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二十九章 真相浮出 上
    “嘶……怎么了吗?”萧天还没完全从疼痛中清醒过来,看着苏佳突变谨慎的神情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阿天你看……”苏佳稍稍伏下身子,伸手指向楼下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萧天见了,眼神惊异……

    只见客栈楼檐之下,一个熟悉的身影穿行而过。一大清早天还未亮,战事结束不久,道中人流稀疏,身影极为显眼。此人衣着道然,腰缠佩剑,一副武林正门弟子姿态——萧天和苏佳再熟悉也不过了,这是崆峒派弟子的着装。

    “何一凡……”不仅如此,萧天一眼便认出是何一凡的背影,凝神敌视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小青姐姐说的没错……”苏佳将手扶至一边,低声应道,“何一凡果真是在鸿兴客栈过夜,今天一早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离开汴梁是吗……”萧天有些迫不及待,准备下楼跟踪说道,“那还等什么,快跟上去,这回一定要查清真相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冲动,阿天……”苏佳在一旁谨慎提醒道,“何一凡作为崆峒派弟子,出没汴梁周及两年有余,潜伏能力必是精英中的精英……我们得小心点,不能让他发现我们跟踪他,而且何一凡跟你很熟,稍不注意,就会有被认出的风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萧天点了点头,轻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天刚亮,街上人不多,目标明显,不要急着去追,等他走一段距离……”苏佳伏在屋檐之上,计算着何一凡离开的时寸,低声说道……

    街巷之中,何一凡并没有注意到有人跟踪,权当平常一样,走路时不时环顾四周,看样子确有密事相隐,不愿让人察觉。

    待到经过街巷拐角,往巷道方向走去……“走——”苏佳看准时机,示意一句,遂与萧天一同施展轻功,从房檐顶上飞下,沿着何一凡离开的方向,悄悄尾随……

    经过街角一段,萧苏二人也拐进了巷道,正见何一凡走向“集兴区”的路口——那是靠近东城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城东?”苏佳不禁暗暗嘀咕。

    “快速离开汴梁,一定是从东门离开不假了……”萧天跟上应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为什么……”苏佳不解道,“我军攻入汴梁的方向,正是城东,那里现在应该是最乱的一带……何一凡及其他崆峒弟子既然在汴梁潜伏两年,必然是与固定的人或事有必然联系;可城东战事结束,一切都是重新化整为零,他没道理往城东走啊……难道说,不会吧……”猜疑中,一种不好预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何一凡要拐进去了……”萧天一直望着前方,轻声提醒道,“先跟上去再说吧,到时有什么疑惑,找到真相,答案都会一目了然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点了点头,遂与萧天继续摸索跟去……

    何一凡走到城东“集兴区”,人流渐渐多了起来,无论士兵还是百姓,不断穿梭其中,时不时环顾周围,像是怕有人跟踪的样子,面容收紧,神情严峻。不过人多,正好给了萧天和苏佳二人更好“伪装”,“集兴区”大道笔直通向东门,一边借着人流的遮蔽,一边故意避开士兵的巡逻与招呼,萧苏二人渐渐跟踪到了城门口……

    何一凡自觉确定没有人跟踪,走至城门,准备随同出城的人流一起离开……

    城楼之上,慕容樱与秦羽换岗带兵守卫,自己闲来间,便时时刻刻帮唐战和陆菁注意城门人流的动向。峨眉派袭营那晚营救李玉如,慕容樱也是见过何一凡的,稍许有些印象。待到何一凡走至城门,像是终于逮到了“猎物”一般,慕容樱两眼一定,将手中一颗石子掷于楼下据点,并冲那里监守的唐战陆菁二人使了使眼色。

    “哒哒……”石子落下发生碎响,唐战和陆菁注意到了,转头一瞧,正见何一凡准备离开东门。虽然只见过一次面,但唐战一眼便认出了何一凡,表情凝重道:“菁儿,看见了,在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对吗……”陆菁不认识,但知道崆峒派弟子的装束,瞧见了何一凡离开的方向,即刻拾起武器跟道,“傻蛋,我们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唐战点头一应,遂跟着陆菁一起,往城东门方向慢慢摸去……

