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四十一章 战局欲动
    “将军……将军……”背影逐渐消失,可陆翎耳边,却传来模糊断续的叫喊……

    “谁在叫我……”陆翎意识朦胧一阵,眼前梦境的黑暗,也渐渐浮现光亮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……将军……将军……”声音越来越大,最后光亮逐渐映入眼前……

    陆翎心中惊顿一阵,突然睁开了双眼——他醒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——陆将军!”终于听清了,陆翎坐起转头一看,是门外的士兵叫醒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事?”恍惚中,陆翎坐起身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陆将军你醒了?”士兵关心一句,随即道,“刚才帖木儿将军传来军令,命将军你即刻前往城府——朱元璋的大军已经抵至洛水关口,帖木儿大人有军事相议!”

    “什么,敌军动作这么快?”听闻敌军进犯的消息,陆翎清醒一阵,随即应道,“我知道了,回去告诉帖木儿将军,陆某一刻就到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——”士兵得令一声,遂转身离开了房间……

    得闻敌军动向,陆翎精神抖擞,重新披上战甲,站起活动筋骨,腰缠佩剑,做好随时动兵的准备。不过想起之前在义父寝室的“冲突”,稍有心眼的陆翎依旧心有余悸:“这个脱因帖木儿,刚才在义父那里,对我百般不屑,加之被我教训,一定怀恨在心……现在敌军进犯,他倒是毫不含糊想起我来,不提‘旧仇’,虽然大敌当前须得团结一心,可这‘行事果断’不太像是那家伙的风格……我还是小心点为妙,先看脱因帖木儿到底想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时刻都没有忘记对脱因帖木儿的提防……整理完了着装,准备前往将军府,临走前脑海中却是朦朦胧胧想起刚才梦境的画面,心中不由一顿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梦……”陆翎喃喃自语道,“我好像看见了,一个从未见过,却是亲切的背影……那个人到底是谁,姓甚名甚,是男是女……为什么从未相识,却是如此的感觉欣慰……”

    但梦毕竟是梦,往往醒来回到现实,权当是虚空一场。眼下战事紧急,守卫洛阳城都才是重中之重,陆翎没有犹豫太多,为了报答陆家的养育之恩,这次已然抱定决心,替父出征……

    城关之外,常遇春大军率先抵达洛水关口,部队驻扎在浅水游滩附近,与洛阳城池隔火相望。作为河南最后的屏障,拿下洛阳势在必得——这次朱元璋命常遇春集结精兵五万,欲以强攻而下,作战勇猛的先锋军,也自当为常遇春部队主力排头,讨伐城池身兼重任……

    酉时时分,常遇春部先锋军军营……

    此时中军营帐,唐战正站在门外巡视着部队的集结情况,虽然常遇春还未直接下达攻城讨伐的军令,但为做好应对,唐战命军队将士随时保持作战状态,以备进攻之举……

    “骑兵五营,列阵前排!”中营大门,作为先锋军骑军主将的秦羽,正一丝不苟整顿着骑兵的布置,一旦城前战事开打,自己自当是作为军中先锋主将,身先士卒,拼杀最前。

    而在骑兵列后,则是慕容樱负责步骑阵型的连接,赵子川等将领殉职,原先“五绝阵法”略有变动,骑兵将领出现匮乏,慕容樱也是身担重任。

    但慕容樱并未因困难重重而退缩,相反,失去兄长、发奋自强的她,在哥哥坟前立下了誓言——即使为女儿之身,作为慕容家唯一的血脉,定会背负起族人的使命,继承亡兄的遗志,统兵征战、斩杀夷狄……

