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三十章 真相浮出 中
    虽然消除了何一凡的怀疑,但是进了山,陆菁还是命令车队与何一凡稍许拉开距离。加之山路小道崎岖陡峭,马车难行,陆菁时不时“教唆”手下几句,更能脱开被怀疑跟踪的危险……

    “快点,你们几个,跟没吃饭一样——”陆菁继续在后方演戏“怒吼”道,“拖车走这么慢,一帮大男人还不如几头驴!”

    手下士兵明白陆菁的意思,也应和着装模作样低头,战战兢兢道:“是……是……军师……”

    何一凡在前面走,听见陆菁时不时在后面“怒斥”,虽然自觉不是跟踪,但几番下来,也被吵得心烦意乱。为了尽快离开这里,何一凡下意识加快脚步,在前方山脚下坡处,索性施展轻功,飞步离开了山口……

    “停——”眼见何一凡加快脚步离开了视野,陆菁抬手悄声示意,命令“跟踪”车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跟了吗,军师?”士兵在一旁小心翼翼道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是被我吵烦了,受不了加快脚步离开……”陆菁凝视着前方山口道,“而且,前面就是下山的路,也很有可能他已经快到目的地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唐战、萧天和苏佳三人,也从车棚后面钻出——手下士兵眼见三位将军莫名出现车中,也是惊异半天未有回神。

    “唐……唐将军,还有萧将军……你们怎么会……”今日不寻常的事情太多,士兵一时反应不来,惊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军师大人第一次‘训’你们的时候,我们躲进来的……”唐战简单解释了一句,随即道,“这些不重要了……菁儿,何一凡人呢?刚才你说,他从前面路口下山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很有可能离目的地不远了……”陆菁吱应一声,凝视前方道口,随即心中莫名不安,不禁道,“不过奇怪了,前面路口下去,可是我军军营和朱元璋主军营地的交界地带,何一凡为什么会来这里……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似乎是和陆菁有同样的想法,眼神一紧,略有猜测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昨天我们问大柱兄弟,何一凡不是与蒙元朝廷交往甚好吗?”唐战有些不解道,“既然如此,他为什么会前往我军营地附近,不怕被人认出身份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说,事情不要早下结论……”陆菁只声应道,“不过,我好像已经猜到了一种可能,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你们说何一凡……与蒙元朝廷有交往?”不明真相的萧天听了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昨天我们在相府问的……”唐战详细说道,“袁冲兄弟的一个手下,在汴梁相府事务数年,对相府的来往人脉知根知底——他昨天说,这两年何一凡经常出没相府,与汪古部扎台和王大生单独来往密切……我当时还以为,何一凡是和陈世今等叛门弟子一样,做了蒙元朝廷的走狗,可菁儿却说事情没这么简单,所以便没敢妄下定论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世今……嗯……”听到“陈世今”这个名字,苏佳不觉愤恨咬牙道……

    “不会吧……”在萧天印象里,何一凡是屡次帮助自己,义薄云天的武林正派弟子,听见他在这么说,萧天有些不敢相信道,“何兄他……不会的,何兄不会是这样的人,我了解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知人知面不知心,如果他真是蒙元朝廷的走狗,对他来说,我们就是敌人……”唐战谨慎道,“战争乱世,尔虞我诈,在我们面前表现一副武林正派弟子的样子,这很正常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觉得何一凡是坏人——”萧天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,反驳说道,“否则,他不会屡次危难中帮助我们……菁妹,你还记得吗?汴梁谈判那次,是他告诉我们菁妹你有危难,我和南宫慕容兄弟才调兵城前救你,阻截了王大生的援兵——如果何一凡真是蒙元细作,他为什么要帮助我们?——当然我也清楚,那次何一凡用菁妹你的名号告知我们,事情确实有些蹊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阿天的说法……”苏佳跟上继续道,“还有峨眉派袭营那一次,我们赶去救嫂子……如果说何一凡真的是蒙元朝廷的人,与王大生交往密切,那晚劫走嫂子和傲晶前辈的人又是和王大生关系甚好的兀良托多——我们在半路遇见何一凡,得知嫂子被劫的消息,兀良托多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们这些人会前去救援,被我们以计偷袭?而且,后来王大生也出现了,是在我们算计兀良托多之后,何一凡若真是细作,与其告诉我们嫂子和峨眉弟子的去向,为何不提前告知王大生我们会去救人?”

