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三十八章 再续征程 下
    吃完了早饭,萧天和苏佳也要与郜英小青临前告别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,小青姐姐,那我和阿天走了,你们自己要保重……”梅花山庄门前,苏佳依依不舍道。两年重逢,虽然在一起不到三天,但这短暂的时光,苏佳还是过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外,自己要留心,见了这么多世面,路怎么走,你们应该比谁都清楚……”郜英语重心长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惬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萧天在郜英面前,依旧傻笑道:“师父,徒儿走了,您不要太想徒儿哟——”

    谁知,萧天话语一出,郜英像是条件反射般,一脸“晦气”道:“你走了最好,省得天天给我闹心——平日里我一个人过得安稳,看看你回来这三天,给我惹了多少麻烦?”

    见着郜英的脾气,苏佳和小青在一旁偷笑不止,萧天则是一脸耷拉道:“师父,临走前就不能对我说说好话嘛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看着小青,和两年前一样,依依告别道:“小青姐姐,我走了,又剩你一个人陪着师父。不过你放心,等战争结束,我和阿天还会回来看你们……还有,汴梁战事平息,如果没事的话,你可以带着师父去城里逛逛,散散心情也是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小青笑着点了点头,不舍说道:“你们不用担心,我会照顾好婆婆……倒是你们,战争无情,两个人在外,一定要互相照顾,彼此关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们知道,小青姐姐不用费心……”苏佳脸红一笑,不舍中依稀带着感动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,我和佳儿走了,师父,小青姑娘,多保重了……”萧天最后挥手道别。

    “保重……”郜英和小青也是一样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萧天和苏佳离开了梅花山庄,结束了三天短暂而温馨的归旅……

    回到了先锋军营,将士军中整装待发,正巧在汴梁一处的唐战陆菁,以及守卫监城的秦羽慕容樱也随军归营。兵发时间是在午后,趁着时间还早,按原计划,陆菁等人带着赵氏夫妇的骨灰,随同赵子博及峨眉弟子众人等,前往“鬼门崖”为赵子川和李玉如立下冢碑……

    “鬼门崖”离梁翁山不远,骑马赶到不过一个时辰。峡谷从中,“绝命坡”上,在这个赵子川最后浴血拼杀的战场,众人决定将赵氏夫妇的骨灰埋葬于此,以祭奠烈士的亡魂……

    风轻云淡,万里晴空,这里早已不是战时当日寒风冷啸,肃杀死寂。“绝命坡”顶上,赵子川生前最后歇息的破庙之旁,众人将夫妻墓碑立于此地,上香祭拜,以表敬畏……

    “心期耿耿浮云上,身事悠悠落日西。千古兴亡何限错,百年生死本来齐。沙边莫待哀黄鹄,雪里何须问牧羝。此处曾埋双宝剑,虹光夜指楚天低……”萧天看着一旁的石碑,默默念叨道。

    “阿天你在念什么?”苏佳有些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念,这个石碑上的文字……哦不,应该说是诗句吧……”萧天转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诗句?”苏佳上前观念一番。

    “那是前朝抗元名将,文天祥的诗……”赵子博在一旁应声道,“石碑上的诗文,说不定,是文天祥生前所留遗笔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子川兄弟率军此处,应该也是见到了吧……”陆菁默念道,“双宝剑啊,简直就是赵家命运的写实……子川兄弟挥斩乾坤二剑,驱逐蒙元、奋战沙场,也算是继承宋室先魂,慷慨就义吧……可是,战死沙场,身死殒命,最后结果却是被人如棋子般摆布,这样真的好吗……真的好吗……”最后这句,陆菁声音十分细微,旁人没有听到——很显然,陆菁是在暗中影射朱元璋按兵“鬼门崖”不动,最终致使赵子川孤身奋战竭力而死之事。

