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二十六章 守株待兔 上
    “我有一个猜想,这其中有关何一凡,以及两年前剑道大会,甚至是如今汴梁的战事,这之中的关联……”陆菁莫名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猜想?”唐战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敢确定,只是有这个预感……”陆菁摇了摇头,随即眼神坚定道,“现在还差的,就是证实这个猜想是对是错……我有一个计划,能通晓这一切真相的计划,但是这件事最好不要让太多人知道,越少越好,就连苏姐姐和萧大哥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唐战听不明白陆菁在说什么,但看着陆菁如此坚定的眼神,自知其心里有数,便没再追问,只是默默地协同答应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么……”陆菁眼神一凝,心中的猜想似乎愈加坚定,转身继续跑向内院大门。

    “喂,菁儿——”唐战应声喊道,看着陆菁思维跳脱不定,自己却仍旧蒙在鼓里,不知所云……

    “大柱哥——”果然,陆菁再次回到了大柱身旁,似有要事相问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吗,陆……军师?”看着陆菁身为一军之将,却是时而严肃,时而热情,一点没有军威的样子,大柱倒是有些不自然道。

    陆菁继续道:“你说,你曾经见过何一凡本人,那你知道,除了相府以外,他和其他崆峒派弟子,在城中会有哪些行踪?”

    大柱摇了摇头,老实说道:“这我就不清楚了……我在相府就是个看门或是打杂的,除了这里,我再没多去过城中其他地方。崆峒派弟子又是偶尔才来一趟,别的地方见到自然更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那我换个问题问吧……”陆菁灵机一动,继续问道,“你说来相府的,有时候是何一凡本人,有时候是其他的崆峒派弟子……如果说何一凡与汪古部扎台和王大生相交甚好还说得过去,那其他崆峒派弟子呢?我想他们来这儿的目的,应该不是去见都尉大人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他们来这里,的确不像何一凡那么直接……”大柱点头说道,“据说,是因为何一凡临时有事,所以暂让他的师弟前来,询问一些相关情况,然后传话回去……当然了,他们不像何一凡那样,有直接见面都尉大人和王大将军的权利,所以一般只是在前院与相关人士谈论一些事情,就草草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两年以来,都是如此吗?”陆菁追加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是的……”大柱继续道,“他们这些人,至少一个月来一次,所以这两年我一直在这儿守岗,无论是被害的前任知府大人,还是后来的袁冲袁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……”陆菁像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想,眼神一凝,心中冥冥道,“不管是两年前遭南宫家迫害的前任知府,还是尔后上任的袁冲兄弟,都没有影响何一凡等崆峒弟子的来往,可见这件事情与知府大人没有关系……与王大生等人相交来往,可见关系非同一般,战前却又百般帮助我和萧大哥……他似乎清楚敌我双方的一切,不但与蒙元朝廷交往甚好,来去自如,我军发生的诸如峨眉派袭营、左君弼投降军变的事情,他都能提前知情,甚至给予我们指示和帮助……从两年前的剑道大会开始,他就在汴梁;但现在汴梁战事结束,拿下城池,蒙元势力覆灭,他依旧还能有所行踪……所有谜团连成一块,就是线索与真相,现在,就只剩下证实的最后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随即,陆菁像是想到了什么,微微一笑,继续朝大柱问道:“对了,大柱哥你说,有时候何一凡有事不能拜访,所以先命自己的师弟前来,然后带话回去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——”大柱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今天也是这种情况喽?”陆菁继续问道,“何一凡有事不能前来,所以提前派其他弟子过来,事后再传消息给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今天就是这样——”大柱继续应道。

