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二十五章 尘封往事 下
    “两年前的秘密……”苏佳像是模模糊糊记起了什么,但又想不起来,?12??着陆菁表情有些过于认真,苏佳略显不安道,“到底是……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“佳儿,两年前……你知道什么秘密是吗?”萧天不禁在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……暂时想不起来,好像是有什么……重要的事情……却是无从说起……”苏佳抚了抚额头,心中的不安愈加强烈,遂继续向陆菁问道,“菁妹,你想问的,到底是……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“就是尘封了两年的……”陆菁眼神一定,随即吐出字语道,“剑道大会的的秘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到这里,神情一怔。

    “剑……剑道大会的……秘密!”萧天在一旁听了,也不禁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没错——”陆菁继续道,“两年前的事情,虽然过去很久,但如果再提起,我想当年在场的任何一人,依旧会心有余悸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年前的剑道大会,当年却由武林敌视的蒙元朝廷一手操办,以南宫家的《天魔神功》为诱,吸引江湖各大名辈前来……”唐战跟着说道,“那时我们就已发现蹊跷——按理说,当年蒙元朝政动荡不稳,汴梁相府却还冒着极大风险,莫名邀请江湖中的四大门派,来汴梁以剑试会……或许站在武林人士的角度来说,众人前来,是为了一睹《天魔神功》的记载,可蒙元朝廷呢?朝廷不是不知道武林势力对自己的敌视,却依旧冒着风险,邀请自己的‘敌人’来汴梁城中聚集,如果不是有什么阴谋或算计,蒙元朝廷不会上演这么一出‘无理闹剧’……可是,两年前没有人能找到这个秘密,除了苏姑娘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在一旁静默不言,渐渐回忆起两年前的往事。

    “喂,佳儿,你真的……知道是吗?”萧天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,转问苏佳道。

    苏佳默默点了点头,但神情略显不安,似乎想起两年前的事,自己仍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果然,菁儿你猜对了……”看见苏佳点头认可,唐战嘀咕说道。

    苏佳想了想,随即轻声问道:“菁妹,不得不说你确实很聪明,可你是怎么知道,我会清楚两年前剑道大会的秘密?两年前那次事情过后,我本打算将这个秘密尘封一辈子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眼神渐缓,不紧不慢道:“两年前,剑道大会前夕,苏姐姐你为了寻找陈世今的下落,费劲千辛万苦,找到了汴梁军机的线索,于是独自一人,夜闯相府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在一旁默默听着,心中感慨万千——他绝对不会忘记那晚,苏佳离开前对自己“下药”,最后却是离别不舍的深情一吻……

    苏佳没说什么,只是一脸平静地聆听——也许物是人非,两年前的往事,如今在自己看来,已经成了无关紧要的回忆。

    但是陆菁却不这么认为……陆菁缓了缓,继续说道:“两年前,苏姐姐你夜闯相府,好不容易找到了有关陈世今的下落,却是无意中,查询到了另外一个惊天秘密,那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剑道大会的秘密……”苏佳这回,索性自己接话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……”陆菁证实了自己的猜想,凝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,佳儿?”萧天在一旁,却是作出较为吃惊的表情,不禁追问道,“两年前,你真的清楚……剑道大会的秘密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菁妹说得一点不差……”苏佳倒是一脸平静道,“两年前我只身夜闯相府,来到了相府中曾经藏有军机要事的藏书库,找到陈世今下落的同时,也无意中了解到了剑道大会的秘密,以及蒙元朝廷的所为之由……不过菁妹,你怎么这么确定,两年前我找到了这个秘密?”

