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三十一章 真相浮出 下
    何一凡进了校场,正朝中心营帐走去……

    主力军队驻地,朱元璋正居中营于此,来到营帐门口,帐外士兵戒备森严、全副武装,外来之人寸步难进,更别说是不之客。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㈧』㈠中┡』文网wwんw.8⒈zw.com然而何一凡却是穿行如入无人之境,未有他人怀疑身份,直到其走至帐前门口……

    “站住——”看着何一凡手持佩剑,欲要进入皇帝营帐,门外侍卫自然将其拦截。

    何一凡掏出令牌,表情严肃道:“受命在身,密见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侍卫接过令牌,确定无误后,义正言辞道:“令牌有效,但外人所见皇上,不得身带兵器,请阁下将佩剑留下——”

    何一凡毫不犹豫将佩剑给予士兵,并接受案例盘查。

    安检完毕后,侍卫随即道:“皇上正在营中密事,阁下既是有令在身,待我等请命于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何一凡点了点头,看样子今日军营一趟,自己是专程所见朱元璋本人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朱元璋正在营中,俯视地图,独自参详着洛阳方面战略。而在朱元璋身旁,重装披身的护卫高手侍于营中,似乎皇帝御驾亲征,为避战前风险,众军将士最大尽力保护皇帝的安全……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——”突然,帐外走进侍卫请命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朱元璋微微抬起头,似乎一直在等待什么,沉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崆峒派弟子何一凡求见——”侍卫就绪道。

    朱元璋听后,放下手中的长鞭,微微起身,即刻命道:“准见,让他进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侍卫得令后,转身营门道,“皇上有请……”

    何一凡徒手进入营帐,走至朱元璋跟前,俯身鞠躬道:“崆峒弟子何一凡,参见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安排给你的任务……”朱元璋没有多说套话,直切主题道,“汴梁战事结束,一切情况还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何一凡将信件类的东西双手呈上,正面应声道:“回皇上,一切都好——这是汴梁相府与蒙元相关的最后信息,我等崆峒弟子调查搜集都在这里,请皇上过目……”

    朱元璋接过鼓鼓一信件,似乎里面内容不少,拆开一一浏览看来……

    营外大门……

    唐战、6菁、萧天和苏佳四人一同前来,未有军令在身,准备“硬闯”主军营地,“拆穿”何一凡的身份……

    “站住——”营外的侍卫自然不会放行,眼见四人莫名前来,手持长戟阻拦问道,“何人在此,竟无故来此营地?”

    唐战走上正前,严肃回道:“我乃常遇春将军营属左三先锋军主将唐战,与军师将领6菁,‘平威将军’萧天及‘刺花御使’苏佳,特来请见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谁知,侍卫像是并不待见,一口回绝道:“对不起,没有皇上手谕或是令牌,无论是谁,就算是徐达元帅或常遇春将军来此请进,也一概不准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等有紧急要事参见皇上——”6菁知道请求不成,站立身前,喝然说道,“快放我们进去,否则事突然,皇上兴许会有危险——”为了尽快得到许可,6菁甚至编起了“谎话”。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

    “大胆,竟敢任意口出匪言!”听到6菁“危言耸听”,士兵不禁威胁问道,“皇上天命在身,尔等竟然恣意流言——快走,否则别怪我等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口出匪言——”6菁倒是愈加自信道,“不然,刚才进去的衣着怪异之人,非营中将士,为何得以放行?”6菁又故意问起何一凡“进营”之事。

    士兵继续道:“刚才那位手握皇命令牌,受命在身,自当放行……你们算什么,竟敢胡乱猜疑皇上亲命之人?”

    “果然……”6菁像是套出了士兵的话,心中一定,这下自己更确定何一凡与朱元璋存在必然联系……

    “放肆!我们好歹也是常将军营中部将,将职依在,如今担忧皇上安危,却被尔等小卒拦于营外,招之不敬——”唐战这边,也壮起胆子道,“我等确有急事禀报,要是耽误了时辰,皇上有个三长两短,你们无以担责!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们是谁,没有军令证明,概不放行!——”士兵依旧铁青道,“快走,这是最后一句提醒,再不离开,休怪军法无情!”

