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四十章 怀恨在心
    “放心吧,义父,有孩儿在,这帮家伙不敢对义父您乱来——”陆翎倒是毫不畏惧道,“这帮家伙不过朝廷中混吃的走狗,欺善怕恶,我们没必要向他们低头!”

    “可是,朝廷中的政治斗争,翎儿你并不懂……”陆国公像是心有感慨一般,缓缓说道,“翎儿,咳咳……为父有个请求,你能答应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请求,义父请讲——”陆翎百般孝心问道。

    陆国公面对陆翎,满含不舍的眼光,深情道:“翎儿,你是为父当年战乱中收养的流浪孤儿,从小无依无靠……为父一手将你栽培,把你当做亲生儿子,只希望……咳咳……你能平安长大……只可惜,咳咳……碰上这乱世……如今为父疾病渐深,命不久矣,只希望翎儿你……咳咳……不受战火荼毒,远离残酷的争斗……”

    陆翎知道,义父是在关心自己的安危,但身为养子,陆翎立誓一辈子敬忠于陆家人,心中早已作出决定……陆翎安抚了陆国公一阵,关慰说道:“义父,孩儿知道您担心我的安危……可眼下战事将近,朝廷却置您于不顾,病重之际却是命守城池——义父体病不能,守兵迎战之事,交给孩儿就好!”陆翎说得义无反顾,对守军御敌一事不但坚定,而且自信。

    “不,翎儿,你不可以……咳咳……”陆国公一边咳嗽,一边竭力说道,“守城御敌,乃是为父……报效朝廷、忠勤王事之举……翎儿你是为父一手养大,父母之死皆因战乱,无需背负起效忠朝廷的……责任……咳咳……要是因为战事,翎儿你……生死殒命,那岂不是……咳咳咳咳……”陆国公说得十分卖力,心中害怕纠结义子陆翎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不,义父,既然是您将孩儿一手养大,孩儿须得知恩图报——”陆翎坚定不移道,“义父说得对,孩儿无需背负效忠朝廷的责任……孩儿所做一切,全是为了报答义父的养育之恩——您从小教我习武、教我兵法、教我统兵,而今身怀将才,是到了该报答的时候!孩儿姓名既由义父所赐,孩儿发誓,今生今世只为陆氏一族忠心不变;义父既然有难,身为义子,又怎能知难而退、避而趋之?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怎么这么傻,哎……”陆国公躺在床上,眼见陆翎对自己誓死“愚忠”,心中感动之余,却是带着遗憾和悲悯,“只可惜啊,为何是在乱世相遇……翎儿你意气风发,却是进了我陆家,如果当初收养你的不是官职在身的为父,而是别人,说不定……咳咳……你的日子,要比现在幸福太多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孩儿说过,命运即此,孩儿一生效忠陆家,无论世道如何,绝不改变!”陆翎站起身,义正言辞道,“义父,您好好歇息吧,剩下的一切事务,交给孩儿就好……”说完,陆翎转身,缓缓不失坚定,离开了寝室。

    陆国公没再说什么,只是看着义子离去的背影,心中感慨万千……

    将军府中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,真是气死我了——”从相府回来的脱因帖木儿,想起刚才陆翎对自己的“不敬”和“威胁”,依旧怀恨在心,自己的手下还没离去,不禁站在桌前,大声叫骂道,“那个陆翎,根本不把本将军放在眼里,还敢几番挑衅!哼,不过是个陆家当年捡回的流浪孤儿,真当自己是小王爷了,竟对本将军如此忤逆——”

    亲信侍卫在一旁所见,上前安慰道:“将军莫慌,他陆翎不过是被陆国公当做亲生儿子,有点公子脾气也很正常……再说了,眼下战事在即,何必为了一个毛头小子的‘犯冲’,纠结不已呢?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战事在即啊——”一提到战事,脱因帖木儿立刻变得心浮气躁,难以平稳道,“正是因为朱元璋大军压境,眼下胜机难寻,所以本将军才生气——哼,哥哥叫我想办法夺了陆国公的兵权,现在有个不怕死的陆翎在这儿碍事,我怎么放心的了?”