    “既是有事,说明暂时离不开城里,同门师兄传接消息,必然会在城内……”陆菁继续问道,“那你知道,崆峒派弟子传话给何一凡,是在什么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这我怎么可能会知道?”大柱挠头犯难道,“这汴梁城这么大,谁晓得他们崆峒派弟子一般在哪儿交头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么问确实犯难……”陆菁低下头,沉思一阵道,“可这是最关键的一步,如果不能抓住这个突破点,这个猜想就没办法证实。而且如今汴梁城破,这或许是了解真相的最后机会……实在不行的话,只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,问了这么多,你到底在想什么?”唐战还是不明白陆菁问题的用意所在,却看见陆菁紧张不断的神情,自知事情并不简单,于是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傻蛋,计划我想好了……”陆菁抬起头,像是下定决心道,“从现在开始,我们去城东大门那里,然后静待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静待消息?”唐战越听越糊涂,继续问道,“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等一个人……”陆菁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等谁?”唐战依旧问道。

    “何一凡——”陆菁只字说道。

    “何一凡?”唐战听了,依旧丈二摸不着头脑,“为什么去东门,难道他在那里会与他的师兄师弟交接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并不知道……”陆菁沉着道,“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今天就在汴梁,而且一定会从东门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唐战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先不说,此事暂时别张扬的好,等到时候见到了,傻蛋你自然会明白……”陆菁只是简单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我们亲自去等?”唐战继续问道,“让城门的守卫帮我们看着,有消息再告诉我们不是更好?反正现在守城的士兵,都是我们手下的人;再不济,让守卫在东门的秦大哥和樱妹帮我们留心,毕竟救嫂子那晚,樱妹也是见过何一凡的,她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要亲自去等——我说过了,这件事千万不能打草惊蛇……”陆菁反对说道,“而且我们要在暗处偷偷注意,不能让何一凡或是其他崆峒弟子注意到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神秘啊……”唐战听了,不禁道,“这个何一凡究竟何许人也?既然不确定是不是敌军的细作,菁儿你却这么肯定此人不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说那么多了,我们现在就去——”陆菁没有多做迟疑,一把将唐战拽到身前,神情严肃道,“得快点去城东,说不定今天之内,何一凡就会离开汴梁——”

    “诶诶诶,菁儿,你慢点儿……”看着陆菁突然心急的样子,唐战也不清楚究竟为什么,但他明白陆菁一旦如此认真,一定是有不得了的事情发生,因此也多留一份心眼。

    于是二人离开相府,连袁冲都来不及告别,就匆匆赶往城东而去……

    汴梁市中,萧天和苏佳离开了相府,正赶往他处,与小青会和……

    重新扛起铁链,萧天全身酸痛难受,但想到刚才苏佳揭秘的剑道大会的秘密,萧天心中多有感慨。

    “那个秘密,没想到佳儿你隐瞒了两年……”萧天一边走,一边默默问道,“虽然在汴梁时不方便说出口,可后来回萧家山庄,你为什么没说出来?当初我还以为是佳儿你独闯陵关城,得罪了朝廷,王大生才百般追杀你,谁知道,居然会是这个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萧家山庄,我也不能说出来……”苏佳继续道,“当时刚离开汴梁不久,王大生百般追杀我,就是因为我知道剑道大会的秘密,怕我传出……可那时候,刚好遇上了萧武忠背叛师门的事情,又和王大生关系颇近,所以我一直不轻易露头,让王大生觉得我和萧家山庄之间没有关系,这样就不会牵连到你们萧家山庄……如果当时我把这个秘密说出,你们萧家人知道剑道大会秘密的事情泄露,王大生立刻就会把我和你们萧家山庄联系一处,矛头自然指向你们萧家山庄……我是为了不让你们扯上关系,才一直封口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那还真是谢谢你了,佳儿——几番几次救了我们萧家山庄……”萧天不禁感激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的事情你都清楚了……”苏佳继续道,“我们两个在神峰崖‘生死诀别’,长时不见,以至于后来重逢,这事情早就忘得一干二净……谁晓得今天菁妹突然问出来,我才又想起了这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无所谓了,秘密过去了两年……”知道真相的萧天,做出坦然的表情道,“我杀了王大生,汴梁城也被攻破,就算这个秘密公之于众,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恐怕事情还没那么简单……”然而,苏佳却是眼神一凝,心中暗暗道,“菁妹行事向来谨慎,她今天突然问这个我都快要忘却的两年前的秘密,一定事出有因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二人来到了市中一家战后恢复不久的裁缝店,在相府的时候,二人和小青说好,在这里会和……

