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三十五章 离别前夜 中
    晨日风波一事停息,军营短暂歇息后,四人分道相继离开。萧天苏佳回了梅花山庄,而唐战和陆菁则是回去了汴梁陆府。次日午时,先锋军中将士集结,今晚将是众人留在汴梁的最后一晚……

    傍晚时分,梅花山庄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说,何师兄他……已经……”得知真相的小青,听闻何一凡死于非命,痛惜不已。

    回到山庄的萧天和苏佳,将何一凡命殒之事告诉小青,二人心中也是愧疚难当。但逝者已过,无法挽回,苏佳在一旁轻声安慰道:“小青姐姐,别难过了,身处乱世,人之生死难料,我们就算不惜,也什么忙都帮不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何师兄他……”小青留下凄婉的泪水,抹痛回忆道,“自从被婆婆收养,我就很少再与从前师兄姐弟相见……好不容易遇上两年前剑道大会,崆峒弟子常住其时,偶尔前往重逢一见,心中也算有些想念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和苏佳在一旁默默听着,尽力分担小青内心的痛楚。

    小青继续哭声道:“这两年,照顾关心我最多的,就是何师兄……虽然一两个月才见一次面,可每次相见……他总带着师兄姐弟一起,向我嘘寒问暖,生活上帮了我和婆婆不少的忙……可是……可是何师兄这么好的人,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小青的哭诉,萧天心中默默感慨,战争乱世九死一生,人之其命无论好坏,不过风中残烛,不知何时被人熄灭,无以掌握自己命运……

    苏佳跟着一起伤心,轻轻搂着小青的肩膀,暖心关慰道:“没事儿的,小青姐姐,何师兄虽然死了,但你并不孤单……我和阿天会一直陪伴小青姐姐你,就算不在身边,心中也不会忘记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战争残酷,人死无生,万一你和萧少侠有一天也……也……”小青微微抬头,看着萧天和苏佳——如今在自己眼中最亲的朋友,满含泪光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和佳儿福大命大,不会有事的——”为求振作,萧天在小青面前尽力鼓舞道。

    “萧少侠……”小青一时说不出话,只是满含柔情,看着比两年前更为成熟的萧天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神峰崖上跳崖都没事儿,还怕我们战场上性命不保?”萧天想让小青尽快走出阴霾,不禁玩笑儿道。

    谁知,苏佳听了,在一旁略显“不开心”道:“呵,说得这么‘骄傲’,还来劲了你——每次跟人提起这事儿,你好像还挺高兴的,敢情不是你从悬崖上跳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了,好像那次我没有跳崖似的……”萧天见苏佳一脸“冷嘲”,不禁调侃道,“你运气多好,从山崖摔落,掉到陆前辈的仙莲之中,让人管吃管养;我呢——掉到蛇洞里,差点成了巨蟒的盘中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可见你运气真是衰啊……”苏佳听完,心中不悦,想要寻机“羞辱”一番萧天,于是也“起劲”说道,“哎,想想我天生丽质,怎么摊上你这么个倒霉催子,每天像个婢女一样累死累活,出什么事,还要我这个女人替你背锅,真是一点志气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萧天每每最羞愧于听到的,就是苏佳这句,而且还是在外人面前——索性,萧天这回也不惯着了,站起身,抡起袖子,像是要“开干”说道,“丫头,平时看你容易伤心,总是就着你,现在你倒‘放肆’起来了……别以为我不敢‘动手’,都说男人不能打女人,但是你这丫头还有菁妹可是例外——你们两个家伙,根本就不能用正常女人的眼光看待!”

    “呵,想动手啊——”苏佳这边,也“蔑笑”不屑一顾道,“现在阿天你全身伤痛未好,对付你……哼,要不要我让你两只手啊?”

