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二十三章 事有蹊跷 下
    “诶,唐战兄弟、菁妹,你们来了——”正在二人谈话间,院落一处,传来了袁冲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袁冲兄弟——”唐战也收回刚才的疑惑,笑脸相迎道,“噢,今天说好的,我和菁儿来袁兄府上相聚一谈,顺便来相府这里巡视一下军队状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要二位闲来有空,随时欢迎……”袁冲热情说道,“至于军队方面,你们放心,昨天部队入城,我也亲受你们徐达元帅之令,配合你们先锋军部队将士,收押查封相府蒙元朝廷旧处的东西……我知道,这里曾经是蒙元朝廷在汴梁的机密所处,城池攻破,这里必然会大有动作。所以我特地吩咐好兄弟,保持这里一切原封不动,等待唐战兄弟你们亲自前来审视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袁兄弟多有用心了……”唐战笑了笑,随即说道,“其实说是机密,战后也不过尔尔。一会儿我和菁儿照例巡查完了部队,便随袁兄弟你府上一坐,畅言相叙这两年汴梁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二位若是想听,在下能滔滔不绝一宿,届时府上也会以好茶相待……”袁冲客气说道,“至于现在审视的话,二位随时请便,府中巡查若是有何疑问,尽可找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袁兄弟了——”唐战再次道谢一声,遂与陆菁二人前往府中,审查军队而去……

    府中巡视,除了审阅部队秩序外,唐战和陆菁也顺便打听调查一番,有关蒙元朝廷留下机密文件之类的消息,以作可能紧随而至的伐军策略。为了加快效率,唐战与陆菁二人分头行动,陆菁在前院,唐战在后院,各自做着审视与调查……

    “军师……”“军师……”前院厅门,先锋军众军将士正有条不紊搬运查封着府库内的大小物件,看见陆菁前来巡视,纷纷行礼招呼道。

    陆菁也一一点头回应,望着府库运出的大小箱子,不禁问道:“这些箱子里面装的,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士兵,直言回应道:“回军师,这些都是蒙元相府之前与之相关的纸张文献……哈,不过说是相关,其实都是些士兵部队名单等无关紧要的东西……南北两处的府库,皆是如此——靠南这一侧的房厅,大多都是城中将士的名单;靠北那一侧的房厅,则大多是武器火药之类的点数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陆菁暗自嘀咕了一句,随即又问道,“那你们有没有找到相关事件文献之类的?”

    “事件文献?”士兵没有明白意思,反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噢,就是像城中相府或是军队有什么计划安排,或者是已经发生过的一些大小事件,最后以文书形势存放的……”陆菁耐心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……没有吧?”士兵想了想,嘀咕几番回应道,“这里大多是将士名单和军火贮藏,不可能会有什么相关事件的机密文件……不过后院就不清楚了,军师若是想知道,问问后院的兄弟,说不定他们会有些许了解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……”陆菁点了点头,随即离开了原地。不过看着南北两厅军队收押的物件,陆菁心中略有隐隐的不安……

    后院府库,唐战则是照例巡查这部队情况……

    “唐将军……”“唐将军……”唐战作为主将,亲自前来,众军将士自然是以礼招呼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唐战也一一点头回应,表情十分亲和,顺便走到部队收押的一处,亲手翻阅一些蒙元相府之前的书籍或是储物,不过收获甚微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些东西都是什么?”唐战想了想,不禁冲身边将士问道。

    士兵一五一十回答道:“回将军,这些都是一些账本,以及城中已经作废或是罢黜的命令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朝廷上头发下的相关诏令?”唐战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没有,将军。这些收押的文献,都是汴梁城相府的一些吩咐示令,只在于城中或是县级……”士兵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唐战略显失望道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——”正在这时,靠东一侧的书库方向,传来了士兵的汇报,“我们在藏书库那边,发现了大量被烧毁的文献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被烧毁了——”唐战听了,惊异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——”士兵继续道,“藏书库的所有文献,全部烧得一干二净,就连一张白纸都找不到,只剩下灰烬一堆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傻蛋?”正在这时,陆菁匆匆从前院赶来,看着唐战这里像是略有发现的样子,不禁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藏书库找到了机密文件的下落……”唐战低声说道,“但是都被烧毁了,应该是在战事开打之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全都……烧毁了啊……”陆菁也略显沮丧道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王大生他们也不傻,明知城池不保,到死也不让我们得到他们生前的文件机密……”唐战攒紧拳头道,“可恶,本来还以为战事结束,能够在相府这里调查出相关机密,是我们太天真了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想了想,随即安慰道:“傻蛋你不用心急,就算找不到相关机密也无所谓,我们只是顺便来巡查罢了,又不是什么强求的任务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唐战略显不甘道。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打完了仗,军中将士需要休整,收押这边,还是不要再太费精力为好……”陆菁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唐战点了点头,但依旧提及道,“不过我们这边找不到,不代表没有人不知道——左君弼投降,汪古部扎台被擒,作为原太守和都尉的他们两个,会不会知道这其中相关的机密?”

