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三十二章 君臣对峙 上
    “原来你们认识何一凡啊……”朱元璋像是心有他计,不禁转而一笑。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┡㈧㈠中『文Δ网ww%w.8⒈zw.com

    6菁像是明白了,在她跑进营帐见到何一凡的尸体一刻,她似乎一切都想通了——所有一切未知的秘密迎刃而解……但是注意到朱元璋莫名的“笑脸”,6菁心感不安,知道朱元璋的行事作风,6菁上前几步,站在三人身前,冲身后三人莫名下了一个手势——那是示意三人不要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唐战、萧天和苏佳也是余光一瞟,看懂了6菁的手势,明白接下来一切交给6菁,朱元璋不问,自己等人不再随便说话……

    “不知皇上为何得知此人?”6菁这回,倒是先行问道。

    看着6菁凝视的眼神,朱元璋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转而偏疑问道:“那6军师尔等又是为何得知?”

    6菁像是做好了心理准备,毫不犹豫道:“此人乃是崆峒派弟子何一凡,两年前汴梁剑道大会,直至今日身于此处……汴梁战事结束,末将等人奉命监守城池,无故得知何一凡之行踪,疑其行事不轨,所以秘密追查行迹,寻至于此……可如今身死殒命皇上营中,看来其确实为不之客,皇上当机了断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6军师认为,何一凡何等不轨?”朱元璋嘴角一撇,继续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还没回答末将的问题——”谁知这回,倒是6菁“大胆”驳言道,“皇上为何会识崆峒弟子?”

    朱元璋眼见6菁略有“挑衅”之意,眼神一定……

    “大胆,敢如此行言于皇上!”听见6菁在皇上面前“毫不客气”,一旁的将领拔剑威胁道。

    6菁似乎早有预事准备,当机立断道:“末将斗胆请问皇上,为何会知此人?——既然何一凡乃不之客,突闯营中,末将等人救驾来迟,险些护卫不及,此乃末将人等失职;但若皇上亲不言明来龙去脉,吾等众将蒙在鼓里,再遇此事之危机,何能救驾?!”6菁说得理直气壮,语气愈加强烈,即使是在皇帝面前,依旧眼神坚定不移。

    “放肆,敢如此对皇上出言!——”将领在一旁受不了6菁的桀骜,举剑恐吓道——本来闯营未有追究已是宽容,现在6菁又在皇帝面前出言不逊,按理来说已是低身犯上之罪。

    “菁妹……”萧天、苏佳等人,在背后见着6菁的“惊人言行”,心中担心不定,不知6菁究竟何意,还是说眼见何一凡无故殒命,为知真相冲昏头脑……但6菁既然示意自己等人不要说话,说明心中必有算计,众人现在,也只能悬心而望,“闯营”场面解脱之希望,全部寄在6菁身上……

    朱元璋冲身旁将领挥了挥手,示意他放下长剑,心中却是另有算计……“6军师所言极是,如若不告知何一凡之真相,朕说不定还会屡遭凶险……”朱元璋微微一“笑”,解释说道,“刚才朕说过了,尔等闯营之前,的确生了危险一出——何一凡乃崆峒弟子,为救汴梁百姓,潜入敌营,屡次为我军提供敌军情报,朕之军队受益良多……然而,孰不知何一凡乃敌军细作,与蒙元朝廷勾结一处。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虽然我军攻下汴梁,何一凡却对朕怀恨在心,趁着战事结束放松警惕,何一凡借还有军机要事相告为由,今日特来朕之营帐,实则为行刺暗杀之举……幸好朕等侍卫拼死相救,才挫败了何一凡的阴谋,朕也是今日得知真相,何一凡其真实面目……”

    6菁眼神一凝,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个答案……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唐将军和6军师闯营,真的是……为了保护……皇上?”赶来护驾的将领听了朱元璋的话,将信就信,不禁尴尬道,“那刚才我等刁难唐将军等人,岂不是……差点害了皇上性命……末将守职疏忽,请皇上恕罪!”随即,将领在朱元璋身旁跪下请罪道。

    跟着一切的士兵将士,也一同随将领跪下,为求朱元璋的“宽恕”。

    “不知者无罪,起来吧……”朱元璋只是轻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——”众军将士齐声道,纷纷起身。