    正巧,小青从裁缝店里走出,拿着一件布料,一脸满意欣喜的神情。见到萧苏二人到来,高兴招呼道:“萧少侠,苏姑娘——”

    萧天笑着摆了摆手,可是碍着胳膊的酸痛,动作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到这里,就是为了拿件布料……”苏佳看着小青手中的布料,缓和应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婆婆最喜欢这家店的料子做的衣服,所以我每次绕远来汴梁,基本都是来这儿买布料……”小青笑着说道,“运气真不错,这家店还在,战事刚刚结束,我还以为这里被炮火摧毁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青姑娘你可真贤惠,只可惜被师父救回后,一辈子呆在梅花山庄侍奉她,是不是有点太孤独了……”萧天笑了笑,不禁说道,“除了我和佳儿,你要是有其他的朋友姐妹,平时偶尔能够来往,日子过得会比现在更开心……哎,我在想,等这一切结束,要不要把你和师父接到逸仙门去住,那里不仅清净与世无争,还有很多的朋友,总比在这儿战火不断的汴梁要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真是这样就好了……”小青也满含期待道。

    然而,苏佳听了,却是在一旁泼了一层冷水,调侃说道:“想得美啊——别忘了,郜师父的‘死对头’,也就是我师父陆清风陆前辈,现在可是逸仙门的长老……你让郜师父去逸仙门和他老人家重逢,那‘火花’场面,可能会比两年前我们在梅花山庄见到的,郜师父与卢前辈的对决还要‘刺激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呀,说不定我和佳儿你之间的‘江湖博’对决,天天都要上演……”萧天跟着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小青在一旁听了二人的调侃,止不住逗乐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说真的,小青姑娘你多一些朋友,生活肯定更开心……”萧天继续道,“不然,趁着我们还没走,我把菁妹介绍你认识认识——她在这儿汴梁可是混得很熟,认识的人多了去,让她帮忙介绍介绍,你能在这儿城中交到不少的朋友……说不定,还会找到你未来的如意郎君……”萧天最后,“坏坏”使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喂,你别瞎说……”苏佳听了,在一旁轻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关系啦……”小青听了,先是羞涩地脸红了一阵,随即说道,“萧少侠你关心我,我很高兴……不过你们不用担心,其实每次来汴梁,我都能遇见许多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在汴梁城小青姑娘也有朋友,我和佳儿怎么没听说过?”萧天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些很习以为常的东西,我就没怎么提……”小青继续道,“其实我每次来这里,经常能碰到我原来的师兄师弟,有时候偶尔闲聊几句,也当是同门弟子重逢或是叙旧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你……还有师兄师弟?”萧天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苏姑娘忘了吗,我之前说过的……”小青继续道,“我出生崆峒派,原来是崆峒派的弟子,父母罹难后,在一次任务中遭到蒙元官兵追杀,是婆婆救了我。为报救命之恩,所以我才委身山庄服侍婆婆,再也没有离开……”说到自己父母罹难,小青眼神略显哀伤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差点忘了,小青姐姐你小时候也是崆峒派的弟子……”苏佳回忆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难怪你说,出没在汴梁的崆峒派弟子,会是你原来的师兄师弟,原来你们本就认识……”萧天先是提了一句,随后似乎察觉到了不对,转而问道,“等等,崆峒派的弟子怎么会在汴梁?”

    “一直都在啊……”小青倒是毫不顾忌道,“从两年前崆峒派参加剑道大会开始,我每次来汴梁,几乎都能碰到,这两年来一直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年……都是如此?”苏佳像是心中一阵寒意,不好预感涌现,不禁问道,“这……这是真的吗?小青姐姐你……还和他们很熟?”

    “崆峒派的弟子,大部分我都还记得……”小青点头道,“其中最熟悉的,是我的师兄——何一凡何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和苏佳听了,表情一怔,二人同时惊恐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两个怎么了?”看着萧苏二人突兀的表情,小青略显惊慌问道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