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三十六章 离别前夜 下
    今晚的月色十分皎洁,映照着战火过后的汴梁古城,深沉一片。陆府后院中,映着如水般的月光,蓝宝石一样的美丽,清澈幽静,令人神往……

    陆菁独自一人走在后院,心有所感,静谧深沉。看着院落熟悉而又陌生的一草一木,一股回忆思绪涌上心头——虽说回来汴梁三天,但第一天精力陪伴家人,第二天在外忙碌整日,而今这最后一晚,才算陆菁真正意义上对家中物境的触景生情。

    缓缓走至边廊一侧,抚摸着青石台上年轮已久的绿枝枯木,原来大家小姐居身,养尊处优不觉什么,而今在外波折风雨,坎坷归家甚觉怀念。陆菁轻轻坐在廊台之上,深情看着院中的花草枯枝,处境感慨不断,平日里活泼好动的她,倒也变得沉静安谧——萧天说的没错,苏佳与陆菁在一起久了,彼此沾了些对方习性,苏佳倒是比以前开朗活泼了些,而陆菁也开始喜好独自一人静静思情……

    “咯……咯咯……”然而,走廊一头,倒是传来了地板吱呀的杂响,一下打断了陆菁的思绪。

    陆菁倒并未感到惊异,似乎是意料之中,表情平静,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——后院门口斑驳的人影,只声呼应道:“哥,这么晚了,你在这儿干什么?”

    原来,突然出现走廊一头的人,是陆菁的哥哥陆昭——汴梁攻城一战,城门关前,遭受敌军落石埋伏,被砸断了腿脚,落得残疾,如今不得不支拄拐杖走路,刚才发出的“咯咯”声响,自然是拐杖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过来看看……”陆昭像是看淡一切的神情,语气平和道,“好不容易归家,看看家中的物景,甚是怀念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姐姐,经历过战争,现在才能明白,有一个温暖的家,比什么都好……”不只是陆昭,陆蒙也从身后缓缓出现道。陪在陆昭身边,很明显,陆蒙是为了照顾自己腿脚不便的哥哥。

    “你们兄弟都在啊,和原来在家时一样,总是黏在一块儿……”陆菁想起从前的事,回忆着笑道,“原来在家,你们兄弟忙你们的,我一个人经常和玲珑跑出去玩儿,结果除了吃饭,我们几乎都不怎么见面……”一提到玲珑,陆菁眼神中不禁哀婉几分。

    “还不都怪姐姐你,小时候那么贪玩,一点不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,天天跑出去整人作怪,久而久之,整个汴梁城都传遍你“古灵精怪”的名声了……”想起从前的事,陆蒙故意笑话道。

    “呵,也学会调侃姐姐了……快说,是不是和萧大哥学的?”陆菁一听就听出了萧天的口气,故意整出一副“坏脸”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还是什么事都瞒不过姐姐……”陆蒙挠了挠头,尽显单纯道,“姐姐真聪明,知人知语,懂得人心,难怪能当上先锋军的军师将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承认自己聪明,一点不是自吹……”陆菁笑了笑,语气中却略显无奈道,“可是再聪明,再能猜透人心,有些人或事,我还真宁愿不知道的好……”说话间,陆菁再次想起了今日与朱元璋的对话,神情不禁一愣——朱元璋,正是因为自己看透了他,陆菁才深知朱元璋的可怕,浑身难受,与其猜透不如像个傻子一样,什么都不知道的还来得自在……

    “妹,你怎么了吗?”夜中看着陆菁较为哀婉的眼神,陆昭不禁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有些累,眼睛睁不开……”陆菁故意回避一句,随即转移话题问道,“对了,哥,你的脚应该好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苏姑娘给我备了些伤药,至少疼痛不碍事……”陆昭自行乐观道,“虽然这辈子落下了残疾,但比起战死沙场,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……我得谢谢唐战兄弟,还有为了拼死保护我,壮烈牺牲的嬉皮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哥你虽然幸免,可还是有人死了……”陆菁看着哥哥伤残的脚,内心苦涩,缓缓说道,“不过‘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’,至少哥你可以不用再征战沙场、拼死殒命,爹娘也会放心很多……明日一早,我和傻蛋要去军营报道,届时离开汴梁。哥你就留在家里,陪着爹娘好了,也算有个思念……”