    “可恶的臭丫头……”萧天想着自己身上伤痛未愈,嘴上说不过,打也打不过,自己堂堂一个大男人,竟会被一个女人瞧不起,心中顿时不爽。

    然而,看着萧天和苏佳突而滑稽的“言行”,小青在一旁暂时忘却了忧伤,转而“呵呵”一乐。

    萧苏二人看在眼里,收回了“较劲”,也相互“和好”,应和一笑——原来刚才“闹剧”一幕,二人是为了帮助小青尽快走出悲痛阴霾,才心有灵犀故意上演的“争吵”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挺好嘛,小青姐姐……”苏佳眼神转而关慰道,“有些事情无法改变,该放下则放下……至少我和阿天一直陪着你,珍惜眼前,才不会永远活在悲痛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苏姑娘……”知道二人的心意,小青收回泪水,微笑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哟,这种话不像是佳儿你嘴里说出来的……”萧天听了苏佳不一样的感慨,不禁道,“想想原来,总是我这样安慰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切,谁要你安慰……”面对萧天这边,苏佳马上换了个“脸色”,“自己也不想想,自己捅娄子的时候,是谁累死累活帮你摆平……安慰我几句?你以为几句嘴皮子,就能抵过我帮你那么多回?”

    “喂,能别提这事儿好吗,尤其是在外人面前……”萧天没有办法,转而“求饶”口吻道,“每次在别人面前说我‘掉链子’,我这‘苍龙大侠’脸还往哪儿搁?”

    “噢,敢情你要面子啊……”苏佳坏坏一笑,略显俏皮地抹了抹指甲,趁机使劲道,“这就看你的表现喽?我之前说过的——你呢,只要乖乖听话,不给我添乱,我会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;你要是不听话,我不但有菁妹的鬼点子把你整得死去活来,比起菁妹,我还会动手,把你打得跪地求饶,磕头叫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真是让人听了火大——都是菁妹那个鬼丫头,天天和佳儿混在一起,让佳儿也变成这幅德行…………”萧天心中暗暗咒骂道,却是一点办法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嘴皮子越“利索”,说明二人的感情越好,小青看在眼里,比起自己的悲伤,更多的倒是对二人的羡慕与祝福几分……

    “喂,你们两个,链子修完没有,还在这儿废话?!——”突然,背后响起了一声厉言训斥——是郜英,萧天和苏佳回来后,为了惩罚昨晚二人的“不辞而别”,郜英处罚二人今晚之前修好荷花池的护栏。

    “婆婆——”看着郜英前来,小青暂时忘掉刚才的悲伤,一脸欣慰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天和苏佳就不好过了,被训斥一顿后,二人马上变得跟“乖孩子”一样,默默低头修着铁链,连头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看着萧苏二人神情变化的滑稽,小青又不禁偷偷一乐。

    而郜英这边当然没有好脾气……“哼,昨天晚上说好的修护栏,结果饭吃完了,人都跑不见了!——”郜英还是不改自己的怪脾气,冲着自己的徒弟就是一顿发火,这回连苏佳也跟着倒霉被骂。

    的确,昨晚吃完了饭,为了跟踪何一凡,萧天苏佳二人招呼也不打,偷偷跑出了山庄,在汴梁客栈屋地过了一夜。隐瞒师父不说,还不完成师父交代的任务,郜英当然没有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“谁说吃完就跑了……”萧天不禁跟上一句,“不是还洗碗了吗?”

    “洗你个头啊!——”郜英这回,甚至爆出了粗口,“一晚上不见人,去哪儿也不说一声,真当我这梅花山庄是收容所啊?——真是的,我郜英堂堂武林四圣之首,好歹也是江湖泰斗,怎么收了这么两个乖张的徒弟?”