    看着陆菁在碑前的落寞神情,唐战在一旁,尽力安慰道:“子川兄弟战死沙场,没有辜负赵家先祖的志愿,虽然我们都很难过,可也应该为子川兄弟感到骄傲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陆菁跪在碑前,似乎又要情绪失控,泪水流淌道,“子川兄弟……还有嫂子……都是因为战争……因为战争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们的错……”忽而,峨眉弟子这边,青雪站在一旁愧疚道,“如果那晚,不是我们峨眉派不顾大义,偷袭军营,就不会被兀良托多的奸计得逞,李姑娘也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青雪……”花菱在一旁,应声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怪你们……”唐战安慰一句,随即愤恨道,“要怪,就要怪兀良托多和王大生,是他们害死了嫂子——”

    “唐少侠……”花菱依旧用江湖中的口吻称呼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两个人也算得到了应有的下场……”唐战转而低声道,“兀良托多被子川兄弟亲手所杀,子川兄弟没有辜负赵家人的遗愿;而王大生被萧兄弟打败,汴梁一战才算了结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大生……”提到王大生,萧天不禁暗暗愤恨,自己亲手打败他不说,在这之前,却是太多兄弟死在了王大生手上,萧天心中油然一种过久的怒意,以及对逝者的悲痛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,杨小飞和安安有消息吗……”陆菁收回情绪,转而问起赵子川和李玉如的孩子下落——那晚杨小飞和安安失踪后,就再也没有孩子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花菱愧疚摇头道,“这些天我们峨眉弟子众人,广布搜寻孩子的下落,却是始终没有找到……对不起,是我们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看样子,这段日子峨眉派的人,都在尽力寻找赵家孤儿的下落。只可惜仍旧没有一点线索,似乎真如离别信上所说那样,杨小飞带着孩子,失踪不见音讯……

    “陆姑娘你别难过……”青雪在一旁安慰道,“你们放心,我们峨眉派一定还会继续寻找孩子的下落……毕竟我们有愧于赵公子和李姑娘,为赎罪过,我们峨眉派愿承担起寻找孩子的责任,就算是五年十年,甚至更久,我们都不会放弃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,青雪姑娘,花菱姑娘……”陆菁也是眼泪恍惚中,默默感谢道……

    萧天重新走到赵子川的墓碑前,和唐战一起跪在一旁,似乎有意而为之,轻声言语道:“有愧于子川兄弟和嫂子的,不只是峨眉派的人,我和唐战兄弟也是……如果说襄阳一战,我们没有彼此分歧,杀死了兀良托多,就不会有后续的一切发生……我和唐战兄弟也算是害死子川兄弟和嫂子的‘凶手’,我们二人也当赎罪……”说完,萧天在赵氏夫妇的墓碑前,虔诚地磕了几个响头。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苏佳看着萧天的博然,内心感触不已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这样认为……”唐战也在一旁应道,“子川兄弟,我唐战口口声声与你称为‘兄弟’,最终却‘害死’了你,兄弟我罪愧难当,向你赔罪了……”索性,唐战也和萧天一样,在墓碑前磕头起来。

    “傻蛋……”陆菁暗含着泪水,神情看着唐战。

    萧天和唐战,兄弟二人碑前敬重一刻,想起了彼此矛盾那日,赵子川生前的训言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都给我住手!!!——”突然,就在局势僵化间,二人身侧传来一声响亮无比的训斥——是赵子川,作为当中最年长的兄弟,赵子川此时站出来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呜啊——呜呜……”也许是当前气氛的紧张,也许是赵子川的一声厉吼,还在母亲怀中熟睡的安安被惊吓得大哭大闹起来。

    李玉如见了,连忙亲哄道:“安安别怕,叔叔他们不是在吵架,别怕啊……”

    现场顿时一片死寂,只能听到安安极为痛心的哭泣。孩子的哭声,像是插入心底的芒刺,痛苦最为真实的感受。唐战和萧天像是明白了什么,终于收回了劲,站在原地直直发愣,听着安安的痛哭,二人心中莫名而起一丝内疚。