    唐战看着营中一切整兵就绪,稍许满意点了点头。正巧这时,苏佳全副武装从一侧走来,摆了摆新挂上身的臂甲,不禁冲唐战道:“真是,第一次穿这种铠甲,我和阿天都有点不太适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毕竟子川兄弟还有南宫慕容兄弟他们走后,你和萧兄弟补上了边翼骑将的位置……”提起赵子川等人的逝世,唐战语气略显低沉道,“比起铠甲不适,应该是这个骑军将领的位置不适吧……早点适应吧,大军西进北上,‘五绝阵法’还得实用,你和萧兄弟可不能落下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萧天和苏佳是补上了原来南宫俊和慕容飞的位置,原先身居后营的二人,不得不为军前阵,担当起边翼骑兵统领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对了,怎么只有苏姑娘你一个人,萧兄弟呢?”眼见只有苏佳一人,萧天不在身边,唐战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阿天他到营后去了,据说是在等常遇春将军的消息……”苏佳淡定道,“攻城号令随时都有可能传来,如果常遇春将军下达军令,我们自然是冲锋最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汴梁一战结束不久,我们也要继续征战……”唐战不禁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菁妹人呢,一个人在营里?”苏佳看着帐篷里的灯火,却是没有任何动静,不禁问起道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唐战做了一个悄声的手势,缓缓说道,“菁儿现在在营里休息,战事开打之前,还是别叫醒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攻城战役随时都会打响,菁妹怎么这时候休息?”苏佳有些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唐战叹气一阵,关心中略显无奈道,“这不洛阳战事在即,前些日子一直和常将军他们商议军情,菁儿已经两天没合眼了……我怕菁儿过于劳累,所以让她战前稍许休息一阵,现在好不容易睡着一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天没合眼?”苏佳听了,吃惊问道,“有必要这么劳累吗?菁妹她……没事吧?”苏佳继续关慰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心系子川兄弟他们的牺牲……”唐战继续叹息道,“汴梁战事结束不久,菁儿还没从亲友离去的阴影中走出……眼下洛阳战事当前,又轮到她出谋划策,菁儿心力甚劳,为了不让朋友战死的悲剧再次发生,她说什么也要想出完美无缺的计策,战局完全把握,因此这两天为战事过于操劳,没有足够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妹她真是乱来,只是因为汴梁一战的惨烈,朋友战死愧疚于心,连自己身体都不在乎……征战之旅未完,长久这么下去,她身体肯定吃不消……”苏佳想了想,凝眉说道,“不行,我得去劝劝菁妹,不能再让她这么‘乱来’了——”

    唐战也同意苏佳的说法,随即点头道:“嗯,我也这么想……但现在菁儿好不容易休息一阵,现在攻城军令还没下来,我们还是过些时候再进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苏佳点头答应道……

    营帐之中,灯火幽暗,陆菁独自一人靠在榻前,闭目养息……

    “子川兄弟……南宫兄弟……慕容兄弟……玲珑……”陆菁睡梦中,悲伤至极道,“对不起……是我无能,是我带兵无方,没能想出好的计策,害得你们战死沙场……”

    梦境之中,眼前浮现赵子川、南宫俊等人生前一尊尊模糊的身影,渐行渐远。陆菁触手不及,却是愈加悲伤不止,想哭但又流不出泪水,悲痛中不由自主保持着平日行军冰冷的面容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对啊,就是朕故意算计你们先锋军,是朕害死了赵将军他们……朕也不怕被你知道,毕竟你是聪明人——聪明人面前无论说什么,都不过是幼稚……朕这么做就是让你知道,朕的天下无人可阻,欲成大事,至亲可杀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然而,梦中的黑暗一角,忽而传来朱元璋曾经的“冷语”,陆菁再次回想听到,像是头顶一股无形的压迫慢慢逼近,令自己窒息难耐……

    “对,是你,就是你害死了子川兄弟,害死了玲珑……”陆菁看不见朱元璋的身影,只是听到冰冷的话语,内心沉痛道,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……为什么……到底为什么……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,你为什么要致我们于死地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暗恨中发泄了一句,便是再也没了声音,陆菁悲痛中带着苦涩,像是被永远禁锢在这不见天日的黑暗牢笼中,噩梦难以苏醒……

