    秦羽看在眼里,并没有闪躲的意思,只是微微抬起了手……

    眨眼一瞬,陆翎箭矢不出意料命中了目标——可眼前一幕,却是让陆翎暗暗吃惊……

    箭矢的确射中了秦羽,但并不是要害——秦羽抬手一刻,也不是为了寻机拔箭,眼神异样的他,竟将手臂护至身前,手腕背侧套着护腕,硬生生“吃”了这一箭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陆翎瞪大眼神,他玩玩没有想到,秦羽竟会“故意”中箭。

    箭矢正中,转而一阵剧烈的痛疼。但护腕在手,又不是命中要害,秦羽自然能够忍受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就行了……”秦羽咬着牙,硬生生拔出了箭头,自己重新拾箭,搭弓对准了陆翎,毅然决然道,“你命中了目标,但并未能杀死对手,这也是弓箭手之大忌——现在形势又逆转了,这回轮到我来看看陆将军你的觉悟!”

    果然形势再次逆转,秦羽强行用手挡住了箭,自己忍痛重新拔箭,对准陆翎——陆翎手中再次无箭,再次轮到自己身处劣势陷阱;而且陆翎心中也很清楚,自己再想故技重施“干扰时机”,秦羽是不会再上当了……

    手背剧痛传来,但秦羽意识清醒冷静,搭弓的双手也并未有丝毫的颤抖——死死对准陆翎,这会说什么自己也不会落下目标。

    陆翎没有办法,似乎想要拼死一搏……“觉悟眼前,要动手就尽快!”陆翎凝眸喝声一句,冒险从腰间拔箭道。

    秦羽看出了陆翎的动作,这回自己没有乱阵……看准时机,在陆翎拔箭一瞬之前,秦羽飞箭即出,目标正对陆翎腰间。

    陆翎似乎是猜到了,秦羽会射箭自己动手的方向……下意识身手侧身一避,还真避开了要害。但秦羽这一箭精准疾速,陆翎虽然有意算计,但并未完全躲开,腰间缩手一瞬,手背被箭头划开一道血口。

    “切,躲过去了是吗……”看见陆翎故意吸引自己射箭目标,这一箭并未命中,再次被算计,秦羽不禁唏嘘一句。但秦羽不敢放松警惕,箭矢丢失,趁着陆翎没有反应过来,秦羽再次从背后拔箭,提前做好应对。

    陆翎忍着伤痛,拔出一根箭矢,张弓而立——几乎与秦羽同时对准,这次二人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线……

    简单的几回合,却是招招惊险,而且互相受伤。秦羽意识到了,这个陆翎胆识谋略超乎常人,与之对决,无论用兵还是单挑,万万不可分心一刻,稍不注意,便会被其算计其中,掉入陷阱。

    而陆翎也明白,“神力将军”秦羽,将才胆略名不虚传,此生第一次与这样精猛的对手对决,陆翎也感受到深深的压力……

    可是双方将领弓箭对峙,彼此的部队却是没有“停歇”——秦羽骑军部队身受陆翎军队伏击,溃败而逃却是战马深陷浅滩,难以列阵撤返,被袭箭雨的同时,死伤无数,很有可能下一刻敌军便会冲出,与之反击。

    秦羽心知其身压力,将之对决,一定要尽快分出胜负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