    何一凡走至城门,不见他人跟踪,也没有士兵阻拦,于是放下心径直离开城门,往城东大道方向离开……

    另一方面,萧天和苏佳借着人群,总算追到了东门这里。谁知刚一准备离开,正好和赶来的唐战陆菁二人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“菁妹?”“苏姐姐?”苏佳和陆菁同时惊异一阵,她们怎么也不会想到,互相发现何一凡的疑点,本是打算隐瞒彼此,却正好碰上了头。

    “你和萧大哥怎么会在这里?”陆菁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当然是在跟……”苏佳眼神一凝,不禁问道,“你和唐大哥,该不会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踪何一凡——”陆菁索性直言道,“看来,你和萧大哥也是一样,发现了崆峒弟子的不对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妹你昨天问我剑道大会的事,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……”苏佳继续悄问道。

    陆菁默认点了点头,随即道:“嗯,详细情形,还得查明真相才能得知……既然我们是在做同一件事,那么正好,我们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众人齐声同意,遂走出城门,追随何一凡的脚步而去……

    然而,眼前的情形却是让四人有些犯难——何一凡离开的方向,是城东郊外的大道,那里地形开阔,无物遮挡,何一凡又是经常左顾右盼,稍有距离,跟踪便会被注意;而汴梁战事刚过,城中内外来往不多,离开的百姓大多都往两周散去,中道一处,除了些许巡逻检阅的士兵,根本空无一物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办……”苏佳看在眼里,悄声向陆菁问道,“前面是大道,又没有可以遮蔽的人流,再这样跟踪,肯定会被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心中也很犹豫,不甘说道:“确实,被发现的风险很高……没办法,只能跟下去,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,可能就再也查不到真相了,先走一步看一步吧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四人决定冒一次险,轻手轻脚跟在后方,和何一凡一起走在城郊大道……

    这下子确实难办了——从城楼俯望,城郊中道处,平原数里,除了稀稀两两的军队士兵,正常行走的,就只剩下何一凡和陆菁等人;一旦拉开一段距离,何一凡随便何时回头一望,跟踪行迹便会被揭穿。可走都走到这里来了,四人想要回头,也已来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“吱……吱……”此时大道中央,缓缓行来一列拖着马车的士兵,后面似乎装着一些军用物资,正有条不紊往汴梁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擦肩即过,认出了是先锋军自己部队的手下,陆菁像是灵机一动想到了什么,随即拉着身旁的三人悄声道:“你们过来,我想到了一个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、萧天和苏佳三人点了点头,随即凑到了一块儿……

    何一凡越走越远,但似乎心中担心着什么,感觉到背后像是有人跟踪自己,心虚一阵后,不禁想要回头一望……

    转头一瞬,成败即在顷刻……

    “喂,你们几个——”突然,身后一阵斥吼,竟是将回头张望的何一凡给吓着了。

    是陆菁——只见陆菁走到推车的士兵列队面前,莫名其妙发火道。而刚才跟在陆菁身边的唐战、萧天和苏佳三人,却是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虽然曾经用过陆菁的名号,但何一凡并不认识陆菁,因此第一时间不知何许人也,更别说有什么目的……

    而先锋军的士兵等人见到陆菁发火,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事,纷纷胆颤应呼道:“军……军师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余光瞟了一眼回头的何一凡,自己则正视士兵等人,继续怒斥道:“你们是哪位将军手下的?战事结束,我军奉令安置城池和守卫营地两处,你们为什么在这儿晃悠,车子里面又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士兵怕陆菁治罪,战战兢兢道:“回……回军师,我们……是秦羽将军部下的……秦将军吩咐我们,让我们托运一些营中兵器入城,以作……军用补充……现在,正赶往汴梁城内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视角转了转,随即装腔作势道:“秦将军让你们来的,我怎么没听说啊?我之前可是下过令的——没有我的命令,不管是营地方面还是汴梁方面,手下将士不可随意离开!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是军师……”士兵继续胆颤道,“真……真的是秦将军让我们做的,我们总不能……违抗秦将军的命令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!是我的军职高,还是秦将军的军职高,你到底听谁的?——”陆菁继续“发火”斥道。

