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三十七章 再续征程 上
    翌日,陆府大院,唐战陆菁按令准备归返军营,正与家人做着最后告别……

    “菁儿,你还是要走吗……”看着陆菁身着军装,动身即刻,阮翠英在一旁念念不舍道。

    陆菁知道娘亲不舍,伏在娘亲身前,安抚说道:“娘,女儿知道您舍不得,可女儿身在军营,位居权重,常将军军令即下,女儿不得不从……但娘您放心,我让小蒙留在家里,陪着您和爹,还有我哥,至少这次离开只有女儿一个,娘不用再孤孤单单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娘害怕菁儿你,害怕你和你哥一样……甚至还会……”阮翠英担心的,自然是女儿的安危——战争残酷九死一生,经历汴梁一战“洗礼”,南宫慕容败落,赵家后人殒命,众人也是看在眼里,阮翠英依旧不放心道,“这两年,娘一直担心菁儿你,积忧成病,好不容易盼你回来一次,没过几天,又是离家而去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看着母亲的伤情,眼含泪珠关心道:“没事儿的,娘,女儿在外经历波折无数,大风大浪都见过了,知道身处何境该怎样应对……但是娘您自己要爱惜身体,女儿不在的日子里,不要再过度操劳和思忧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菁儿……”阮翠英似乎还是不舍。

    陆菁缓缓抬头,在母亲面前微笑立誓道:“娘,女儿向您保证,战争结束,女儿一定能平安回来——而且,女儿一定会让娘亲眼见着,菁儿身穿红妆,嫁给傻蛋……”说完,陆菁不禁脸红一阵。

    不只是陆菁,唐战在后面听了,也在一旁“害羞”一番,没有多说其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菁儿,你一定……一定要平安回来,爹和娘在家里等你……”阮翠英依旧念念不舍。

    “嗯,女儿一定做到……”陆菁轻声立誓,随即站起身,对一旁照顾陆昭的陆蒙说道,“小蒙,你在家里,一定要照顾好爹娘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,放心吧,姐,我会照顾好的……”陆蒙轻声答应道,尽管心中对不能随同姐姐一起出征略有不甘,但顾及家人的思念,又是姐姐托予的嘱咐,陆蒙还是下定决心,决不让姐姐失望。

    陆展鸿看着女儿临别前的寄言,心中亦有不舍与担忧,遂冲陆菁身后的唐战说道:“唐少侠,军旅之外,菁儿的安全,就交付给你了,可别让我们对你这个‘未来女婿’失望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想起第一天回来,陆展鸿在自己面前说过的话,不禁眼神坚定道:“放心吧,前辈,我一定会保护好菁儿,战争结束带着她平安回来!”

    看着唐战坚定不移的目光,陆展鸿当是有幸找到了这辈子最能托付的夫婿,信任自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姐,我和哥不在身边了,军行在外,你和姐夫一定要小心——”临走前,陆蒙继续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担心,我不会有事……而且‘姐夫’这个称呼,还是等我回来过门再叫吧……”陆菁笑着应了一句,随即眼神低落,望了一眼身旁的绿云,淡淡忧伤道,“绿云,玲珑和南宫将军的骨灰,你替我安置好吧,我这辈子对不起玲珑,如今能做的,也只是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绿云满含泪光点了点头,轻声应道:“放心吧,小姐,他们的骨灰,我会保管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,算是自己临走前与死去玲珑的告别……

    “那前辈,陆大哥,还有小蒙,我和菁儿就此离开……”时辰已不早,唐战陪着陆菁,冲陆氏一家最后告别道,“你们放心,战争结束,我一定会和菁儿一起平安回来——”

    陆菁没有说话,只是含泪不舍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一路走好……”陆家众人也是依依不舍告别道……

    离开了陆府,唐战和陆菁二人,准备出城赶往军营……

    “跟赵叔叔和子博大哥说好了,临走前,再去一趟‘鬼门崖’,立好子川兄弟和嫂子的坟冢……”径直往城东门走,陆菁哀婉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唐战点头应道,“还有傲晶前辈,以及花菱、青雪她们也会一起……先回军营,看萧兄弟和苏姑娘有没有先到吧,顺便一起前往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陆菁轻轻点了点头,转身最后留恋陆府家门的一点一滴,心中仍有不舍……

    梅花山庄……

    午时前往军营报道,苏佳自然是起了个大早。小青也不例外,勤快做了早饭,算是给萧苏二人做最后的送行……

    “奇怪,阿天怎么还没下来?”苏佳梳洗完后,看着后山方向,一直没有萧天到来的动静,不禁问道,“他自己说的,军令即下,今天绝对会早起赶到军营,顺便和菁妹他们去‘鬼门崖’祭奠一趟子川兄弟和嫂子的坟冢,怎么一点动静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可能是太累睡过了吧……”小青关心说道,“萧少侠这几天确实太累了,又被婆婆那样‘教训’,实在太可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切,那是他自作自受……”想起被郜英“教训”的事,苏佳不好气调侃道,“哼,自己受罪也就罢了,昨天还拉着我和他一起受罪,害得我也被教训忙活一下午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想起昨天萧苏二人被郜英“训斥”的滑稽,小青在一旁偷偷一笑……

    “额啊——”然而,两人正说着,突然荷花池一旁,郜英房间一侧,萧天伸着懒腰,打着哈欠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阿天?——”看到这一幕,苏佳不可思议道,“你……你怎么会从师父的房间里出来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为什么?昨晚我在房间里睡的啊——”萧天脑子也没过,直接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苏佳诧异道,“你……你昨晚睡在师父房间?”