    6菁像是预料之中,心中一定,随即应和道:“没错,末将人等怀疑何一凡乃蒙元细作,眼见其靠近主军营帐,欲图对皇上不轨,放心不下,特来护驾……护驾来迟,却见皇上先一步取其性命,龙体无忧,臣等安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,你为什么……”听见6菁突然道出何一凡是“细作”,和之前的推测完全不一,唐战不禁投去惊异目光——但想着刚才6菁示意自己等人不要说话,唐战还是相信6菁,没有怀疑做声……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这不可能……何兄他为人正直,不会是敌军的细作……这绝对不是真的……”得知“真相”的萧天,在一旁目光惊异,看着倒在地上何一凡的尸体,眼神惊恐,内心焦灼。

    苏佳像是看出了什么,倒是冲朱元璋投去了莫名异样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而朱元璋的目光,始终盯在6菁身上——看着6菁捉摸不定的严肃神情,朱元璋像是想到了什么,转移话题道:“对了,卿等回来正好,朕这两日定好了洛阳方面的战略,需求商议……6军师,这里闲杂人等即多,卿与朕二人前往他营秘密详述一二,不知可否?”

    6菁似乎看懂了朱元璋的意思,默默答应道:“末将遵命……”

    一场风波就此停止,最终以“何一凡之死”草草收尾。不过事情似乎并未就此结束,至少在6菁、苏佳等人眼里看来,事情远远不止这么简单……

    简单收拾了现场,6菁吩咐唐战他们先行回去先锋营中,自己则是与朱元璋独身前往僻营一处,按计划商讨洛阳战略一事……

    僻营光影较暗,朱元璋与6菁彼此独身进营。然而让人不觉疑寒,朱元璋竟是让6菁先行走进营帐,自己身为皇帝则是随后行入——营中只有彼此二人,6菁背对着朱元璋,门外连守门的侍卫也未有一人……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,只剩下卿与朕二人……”朱元璋忽然换了一个口气,语气冷冷道。

    6菁似乎是早就猜到了,也不卖关子,直言正题道:“皇上突然叫末将独身前来此处,恐怕不是为洛阳战略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果然很聪明……”朱元璋冷冷一笑,缓缓说道,“既然都是聪明人,就没必要遮遮掩掩……相信以6姑娘你的智慧,应该知道朕为什么叫你前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一凡的事是吗?”6菁没有转身,继续背对朱元璋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朱元璋继续道,“你说你们怀疑何一凡是敌军细作,欲图对朕不轨,特地前来护驾……你觉得,这种突然的编辞,朕会相信吗?”朱元璋一眼便识破了刚才6菁的“谎言”,径直拆穿道。

    而6菁这边似乎也不妨多让……“皇上您说,何一凡是蒙元细作,汴梁城破,今日借军机相告为由,特来复仇刺杀皇上……皇上您这种突然编辞,末将等人会相信吗?”这边,6菁倒是同样反问道,一语道破朱元璋的“谎言”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呢?”朱元璋倒是心中莫名一阵冷汗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是聪明人,末将心里想什么,皇上最清楚不过不是吗……”6菁面无表情,眼神却是十分坚定,语气低沉道,“皇上一而再再而三提防末将,有必要吗?末将是皇上的人,一心效忠皇上,为皇上您打江山、平天下,为什么皇上却把末将当成‘敌人’看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朕提防你……”朱元璋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然皇上为什么要对末将等人撒谎……”6菁随即接话道,眼神中却是流露浅浅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撒谎?看来你真的知道真相啊……”朱元璋眼神一变,似乎最担心的事情依旧生,索性继续试探道,“既然如此,6军师你就说说看,这一切事情的真相,看是否说得准……”说着,朱元璋摸了摸腰后的佩刀。

    6菁像是注意到了,微微转过身,心灰意冷道:“有必要吗……就算说出了真相,又不能改变什么——君让臣死,臣不得不死,末将是皇上的人,是生是死也都定夺于皇上手中不是吗……今日说出了真相,皇上即会让我身死此地,与何一凡同等下场,与其如此,不如将这一切埋没,心中倒还安得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……”朱元璋继而一笑,“朕欣赏你的智慧,希望能从你口中听到‘真相’,朕才能安心……而且,正如你所说,也许这次道明真相,会是你作为谋士最后的推理……”说完,朱元璋将背后的佩刀缓缓拔出,露出些许锋利的寒芒。

