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四十四章 洛水之战 下
    “想跑?”秦羽意识到脱因帖木儿又想逃跑,这回说什么也不能放过,索性一脚将侍卫尸体踢开,眼见敌军落荒而逃,举枪喝令道,“全军都有,起令追击,绝不能让脱因帖木儿活着回去!——”

    “喝——”先锋众军齐令,响声震天,战马擂鼓迭起,洛水浅滩关口,浩浩荡荡而朝蒙元败军追击而去。

    脱因帖木儿的部队则是死的死,逃的逃,军势极为狼狈。但更为致命之关键,浅水地带,铁蹄深陷难以转身,蒙元步骑撤返一刻,阵型顿时大乱——占据地势即为占据先机,无论两军双方,皆心里有数,这一战攻上者为利,收兵撤退即为断送“生机”,或许脱因帖木儿心中早有定数,但只顾逃命的他,已来不及反想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惨叫声连绵不绝,蒙元众军伏尸倒地。秦羽正军前中,银枪号令,率骁勇千骑,驭驰飞马追杀而去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吁——”撤返身陷浅水泥潭,蒙元部队战马受禁,这一匆忙调头,淤泥之上,蒙元军队顿时变为一团散沙,无以摆阵。逃也不是,战也不是,活生生成了秦羽部队的箭靶,身陷滩中,死亡只是时间问题……

    “驾——驾……”脱因帖木儿管不了那么多,本是受应陆翎的计策,心中还有自己的算盘,可见到了“老仇人”秦羽,顿时如同见到死神一般,吓得魂飞魄散,不顾军队布置,自己孤身驭马,便往回城方向奔逃。

    秦羽驭马紧追其后,银枪锋芒正指前方,披荆斩棘过关杀将,旷宇之下,“银玉麒麟”奔如狂雷,马踏飞溅瀑洗尘泥,狮子迅奋般驰骋杀去。

    “脱因帖木儿,休想逃走!——”秦羽大喝一声,荡马飞扬,皓月天宇,银枪劈落,冲锋开路,直将飞身前来阻挡的蒙元骑兵,杀得人仰马翻、丢盔碎甲。

    脱因帖木儿听到身后秦羽的震慑,已然六魂无主,头都不敢回,摸着漆黑,携着残兵败将,在淤泥之上狼狈逃脱。怎奈水地浅滩马匹受惊,劣马之蹄无以快过秦羽的“麒麟宝马”,秦羽孤军杀阵势如破竹,似乎下一刻便能挥枪而至,及取自己项上人头。

    “快,都给我顶住——给我顶住!”脱因帖木儿一边拽拉着战马叫喊,一边头也不回号令着左右身旁骑军道。

    受其军令,虽然也害怕秦羽的威慑,但全军被打得落花流水、狼狈不堪,蒙元众骑心中不却,三五成群列成“铁阵”,想要将秦羽拦于马前。

    秦羽独将飞驰,甚至将跟随自己的骑军随从甩在身后。杀意四方的他,眼见敌军冷兵相向,持枪立马,喝然雷霆道:“闪开,你们这些杂种!”

    一声惊吼,便是吓得蒙元众军胆战心惊,刚刚还想鼓足勇气反抗,却见银枪飞晃而来,一切幻想都已碎灭——死神临近,“千军神力”挥舞而下,蒙元将士已然一只脚踏入鬼门之地,惊无言语……

    银枪纵穿,血溅漂橹……

    关口阵后,先锋军步兵阵营,唐战等人本想见势支援,一鼓作气歼灭敌军,但看着秦羽独自一人,便将蒙元主军杀得魂飞魄散、弃甲而逃,不觉已然没有必要,神情略显轻松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……搞定了?”看着秦羽的部队势如破竹,连克数敌,刚才还战意燃起的他,一下子沉顿下去,不禁耷拉道,“本想着敌军看重兵家地势,双方主力在此交会,必然会有一场苦战。谁知脱因帖木儿也太没骨气了,被秦兄弟一个威慑,吓得魂都飞了,还没开打就逃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秦兄弟武力惊人,气势如虹,脱因帖木儿又是老敌人,见到旧敌如此甚猛,狼狈而逃这很正常……”萧天看着前方的战利,在一旁轻松笑道,“这不正好,两军险地交战,谁先撤退,必先陷入泥潭险地之中,无以自拔……脱因帖木儿战事未打,便是鸣金收兵,我军未有伤亡大获全胜,这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……接下来,敌军此役主力溃败,必然军心涣散;我军只要渡过浅滩,压境洛阳,那帮家伙还不是只有开城投降的份?”

