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四十二章 洛水之战 上
    “常将军,战事在即,军师正在营中筹划,未能亲自迎接……”帐外传来秦羽的声音,看样子常遇春已经亲自抵达先锋营。

    “皇上有令,一切以战局为重,只要陆军师身怀攻城破敌之策,身份高低不过了了……”常遇春沉着道,“既然陆军师在营中谋划,本将军自当亲自所见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帐帘被拉开,秦羽陪着常遇春一起,走进了帐中。

    唐战、陆菁等一干人围在案前,像是商议军事的样子,看见常遇春亲自到来,纷纷让开一道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突然,神经敏感一般,见到常遇春的面孔,苏佳全身一阵冷颤——还是和从前一样,每当看见常遇春,自己都会不由自主哆嗦一阵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苏佳颤抖的眼神,心中暗暗道,“为什么还是这样……为什么我见到常遇春,就会有……那样的感觉……好熟悉却又好害怕的面孔,我到底……到底在哪里见过……为什么从军这么久,见到这张脸,我还是会……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注意到了苏佳的“不适”,倒也习以为常没有多问,毕竟这不是苏佳第一次有这种反应。虽然苏佳一直没说为什么,就连她自己也记不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常将军——”唐战和陆菁二人倒是先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战事部署准备得如何?”常遇春倒也是直入主题道。

    “回将军,一切准备就绪——”唐战作为主将,上前汇报道,“先锋军部队两万人马,以骑兵矩阵为排头,后援步兵接应,坐镇洛水关口——若是敌军死守城池,浅滩我军得以汲取水源,与敌军在阵地前持久应战深据优势;若是敌军出城搏杀,我军还能借助浅滩易进难退之势,设下埋伏,必叫敌军将骑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陆菁恢复表情,振奋回应道:“请常将军放心,洛阳一战攻城势在必得,无需大费人马周折,先锋精兵将士足矣!常将军只需坐镇后中,等待捷报即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本将军就是想听到尔等决心!”常遇春激昂道,“若是计划之日内拿下洛阳,本将军必当重赏!”

    “谢将军——”众人齐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传令,今晚亥时,先锋军兵发洛阳!——”常遇春最后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众将齐音,志在必得……

    常遇春走后,陆菁继续恢复严谨,一丝不苟看着案前城关的地图。看着陆菁重新振作的神情,唐战深感欣慰,缓缓走至陆菁身边,不禁问道:“菁儿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浅滩之势,乃是地险,位于城关和我军之间,便于设伏。稍懂兵法者,抢占此地便是先机主动,敌我自当明了……”陆菁低声分析道,“如果我没猜错,今晚敌军不会按兵不动,死守城池,而是出率主力部队,与我军抢夺此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你的意思是,这道浅滩是敌我双方必争之地,谁抢到了谁就占得先机?”唐战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——”陆菁肯定应声道,“如果双方在此交火,必然会是全部主力的厮杀——此役关系成败,只许胜不许败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简单,我们提早出兵,派出最精锐的部队,如果提前赶到,就持阵严加驻守,如果碰上敌军部队,就以压倒兵力将其击溃即可——”萧天从容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说是简单,但也别太轻敌……”汴梁惨烈一战后,陆菁用计行事变得更加严谨,一定确保每一分细节完美无缺,将士安危保证后,才敢动行用兵,于是陆菁琢磨道,“洛阳毕竟还有精兵把守,不像汴梁开战前,左君弼就投降了一半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在一旁看着陆菁收敛紧张的表情,知道她还在为赵子川等人牺牲的事情“愧疚”,心中不免难过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,如果敌军出城迎战,他们的主将会是谁?”陆菁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探子来报,驻守洛阳的是朝廷国公陆幸,以及前济南守将脱因帖木儿,也就是扩廓帖木儿的弟弟……”萧天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扩廓帖木儿……”听到这个名字,陆菁想起了兀良托多——兀良托多生前也是扩廓帖木儿的手下,就是他的诡计,害死了李玉如和赵子川,陆菁一想起来,不禁暗恨咬牙,同时也对扩廓帖木儿忌惮几分……