    “这样说……也没错……”唐战听了,思绪顿时忙乱,不清不理道,“哎呀,那真相到底是怎样的,那个何一凡为什么举动来回这么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我们现在就要去解开这个真相……”陆菁在一旁像是计算着时间,待到稍许一刻,凝望前方山口道,“差不多了,现在算来,何一凡应该跑到了山脚……我们跟上去,看看他到底是何意图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没有异议,纷纷点头同意道。

    眼见陆菁等人这就要走,推车的士兵不禁问道:“军师,你们现在走了,那我们……还跟着吗?”

    陆菁回头一笑,微微说道:“你们不是秦将军调遣的吗?把车队运回汴梁吧,半路莫名‘劫’你们折返,是我不对……如果晚点了,告诉秦将军是我所为,我想秦将军不会为难你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谢军师了……”眼见着陆菁时而大发雷霆,时而却又平易近人,虽然有些尴尬,但众士心里还是觉得暖暖的……

    没再多做停留,唐战、陆菁、萧天和苏佳四人,齐步施展轻功,沿向何一凡离开道口,继续跟踪而去……

    梁翁山山脚另一头,是军营驻地所在,除了先锋军大本营,营后交界处,朱元璋的驻军部队,便是驻扎于此。汴梁战事结束后,朱元璋打算以其为据点,运筹帷幄,重整战局,因此北伐主力部队多聚于此,随时等待听命调遣……

    四人跑下山,却是没有立刻所见何一凡身影,不知去往何处,唐战等人顿时迷茫……

    “可恶啊,到这儿就跑这么快,该不会是发现我们了吧……”萧天两手叉腰,无奈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可能——”陆菁肯定道,“我都在他面前‘大吼大叫’,他是不会怀疑我们在跟踪他……我想,也许他的目的地是这里——军事重地,不想让人察觉,所以跑到山脚才加快脚步,故意摆脱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何一凡是和我军将士有关系喽?”唐战不觉疑问道,“可这里这么大,分布的军队又多,我们怎么知道,何一凡是跑到了哪个军营……应该不会是我军先锋阵营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没有说话,敏锐双眼时时观察着四周的动向……

    最前面的营地,自然是先锋军军营,因为军中大部将士驻守汴梁而去,所以留在营地中的军队少之又少,校场空空如也。如果何一凡趁乱钻入其中,未被发现也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但是不过多时,校场之中出现一人,身披青衣,手持长刀,像是闲来无事在此习武。萧天等人再熟悉也不过,这个人是留守营中的后军将领胡夷狄。

    “是胡兄——”萧天不禁应呼一句,“不然问问他,说不定他知道何一凡的下落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是个好主意……”苏佳应声说道。

    于是,四人纷纷跑到校场门口,胡夷狄的身前……

    汴梁战事结束,唐战、陆菁等人纷纷回往汴梁,营中空空无人,胡夷狄正愁无聊索事。今日一早习武,却见四人同时回营,胡夷狄欣喜中带着疑惑,还略带责问调侃道:“哟,战事结束,不是把我这个兄弟抛在一边,回汴梁住的好好的吗,干嘛突然都回来了……怎么,你们四个人一块儿回来,不会又要搞大扫除吧……”看来,胡夷狄是对萧天等人“回乡忘友”的事情,心感不快。