    “妹……”陆昭没说什么,想起自己这个做哥哥的,在外两年不但没有多行保护妹妹之事,几次遭遇危难反倒是让妹妹反过来关心照顾自己,陆昭心里既有愧疚,又有感动……

    “小蒙,你也留在家里吧,照顾你哥哥……”突然,陆菁又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,我留下来?”陆蒙听了,第一反应当然是不同意,“不,我要陪姐姐和姐夫你们一起北上!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战争太危险了,你年纪小,不能再去了——”想到战争的残酷,无数亲友生死离去,陆菁毅然决然道,“哥只是腿脚伤残,已属幸免,小蒙你要再在外有个三长两短,爹娘那里可没办法交代!”

    “可是姐姐你去,不一样有危险吗?”陆蒙反驳道,“要么一起留在家,要么一起出征北伐!”

    “听话!——”陆菁作出姐姐的口吻,命令陆蒙道,“我是军中的军师将领,决不可擅自离职,而且傻蛋行军北上,不能没有我……但小蒙你不一样,我不能再让你冒战争的风险,绝不可以!”

    “姐——”陆蒙年纪不过十七,口气稚嫩,在姐姐面前想要反驳,却也说她不过,只能一个劲坚持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继续坚持跟着我,信不信我叫人把你绑回来?”陆菁这回倒是“放狠”道,“不管怎么样,汴梁一战军行到此结束——小蒙你留在家照顾哥和爹娘……”

    陆蒙没有办法,只能眼神失望地低下头,毕竟他没法效仿自己姐姐那样,两年前“蒙骗”自己家人偷偷离开——陆菁下了命令,自己离家也会被“绑”回来,“骗”得了爹娘,却“骗”不过陆菁……

    陆昭在一旁想了想,理解陆菁的意思,同时他也不希望再看着亲人朋友因为战争,天地两隔,何况还是自己的亲弟弟……于是,陆昭拍了拍陆蒙的肩膀,努力安抚道:“姐姐说的没错——小蒙,听姐姐的,你别再离开了,汴梁一战亲友生死的残酷你也看见了,要是我们再出什么事,爹娘肯定会伤心难过……”

    陆蒙低身点了点头,依旧心有不甘道:“可是姐姐还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是军中的将领骨干,离不开军队,没有办法……”陆昭叹息一句,随即正视着陆菁,语气沉肃道,“我们在家等你,等战争结束你和唐战兄弟回来……不过妹你要答应我,尔后战事,千万不可再有意外!否则的话,爹和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——”不等陆昭说完,陆菁作出坚定的眼神,发誓说道,“哥你放心,我一定会和傻蛋平安回来,到时候一家人天伦团聚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陆菁眼神的夺目,陆昭似乎能看见誓言,目光信任点了点头……

    长兄姐弟三人夜中相叙,回顾情亲,温馨和睦之境,久久难忘……

    深夜,梅花山庄……

    费了一下午气力,总算修好了荷花池中的护栏,吃完晚饭已是很晚,又不得不归寝。苏佳倒是没什么,休息一阵后,陪着小青一起回房睡去,而萧天一个人,又不得不回到后山,夜晚听着水流激湍,吹着凉风而眠……

    “哗啦啦——”后山的河流依旧“川流不息”,萧天托着沉重的臂膀,缓缓走到后山,忙了一下午活,腿脚都快断了,还被郜英臭骂一顿,心情实在是糟糕透了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,身上伤还没好,疼死我了……”“千辛万苦”走到“单行山”石梯阶下,萧天揉着肩膀,不断牢骚道,“真是的,以为打败了王大生,休息几天可以养养身体,谁知道这几天在师父这里,不是干苦力,就是被训骂,回到城中还要忙活这忙活那……明天一早又要归营,伤没好不说,身体又多了几块淤肿——哎,我这是糟的什么孽啊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走到河流岸前,拔出身上的“铭蒙铁剑”,映着剑光,继续发泄道:“真是的,还说回梅花山庄看师父,表一表孝心,谁知道师父还是这个怪脾气,对我训骂不够,还拳打脚踢……佳儿也是,跟我嘴皮子斗来斗去不说,还动手动脚,折腾得我‘人模狗样’,真想死了算了……哎呀,为什么我摊上的女人,无论老少,全是这幅德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德行啊?”然而,话音刚落,背后却传出了郜英的声音。