    苏佳听了,在一旁暗暗较劲道:“好了啦,现在师父正在气头,这时候你还开玩笑,脑子进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这脾气怪我干嘛……”萧天“咬牙”暗语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本来师父对我还是脸色挺好的,结果摊上你这事情,我也被师父臭骂一顿……不怪你怪谁?”苏佳继续暗暗反驳道。

    萧天听了,不甘心道:“喂,昨晚提出要跟踪何一凡的,好像还是佳儿你吧?是我被你拖下水了好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叽叽歪歪说什么?”然而郜英虽然年纪大,耳朵却好使,听见萧天和苏佳暗地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郜英继续发火道,“给我修快点,今晚之前没修好,别想吃晚饭!——”说完,郜英气冲冲地转头离去。

    郜英的每一句发火,动如雷霆般,萧天和苏佳二人平日里“叱咤风云”,在郜英面前却是“吓”得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而小青则是在一旁“看戏”,笑乐不止,别说刚才的丧友悲伤,如今自己都快笑得合不拢嘴——萧天苏佳的“滑稽言行”,加上郜英脾气的古里古怪,两者结合简直就是“极品师徒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……”小青继续冲荷花池中央干活的二人笑道,“萧少侠,苏姑娘,不好意思了……实在不行,今天晚饭我一个人做了,你们加紧干活喽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了,“无奈”摇头道:“好吧好吧,就当算是帮小青姐姐走出阴霾,陪阿天你这大头鬼苦点累点我也认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把什么事情都怪我头上……”萧天听见苏佳的调侃,又在一旁默默怪道……

    夜晚,汴梁相府……

    今晚说好,陆菁亲自下厨,唐战陪着一起吃出征前最后一夜的晚餐。虽然白天的事情,陆菁始终揪心不定,但是回到了家,离开了军营,陆菁像是回到了两年前天真活泼的“天真丫头”一般,暂时忘去了烦恼,沉浸在暧昧暖暖的温馨中……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陆菁房内,唐战吃完满满一桌子菜,咀嚼满足道,“菁儿你手艺真不错……没想到两年过去了,还是……没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没变?”陆菁略显调皮道,“不是有人说,两年前我做饭,脸都熏成‘黑煤炭’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两年前陆菁第一次做饭的“滑稽”,唐战在一旁不禁一笑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?”每每想到那件事,陆菁就觉面子过不去,但却也是珍贵的回忆,转而一笑道,“后来……还不是苏姐姐亲手教我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菁儿你的手艺最好,我只爱吃菁儿做的饭——”唐战这回倒是放聪明了,故意夸奖讨好陆菁道。

    陆菁当然知道唐战的意思,但自己就是觉得高兴。陪唐战一起吃完了饭,陆菁坐在唐战身旁,躺在怀中憧憬道:“傻蛋,说真的,如果没有战争,我好想每天都是这样,陪傻蛋你开开心心的……一起吃晚饭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笑了笑,转而关心道:“没关系,等战争结束,天下太平,我们回来,就能天天过这样的日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战争结束,天下太平,这些其实不难……”陆菁想了想,回忆起今天朱元璋对自己说过的话,略显迷茫地默默嘀咕道,“可是天下太平,我们未必太平……我们……未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菁儿?”唐战没听清陆菁的话,不禁疑问道。

    今日与朱元璋的“对峙”,陆菁像是对未来的人生充满了绝望,即使自己机关算计、战功无数,最终也逃脱不了政治的泥淖……但想着在唐战等人面前,不能过于表露“真相”,陆菁还是缓缓起身,安稳道:“没事儿,只是随便说说罢了……哈,今晚吃的有些多,想一个人出去走走,桌子上的东西,一会儿我去叫绿云来收拾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,不然我陪你吧?”唐战看着陆菁像是心有所感,不禁关慰道。

    陆菁很是感动,可此时却并不想让唐战相伴……“算了,傻蛋你太累了,休息一下就早点睡吧,明天一早还要去军营报道呢……”陆菁微微一笑道,“今晚是最后一晚,好好休息养足精神,等回了军营,可就不会再睡这么好的床了……”最后一句,陆菁说得家常味十足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唐战非常了解陆菁,只是微微一笑,关心说道,“别走太晚,菁儿你也不容易,尽量早点休息吧……夜里风大,小心别着凉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傻蛋……”陆菁温馨回应道,遂慢慢走出了房间……

    今晚的月色十分皎洁,映照着战火过后的汴梁古城,深沉一片。陆府后院中,映着如水般的月光,蓝宝石一样的美丽,清澈幽静,令人神往……

    陆菁独自一人走在后院,心有所感,静谧深沉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