    “因为王大生……”陆菁继续说道,“当年,王大生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置苏姐姐你于死地,这其中,一定别有原因……加之那个时候又是剑道大会的关键时期,如果这其中秘密一旦泄露出去,尤其是让前来参见的武林四大门派知道,势必会对蒙元朝廷造成难以预估的风险后果……因此,那晚的事情过后,以王大生为首的朝廷势力,一面继续加大对剑道大会的秩序监守,一面封锁警戒全城,以找出知道这个秘密的苏姐姐你的下落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大生当年……竟是为了这个……”萧天在一旁听了,神情略显诧异。

    “嗯,我很清楚这件事,毕竟王大生在我面前亲口说过……”苏佳没有否认,曾经自己与王大生对决之时,王大生告诉过自己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南宫家那次暴动吗?”陆菁继续提道,“当时王大生派部下高手,前来‘砸场’,无故残杀崆峒派弟子,看起来是以朝廷压力,对我们汉人继以威慑;可实际上,王大生这么做,是为了引诱苏姐姐你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引……引诱我?”苏佳记忆中渐渐想起,次日在南宫大院发生的“暴动”。

    “因为王大生认为,身为武林正派的苏姐姐你,遇见如此残暴之行,不可能置之不理……”陆菁继续道,“你当时既然还在汴梁,又在王大生面前施展过威力惊慑的‘断魂刀法’,当时‘江湖博’的消息又那么封紧,一旦苏姐姐你出头,王大生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当时也是这么担心过……”苏佳捂着额头,略显难受的回忆说道,“幸好当时嫂子挺身而出,不然那天出来‘主持公道’的人,就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”知道了这一切,萧天像是明白了什么,回想起尔后在萧家山庄与王大生对峙的经历,萧天不禁嘀咕道,“怪不得,当年王大生会不惜一切代价,拼命追杀佳儿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王大生已经死了,现在再提起来,也不过如此……”苏佳平复了一下纠结的内心,默默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苏姑娘你是真的知道……剑道大会的秘密咯?”唐战继续道。

    苏佳默认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两年前佳儿你为什么不说出来呢?”萧天不解道,“自己一个人把秘密藏着,却是遭到了王大生的追杀,遭遇了无数的危险……如果两年前,佳儿你就把秘密公之于众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姐姐她没办法这么做——”话音未落,陆菁在一旁义正言辞道,“她是想要将当年这个惊天秘密公众于世,但是因为当时的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那个时候,我没办法……应该说,是不能将这个秘密说出来……”苏佳镇定说道,“尤其是在剑道大会中途,如果当时这个秘密泄露,在汴梁参见剑道大会的四大门派,就别想活着离开汴梁……王大生也正是抓住了我当年这个心理,所以一面加紧搜捕我,一面又并不担心我会泄露秘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什么?两年前的那个秘密,现在应该可以说出来了吧……”唐战好奇不定问道。

    不只是唐战,陆菁和萧天也是一样,众人非常想要清楚,尘封了两年的秘密疑团。尤其是陆菁,她冥冥中能感觉到,这顿日子发生的一切“疑云”,都与两年前剑道大会的秘密脱不开关系……

    “好吧,反正事情过去那么久,汴梁城也告破,再说出来也不过尔尔……”苏佳低声喃喃道,“当年剑道大会结束,离开汴梁,我觉得那个秘密最后也没有造成不可预估的后果,所以后来也不了了事,没有告诉任何人……如今你们想要知道,我说出来也无妨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苏佳慢慢叙述着,两年前整个武林都想知道的却无其果的,剑道大会的秘密……

    汴梁城关,郊外军营……

    汴梁战役结束,明军拿下了河南一带最重要的军事关口,基本完成了“讨伐蒙元”三步策略中的其二。军队休养整顿期间,朱元璋御驾亲征,坐镇营中,继续参详着战事军略,运筹帷幄……

    “先取山东,撇其屏蔽;旋师河南,断其羽翼……”朱元璋独坐营中,望着天下之势的版图,自言嘀咕道,“二者即毕,即是拔潼关而守之,据其户槛……不过在这之前,还有一处——洛阳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朱元璋的目光,盯在了地图上的“洛阳”之处,神情澜澜不定……