    “扩廓帖木儿的确算属蒙元英杰,但他弟弟不过是个庸将罢了……”秦羽倒是轻松自信道,“济南一战我有交手,没有几分本事,被我算计还没开打,就弃城而逃,这种人没什么出息……加上洛阳本就没什么将领,要是敌军出城应战,仗着他哥哥的名声,八成是他不会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决不能掉以轻心——”陆菁倒是不敢放松,甚至有些过于紧张道,“他哥哥既然是扩廓帖木儿,那不排除他和兀良托多一样,会收到扩廓帖木儿的指示……我们不能轻敌,洛水浅滩一战,必须十足把握!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洛阳太守陆幸陆国公,身染重疾,无法立身,即将不久于人世,他是肯定不会亲自带兵……”苏佳沉默了半天,在一旁忽而提道,“也就是说,整个洛阳,只剩下脱因帖木儿有资格和我们勉强对峙,菁妹你别太杞人忧天了……”苏佳也是看出了陆菁的过于紧张,安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过于紧张了……吗……”陆菁缓了缓气,想想刚才自己表情凝重、过于担心的样子,知道自己还消沉在汴梁之战的悲痛中,不免冷虚几番。

    “苏姑娘说得对,洛阳最有本事的将领,也不过是秦兄弟的手下败将罢了,洛阳一战胜利只是时间问题……”唐战在一旁安慰道,“这些天菁儿你太累了,洛阳一战交给我们就好,你在营中一边休息,一边为我们献计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秦羽见了,也自信关慰道:“放心吧,菁妹,脱因帖木儿那个孬种,交给我就行——济南一战,你偷偷潜入我军营中,不也自信我能万无一失拿下城池吗?这次也是一样,等我亲自取了脱因帖木儿的首级,回来告诉你捷报!”

    陆菁没说什么,只是默默点了点头,随后坐在榻上,抚着额头静养一番……

    “真的是我想多了吗……”陆菁心中暗暗道,“总感觉,洛阳一战,似乎没有那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商议一阵后,唐战、秦羽等人,率主军提前兵发洛水浅滩,以占险要关口。而陆菁则是身在后营,一面休息,一面时刻关注着战事的进展……

    洛阳方面,将军府中……

    “帖木儿大人,不知您找在下有何要事?”陆翎来到将军府,暂时收回了在相府“桀骜不驯”的性格,对脱因帖木儿恭敬有加——但并不是奉承,陆翎的表情冰冷严肃,一切以大局为重,一面商议军事同时,一面不放对脱因帖木儿的提防。

    脱因帖木儿自然是对陆翎怀恨在心,只是并未表现出来——何况,哥哥交代自己的任务,自己已然想好了计策,一方面能“夺得兵权”,一方面能置陆翎于死地……

    “陆将军,之前在相府对陆国公不敬,还请陆将军见谅……”脱因帖木儿倒是笑里藏刀,在陆翎面前先言客气道,“如今大敌当前,我等须得团结一心,方能领兵驻守城池,私下的恩怨,还请陆将军能放下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看着脱因帖木儿的表情,疑惑间也是预料之中——完全不像平常的神态,脱因帖木儿心里肯定有鬼……“客套话就不说了,战事在即,当然以大局为重……”陆翎想要看脱因帖木儿究竟耍什么花样,于是将计就计配合问道,“据前方探子来报,常遇春五万大军已经抵达洛水关口,不知大人有何良策,驻守城池?”

    脱因帖木儿微微一笑,故意谦虚道:“常闻陆国公言,陆翎公子年少聪慧,通读兵法,深得其道……愚将不才,想要请问讨教陆将军一二——”

    脱因帖木儿如此“献殷勤”,陆翎倒是有些不适应,心中提防不敢放下,暂时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脱因帖木儿看出了陆翎的心眼,知道其提防自己,自己却是早已料到,心怀“用计”……“陆将军放心,只是讨教用兵一二,又不会害死陆将军你……”脱因帖木儿继续笑道,“如果陆将军不相信,大不了让本将军挥兵前营,陆将军在后营坐镇指挥,这样总放心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想着,这样的条件下,脱因帖木儿玩不出什么花样,遂放下几分警惕……“好吧,既然帖木儿大人如此看重末将,末将道出用法未尝不可……”眼下大局为重,陆翎还是镇定认真道,“如大人所见,常遇春大军压境洛水关口,意在洛阳,最终目的在此,可看中的,却是洛水关前的浅滩一带——”陆翎一边说,一边比划着桌上的地图。

    “浅滩?”脱因帖木儿装模作样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——”陆翎一丝不苟道,“此浅滩之势易攻难退,两军对峙谁先抢到地势便是先机,落后一方一旦强攻不下便会全身难退,主力葬送浅滩……因此,按兵法之常,趁着敌军未动,我军主力须得全力出击,誓在拿下浅滩!”

