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四十五章 神将伏兵
    “驾……驾——”浅水关口,沿着洛阳折返方向的丛林小道,脱因帖木儿正带着残兵部将,慌忙逃返途中。好不容易逃出了秦羽的视线,惊魂未定的脱因帖木儿,不敢再有回头,马不停蹄折返洛阳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,虽入丛林小道,但这一带依旧地处浅滩,马蹄踏着泥泞,艰难向前奔跑,稍有调转不顺,很有可能深陷泥潭,无以翻身……

    “驾——”脱因帖木儿满目惊慌跑在最前,虽然身后暂时没了追杀,但他依旧不敢松懈,似乎秦羽的身影一直纠缠身后,稍有迟疑,便是银矛飞过,人头不保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突然一阵马嘶啼鸣,只顾逃跑的脱因帖木儿,没有注意到浅水正道处,一名骑将的身影挡在了自己身前,愣是将战马坐骑吓得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脱因帖木儿也没注意到,马蹄落泥,缰绳脱手,大叫一声,连人带马摔了下来——浅水潭中,摔了个泥巴满身。

    “将军——”“将军……”跟着一起逃返的将士所见,皆惊慌不已道。

    脱因帖木儿是被吓着才摔下了马,全身泥泞从水中爬起,抬起头来,却见挡在道中的人,竟是陆翎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额……”脱因帖木儿一边喘气,一边艰难从泥中爬出,浑身脏乱、狼狈不堪道,“你疯了,居然在道前挡我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身披硬甲,则是一脸不顾道:“无论进攻还是撤退,身为一军之将,须得看清眼前的路——陆某只是好心提醒,幸好挡在将军你面前的是自己人,万一是包抄过来的敌人,将军岂不是落入敌套,送了性命?”

    “要你……多管闲事……”刚才那一下,似乎还摔得不轻,脱因帖木儿满脸泥巴看不清面容,眼神嫉愤道。

    陆翎不以为然,继续说道:“看帖木儿大人如此狼狈,想必是被敌将追得措手不及吧……不过无所谓,按照计划,帖木儿大人的任务完成了——末将还得感谢帖木儿大人以身犯险,带军正前吸引敌将,现在在这儿正好交头,大人您带着部队折返城中养歇,接下来交给末将就好……”到头来,陆翎还是感谢脱因帖木儿带头犯险,几乎放下了之前对脱因帖木儿的戒备。

    脱因帖木儿倒是不以为然,似乎心中还在算计陆翎……但想着在此之前,抵挡敌军的计策先要成功,于是脱因帖木儿还是好心提醒道:“你得小心,敌军的主将前锋,可是‘神力将军’秦羽,领兵神威自不必说,他的身手,全军之将亦是无人能敌——虽然在此埋伏算计,但若是小看了他,必然会吃大亏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提醒,接下来交给末将就好……”陆翎自信满满道,“还请大人您按原路继续撤返,等到伏击结束,我军还要与城中主军接应,到时候还得配合帖木儿大人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陆将军用兵如神,本将军一切听从安排——”脱因帖木儿假模假样道……

    于是按照之前计划,秦羽部队仍在追击,陆翎带兵在此据守埋伏,脱因帖木儿则是率队先行回城;等到伏击计划成功,重创敌军先锋,陆翎再与洛阳城中守军合兵一处,继而长久对峙。

    然而,离开陆翎、折返城关的脱因帖木儿,似乎心中仍有算计……

    “哼,姓陆的,你天资奇才想出来的破敌计策,想不到尽会反过来让本将军利用了吧……”脱因帖木儿一边驭马折返,心中一边暗暗嘀咕道,“这是最后的一战,和秦羽的部队硬碰硬,就是让你去送死……我之所以身先士卒带兵犯险,就是为了蒙蔽你,让你放松警惕,这也是我计划的一步……等在这里交头,我回了洛阳,从陆国公手中夺过兵权,就和你永别了,哼哼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阴谋笼罩下,脱因帖木儿的身影,伴着马蹄声,消失在迷茫无尽的黑夜中……