    “哼,我今天就是要进去,看你们谁敢拦我?”6菁倒是心急欲知真相,不顾一切后果道,并驱身想要“硬闯”营地。

    “大胆狂徒,在此放肆——”士兵眼见6菁等人欲要硬闯,即刻喝令道,“来人,给我将他们拿下!”

    命令间,营中众军士兵齐聚而至——皇帝正营将士,自当都是训练有素、纪律严明,身手也自当不说,一旦有“不之客”闯营,自然是全军戒备。

    没办法,事情已然闹至如此,只有先强行闯入会见朱元璋,再做解释。

    于是,6菁不顾一切,率先踏足而进,后方赶到士兵所见,纷纷举以长矛愈加阻拦。

    唐战担心6菁受伤,即刻随其左右,予以保护。萧天和苏佳则是互相眼神示意,轻功齐身跃进,甩开众军视野,直奔正中营帐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他们往皇上营帐的方向跑了,快快护驾!”军中将领所见,即刻命令手下护卫——只见营中前道,瞬时簇拥士兵铁甲无数,排成阵阵“城墙”,拦住了萧天和苏佳的去路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“开弓没有回头箭”,既是阻拦,只有硬闯……苏佳率先上前,眼见前方盾阵齐列,转身一脚,“冲足二段式”横向一式,正朝众军前盾边腿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苏佳的脚力惊人,“二段式”一脚,径直将“铁壁盾阵”中心踢开一条缺口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众军士兵惨叫一声,纷纷向后伏倒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呼——”然而,将士这边也并未全无所动,眼见苏佳强行闯阵,长矛突前即起,欲以锋芒强行拦住苏佳去路。

    跟上萧天眼见,抬手一式,“斗转星移”轮回一转,偏移了众军长兵寒矛,与苏佳一步跨过阻拦,继续赶往正中营门。

    而唐战6菁这边,也暂时摆平了身边侍卫,趁着萧苏二人盾阵前打开缺口,即刻跟进赶上……

    “快,拦住他们,别让他们靠近皇上!”将士领所见,怕是四人对皇上欲图不轨,紧张喝令道。

    军中士兵愈渐增多,纷纷朝中营门口聚集而来。很快,数百将士刀盾长矛以待,帐前列起“铁壁长城”,将唐战等人拦在营外。

    而四人脚步并未有停,看来今日下定决心,就是冒着犯上之险,也要亲自赶到朱元璋跟前,查清真相……

    军营帐中,朱元璋大致看完了信件内容……

    “就是这些是吗……”朱元璋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皇上……”何一凡继续应声道,“崆峒弟子所在汴梁两年,完成军务无数,如今汴梁告破,这是最后一次任务……这些内容也是汴梁最后的信息,两年受命在身,如今已是善终,还望皇上放行吾等。随同皇上从事,解救汴梁百姓,吾等初愿也已达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最后一件事……”朱元璋收回了信,表情莫名一变,转而问道,“之前刻意提醒尔等,此番任务不得泄露,甚至是让他人怀疑猜忌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还请皇上放心——”话音未落,何一凡自信应道,“这两年崆峒派一直保守秘密,即使所见亲友相聚,相关此事也是只字未提……这一路回来,也没有人怀疑吾等行踪,机密不会泄露……”看来,朱元璋是担心,自己交予何一凡的军事机密,泄露外人得知。

    “是吗,那就好……”朱元璋放心低声道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”然而,不知何时,帐外突然传来部队杂乱的喧嚣——那是唐战、6菁等人前来“闯营”……

    “生什么事了?”朱元璋像是神经敏感一阵,似乎心有不安,不禁问起外事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皇上——”正说间,一个士兵突然跑回营帐,紧张十分道,“有……有外人强行闯营,正朝皇上营帐而来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朱元璋一时反应不及,反声问道……

    “快让开,我要去见皇上,有要事禀报……”然而,帐外突然传出一声呼喊——朱元璋听出来了,那是6菁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听到6菁前来,朱元璋心中莫名一紧,刚才放心的表情突然一提,与刚才反应截然不同……