    亲信想了想,转而一笑道:“嗯……既然不怕死,那干脆就随他意,让他陆翎去死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他死,哪有那么容易?”脱因帖木儿狂躁不止道,“那毛头小子是陆国公亲手栽培,文武双全,统军兵法将才集身,想弄死他,可没那么简单……如果玩儿阴的,只能暗中找破绽对付他——可这家伙本就没有官场地位,政治上没有把柄,刚才在本将军面前还敢放言‘市野之民不畏朝廷’,这种‘光脚不怕穿鞋’的家伙,恐怕软硬手段都不好使,要怎么弄死?”

    “既然我们不行,可以让敌人帮我们这个忙啊——”亲信诡异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敌人?你说朱元璋——”脱因帖木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不禁问道,“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亲信像是心中早有计策,悄声说道:“扩廓帖木儿大人不是下了命令,要求将军您夺得洛阳的兵权吗?如此说来,无需认真与朱元璋硬碰硬……不过表面上的功夫,还是得做些,和敌军简单对峙一二,也当是放松陆国公对将军您的警惕……”

    “蒙蔽陆国公?为了什么——”脱因帖木儿依旧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亲信继续答道:“蒙蔽的不仅仅是陆国公,还有陆翎……虽然军权在陆国公之手,但陆国公体病在身,无以带兵,所属军权,自然交给自己亲信的义子陆翎手中。既是如此,陆翎之意,必是主战——先表面上答应与陆国公统一战线,共同对付朱元璋,首战将军亲率兵马坐镇,与敌军斗阵数回后,军议陆翎带兵支援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脱因帖木儿紧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亲信继续道:“然后由陆翎的部队与敌军正面周旋,将军您可以假借回城调兵之际,趁机行事——主将陆翎在外,陆国公病重,军权必然松懈,将军您就可以趁此机会抢得兵权,迁移主力部队退至陕州以及潼关一带,留下陆翎和少量的部队,在洛阳都城等死……这样一方面夺得了兵权,一方面还借敌人之手杀死了陆翎,岂不一举两得?”

    脱因帖木儿听了,微微一笑:“哈,这倒是不个错的点子——借刀杀人,这也是哥哥经常惯用的伎俩……行,就按这主意来,等一有军事行动,我等即刻去找陆翎那个小子商议……”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正说着,将军府外,传信的士兵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了?”脱因帖木儿心觉有战事情报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报告将军——”士兵跪身道,“前方探子来报,敌军挥师五万,正朝洛阳方向逼近,现如今已经到达洛河关口!”

    “来得正巧,刚刚说到,朱元璋这么快就大军压境了……”脱因帖木儿冷冷一笑,随冲刚才出主意的亲信说道,“就按你刚才说的,去通知陆翎将军,本将军要与他紧急商议……”

    亲信听出脱因帖木儿的口气,遂应声令道:“是,属下这就前去——”说完,转身离开了将军府,前往陆家府中赶去……

    “哼,你这个臭小子,既然这么碍眼,那就让你惨死敌军手中好了,可别怪本将军心狠手辣……”脱因帖木儿在心中暗暗咒骂一句,歹毒计策酝酿而起……

    陆家府上,后室房中……

    陆国公日渐重病,许多军务上的杂事,自然是交由义子陆翎一手承担。加上汴梁沦陷消息即出,朝廷上下日渐紧张,离近的洛阳更是不说。军事上烦杂劳累甚多,陆翎忙于管理,经常日夜未有合眼,睡眠规律不定,时常鲜有闲暇一段,便是卧室休寝……

    今日也不例外,刚从义父房中摆平了脱因帖木儿的“闹事”,这会儿回来趁着空隙,陆翎倒在床上歇息少许。然而也许是过于劳累,往往合眼片刻,便是进入梦乡……

    可梦中的画面并不美妙,从未记得自己的亲生父母,陆翎梦境中,多是看似熟悉却又陌生的背影。记得最多的,还是自己七岁那年,模模糊糊,义父陆幸在战乱废墟中,好心收养自己的一幕。虽然朦胧,却是一辈子也忘不了……