    士兵在陆菁面前,只能认怂道:“当……当然是听军师您的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故意做出愤怒的表情,立正斥责道:“知道就好——听我命令,现在你们即刻驱车回返军营,没我的命令,不许擅自离开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”士兵低声答应道,只好驱车回头……

    何一凡见到后,本以为是有人跟踪,最后不过是军官上司训话罢了,不觉虚惊一场……

    见何一凡没有警觉,陆菁自知用计成功。但为了让何一凡更加放松警惕,陆菁似乎仍不“罢休”……

    “喂,前面那个看什么看?”只见这回,陆菁竟明目张胆朝何一凡吼了一句,“本将军现在正在气头,再敢回头,信不信我砍了你?”

    何一凡又是心惊胆战一阵,这回别说怀疑陆菁跟踪了,自己根本不敢再回头看一眼,转过身朝着中道,继续赶路而去……

    消除了何一凡的戒心,陆菁这才放下心来……

    “军师,我们真的只是……”士兵这边仍有苦衷,想要解释却知陆菁正在“气头”,想说却又无从下口。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谁知,陆菁瞬间换了一个语气,表情凝重,望着何一凡的背影说道,“别多说话,悄悄跟在那个人后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军师,这是……”士兵有些懵了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刚才只不过是在演戏罢了,为了不让那个人察觉……”陆菁悄声说道,“刚才对你们发火,是我的不是。你们放心,秦将军那边,我会跟他解释……现在你们听我的,部队悄悄跟着那个人,我要继续对你们嚷嚷,你们就跟着演戏,不要让他发觉我们是在跟踪他……”

    士兵众人这才明白陆菁刚才的用意,恍然大悟,领头士兵随即露出笑脸,自信笑道:“放心吧,军师,我们会配合好的……我就知道,平时对我们善解人意的军师大人,今天怎么突然这么恼火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贫了,慢慢跟上去,不要让他察觉……”陆菁正经说道。

    这回是部队明目张胆“跟踪”,车队跟着一起,缓缓走在何一凡身后。顺着大路通过了最难走的城郊中道,部队跟在何一凡的身后,慢慢进入了梁翁山……

    而在部队车中,三个脑袋耷拉一块儿,细声不断……

    “哎哟,我还真是第一次看着菁妹,发这么大的脾气……”果然,车中的三人,自然是唐战、萧天和苏佳——因为自己三人曾经与何一凡有过照面,怕被认出,所以用计千钧一发之际,躲进了马车后面,避开了何一凡的视线,想到刚才陆菁的“演戏”,萧天调侃说道,“早说菁妹那家伙是母老虎,今天总算见识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话,不怕被菁妹听到,事后让你好看……”苏佳跟着黑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切,又不是第一次了,怕她啊……”萧天继续调侃道,“倒是唐战兄弟,我真担心你将来和菁妹成亲,婚后日子不舒坦哦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没有说话,只是微微脸红在一旁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这种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啊?怪不得会被郜师父打,说白了就是管不住你这张嘴……”苏佳不好气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说几句玩笑而已,不至于……”萧天眼神一低,看着自己三人藏在马车后面,和一堆“破铜烂铁”的兵器挤在一处,不禁唏嘘道,“不过话说回来,我们三个好歹也是堂堂一军之将,窝在一个车棚里面挤来挤去,会不会太憋屈啊……诶诶诶……”说完不禁痛叫几声。

    “少说几句话会死啊……”苏佳揪了揪萧天的耳朵,提醒说道,“小声点,要是让何一凡发现了,我们就白忙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看着萧苏二人依情打闹,唐战不禁在一旁偷偷一笑……

    进入了梁翁山,何一凡继续在前面走,陆菁带着车队继续在后面“跟”,寻常依旧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