    陆菁猜得没错,蒙元方面主将也是想到了这一出。

    “照陆将军的意思是,现在我军即刻出兵抢占浅滩?”脱因帖木儿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们的确是出兵,但并不是抢占,而是佯攻!——”陆翎突然说出一句惊人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佯攻?”脱因帖木儿兵法略懂,听着陆翎的计策,倒也用心好奇起来,“怎么个佯攻法?”

    陆翎继续道:“我们能想到抢占浅滩,敌军自然也能想到,既然都是强攻,兵力猛将悬殊,我军胜负自然低下……既是如此,我们不妨迷惑他们,佯攻诱之——假借出兵浅滩一带,实则只派少量部队出现在敌军面前;夜下灯火未明,敌军看不清我军人数,以为主力尽来,抢占关口,自然是‘信心满满’以武取胜……至此,我军佯攻部队调头回撤,敌军必以为是我军抢滩失败,主力撤返,身陷浅滩难以撤退,此时敌军必会全军追击——可实则撤退只有少部,真正的部队,则在追击路上埋伏;此埋伏地势与浅滩相仿,易攻难退,一旦敌军主力追击深陷埋伏,我军突起反击,敌军意识过来必为时已晚,再想撤退,身陷浅滩难以回撤,我军必能大获全胜!”

    脱因帖木儿听完,能够想出如此出人意料的“计中计”,不禁佩服起陆翎的计谋与胆识,差点忘了自己真正的目的——看样子常人口中所说没错,陆翎的确是集智慧胆识于一身,文武双全的军事天才……

    “陆将军所言妙计也——”脱因帖木儿兴奋拍桌,不禁道,“好,本将军佩服,就按陆将军所言之计动兵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陆翎眉头不禁一紧……“既然如此,那究竟派谁充当佯攻主将,率先冒身犯险……”陆翎巧问一句,心中预算若是脱因帖木儿让自己率兵佯攻,不排除趁此机会出卖自己,不予埋伏,心怀诡异置自己于死地,内心甚是紧张。

    脱因帖木儿看出了陆翎的眼神,像是想到了什么,嘴角一扬……“既然是陆将军的妙计,那作为佯攻的主将,自然……”脱因帖木儿缓缓道,“由本将军亲自担当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陆翎心中一阵,眼神惊异,没想到竟会从脱因帖木儿口中得出这样的答案。

    脱因帖木儿继续笑道:“陆将军的计策,本将军自当执行,既然如此,埋伏乃为计策之重,自由陆将军你亲自调兵。而本将军只身犯险,率兵前线与敌军周旋,届时还得指望陆将军能救险于本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在一旁发呆,久久没有说话……“怎么会……这样……”和陆翎预想的结果完全相反,陆翎心中更是不安,“这……真的是脱因帖木儿吗?不会吧……他居然自己率兵打头犯险,身陷险地,让我……在后援埋伏,不是应该……反过来,趁机暗算我吗?难道真的是我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’……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脱因帖木儿看出陆翎的“疑惑”,不禁笑问道,“陆将军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没、没有……”陆翎即刻回过神,只身应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即刻动兵吧——”脱因帖木儿严肃道,“正如陆将军所说,时间紧迫,洛水浅滩先机之势,要想佯攻骗过敌军,须得做出样子,让敌军以为我们真的是要抢占浅滩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,末将即刻动身……”陆翎匆匆答应道……

    “走一步看一步吧……”离开相府,准备动兵的路上,陆翎心中依旧未止,“如果他真的想害我,应该是我去带头犯险才对,可是他却自己担当了佯攻主将……虽然不太放心,但他带兵佯攻在前,至少是没办法害我,暂时应该没有问题……现在大敌当前,还是齐心协力,抵御敌军为好……”渐渐的,陆翎放松了对脱因帖木儿的警惕……

    然而,将军府中,脱因帖木儿似乎另有算计……

    “哼,果然是军事天才,想到如此之计,本将军佩服……”脱因帖木儿整理着出征的战甲,心中暗暗道,“不过你以为,这样我就没办法置你于死地吗……我说我来作为佯攻的主将,只不过是想让你放松警惕……看着吧,就算是我去犯险,一样有办法害死你,而且你这看似‘将计就计’的计谋,反而正合了我的计谋……兵法用计,你是天才,可比起算计人心,你还太嫩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脱因帖木儿露出狰狞的诡笑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