    “菁儿之前也是这么分析的,现在战局这么明朗,看样子悬念不大……”唐战同意萧天的说法,托着下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然而苏佳似乎心有顾虑,在一旁凝眉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佳儿?”眼见苏佳一句话也不说,表情还显紧皱,萧天不禁问道,“你该不会和菁妹一样,担心过头了吧……这次的敌人,不是兀良托多,也不是王大生,战势也不像汴梁一战那么艰难,不要因为之前的阴影担心过头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冷静摇了摇头,谨慎嘀咕道:“不,我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萧天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苏佳看着眼前的明火,淡定有理道:“如果按照菁妹之前所说,敌我双方都清楚浅滩地势险要之重,自然会派全部主力争夺此地……可是刚才脱因帖木儿与秦兄弟在此对峙,所带军队人数,是不是少了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萧天倒是并未察觉疑点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就很奇怪吗?”苏佳不改平日里的沉着语气道,“既然知道是必争之地,自然会派主力大军来抢夺,可脱因帖木儿却只带了少量的部队……要么抢占险要关口,要么闭守城门不出,只有这两种选择。可脱因帖木儿却像是做出了一个不像是身为一君主将该有的,模棱两可的决定——他的确是带兵来了,却只带了少量的兵,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不对劲……”听了苏佳的话,唐战这边也暗暗担忧起来,“按理来说,洛阳乃蒙元朝廷军事重地,主力部队绝对不止这点人马……虽然秦兄弟说,脱因帖木儿不过庸将一名,不过只派少量人马前来浅滩,像是故意而为之,这种举动如果不是有精心布置的计划,似乎一个庸将做不出来……我承认,脱因帖木儿见到秦羽兄弟拔腿就跑,的确没有将才之能,可今晚带兵前来的莫名行为,感觉似乎是一个老将沉稳之风,好像故意在算计着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……有高人在背后指使他?”苏佳暗自嘀咕道……

    “驾……驾——”正在三人踌躇间,步营阵后,突然传来熟悉的驭马声……

    三人同时回头,只见阵后小道,陆菁带着一百余名虎营骑兵,匆匆赶往前线而来。三人甚是吃惊,因为之前说好的,让陆菁呆在营中好好休息,战事交给自己等人就好;可这时候陆菁匆忙赶来,还是带着虎营精兵护卫前来,不是陆菁又一次“担心过度”,就是真有不好的事情发生……

    “驾——驾……吁——”陆菁快马赶至,一脸严肃紧张的表情,飞身即刻停下马来,快步跑到三人身前。

    “菁儿?”唐战见到陆菁莫名出现,吃惊担心问道,“你怎么来了——不是说,让你在营中好好休息吗?”

    “战局有变,之前的计划想漏了一步!”陆菁义正言辞一句,随即问道,“我问你们,前方战事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萧天自信一五一十道:“战局十分顺利——我军主力率先到达浅水关口,抢占险地,待到脱因帖木儿部队赶到,我军先发制人,秦羽兄弟列阵迎敌,敌军便是闻风丧胆溃败而去……菁妹你说的没错,浅水关口易攻难退,现在敌军狼狈撤返,却是身陷泥潭难以自拔;秦兄弟率军势如破竹,现在算着,恐怕都快杀到了洛阳城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么顺利,敌军没有反抗?”陆菁像是在担心什么,加问一句道。