    在一旁阻拦的苏佳、陆菁等人,也是同样的感受,听着孩子的哭泣,他们发现自己这些“大人”反倒是太幼稚了,居然会因为一次事情的失利,闹成兄弟不和的局面……

    在李玉如不断地安慰下,安安的哭声总算减小了;而同一时间,萧天和唐战的“冲突”也渐渐平息了……见情绪稳定下来了,赵子川望着“意犹未尽”的萧天和唐战二人,目光严肃道:“看看你们都闹了些什么?就因为失策放走了兀良托多,就互相指责起来;指责也就算了,现在还失去理智,撕破脸皮互相动手……出征襄阳之前,你们怕我因为兄长之仇,失去理智不善带兵,所以让我留在营中,我答应了;可是你们,你们自己看看,替我报兄长之仇,却因为一次失误自己人争吵起来,一点不顾兄弟之情,你们自己难道一点羞愧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赵子川的话语刺耳却又得理,在萧天和唐战看来,赵子川就如同自己的兄长一般,对自己的错误和失去冷静作着严厉批评……冷静下来的二人,仔细想想也对,之前杀死兀良托多的目的,就是为了替赵子川报仇。可赵子川没能随队出征尚且能够平静,自己二人却因为决策上的失误,放走了仇敌而兄弟间互相排挤,现在想想实在是太幼稚、太不理智了……

    赵子川知道自己的口气有些重,想想自己的目的是为了劝说兄弟二人和好,随即便换了一个口气道:“在汴梁的时候,你们第一次结识,就能齐心协力挫败南宫兄弟的阴谋,打从心底我就觉得,你们二人是天造一对的兄弟……如今出征行军,我们一路从征讨徐州到现在,什么困难没经历过?就因为这一次替我报仇的失利,而不顾兄弟之情,甚至还要恩断义绝,你觉得你们值得吗?”

    萧天和唐战听后,顿时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太不理智了,甚至还在兄弟面前出口毒言,现在想想,实在是太不应该了。倾听见,二人偶尔互相对视一番,眼神中都充满了愧疚的神情。

    赵子川似乎没有说完,他缓缓转过身,静望着案前自己哥哥赵子衿的骨灰,意味深长道:“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,能在一起是上天赐予的缘分……然而天意有时也会造化弄人,有时候亲人朋友间的一句话,可能就是不禁意间诀别的最后一句;这个诀别,或许还会是生死的诀别……亲人朋友一生难得,趁着还能见着面,好好珍惜才是,不然晚了,留恋的,可能就是那最后一句遗憾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亲人朋友一生难得,趁着还能见着面,好好珍惜才是,不然晚了,留恋的,可能就是那最后一句遗憾的话……”萧天默默嘀咕着当日赵子川的“训言”。

    “你也想起了那件事情是吗……”唐战苦苦一笑,似乎和萧天是同样的想法,同时回忆起了襄阳一战,兄弟矛盾被赵子川劝阻的事。

    “当时想起,觉得是子川兄弟对子衿大哥的祭奠……”萧天转而悲伤道,“现在看来,这句话却是印证了我们和子川兄弟……最后一句遗憾的话,从没想过子川兄弟竟会离我们而去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想了想,直起身看着石碑,眼神坚定道:“既然如此,为了不辜负子川兄弟的生前所愿,我们兄弟二人甘苦同命,从此以后理智包容,不会再上演‘冲突’一幕……就算真有分歧,也绝不会再做不冷静的举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或许,这是我们能安抚子川兄弟亡魂的最好交代……”萧天闭眼一笑,遂转头望了往唐战——唐战也同时回眼示意,兄弟二人拳头相向,轻轻碰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矛盾那日,兄弟二人挥拳,尽是冲彼此发泄愤怒;而今同样是挥拳以对,却是兄弟间成熟立誓的证明……

    苏佳和陆菁二人看在眼里,也是相互欣慰一笑……

    “今日我等祭拜,逝者安息……子川兄弟,嫂子,你们放心,我们会继承你们,还有南宫慕容兄弟的志愿,挥军北伐,誓将蒙元暴政驱逐中原——这也是我作为唐家后人毕生的志愿!”说完,唐战站起身,挥剑拭掌,鲜血滴落碑前,以血立誓。

    萧天也是一样,与唐战一同抹血手心,立下大义天下的誓言……

    众人凝重决心一阵,遂离开“绝命坡”,回营随军,即刻北征而去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