    但今天的梦境有些不同,除了自己的义父,似乎还有一个陌生的背影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……谁……”陆翎衣衫褴褛,蜷缩在废墟之下,眼见有人出现自己身前,用颤抖的声音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乃当朝国公陆幸,安置此地战乱废墟……”陆国公微微一笑,低头望着眼前的孩子道,“我说这么多,可能你也听不懂……可怜的孩子,你叫什么名字,爹娘尚在何处,为何只有你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爹……娘……出生就没……见过……”陆翎蜷缩着身子,颤颤巍巍道,“名字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我和一些朋友一起,他们都叫我‘二牛’……这里打仗,死了好多人,我和朋友走散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可怜,从小不见父母,如今又是战乱,害得你们无家可归……”陆国公心生怜悯,伸出手来,冲着孩子微微笑道,“不介意的话,以后我收留你,你就做我的义子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义子……那我该叫恩公‘义父’?”陆翎略显灵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从今以后,你就是陆家的人……”陆国公微微笑道,“没有名字是吗……就取名叫‘陆翎’好了,从今以后,这就是你的名字,你就是我陆家的儿子——”

    “‘陆翎’……是吗……”陆翎颤抖一阵,随即满怀感恩道,在陆国公面前磕头道,“谢谢你,恩公……不,义父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孩子单纯却不失灵性的模样,人至中年未有子嗣的陆国公,对这个孩子甚是喜爱,笑着摸了摸孩子的头,亲切道:“走,翎儿,陪我回家,从今天开始,我就是你的父亲,会好好将你培养长大,不再让你受战争之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义父……”陆翎点了点头,起身准备与陆翎离开……

    梦中的场景模模糊糊,如云雾般朦胧不定,梦过无数次的回忆画面浮现之后,如泡沫般渐渐消散在视野中,只剩下陆翎一个人,被“囚禁”在不知所云的冰冷黑暗里……

    “又是这个梦……当年义父收养我的那一幕……”陆翎口中默默念叨,心中却是感触中杂乱无章……

    梦境没了,可一尊尊背影,依旧在自己的脑海中浮现——义父,师长,以及见过的朋友,好人,坏人……纷纷在眼中稍纵即逝,见证了十几年来,自己走过的点点滴滴……

    “总是梦见这些,到底是欣慰还是寂寥……”陆翎不禁感叹道,无数次类似的梦,让自己已然没有从前的感动……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出现的,却是自己从未见过,新鲜而又陌生的背影……

    这尊背影有些特别,看得见轮廓却看不见面容,漆黑一片,不知何许人也,黑暗之中站在自己身前,像是站立一动不动,却又像漂浮般渐行渐远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谁,为什么没见过你……”陆翎眼神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背影没有答话,也没有任何行动,只是伫立在原地,像木板一样,被刻在梦境的石墙之上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你……”陆翎看着漆黑的背影,却莫名喃喃道,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你有一种莫名的亲切……你身材不高,与我一般大小,不是我的父母,却感觉很温馨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……”

    背影依旧没有说话,还是原地中一动不动……

    “我陆翎发誓,这辈子,只会对义父,对陆家人忠心耿耿……”梦境间,陆翎听到了自己曾经在义父陆国公面前立下的誓言。

    “呵,这梦境可真可笑,居然能听到自己曾经的立誓……”陆翎不禁感叹一句,可听到萦绕在耳边的“誓言”,继续朝莫名背影的方向望去,那种亲切信任感却是愈加强烈,就是说不上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……为什么我感觉……”陆翎愈加觉得好奇,心中传来不知是难受还是开心的滋味儿,默默念道,“为什么我感觉……我和你很熟……我很相信你……”

    背影还是没有回话,漆黑身形,一动不动……

    “我陆翎,一辈子只对陆家人有忠心,有亲情,可是你……为什么……”陆翎继续喃喃道,“你为什么能让我感觉……那样的亲切……那样的信任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背影终于有了反应,但是并不是回应问话,而是……渐渐远去,消失在前方的黑暗中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走——”陆翎想要伸手追喊,可在梦境的黑暗中,自己像是被莫名束缚般,动弹不得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……将军……”背影逐渐消失,可陆翎耳边,却传来模糊断续的叫喊……

    “谁在叫我……”陆翎意识朦胧一阵,眼前梦境的黑暗,也渐渐浮现光亮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……将军……将军……”声音越来越大,最后光亮逐渐映入眼前……

    陆翎心中惊顿一阵,突然睁开了双眼——他醒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——陆将军!”终于听清了,陆翎坐起转头一看,是门外的士兵叫醒了自己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