    这回,倒是苏佳抢先汇报道:“我也觉得奇怪——虽然说脱因帖木儿见到秦兄弟就害怕,可主力部队尽在,深知险地撤退乃是‘自杀’,他却一点反抗都没有,任凭部队散乱摆阵,自己落荒而逃……我留心了一下,前方关口敌军部队,数量似乎稀稀两两,不太像是主力部队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听了,神情一紧……“我就知道,果然是这样……”虽然只是猜想,但陆菁似乎非常肯定自己的想法,捶拳紧锁眉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菁妹?”萧天和苏佳同时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敌军的陷阱,我们大意了!”陆菁提醒震惊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菁儿?”唐战听了,不可思议道,“你为什么说……这是陷阱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之前商议战事,忽略了一个重要环节——”陆菁转入正题道,“没错,我之前是有说过,两军浅水交战,彼此易攻难退,一旦哪方先行败退,淤泥险地撤返难及,必会阵型大乱,甚至全军覆没——所以谁先抢占此地,对峙便是抢得先机……但是把狼逼近险境,自己也会深陷险境,一旦群狼反扑,甚至是有意识预谋的反搏,陷入险境的,将会是我们——”陆菁倒是用之前在营中,老九给自己讲的“猎狼之事”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群狼?我怎么……听不懂你在说什么……”萧天倒是反应不及,挠头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我们只注重自己占据险地,追击敌军,却忘了我们自己也是深陷险境之中……”陆菁喘了口气,继续说道,“是的没错,我军在此得胜一势,追杀敌军,敌军溃逃陷入险滩,阵型大乱,必然溃败……可现在情况稍有突变,敌军只有少量部队前来此地,与我军交战却是想也没想撤返城池,这也就意味着——在敌军撤退之道,一定会有敌军的埋伏事先等候,等候我军主力追击而去,然后乘势反扑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呢……”萧天还想继续问,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“所以待我军发现敌军埋伏,我军便从追击进攻一方,变成了调军撤退一方……”苏佳冷冷一句跟上道,“也就是说,群狼反扑,形势扭转……发现埋伏,便是转而我军撤退,敌方伏军追击——可是我们并未顾及,自己之前追击残敌,敌军也是身陷泥潭险境;现在转过来自己撤退,险境中反倒是我们成了难以退却的‘禁锢’一方……这样,到时我军撤退,便会因险地骑兵无以展阵,难以撤返,成了敌人伏兵追击的活靶——浅水关口哪方撤退,便是哪方溃败,敌军若有埋伏,我们便是着了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听明白的萧天,顷刻间恍然大悟,略有担心道,“如果说敌军真有埋伏的话……不对,刚才佳儿说了,脱因帖木儿率兵前来的部队不多,说明……说明撤退之道埋伏的可能性很大……”。

    本来有利的战局,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,陆菁努力镇定一番,不禁问道:“追击敌军部队的,除了秦羽兄弟以外,还有谁?”

    唐战凝神回答道:“樱妹也在,应该紧随秦兄弟先锋骑军之后,以作接应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闭眼沉思一番,似乎是在思考着对策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,秦兄弟和樱妹有危险,我们得去救他们!”意识到了事态的紧急,又想起汴梁一战亲友殒命的悲剧,萧天不顾一切道。

    “先别冲动!救,肯定要救,可如果想不到好的办法,莽撞行事,我们会和秦兄弟一样,只会身陷泥潭险境,中了敌军的埋伏,到时候部队险境难以撤返,全部都会葬送绝地……”苏佳见着萧天着急,拼命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时间不等人,说不定下一刻,敌军伏兵已经行动,秦兄弟和樱妹有危险!”萧天心里着急,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,不禁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想到,看似‘简单’的浅水地势,居然会成为敌我双方的沼泽深渊,哪一方轻举妄动、考虑不周,都有可能命丧于此……”唐战不禁冷汗直冒道,“而且如果像苏姑娘说的那样,真的有莫名高人在背后指使脱因帖木儿,说不定……洛阳一战,我们遇到了比兀良托多和王大生更难对付的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思考了一番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忽而两眼一睁……

    “傻蛋你说得对,看似‘简单’的险滩之地,对敌我双方而言,都是稍错一步、满盘皆输的深渊……”陆菁心中似乎决定了什么,悄声传言道,“但如果我们能好好利用,就能反过来算计对方,以险制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你想到了什么是吗?”看着陆菁神情的决断,唐战知道陆菁一定是想出了计谋,迫不及待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——”陆菁眼神坚定道,“既然敌人要这样做,那我们也来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’……傻蛋,苏姐姐,萧大哥,你们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将三人凑在一块儿,悄悄密谋着计策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