    “现在没空跟你说笑,问你个正经事儿……”萧天收敛表情,正经问道,“我问你,你刚才是不是一直在校场这里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了?”胡夷狄收起长刀,看着四人认真严肃的表情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崆峒派弟子……就是江湖人士打扮的人,二三十岁,手持佩剑,从这里经过?”萧天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噢,你说那个家伙啊……”胡夷狄像是想起来了,回忆说道,“刚才是有看见,不过就是从门口经过,然后就往北边方向离开了……我还以为是说客呢,来找徐达元帅或是常遇春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北边?”唐战听了,不禁转头望去,“北边那个营地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朱元璋的营地……”陆菁凝神道,“看样子,这个何一凡,背后似乎并不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望眼思索一阵,呢喃说道:“这么说来,朱元璋那里,就是解开所有谜题的关键……但是朱元璋前有军令——汴梁守日,没有命令,营下将士不得进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得进也得进,这恐怕是解开汴梁两年谜团的唯一机会——”陆菁突然灵光一现,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判断,鉴定说道,“军令禁入,是他朱元璋军队之事;何一凡奇怪之举,是我等武林未解疑云之事……两年秘密困扰太多,今天无论如何,也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——”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我们快走吧——”苏佳凝神说道,“如果是军事重地,何一凡作为外人,出入不会那么方便,兴许我们还能跟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众人纷纷点头,遂一同调头赶往北营驻地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诶诶诶……”见四人又是不顾自己离开,胡夷狄几句叫不应,遂暗自闷气道,“切,这帮家伙,回到汴梁见到故人,就把我这个兄弟忘得一干二净……哎,早知如此,两年前中原汴梁剑道大会,我就应该来的,兴许还能早点结识苍龙兄弟和陆姑娘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索性胡夷狄摇了摇头,继续一个人留在营中,寂寞练习着刀法……

    唐战这边,四人加快脚步,不顾道中来往将士招呼,径直往朱元璋主军营地赶去。一路上不停环顾四望,希望能尽快找到何一凡的身影——不过没有让四人失望,就在朱元璋主营门口,他们终于见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在那里……”察觉敏锐的苏佳最先发现,指了一眼方向,遂暗示众人往护栏一边躲避,以免被何一凡察觉怀疑。

    陆菁见到了何一凡——只见何一凡来到主军营地门口,和在汴梁时独自赶路不同,不再隐藏避讳,而是一副挺身从容的姿态,似乎并不担心自己被人察觉身份……

    “他好像很自信……”果然,苏佳也察觉到了不对,悄声嘀咕道,“一般来说,一副武林弟子打扮出现在军营,如果不是事有安排,只有可能被当做不速之客,可是这个何一凡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像并没有被当做刺客,而且……”陆菁跟着应声一句,遂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……

    只见何一凡“光明正大”走至正营门口,从腰间掏出令牌之类的东西,交予守卫士兵一视。士兵查视点了点头,唏嘘几句,便放行何一凡走了进去……

    四人顿时惊呆了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他们绝对不敢相信,何一凡就这样“大摇大摆”走进了军营,还是身为一国之君的朱元璋的正营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会……”唐战在一旁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错不了了……”陆菁像是证实了心中的想法,斩钉截铁道,“何一凡进了营帐,要找的人是……朱元璋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萧天也是顿时惊愕,诧异不止道,“那何一凡……他到底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真相,干脆直接点……”陆菁似乎略有所动,从护栏一侧最先现身。

    “菁妹,你该不会是要……”苏佳看着陆菁似有冒险举动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直接进去,和何一凡一起去见朱元璋,把事情问清楚——”陆菁毫不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……”萧天在一旁,悄声提醒道,“那可是皇上的营地,没有命令‘硬闯’,万一军法怪罪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即使如此,我也要去——”陆菁没有半点迟疑,“如果错过了这次,说不定就永远没机会知道真相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妹……”看着陆菁坚定无疑的眼神,想到这些天来陆菁对战争的痛恶,丧友几度悲伤,萧天不禁默默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陪你一起去,菁儿……”唐战也站起身来说道,“不管有多危险,我和菁儿你一起面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傻蛋……”陆菁听了,心忧之余默默感谢道。

    既然话到了这个份上,萧天和苏佳二人自然也没有迟疑……“我们也陪你一起去……”萧天笑了笑说道,“不就是闯皇上的正营吗?朱元璋这么欣赏我这个‘苍龙大侠’,我想他不会怪罪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,菁妹,就像你说的,不去亲眼所见,真相恐怕一辈子都会被埋没……”苏佳也微微一笑道,“我就是这个性格,不把事情查明水落石出,我可是睡不好安稳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萧大哥,谢谢苏姐姐……”陆菁点了点头,随即望着正营门口道,“好,我们走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点了点头,遂一起前往营门而去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