    “末将参见皇上——”正说着,营帐外传来了常遇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现在汴梁的军民状况是否安好?”看来,朱元璋是早有安排,这两天命常遇春监督先锋军部,安置城池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,一切安好,军队各部安守本分,没有骚扰城中百姓,并配合原汴梁知府袁冲,积极整顿城中治安——”常遇春一五一十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朱元璋点了点头,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,继续问道,“对了,相府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朱元璋这么问,眼神略显神秘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确切消息……”常遇春回答道,“手下眼线还没回来,可能是遇到了瓶颈,一时不太方便……不过请皇上放心,最多次日,所派使者一定归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,好……”朱元璋点了点头,默默自言道,“希望这其中,不要再出什么差错……朕现在担心的是,先锋军部队在那儿,要是让陆菁发现了什么……”朱元璋似乎是在隐瞒和担心什么,对如今身在汴梁的陆菁心有提防。

    “对了,皇上……”踌躇间,常遇春继续道,“刚才追风派掌门人莫天行那边传来了消息,他说手下弟子一切就绪,可随时随同我军出征——”

    “莫天行是吗,动作挺快的……”朱元璋嘀咕一句,想了想,继续道,“莫天行与朕有过来往,为了讨伐在潼关的叛门弟子陈世今,派遣追风弟子从助我军……不过这件事先不急,回去告诉莫天行,讨伐潼关之前,我军先得拿下洛阳等地……等洛阳战事结束,河南尽归我军,再作西进打算,朕会亲自再通知他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,末将这就前往告知——”常遇春说完,请命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留下朱元璋继续独自一人,观摩着天下战局之势。

    “山东、河南、潼关既定……霸业之成近在咫尺,天下终归是朕的……”朱元璋望着中原版图,内心激昂道……

    汴梁城中,相府大院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就是当年剑道大会的秘密……”苏佳向众人阐述了两年前的秘密,表情略显低沉道,“现在看来,或许不过如此吧……但是在当时,确实是万万不能泄露半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确实……如此……”知道真相的萧天,似乎是还未从惊异中回过神来,语气吞吐道。

    “只能说,当年发现这个秘密,苏姑娘你应该是纯属偶然吧……”唐战不禁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默认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陆菁似乎是在思考什么,站在一旁静默不言。

    “这个秘密在当时看来确实惊人,但现在也就那么回事……所以呢,现在知道了这个秘密究竟何用?”萧天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在这相府中碰巧找到了疑点,随便问问……”陆菁像是心有意图,转而一笑道,“反正我和傻蛋已经帮你们巡查完了军队,萧大哥你和苏姐姐若是无事,可以回去郜前辈那里。毕竟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没两天我军又要离开,好好珍惜在这里的日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,菁儿,不是……”然而,唐战听了这话,似乎是认定陆菁忽略了什么重要之事,表情略显吃惊,想要反问道。

    但快人一步,陆菁下了一个手势,故意堵住了唐战的嘴,似乎别有他意,继续抢先说道:“没事的话,你和苏姐姐先回去吧,这里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和傻蛋就好——”

    萧天自然是没注意到陆菁的“奇怪举动”,伸了伸疼痛的胳膊道:“好啊,我这全身是伤的,暂时也不想动了,现在就想赶紧回去,舒舒服服睡个觉……走了,佳儿,我们去找小青姑娘吧——”

    苏佳点了点头,没说什么,转身随同萧天一起,离开了相府大门……

    萧天和苏佳离开了许久,唐战和陆菁继续留在院中……

    “菁儿,为什么……”想起刚才的一幕,唐战不禁问道,“为什么不把何一凡的事情告诉萧兄弟和苏姑娘,说起何一凡,萧兄弟应该是再熟悉也不过的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打草惊蛇……”陆菁只是简单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唐战一时没有听懂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猜想,这其中有关何一凡,以及两年前剑道大会,甚至是如今汴梁的战事,这之中的关联……”陆菁莫名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猜想?”唐战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敢确定,只是有这个预感……”陆菁摇了摇头,随即眼神坚定道,“现在还差的,就是证实这个猜想是对是错……我有一个计划,能通晓这一切真相的计划,但是这件事最好不要让太多人知道,越少越好,就连苏姐姐和萧大哥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唐战听不明白陆菁在说什么,但看着陆菁如此坚定的眼神,自知其心里有数,便没再追问,只是默默地协同答应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么……”陆菁眼神一凝,心中的猜想似乎愈加坚定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