    但不知何时,眼前略微的一丝光亮,陆菁仿佛看到了一个人影……这个人影很陌生,自己并不认识,可不知为何,望着眼前黢黑的身影,一种莫名的感觉用上心头,陆菁一时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什么人?”陆菁也不知道怎么了,竟不自觉地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人影没有回答,只是身形渐渐模糊,最终在陆菁眼前缓缓散去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——”陆菁不禁惊喊一声,想要看清人影的轮廓,可睁大眼,只不过是面前一点微弱跳动的烛光——陆菁醒了,凝视着案上的残烛,原来刚才的一切,竟是自己在做梦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,我睡过头了……”陆菁拍了拍昏醒的脑袋,独自喃喃道,“也难怪,这两天都没怎么休息,实在是太累了……”

    从榻上起身,陆菁望了望时辰,知道天色已暗。帐外传来整齐有序的马蹄声响,陆菁很清楚,讨伐战略即将眼前……

    “还是梦见子川兄弟和玲珑他们是吗……”想起刚才的梦,陆菁有的,尽是对故友逝去的悲痛,但是最后的一丝光亮,倒是给了自己一丝好奇,“不过奇了怪了,我最后看见的那个人影,好陌生却又好亲切……他(她)是谁,为什么出现在我梦里,我认识这个人吗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梦归梦,陆菁没有多去猜想,想到战事在前,自己还有重务在身,遂着装准备走出帐外,观看军事整顿……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然而,可能是还没完全睡醒,陆菁起身踉跄了一下,结果膝盖碰到了桌角,将桌上一本书倒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,这是……”陆菁缓缓捡起书,看着封面上的大字——“陆氏兵法”,这才想起来,自己睡着之前,为求心里平静,一直在案前端详自己杜撰的兵法……

    “兄弟亲友战死沙场了,却还剩着这本‘破’书是吗……”想起战争的悲惨,故友离去,命运多舛,陆菁头脑冲血一阵,不禁咬牙,想要举手将自己的“杜撰”狠狠丢弃。

    可是抬起手的刹那,陆菁却又停住了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女流之辈怎么了?菁儿你不是说过,女人和男人一样,都能自立于世吗?”唐战接过《陆氏兵法》,鼓励说道,“我就相信,菁儿你写的兵书,将来总有一天会得到他人赏识,成就一代英豪!”

    “真……真的吗……”陆菁依旧羞涩说道,“我一个女流之辈写的兵书,真的会……得到别人的赏识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——”唐战自信肯定道,“也许就在不久之后也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突然想起家中那晚的回忆,陆菁停止了“不冷静”,收回了手,望着手中的《陆氏兵法》,自语喃喃道:“真是的,我在做什么,怎么这么不冷静……心里不痛快,干嘛拿自己的‘成就’撒气……傻蛋说得对,人要朝前看,不能因为曾经的失去,而放弃了现在的所有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凝视着自己的杜撰,自语深情道:“不管怎样,这本兵书也是我一路军旅的心血之作,无论将来能否得用,都是珍贵一生的东西……可我刚才,却差点不痛快将其掷弃,我真是太不冷静了……连樱妹都能重新振作,可我却……却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常将军来了……”正在陆菁营中独自感叹,门外却传来了萧天等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吗……”隔着幕帘,门外苏佳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萧天刚刚从营后回来,传回了消息……“是的,常将军亲自前来,是要向我等吩咐战局布置……”萧天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进去等吧,我想菁儿这会儿也醒了……”唐战最后说道。

    果然,拉开了幕帘,唐战、萧天和苏佳三人同时走进。正见着陆菁站在案前,放下书本,唐战不禁关心道:“菁儿,你醒了……怎么样,现在精神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陆菁微微一笑,缓缓道:“谢谢你关心,傻蛋,我没事……听萧大哥说,常遇春……常将军亲自前来?”

    “嗯,就在营外,秦羽兄弟带兵先行迎接——”萧天详叙道,“菁妹你是我们的军师,常将军一定会来主动找你,所以事先过来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常将军过来,无非洛阳战情一事……”陆菁重新振作状态,主动鼓舞众人道,“你们放心,我已经振作了,心中早已有数——这一次拿下洛阳,一定万无一失!”

    看着陆菁自信满满,并未依旧消沉在往日的悲痛中,众人这才放心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