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四十三章 洛水之战 中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『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亥时时分,先锋军主力兵发洛水关口,以秦羽慕容樱骑兵为先锋,唐战萧天中将步兵接后,浅滩险地两军交锋,战火一触即发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在先锋营,陆菁独自一人身居帐中,一面调生养息看书,一面静待前方战果……

    陆菁看的,自然是自己杜撰的《陆氏兵法》,不知为何,近些日子心烦意燥,陆菁心里一不痛快,就喜欢独自赏阅。【www.AiQuXs.coM】倒不是去揣度自己杜撰的行文所在,只是内心仿徨间聊以**的习惯。

    不过今晚陆菁的心情静不下来,显然是在担心前方浅滩的战事——虽然今晚的进攻计划准备十足,但陆菁还是不放心,感觉冥冥中似乎会有变动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忽然,帐门被人拉开,一道冷风吹过,老九端着火盆从门外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九?”陆菁看着老九前来,放下书本,不禁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陆姑娘,听唐将军说,你最近身心俱疲,怕有生病,老身特送来火盆,给你暖暖身子……”老九倒是关心慰藉道,“虽然天气转暖,但夜里依旧风寒,陆姑娘你这些天确实太劳累了,行军路上万一病坏了身子可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老九……”陆菁暖暖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陆姑娘你太客气了,老身以及堂英会的众兄弟,能有今天的立足之地,还得多亏了唐将军和陆姑娘你们……”老九回忆起王家村的事,不禁有感而发道,“是你和唐将军给我们指明了道路,如果当初不是你们,我们现在还在‘野狼山’当山贼呢,衣食不饱……对老身来说,你和唐将军是我们一辈子的恩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老九你言重了……”陆菁微微一笑,想起在王家村的那段日子,自己依旧活泼,虽然也有惊险,但回忆乐趣无穷;近段时间压抑已久,离开汴梁后找不到欣慰乐趣,陆菁想起从前的事,不禁向老九问道,“对了,老九,我一直有个很‘幼稚’的问题,不知……相问可否?”

    “哪有问题幼稚不幼稚的?有什么尽管问——”老九倒像是家人亲切一般,随和问道。

    于是陆菁托着下巴,略显俏皮道:“老九我想问你……‘野狼山’,是王家村的人起的名字,可山上……真的有狼吗?”问到这里,陆菁都觉得有些尴尬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狼?”老九应和一声。

    “对啊——”陆菁继续回忆道,“我只记得……我和傻蛋,还有子川兄弟遇见了狗熊,可……山上真的有狼吗?”再次提起了赵子川,陆菁脸上抹过一丝忧伤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狼——”老九微微一笑,像是回忆起了往事,不禁提道,“不只有狼,我们堂英会原来在山上,以打猎为生,经常碰到狼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哦,我记得那时候你们堂英会的据点,房子里有狼皮……”陆菁继续回忆道,“那你们也有猎过狼喽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猎狼也是有经验的……”老九先是说了一句,但看着陆菁突然毫无根据问起这事儿,不禁问道,“陆姑娘今天怎么了,突然问起野狼山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……”陆菁缓了缓表情,不禁道,“只是最近身心劳累,想说说其他的趣事,缓解一下心情……”

    老九听了,心知肚明,唐战近些日子也和自己提过,陆菁心中“不痛快”的情况,老九也想着找些话题,让陆菁放松放松,现在正好是机会……老九想了想,随即道:“陆姑娘你还别说,这猎狼还是有学问的,它可和普通的打猎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有什么不一样?”陆菁摆出笑脸,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狼是群居动物,无论是逃亡还是捕杀猎物,都是成群结队,有时候身陷绝境还会拼死反搏,对于猎人来说,狼是比老虎还危险的猎物……”老九回忆着说道,“尤其是在高山,地势险要,狼群的生存力极强,我们想要猎狼不但难度很大,而且风险极高……”

