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三十四章 离别前夜 上
    ").src="//.js?cdnversion="+().getHours();下一页

    “你这个聪明人,这回却是自作聪明了……”朱元璋收回冷笑,微微说道,“朕从来没说要杀了你……朕说过了,此番叫你前来,是商讨有关洛阳战略之事……君无戏言,务之尽祥……”

    悲伤中,陆菁眼神略显惊异,虽然不知为何,但她明白,此时的朱元璋暂时没了杀戮之意。

    朱元璋继续道:“朕只是让卿说出真相……正如卿所说,卿有谋才,但真相道来不过尔尔,就算说出了真相,也改变不了什么……相反,提及正事,当今讨伐洛阳战略,才是关键,不知卿有何计策……”

    “末将并无敌城消息,谨听皇上吩咐……”陆菁两眼无神俯视尘土,低声没落道。

    朱元璋继续道:“好,尔等先锋部队,随同常遇春将军,明日午后启程,兵发洛阳——洛阳守将乃朝廷陆国公及脱因帖木儿,陆国公年事已高,久病于床,不得起身,而脱因帖木儿曾于济南一战败于尔军秦羽将军……此二人皆无以为战,相信讨伐洛阳,卿等不会多有变故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果然还是事先探清了洛阳底细是吗……”陆菁没有抬头,依旧眼神死灰道。

    “军之决策,必有预先,兵法之用,知己知彼为上——”朱元璋先是立正言辞一句,随后看到陆菁没落的神情,想起汴梁一战如出一辙,缓缓解释道,“放心吧,这次朕没有算计卿等……众卿只要跟随常将军按计讨伐,军功赏罚不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末将……遵命……”陆菁至始至终没有抬头,低声得令道。

    看着陆菁陷入绝望的悲痛,朱元璋忽而问道:“怎么,朕算计害死了赵将军、南宫慕容将军等人,卿非常恨朕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非常恨你,恨不得想要杀了你……如果你不是皇帝的话……”陆菁悲痛中握紧双拳,咬牙不定,不顾朱元璋的君王身份,低声发泄道。

    “好,陆姑娘不但有谋略,还很有胆魄,敢在朕面前说这种话的,除了你恐怕别无他人……”朱元璋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然而,陆菁似乎愤怒并未消止,继续愤恨道,“除了我,一定还会有人说这种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你也知道?”朱元璋略显担忧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说我是聪明人,我的预言,向来都是很准的……”陆菁低身愤然一句。

    朱元璋听到这句,心中不禁一寒……但稍许镇定后,朱元璋依旧淡定道:“好吧,朕承认,间接害死赵将军等人,是朕之不是……但是卿且记住,朕低身道歉,并不代表朕会改变——朕永远都不会变,既然陆军师在朕身边,朕日后还是会把你当成‘敌人’,卿好自为之……”但是说完这句,朱元璋心中却莫名隐隐矛盾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陆菁也不再多行君臣之礼,只是冷冷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的话,卿先离去吧……”朱元璋收回表情,低声命令道,“别忘了,明日午时定要返回营中,届时随常将军兵发洛阳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陆菁只是简短答应一句,遂带着悲伤与沉痛,慢慢朝营门外走去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——”然而就在陆菁踏出营门一步,朱元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莫名又将陆菁叫住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,皇上……”陆菁没有回头,只是背身低沉问道。

    朱元璋静默了少许,似乎内心矛盾重重……“陆军师,朕想问卿一个问题……”终于,朱元璋缓缓开口,内含一丝人情道,“如果天下平定,卿觉得……朕将来会是一个好皇帝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似乎有些突兀,陆菁听了,不觉有些惊异……但陆菁此时还沉浸在赵子川等人“迫害真相”的悲痛中,表情并未多有改变,沉顿须臾后,陆菁依旧背身,缓缓开口道:“皇上招起义兵,体恤黎民,为救天下百姓,推翻蒙元暴政,君王之位不忘清廉,将来定会是好皇帝……”这句话不是奉承,陆菁说的是真心话。