    “婆婆还同意了?”小青更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说完,脑海中浮现“不堪”画面,同时身起鸡皮疙瘩,“噫——”地一声唏嘘道。

    萧天这才反应过来,嚷嚷说道:“你们两个想什么呢?!——昨晚帮师父做了事,师父好心让我睡她房间上面的阁楼,阁楼上正好有张破床,你们以为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,不对啊,师父怎么会突然‘大变脸’,对阿天你这么好?”苏佳不及疑惑道,“你天天闯祸,师父不是应该恨不得把你皮扒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帮了师父大忙,师父好心照顾我呗……”萧天笑了笑,随即调侃道,“再说了,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婆,我睡她房间,你们能觉得发生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叫我什么?”谁知,萧天前脚说完,郜英后脚就从厨房一侧出现,瞪眼凝视道,显然没给萧天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萧天听到这个声音,背后凉意刮过,心都快吓出来了。萧天随即转过头,连声傻笑道:“没……没……没什么师父,刚才夸您呢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臭小子,天天背后说我坏话,还敢狡辩?”郜英气急道,“要不是昨晚的事,别说睡我房间,我真想一棍子把你轰出去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反复提到“昨晚的事”,苏佳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萧天怕是让苏佳知道,凑到郜英身前,悄悄道:“喂,师父,说好帮我保密的……”

    郜英定了定神,遂表情收敛道:“没什么,只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,平时我不爱动,让这臭小子帮忙整理了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就这么简单?”苏佳听了,倒是心中疑虑道,“不会吧,以师父的脾气,一点小事是不会让师父对阿天有这么大的善变……一定是有不寻常的事情,不想让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苏佳并没有表露出来,权当小事了了,遂对小青说道:“没什么大事就算了,小青姐姐,我陪你去拿早饭吧,吃完了饭,我还要和阿天赶去军营呢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小青生性单纯,自然是没有怀疑,陪着苏佳一起,高高兴兴走去了厨房……

    郜英看在眼里,想起刚才的话,心中暗暗道:“哼,不用你这臭小子提醒,我也不会和苏姑娘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暗语间,郜英不禁想起了昨晚的事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好吧,告诉师父您也未尝不可,不过……”萧天答应后,依旧像是心里有堵,继续道,“不过师父您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?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郜英见萧天似乎话中有话,不禁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请您别告诉佳儿好吗……”萧天冲郜英使了使眼色,略显神秘。

    郜英看在眼里,眼神一愣,不禁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,那天晚上,我其实……是在自习研究武学……”萧天在身为武林宗师的师父面前,不好意思道,“我在想,我能不能像佳儿还有唐战兄弟,甚至是师父您年轻时那样,自创武学于世,而不仅仅只是继承师父你们前辈的武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意思是说,一晚上就能自创出举世无双的武学招式,就凭你那个奔资质?”郜英倒是不太信任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可没那么说……”萧天倒是忸怩道,“我只是尝试……师父您见识广,当然……当然会‘鄙视’我轻出于世……”知道师父的“看低”,萧天有些略显失望。

    谁知,郜英似乎像是眼前一亮,出人意料地语气一变道:“那可未必——我郜英看上的徒弟,这点志气难道没有?被人看不起怎么样,被人鄙视又怎么样,像我等武林宗师成名前,不都被人看不起吗……如果没有我和陆清风华山一战,以我的低调,不会有人认得我郜英绝世无敌的剑法;如果没有卢欢那老东西自行研究毒物出神,以武发扬,武林之中,不会有人认同毒攻武学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听到郜英对自己鲜有的夸赞,萧天收回了玩笑,不禁在一旁神情感触道。

    “我郜英的徒弟,就必须要出人头地,谁说只有陆清风的徒弟才有出息?”郜英把萧天和苏佳比较一番,随即问出了一句让萧天跃跃欲试、志向燎原的话,“我问你,你有没有想过,将来有一天,武功超越苏姑娘甚至是我等武林前辈?”

    问到这句,萧天不禁心头一震,莫名的灵光一闪,在萧天心中埋下一颗坚定的萌芽……“我想过!”萧天坚定不移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想过,就要行动——”郜英义正言辞道,“男子汉有志向,就要敢于为理想而奋斗,自己迈出脚步,而不是一辈子跟着别人的步伐走……既然有自创武学的理想,就得坚定不移去实现,说不定未来某一天,你会站在我们这些前辈的头上,成为武林泰斗——”

    萧天听了,内心突然热血澎湃,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,心中暗暗道:“是啊,佳儿武功神乎其技,接连打败世间武林高手众多,武学日增其上……可我也曾经一直想过,将来有一天,武功能够超越佳儿——超越她,完成看似不可能的目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郜英忽而反转一句,打断了萧天的思绪,“你有没有这个潜质,我倒是想亲眼见见,看你自己自创的武学,是否有能力打败苏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师父,我这就展示给您看——”萧天自信一句,随即准备挥剑道,“不过只是研习了一晚,套路并不成熟,只能展示招式一二,师父也别见怪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萧天施展轻功,跃至河水中央,挥招而下,剑影即过……

    本来并不看好的郜英,看见了萧天自创的“武学”,眼前一亮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不知不觉,你这臭小子武功造诣竟能提升如此之多,让我吃惊,完全不像两年前资质平庸的那个笨小子……”想起昨晚的“震惊”,郜英看着萧天的背影,心中暗暗道,“你说要向苏姑娘保密,我能理解,我也是这么想的——说不定未来不久的‘英雄试剑’,‘江湖博’一战,你能让天下人折服!说真心话,我郜英活了一辈子,江湖风雨无数,能收你这么个徒弟,我此生无憾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萧天并不知道郜英此时的想法,只是觉得自己临走前,不要再给师父闯什么祸,惹她不开心的为好……

    吃完了早饭,萧天和苏佳也要与郜英小青临前告别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