    “没有用的……”陆菁摇了摇头,失望说道,“左大人我在战前就有问过一些,但他表示,军中机密全权掌握在王大生等人手里,包括两年前的剑道大会,以及汴梁战事之前的军务,他自己都一概不知;而汪古部扎台已经被遣送到主军囚营,哪怕知道一些消息好了,但军事重地,就算是我们,也没办法轻易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没有别的办法了是吗……”唐战依旧不甘心道。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还有最后一个办法不是吗……”陆菁眼神一亮道,“就算不能知道所有,至少其中一个机密,我们可能了解的到——直接去问苏姐姐本人,她可能知道两年前的其中一个秘密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听了,静默一阵……

    巡查一阵,也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,唐战和陆菁二人只好继续四处转转,看看相府庭院,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……

    约莫一个时辰,到了中午,唐战可能是有些累了,吩咐手下的将士休息一阵,自己则是坐在花坛一旁,养养精神。

    “喝点水吧,傻蛋……”陆菁则是走到跟前,递过一个水壶,亲切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唐战暖暖一笑,遂与陆菁坐到一块儿,一边畅聊,一边享受着战后归家难得的欢欣。时不时,二人也环顾观望着相府里的花花草草,想想两年前自己等人从未进入的军府重地,现在却是身置其中,心中不免感慨……

    然而,不知何时,唐战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“异样”,眼神直盯盯望着后院大门的一侧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,傻蛋?”陆菁看着唐战眼神发直,以为注意到了什么,不禁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菁儿,你看那个人……”唐战不禁身手指了指,正朝后院大门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唐战一提,陆菁也转头望去——只见大门中间,一个身带佩剑武林模样的江湖人士,正和袁冲手下的一个侍卫莫名说着一番话。

    “江湖人士……”唐战低声嘀咕道,“这汴梁战事刚结束不久,江湖上有哪个走卒,会跑到这汴梁相府里来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有点奇怪……”陆菁也略感蹊跷道,“这身打扮,应该是……崆峒派的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崆峒派?真的耶……”唐战继续道,“奇怪了,崆峒派的弟子怎么会在这里……噢,想起来了,之前后山救嫂子那回,我和萧天兄弟他们赶往的路上,碰到过崆峒派弟子何一凡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……何一凡?——”陆菁听了这个名字,似乎非常敏感,不禁提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崆峒派弟子何一凡,是萧天兄弟在襄阳附近认识的朋友,据说行军途中,包括救嫂子一行,帮了我们不少忙……”唐战看着陆菁有些反应过激,不禁问道,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提到何一凡,陆菁不禁想起了左君弼投降的那次事故营救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萧天想起昨晚的“撤离”,仍旧有些心有余悸,看着陆菁平安无事,实现了自己“出征”前的承诺,不禁安心道:“昨晚可真是惊险啊,又一次和王大生正面交锋,还是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……不过好在菁妹你平安无事,我们救援真的是千钧一发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……”陆菁先是谢了一句,但随后心中似有疑惑,不禁问道,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们来得也太巧了,你们怎么知道我们昨晚谈判会有危险,千钧一发之际及时赶到?从这里到先锋营,快马加鞭也要些时辰,没有提前命令你们的话,你们没道理正好赶来啊?”

    萧天听了,也不禁问道:“不是菁妹你下命令让我们来协助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下命令给你们了?”陆菁也是愈加感到奇怪,又回问道,“我又预料不到昨晚会有危险一出,何况这些天朱元璋从未放松对我的‘监视’,我就是想写信下令也不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,命令不是你下的?”萧天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对,心中略其担忧道,“那到底是谁,是谁下的命令?”

    “喂,你在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懂?”陆菁越听越迷糊,继续问道,“你们是接了谁的命令,才率兵前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,何……”刚说到关键点,萧天顿时怔住了。

    不只是萧天,刚才还沉浸在自己不安中的南宫俊和慕容飞,也顿时惊醒过来——因为他们和萧天一样,也是在先锋营前接到了何一凡的消息命令。

    “菁妹我问你……”萧天表情一变,紧张问道,“你认识何一凡吗?”萧天认识何一凡的时候,正好是在陆菁离开先锋营之后,所以若是没见过面,陆菁应该是不认识何一凡的,也不清楚自己等人与何一凡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何一凡是谁?我没听说过——”陆菁直截了当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,萧天三人不禁瞳孔张大,一种隐隐的不安愈加转而恐怖,在三人心里徘徊……

    随即,萧天把有关自己和何一凡的事情,大体叙述了一遍……

    “何一凡,崆峒弟子莫名出现在这附近啊……”陆菁托着下巴,凝思暗语道,“有要紧事,却几番几次告诉你们重要信息,确实有点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菁妹……”萧天心中有些不安,现在他相信了苏佳之前说过的话,不禁问道,“你说那个何一凡,会不会是敌军的细作?”

    陆菁默默摇了摇头,随即轻声道:“应该不会,否则他不会对你那么客气……就阵营来说,我想那个何一凡,应该是站在我们这边,至少从你认识他到现在,他一直是在帮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次告诉我们‘谈判有难’的事情,也太蹊跷了点……”南宫俊也在一旁道,“他又不认识菁妹你,为什么要谎称是你给我们传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最不能理解的,恐怕也是所有问题的线索关键……”陆菁继续分析道,“我想,何一凡不认识我,却用我的名号传送消息,一定会受到某人的嘱托,而这个人,一定对我非常了解,不但知道我的名字地位,知道我和你们的关系,还不怕万一事发意外被我察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何一凡至少不是坏人……”萧天想了想,不经意道,“从他的一言一行来看,他身为崆峒派弟子,所作言行皆为正义之事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举动总是让人感到奇怪和不解,甚至总比我们先行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,但至少可以肯定,在何一凡的背后,一定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……”陆菁点了点头,随即道,“总之,何一凡的事,我会多留个心眼;萧大哥你们如果还有机会再见到他,一定要留心他的举动,一旦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,也要及时告诉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……”萧天、南宫俊和慕容飞同时答道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战事风云莫测,这个何一凡却是几次莫名出现,这回又是崆峒派的其他弟子……”陆菁心中似乎担心不定,暗暗嘀咕道,“真的只是巧合吗?总感觉这其中,有什么关联……说不定,这个何一凡,是解开一切事情谜题的关键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菁儿……菁儿——”唐战见陆菁像是有些发呆,不禁大喊提醒一句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