    郜英莫名出现此地,萧天差点没吓死——回头看见后山入口,郜英一脸“受气”模样,知道又把师父惹怒了,萧天战兢不断,即刻解释道: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那个……额……我说师父您年轻时,一定和佳儿一样漂亮……呵呵……呵呵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郜英知道萧天又在耍嘴皮子,不好气道:“哼,为师年轻时,也算江湖中的佳人正貌,还要你说?”

    好家伙嘛,说话一点都不客气,看郜英这怪脾气一段接一段,一点不像个七十岁的老太婆,倒像个二十出头性格泼辣的少女——这样一看,说不定郜英说得还真没错,年轻时的确像是个性格不羁的武林美人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……这么晚为什么会来这儿?”萧天一脸“苦笑憋屈”道,“不会……不会连这儿都不让我睡了,把我赶出山庄吧……”想起刚才自己的“坏话”被师父听到,萧天全身直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还好意思说啊——要真是这样,这几天给我添的乱子,我都够把你赶出多少回了?”郜英继续发脾气道,“让我说中了吧?晚上过来散步看看,果然又在背后说我坏话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哪儿有……”萧天害怕郜英又会对自己“手脚相向”,害怕得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哼,第一天晚上,把我这儿破坏得乱七八糟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……”提起第一天晚上后山的“异状”,郜英指着萧天刚刚拔出的剑道,“对了,那天晚上,你拿着剑到底在后山干了什么?”原来,郜英今晚来此,是想问那晚后山萧天独自一人在此发生的事,这才是郜英真正关心的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干什么啊……”可萧天却是不知,依旧心有余悸道。

    “没干什么?”郜英脸色顿时一紧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”郜英表情的每一次变化,萧天都要惊恐一番,浑身汗毛颤栗道,“就是练剑啊……我昨天早上不是说了吗,前一天晚上练习师父您的‘神龙九变剑法’,练得出神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还骗我?”谁知,郜英一语戳穿了萧天的“谎言”,径直怒道,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花样?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不说实话,你信不信我现在把你从这儿轰出去,觉都不让你睡!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别别……”萧天在郜英面前,毫无任何办法,但是想着那件事情,不好在别人面前说出,萧天有些“忸怩”道,“可是,那件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件事情怎么了?”郜英依旧摆着一脸“老脸”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……”虽然怕师父生气,但萧天还是想要表达自己的想法,于是颤颤巍巍道,“那本来……是个秘密,不想告诉别人……可是师父您这样,我……很难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我不应该知道?”郜英依旧不好气回问道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是这个意思!”萧天立刻否决道,生怕郜英继续生气,“我只是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郜英像是看出了萧天想法一二,心中暗暗道:“这小子,背地里到底玩什么玄乎……错不了,那天晚上,这小子一定做了什么不寻常的事,剑法痕迹一点不在‘神龙九变’之下……我今天一定要问清楚,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郜英缓了缓,换了一副表情道:“不然这样吧——只要你今晚说出来,我可以让你睡我房间,好好让你睡个安稳觉,以免这三天太委屈你了……”没想到堂堂“武林四圣之一”的郜英,为知真相,居然在萧天面前开出这样的“条件”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萧天还真像个傻子一样,开心不止。不过也没办法,这些天萧天确实太“遭罪”了,现在一顿安稳觉,对于萧天来说,绝对抵得上价值千金。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郜英也是微微一笑,轻口答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告诉师父您也未尝不可,不过……”萧天答应后,依旧像是心里有堵,继续道,“不过师父您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?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郜英见萧天似乎话中有话,不禁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请您别告诉佳儿好吗……”萧天冲郜英使了使眼色,略显神秘。

    郜英看在眼里,眼神一愣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