    6菁看见了朱元璋背后的“寒光”,似乎已经猜到了这出,默默闭上眼睛稍许,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……“既然如此,最后将真相道来,不留遗憾,也未尝不可……”6菁想了想,随即道,“一切都得从两年前的剑道大会说起——两年前,蒙元朝廷出资召请江湖中的四大门派,少林、武当、峨眉、崆峒,以南宫家地道‘天魔神功’记载为诱,聚集汴梁比武一试,孰不知,却是为了对付当时还是吴王的皇上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付朕?”朱元璋“装模作样”问道。

    “武林正派皆敌视朝廷,蒙元却冒百般风险,将四大门派聚集汴梁,召开剑会——此等缘由,一直为天下人之所疑,即为‘剑道大会’不解之谜……”6菁慢慢叙述道。

    “听你的意思,你似乎已经知道了,天下人皆想却未能得知的,剑道大会的秘密……”朱元璋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——”6菁毫不含糊,低声坚定道,“两年前,末将好友曾独闯汴梁相府,无意中于藏书库得知剑道大会秘密,却因缘由一直未将其公众于世……直到两日前汴梁攻破,末将意外得知蹊跷,友人才将秘密告之于吾,剑道大会秘密终知……”6菁口中的“友人”,自然是两年前独自一人夜闯相府的苏佳。

    “那两年前剑道大会的秘密究竟是何?”朱元璋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军事机密——”6菁斩钉截铁道,“是蒙元朝廷为了对付当时还是吴王,皇上您的军师机密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朱元璋“惊疑”一声。

    “两年前,皇上还未称帝,率兵讨伐陈友谅、张士诚等军阀,势力雄踞,震惊蒙元朝廷——然而朝廷内部得知,当年皇上能有如此壮举,皆因借武林势力之手,驰骋中原、百战百胜,譬如唐门世家献计请柬红巾军,萧家弟子助其讨伐张士诚……”6菁只字只句道,“皇上出生明教,自知武林势力左右天下之势;但蒙元朝廷也是看出了这一点,想要以计还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还身法?”朱元璋继续明知故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便是——剑道大会!”6菁坚定说道,“以南宫家‘天魔神功’为诱,聚集武林四大门派于城中,表面为求改善朝廷声誉,实则是为蒙蔽当年皇上眼睛——以两年前皇上势力,足以与蒙元朝廷相庭抗衡,如若再借助武林势力,蒙元朝廷必自身不保;所以朝廷施计,以‘剑道大会’为表象,实则是让皇上当年误以为,武林势力与蒙元朝廷关系交好,这样便能让皇上您对武林门派中人提防,不再借助武林力量,蒙元朝廷得求苟活;运气若好,还会怂恿皇上敌视武林,加剧内斗,两败俱伤,这样蒙元朝廷便能从中得利,坐解而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……”朱元璋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当年末将好友,夜闯相府无意得知真相,并未将真相公众于世……”6菁道出了剑道大会之秘密,继续说道,“因为当时武林四大门派皆在城中,若是此机密泄露,蒙元朝廷必将灭口,武林四大门派被‘关’汴梁,谁也别想活着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6菁言语间,无意解释了苏佳两年前保守“剑道大会秘密”的缘由。

    “可你说了这么多剑道大会的事,和朕有什么关系,和何一凡有什么关系?”朱元璋笑着问道,“没错,蒙元朝廷以此‘内讧’计谋,对付当年还是吴王的朕,朕深感佩服……可说到底,并没有朕什么事,毕竟两年前剑道大会,还是不了了之结束不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事情,皇上您当年早就知道……”6菁突然低身道。

    “朕早就知道?”朱元璋依旧明知故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蒙元朝廷设下‘剑道大会’之计,目的专为对付当年还是吴王的皇上……”6菁说着,口气随之一变,眼神坚毅道,“可反过来利用这个计谋的,却是皇上您——顺应此计,皇上您当年便来了个‘将计就计’!”

    朱元璋听到6菁突变口气,眼神一凝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