    “那卿为什么会恨朕之入骨……”朱元璋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陆菁停顿了一会儿,默默回答道:“我不知道……可我就是恨你,恨不得想杀了你,哪怕你是皇帝……但正如末将之前所说,皇上是一国之主,天下人命运皆由皇上定夺,谁死谁活,谁对谁错,还有争论的必要吗……子川兄弟,南宫兄弟,慕容兄弟,他们有错吗?没有,最后不也‘死’在了皇上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为什么呢?”朱元璋依旧矛盾不定道,“既然说朕会是好皇帝,卿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哼,需要解释吗……”陆菁语气倒是略显反讽,低声苦问道,“就像吾等忠心为主,讨伐敌贼,功绩无数,最后却被皇上算计迫害……这些又是为什么?有人解释吗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陆菁不等朱元璋继续问话,自己径直离开了营帐……

    朱元璋听完后,心中像是一把匕首抹过,隐隐作痛却是有苦难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究竟是为什么……”朱元璋站在原地,内心久久没有平复……

    出了营帐的陆菁,径直离开营地,往先锋营返回而去……

    可一路上,陆菁心中久久未平,甚至知道一切真相后,波澜愈烈……回营路上,陆菁先是加快脚步,可不知为何,步子渐渐放慢下来,越走越慢——陆菁心中的难受越加强烈,回忆起自己与唐战等人一路征战的点点滴滴,心中莫名苦涩……不觉间,想起徐州一战,燕只吉台巴扎多临死前对自己说过的话,陆菁似乎心有痛楚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恨我吗……”陆菁不禁问道,“我是朱元璋的人,与蒙元朝廷势不两立,又年纪轻轻把你算计正法,毁了你的一世英名……两军交锋,你应该恨我入骨才对,为了抓住我,你有时甚至放弃军中大局,和我意气用事……”

    燕只吉台却是依旧闭眼笑了笑,临死之前与陆菁的谈话,口气不再像是敌人,反倒像是送行的好友:“我这辈子打了这么多仗,还从没有像这次打得这么痛快,和一个年纪轻轻的丫头……我已经老了,年少轻狂时,我曾得罪过朝廷中的党派人物,如今年事已高,他们也时不时在暗中算计我……蒙元江山气数已尽,我临死之前能为朝廷恪守尽忠已是欣慰,不再奢求太多。与其死在那些尔虞我诈想要算计害死我的朝廷乱党手中,倒不如在我最喜欢的战场上,被我佩服的敌军将领所杀,此生也不留遗憾……陆丫头,你和那个唐家后人一样,是我燕只吉台此生敬佩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曾经对自己恨之入骨的敌人,如今临死却是对自己钦佩有加,而且明白人一听便知,燕只吉台说得句句真话,陆菁也能隐隐感受到,这二十年来,燕只吉台巴扎多在朝廷乱党和平定战乱交错中的苦苦挣扎、生死难求……然而,陆菁却是收敛了表情,轻微叹道:“如果是我,我并不赞同你的说法……我小时熟读兵法、巧用于心,虽然我年纪轻轻,但我这辈子最不愿意打仗,我不像你,我是永远不会喜欢‘战场’的……我是为了他,帮他完成他的志愿,才不畏艰辛走到这里,付出我所能做到的一切……”说着,陆菁转头望了一眼并未注意的唐战。

    燕只吉台像是明白了陆菁的意思,又微微一笑道:“女孩子果然就是女孩子,再怎么聪明谋略,还是有着女孩单纯的心,不忍心见战争的残酷,如果我是你,或许我也会这么做……不过我是过来人,如果丫头你是为了你的那个他走这条路,有件事情我必须提醒你——战争什么的,虽然残酷,但是更为残酷的,是朝中的政治斗争;假若蒙元江山真的垮了,朱元璋恐怕是最能顺理成章成为的开国明君……你和唐将军若是开国功臣,可千万不要陷入朝廷斗争的‘浑水’,一旦陷入,这辈子就出不来了……”燕只吉台最后的话语,语气尤为凝重。

    陆菁听到这里,整个人静默了许久,连表情都是略带着阴沉。想着这一路行军,朱元璋像是暗中监视自己和唐战军队的一举一动,陆菁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。而多次的将帅谈话,陆菁也渐渐感觉到了朱元璋的心机之深——朱元璋才是最可怕的人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想起燕只吉台临死前的警言,再看今日亲友生死之眷顾,陆菁心中,伤痛悲愤到了极点——面对政治斗争,远比面对冷兵战场残酷得多,自己一个女子之身,陷入从中无法自拔,就算有着举世无双之谋略,政权下的‘搏斗’,不过苦涩的笑柄罢了……