    关前正道,血染淋漓,伏尸四周,流血漂橹……

    银枪战马下,秦羽纵骑飞驰,连斩数十将骑,一路从浅水关口东岸杀到北岸。蒙元部队险地折返,淖入泥潭,难以逃脱,其余带队一路追杀,倒地血尸无数。可蒙元守军依旧顽强,逃跑不及,便是拼死一搏。秦羽费劲余力,纵身杀敌,沿着脱因帖木儿逃跑方向,一路染血,却是再也没见脱因帖木儿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,逃的还挺快……”拐角眼前丛林小道,却是不见只骑身影,秦羽持枪泄愤一句,为自己再次放过了脱因帖木儿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“秦将军——”杀至此地,跟随一路的将士也随之赶来,即刻兴奋道,“浅水关前,敌人溃不成军,死的死,降的降,这一战可算杀得痛快!”

    然而,秦羽却不以为然,眼神始终望着前方的黑暗,不甘心道:“可没有亲手杀了脱因帖木儿,本将军可不痛快……反正浅水一战,敌军已然涣散,我们乘机由浅滩登陆,骑兵与后援接应,举兵压境,包围洛阳城池,不能让敌军主将逃出生天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将领激昂一声,遂命一路骑军令道,“全军都有,登陆浅滩,压境城池!”

    “喝——”众军齐令,响声震天,杀敌破阵至此,以秦羽为排头,继续沿着丛林小道,徐徐前进而去……

    秦羽走在最前,侍卫骑兵分居左右,千来将骑循循而进,小道正中火把通明,阵势如虹。然而,殊不知等待他们面前的,却是敌人蓄谋已久的陷阱……

    秦羽像是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,完全没了之前追杀脱因帖木儿的霸气,四周谨慎凝视几番,好似有黑影蠢蠢欲动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突然,夜下一直暗箭飞驶而来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秦羽的坐骑“银玉麒麟”,似乎察觉敏锐,马蹄前扬一阵,发出惊慌的嘶啼。

    “麒麟,怎么了?”秦羽一手持枪,一手拉着马缰绳,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然而,“麒麟”像是惊慌过度,甚至马蹄有些慌乱起来。俯视足下,一支箭矢从中飞过,险些划伤了“麒麟”的小腿。

    以“麒麟”的反应,躲过这样简单的暗箭,根本就是小事一桩,可“麒麟”却是惊慌过度,秦羽看了看马蹄铁下,突然意识过来——这里还是浅滩一带,马蹄深陷泥泞之中,无论人足还是战马,脚下行动难以掌控;刚才暗箭飞来,“麒麟”是察觉到了,可腿脚却是深陷泥中,差点反应不及,因此才会如此惊慌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是浅滩泥地,敌军前方有有埋伏……难道说——”秦羽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可是已经晚了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霎时间,林道两侧,漫天暗箭飞袭而来,目标正对先锋骑军阵中。为了追击脱因帖木儿,骑军主力追杀至此,现在丛林小道簇拥一团,马蹄陷入泥淖又是难以调头——这完全就是上演了刚才蒙元败逃的艰难一幕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箭雨密密麻麻,又是难以眼见,暴露目标的骑军将士,纷纷中箭死伤,摔落马下——一时间,严整的骑军部队,顿时乱作一团;更关键的,骑兵马蹄陷入泥中,无论折返还是散阵,根本无以展开,几乎成了敌军箭手的活靶子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死伤还在继续,秦羽身旁的亲信侍卫,几乎全部中箭落马,只剩下秦羽独自一人,挥枪飞斩,将飞来的箭矢一一截下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秦羽持枪怒吼一声,内力油然迸发,“斩龙之刃”拔地而起,形成一道冲天的屏障,一口气将“暴雨梨花”尽数阻挡。

    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,敌军的箭矢太多,夜中难以看清,加上浅滩之地本就难以调头,先锋骑军已然陷入必死的绝命……

    “全军后撤,我来踮后!——”危急时刻,为保全骑军主力,秦羽奋不顾身,冲身后骑将喝令道。

    可撤退已然来不及了……丛林小道狭窄,众骑簇拥本就难以调头展开,现在又是箭雨埋伏,死伤无数。场面顿时一片混乱,全军如同被火烧团的蚂蚁一般,陷入“泥淖沼泽”,慌忙中只能活活等死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暗夜下,一道精准的箭矢飞忙而过,趁着秦羽回身喊令一句,正朝秦羽背甲而去……