    “风险极高?怎么说……”陆菁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老身说过,狼群被逼入绝境,有时会搏命反扑……”老九耐心道来,“我们这些猎人经常猎狼,把狼逼入险境,都是在高山险地一角……但是把狼逼入险境,我们猎人自己也会陷入险境,一旦狼群走投无路,突然转过头大举反扑,我们陷入其中难以撤退,反倒会被狼群反噬……所以,有经验的猎人,在对付狼时,一定不会把它们过于逼入险境;如果陷入过深,自己也会深陷地势险要之处,难以自拔……此时会有两个办法,第一就是猎狼时要一举拿下,趁着狼群没有逃入险境之地,将其捕获;第二,如果把狼群逼入了险境,自己万万不可因为贪心,孤身追入,否则狼群搏命反扑,自己险境中难以撤退,那便是自食其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猎捕狼群,自己又不能身入险境是吗……”陆菁口中喃喃道,忽然间灵光一闪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神情顿时不安,紧张兮兮道,“等等,这么说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陆姑娘,你怎么了?”老九看着陆菁突变的神情,像是想到了不好的预料,不禁紧张问道。【www.AiQuXs.coM

    陆菁二话不说,跑到案前观望地图一二,眼神看着浅滩关口的地势——今夜两军交锋所在之处,眼神瞪大,神情蓦然,一时间头脑冲血,紧张不安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忽视了一个重要问题……”陆菁紧张喃喃自语道,“浅滩险境,易攻难退,两军交锋,谁先抢到谁就占据先机……但险境之处乃是相对,若是先机之方追击逃兵,自当是一路披荆斩棘,可一旦逃兵反扑甚至是埋伏陷阱,追击之兵同样也会陷入其中,难以折返应对……我真傻,怎么没有想到这出?”

    意识到了局势的紧张,陆菁没有多想,手持双剑,直接往帐外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陆姑娘,你怎么了?”老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陆菁像是变了一个人,但看着陆菁如此紧张的神情,老九深知,一定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陆菁加快几步,找到战马,亲驾骑驭,冲声喝令道:“虎营骑兵有令,随我奔赴浅滩关口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虎营将士得令,遂快速调动战马百匹,准备随同陆菁前去。

    老九这时候才从帐中跑出,看着陆菁迫不及待的样子,担心问道:“陆姑娘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陆菁骑马整理好了武器和腰带,义正言辞道:“之前计划疏漏了一处,来不及解释了……现在浅滩关口有危险,我得即刻去救!老九,你替我料理营中事务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,陆军师你自己要小心——”看着陆菁执着的眼神,老九知道事态不轻,应声回答后,转而嘱咐了陆菁一句安危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驾——”陆菁回应后,快马加鞭,急忙奔赴战场而去。身后虎营骑军紧随左右,百余铁骑夜下驰骋而走……

    洛水关口,浅滩岸前……

    不出陆菁所料,还是自己的部队先行到达浅滩关口。秦羽坐镇军中最前,火把照明通亮,骑军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“传令,命骑军以襄形阵散开!——”秦羽喝令一句,随即道,“部队驻扎浅水岸口,一旦敌军深入浅滩阵中,军令一出,改以冲锋杀阵!”

    “喝——”众军将士齐声应道,遂踏着铁蹄布阵浅滩水上……

    “哒哒哒——嗒嗒嗒——”马蹄声伴着水溅声循循而至,骑兵布阵浅水之上——正如之前计划所料,浅滩水岸地势淤险,不利于骑兵快速行进,两军若是交锋,必要拼死到底,一旦败退一方想要撤军,其淤泥之故,必会是深陷其中难以折返,正所谓“易攻难退”。所以,两军交战,谁先占据浅滩水势,谁的部队精良勇猛,谁便占据主动……

    先锋军水上布阵皆以完备,接下来只需静待敌军出现……

    果然没让众军失望,不出两刻,浅水关口火把照明——蒙元方面,洛阳守军逡巡而来……

    抢占浅滩即是抢占先机,无论于先锋军还是洛阳守军,皆是如此。只不过,在此之前,陆翎倒是多算一步,与脱因帖木儿联合用计,似有后招……

    洛阳守军的主将,如计划安排,正是主将脱因帖木儿。脱因帖木儿手持长矛,身随蒙元铁骑千余人,缓缓行至岸口——只是从拐角一处现身,火把照明并不彻底,先锋军一时很难看清敌军的人数,不敢轻举妄动……