    忽而,像是心痛到了极点,陆菁在营地拐角土坡一处,莫名停下了脚步,“砰——”伸手一拳打向了侧边的土墙……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突然,陆菁独自一人土丘之下,竟是默默饮恨着泪水——战争乱世,政权斗争,陆菁一个年轻女孩儿深陷其中,实在是有苦难尽;走到这一步,见证无数亲友的生离死别,却还要每天装成一副冰冷无情的面孔,于军于政……对一个女孩子来说,这实在是太受罪和不公平了……终究,在这一刻情感的宣泄,陆菁还是流下了,表面坚强下凄婉的泪水……

    短短一段路,陆菁独自一人,却是走了好久好久,才慢慢回到了先锋军营……

    而在营中校场,提前回来的唐战、萧天和苏佳三人,一直焦急等待着陆菁。他们三人同时心有预感——朱元璋独自叫陆菁营帐商议,所论之事绝对不止“洛阳战略”那么简单……

    而这其中,萧天心中更是不安,与何一凡称兄道弟的他,一时接受不了“何一凡是细作”的事实,在营中内心痛楚久久不定……

    “菁妹回来了——”苏佳在营栏一侧,最先看见陆菁回来,不禁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菁儿——”看着陆菁“平安”归来,唐战迫不及待第一时间跑出营帐,迎接陆菁。

    然而看着陆菁低头回营,眼神甚至略有哭红,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,众人也是揪心不已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,菁儿,为什么你的眼睛……”唐战两手扶着陆菁,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傻蛋,只是风干,沙子进了眼睛罢了……”陆菁不想让众人知道自己的伤心,故意转移话题道。

    “朱元璋和你说了什么?”唐战继续急问道,“真的只是‘洛阳战事’吗,到底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是洛阳战事而已……”陆菁继续隐瞒道,“傻蛋别担心,没什么严重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这么说,但唐战似乎并不相信,知道陆菁心中像有难过,于是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……”陆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冲萧天缓缓一笑道,“萧大哥你别难过,何一凡他不是细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,是真的吗?”萧天听了,惊喜中有夹杂悲痛道,“那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何兄会……会是这种下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因为军机要事的误会……”陆菁为了不让众人因真相难过,故意编造谎言道,“何一凡其实是我军手下的间谍,可朱元璋事前并不知情……突然闯入皇上营中,身带汴梁情报,以为是敌军的细作,朱元璋的手下侍卫,才取其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陆菁这么说,不仅仅是为了不让众人难过,更关键的,她不想再让自己身边的亲友,和自己一样知道真相,陷入权利斗争的“泥潭”,最终因为自己,落成赵子川等人“无故迫害”的下场……

    苏佳像是从陆菁眼中看出了什么,心有灵犀道:“菁妹,我们理解你,如果实在有难言之隐不想说,那就别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这么说,萧天和唐战似乎也理解了一丝什么,微微点了点头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只是‘洛阳战事’而已,别都摆出一副不开心的样子……”为了摆脱悲伤的氛围,最为难过的陆菁,倒是最先笑脸转移话题道,“明日午后我军随同常遇春将军兵发洛阳,今晚是在汴梁的最后一夜,好好珍惜和亲人朋友在一起的日子,以后再见面,恐怕要等战争结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何一凡的死,我们还没告诉小青姑娘……”萧天在一旁低沉道,“佳儿,没事的话,一会儿我们回去梅花山庄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点头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傻蛋——”陆菁继续摆出一副笑脸,迫使自己忘掉悲伤,开心面容道,“说好了今天晚上要吃我做的饭——今天我要做一大锅,你得乖乖听话全部吃完哦……”说着,陆菁还略显“调皮”地身手在唐战鼻梁上点了点。

    唐战看得出陆菁笑中的一丝苦意,但想想如此艰难下,陆菁依旧能如此乐观,反过来安慰自己,自己堂堂男子汉,更不能一蹶不振不是吗……

    “好,今晚回去,菁儿做的饭我一定吃完——”唐战点头笑了笑,回声应道……(未完待续。)ad_950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