    “6菁,又是6菁……”朱元璋心中暗暗道,“何一凡最后前来禀报,6菁后脚就跟上来了,这下答案很明显了……千不该,万不该,最不该让6菁知道这个秘密;可是现在,两年的计划,还是让她知道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想罢,朱元璋冲何一凡冷冷一笑,表情转变道:“不好意思,看样子朕吩咐你们崆峒派的任务,你们最后一次执行,却是出问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意思……”何一凡不知所云,表情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朕说过了,这计划最重要的一环,就是不能让他人知道……”朱元璋继续道,“没想到千防万防防住了敌人,却没防住自己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朱元璋抬手下了一个莫名手势……

    何一凡还不知道生了什么……“蹭——”“额——”一道利刃穿响,何一凡冷叫一声,忽觉全身一阵冰寒——低头既视,一把寒刀匕从身后直穿腹背,朱元璋的贴身侍卫,上前取命自己要害;再次抬头正望,却见朱元璋一张冰冷狰狞的面孔,令人心生寒。

    可是一切都已晚了——朱元璋贴身侍卫身手不俗,趁其不备,从背后一招取了手无寸铁的崆峒弟子何一凡的性命。何一凡临死前还来不及疑问,便是两眼惊恐倒在了地上,面色白,生息全无……

    莫名杀死了何一凡,朱元璋几步上前,看着地上尸体惊恐的眼神,冷冷一笑道:“哼,这个秘密,除了要防敌人,也要防自己人……只可惜啊,两年了,熬到最后一次执行任务,却是让最不该知道这一切的6菁知道了秘密。为求不被怀疑,只有让你当朕的替罪羊,瞒过一切,就当是执行任务失败的惩罚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朱元璋吩咐侍卫重新归位,自己则是正立营中,静待唐战、6菁的等人的前来……

    不负所望,营外四人身手矫健,几招几式便是闯入正营,摆开众军包围,最终来到了朱元璋营前……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”6菁帐外大喊一句,即刻四人一齐钻进营门。

    “别动——”“别动——”跑进营帐一刻,帐内侍卫与帐外将士同时包围而来,用兵器将唐战四人牢牢控住。四人来到目的地,见到了朱元璋,也不打算继续“反抗”,索性放弃“动武”,老老实实被众军控制。

    “保护皇上!——”将领喝令一句,众军遂列阵于朱元璋身前,以防唐战等人不测。然而,唐战等人本就已经放弃抵抗,被众军“挟持”后,不再行动……

    “把他们押起来!——”将领继续命令道,示意手下士兵将唐战四人扣押。

    “住手——”关键时刻,朱元璋倒是从军话道,“这几位都是先锋军中亲信将领,有事见朕,为何尔等对其不敬?”

    “可是皇上,他们没有军令,强行闯营,还诽谤皇上您身处危险。末将担心他们意图不轨,所以……”将领担心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朕的心腹,有何意图不轨?”朱元璋倒是一改刚才的“谋杀”表情,转而易安道,“说朕身处危险,他们没有说错——刚才朕的确是经历了危险一出……还不快放了唐将军他们?”

    皇上下令,众军将士莫敢不从,于是纷纷解了对唐战等人的控制。

    唐战等人眼见相安无事,便想正事相提,谁知刚想问及何一凡一事,四人却是见到了何一凡倒在地上冰冷的尸体,血染一地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萧天眼见何一凡刚才还性命犹存,跑进营中便是身死殒命,不禁惊异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这样……”苏佳也是惊愣得半天说不出话,战战兢兢不止,“何一凡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认识何一凡啊……”朱元璋像是心有他计,不禁转而一笑。

    6菁像是明白了,在她跑进营帐见到何一凡的尸体一刻,她似乎一切都想通了——所有一切未知的秘密迎刃而解……但是注意到朱元璋莫名的“笑脸”,6菁心感不安,知道朱元璋的行事作风,6菁上前几步,站在三人身前,冲身后三人莫名下了一个手势——那是示意三人不要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唐战、萧天和苏佳也是余光一瞟,看懂了6菁的手势,明白接下来一切交给6菁,朱元璋不问,自己等人不再随便说话……

    “不知皇上为何得知此人?”6菁这回,倒是先行问道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