    为了实施陆翎的计划,脱因帖木儿身先士卒,自告奋勇排头将领,亲自带领前锋部队,踏入浅滩关口,与先锋军正面对抗,以作诱饵。不过脱因帖木儿心中有数,似乎还打着自己的算盘……

    “敌军主将何人,快快上前对峙——”脱因帖木儿壮着胆子,部队战马踏入浅水,冲敌阵奋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——”霎时间,雷厉风行般,夜下“银玉麒麟”飞驰而至,正立两军交锋处——是秦羽,银枪落日弓,霸王啸天甲,胯下银玉麒麟,将神威风八面——再次见到了老仇人,秦羽气势昂然道,“‘神力将军’秦羽在此,尔等小贼还不快快投降!”

    其声威震如雷,吓得蒙元将士心惊胆寒。“神力将军”的威名,众军将士皆有耳闻,脱因帖木儿更不必说,济南一战自己还是他的手下败将。再次见到了秦羽,脱因帖木儿倒是胆寒几番,那个熟悉威慑的面孔临近身前,脱因帖木儿战战兢兢道:“秦……秦羽?”

    “脱因帖木儿将军,我们又见面了——”秦羽银枪立然,威慑十足道,“上一次在济南没逮到你,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面了,秦某甚觉遗憾……不过得算是老天有眼,洛阳一战,我们又重逢了,这一次,秦某可万万不会再放过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秦羽……”见到秦羽,脱因帖木儿一时毛骨悚然,想起在济南的战败,自己久久不能平息。

    “小贼之人,只要投降,秦某大可宽恕一命……”秦羽冷冷一笑,继续威慑道,“但只有你,脱因帖木儿,今日秦某便要取你项上人头——纳命来!”

    军神怒吼一声,秦羽持枪立马,“银玉麒麟”马嘶长鸣,纵雷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快……快……快给我挡住他!——”自己还没做好准备,秦羽就已持枪飞至,脱因帖木儿甚是惊慌,拼命冲左右将士喊令道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左右侍卫随主忠心,得令一句,纷持苗刀夹击秦羽而来。

    秦羽驭马飞阵,眼见敌军二骑将至,眼神一凝……突然,神枪一转,纵贯长天,“银枪落月”自天宇而下。一道银光闪过,只是一瞬,两芒穿心溅血,左右惨叫连连——秦羽一枪双将,便将敌军斩于马下,果断决然,干净利索。

    飞马杀敌,“银玉麒麟”速度并未减慢,秦羽持枪而至,凌然一跃,正朝脱因帖木儿身前刺去。

    “纳命来!——”秦羽振奋一道,似要一招便取脱因帖木儿之性命。脱因帖木儿早就在一旁吓得六魂无主,一时竟忘了闪躲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,还是身边的侍卫挡了一枪——秦羽银枪即过,侍卫穿心毙命而亡。

    护卫以命相救,脱因帖木儿身后仍未回神,待到武器穿体而出,血溅枪头,脱因帖木儿方才惊悚而望,眼神恐惧,坐立不安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,快撤——”身后将士提醒一句,脱因帖木儿顿时一震——从秦羽威慑中惊醒,自己这才想起来,此番进军乃是佯攻,意在引诱敌军,假装不敌欲以后撤,以备后方陆翎埋伏之计……

    于是,不等秦羽出枪,脱因帖木儿即刻回头,勒马喝令道:“传令,全军撤退!——”

    众军接到命令,纷纷调转马头,往洛阳方向折返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想跑?”秦羽意识到脱因帖木儿又想逃跑,这回说什么也不能放过,索性一脚将侍卫尸体踢开,眼见敌军落荒而逃,举枪喝令道,“全军都有,起令追击,绝不能让脱因帖木儿活着回去!——”

    “喝——”先锋众军齐令,响声震天,战马擂鼓迭起,洛水浅滩关口,浩浩荡荡而朝蒙元败军追击而去。

    脱因帖木儿的部队则是死的死,逃的逃,军势极为狼狈……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www.yuehuatai.com,更优质的www.yuehuatai.com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