    秦羽忽感背后一阵凉风,想也不想,回头调转一枪……“叮——”夜中一道清脆,千钧一发之际,秦羽持枪不偏不倚,将袭来的箭矢劈落而下……

    “暗中偷袭何人,有胆识正面出来与秦某一较高下,不要像脱因帖木儿,诚然畏手畏脚之败类!”秦羽持枪立马,大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林道一旁,一骁勇骑将持弓而出……是陆翎,面对秦羽的质问,陆翎竟冒险从埋伏从中现身,独将一人与秦羽道中对峙。

    秦羽凝视陆翎的面孔,意气风发,少年阳刚之气下,一股将才之风熊如烈火——秦羽冥冥中意识到,出现自己对面的人,绝对乃敌阵骁勇良将……

    “吾乃沂州‘神力将军’秦羽,来者何人,可否报上姓名?”在这丛林伏道中,秦羽似乎有想与其单挑的意愿,豪迈放声道。

    “吾乃洛阳太守陆国公之义子陆翎,敌将小儿,休得猖狂!”陆翎听说过秦羽的名声,但却丝毫不畏惧,放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秦羽就喜欢有胆识有气魄的对手,敢于正面出来与我一战,我秦羽敬你是英雄!”秦羽放声豪迈至极,澎湃激昂道,“不过今日,我一定要亲手杀了脱因帖木儿,谁敢挡我,秦某必叫其死在我的银枪之下!”

    陆翎算计着与脱因帖木儿的计划,脑海中尽是想着如何拖延敌人,甚至以伏军反击克敌,于是持弓笑问道:“久闻‘神力将军’秦羽,力惊天人,枪法骑术用兵亦为一绝,将才本领集于一身,箭法更是百步穿杨,无愧为当世之名将!既是如此,陆某今日倒想与秦将军比试比试,看看你我的箭法,究竟谁为惊艳!”

    “你想和秦某比试箭法?好——”秦羽听了,毫不犹豫放下了银枪,转而解下背后的“落日弓”,持箭毅然道,“秦某所逢英雄敌手无数,胜败若然,但你是第一个敢向秦某比试箭法的人——你有骨气和胆识,陆翎将军,秦某今日记得你了!”

    “能让‘神力将军’秦羽记得,陆某荣幸之至——”陆翎继续自信笑道,“不过今日两军交战,必有胜负,秦将军可别怪在下心狠——今日陆某定能胜你!”

    秦羽虽然佩服陆翎的胆识,但毕竟是自己的敌人,被敌人看不起,秦羽心中难免有些小小的不甘……“口气倒是不小……行,今日你我二人单独以箭比试,胜者追,败者退,公平公正!”秦羽义正言辞道,“不过战场之上,生死一瞬,敌我双方未有仁慈……秦某佩服陆将军的胆魄,就由陆将军定规矩——如果秦某输了,部队撤返,任由陆将军部队追击;如果陆将军输了,秦某也不会手下留情,秦某带军夷平此地,顺势挥军包围洛阳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——”陆翎自信满满,坚定说道,“你我二人相隔对视,以箭射击,命中对方将领或是战马,就算取胜!”

    “命中战马?”秦羽听了,眼神凝然,不觉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“当然——”令继续道,“骑兵神将,人马共一,战马就是自己性命的一半——举箭对峙,不但自己躲过飞矢,也要确保战马平安无事,这才是真正的名将!不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当然没错……”秦羽闭眼一笑,肯定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秦将军不用担心,现在你我二人战马深陷泥淖,同样都是身处逆境,形势公平……”陆翎两眼一凝,补充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的‘麒麟’无论身处何等陷阱,都会与我比肩作战——”秦羽自信回笑道,“可惜没告诉你,‘麒麟’从小和我一起长大,与我同生共死,相依为命!这场赌注,我赢定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鹿死谁手,箭下分晓吧……”陆翎回敬一笑,手中的弓矢已然蠢蠢欲动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