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二十一章 事有蹊跷 上
    翌日清晨,汴梁城中,按原计划唐战和陆菁二人,今日要前往相府一趟,拜见当今汴梁知府袁冲,与之一会……

    与父母请安过后,吃完了早饭,二人便离开了府中。陆府在城南,相府旧址在城北,偌大的汴梁城,想要两头走完,不是一件轻松的事。好在战事结束,城中军队自有休养,除了抽时巡查部队秩序状况,唐战和陆菁二人并无太多繁杂琐事,权当是两年归家,再次游历城中之景。

    不过战后的汴梁,废墟尽显,不能与安世时期的繁华比拟。战事结束不久,城中的秩序还未稳定,街巷集市就不说了,城中的老百姓,大多仍以救济粮为食,以待城池重建恢复。但打败了蒙元军队,城中百姓无不欢欣鼓舞,比起繁华时期屡遭压迫、徭役重负,老百姓更喜欢现在这样,即使日子暂且清寒,却是获得太平与自由,普天同庆……

    唐战和陆菁,手牵手走在大街小巷,时不时欢声笑语一阵。尽管身着军装,二人却像是回到两年前初恋的情境,暂时忘却了战后的伤痛,沉浸在难得安平的喜乐中……

    “部队秩序还算不错,没有骚扰当地的百姓,这倒是让我们省了不少心……”唐战环顾着四周的城景,欣慰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……”陆菁也平和应声道,比起两年前的古怪与调皮,如今的陆菁,更显成熟与豁达,“朱元璋沿军下令,部队所到之处,不得扰乱百姓秩序……虽然我对朱元璋心存戒意,但就这点来说,我还是挺敬佩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相府那边是什么情况……”唐战继续叨咕道,“想想两年前,那里可是蒙元军机重处,城中百姓一般不敢靠近……不过战事结束,虽然百姓安然无恙,但相府旧址扣押不久,我想那个地方,应该还存有许多我们尚未可知的军事机密,尽管对于战后来说,那些机密可能已经不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——”陆菁忽而郑重道,“汴梁虽然告破,但其军事机密未必没有价值……你还记得吗,傻蛋?两年前剑道大会的时候,苏姐姐曾经只身夜闯相府一次,其目的是要找寻有关叛门弟子陈世今的下落,结果还真让苏姐姐找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世今的下落……是吗?”唐战嘀咕了几句,努力回忆道,“我记得苏姑娘那次说,陈世今身处潼关,被封镇西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潼关啊……”听到“潼关”一词,陆菁不禁思绪道,“如果说汴梁战事结束,再继夺取洛阳等地,西进北上战略,便会是潼关……苏姐姐,难道说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,菁儿?”看着陆菁思索不定的样子,唐战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噢,没事儿……只是……”陆菁心中像是有莫名不安的预感,一边猜想,一边说道,“我是在想,苏姐姐两年前夜闯相府,虽然目的是想打听陈世今的下落,可是她发现的,仅仅是有关陈世今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唐战有些跟不上想法,略显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傻蛋你想,两年前苏姐姐夜闯相府,却是遭到王大生百般追杀,如果只是因为一个陈世今的下落,有必要如此执着不放吗……”回忆起两年前的往事,陆菁像是找到了什么疑点,愈加确信道。

    “菁儿你的意思是说……苏姑娘两年前,还发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……秘密是吗?”唐战惊异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一定是因为这样——”陆菁确信说道,“如果说这个秘密事关重要,甚至攸关人之生死,那苏姐姐便很有理由,一直向我们隐瞒这件事情……而正因为重要,所以王大生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置苏姐姐于死地,因为这个秘密很可能牵扯军事机密,让外人知道,后果不堪设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年前的秘密啊,会是什么呢……”唐战也愈加紧张起来,神情渐而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哦……”陆菁像是想到了,传神说道,“傻蛋你忘记了吗?两年前,汴梁剑道大会,有一个人人都想参透的秘密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也像是意识到了,那个快要被尘封遗忘的,两年前的秘密……

    “老大,原来你在这儿啊——”正在唐战陆菁二人思索间,面前突然一声叫喊,打断了二人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啊?老大?”唐战听了有些莫名其妙,转头一望。

    陆菁则是露出了笑脸,因为这个人自己再熟悉也不过——他便是汴梁城中,最有名的混混“麻三儿”。

    “哟,这么巧,这么大个汴梁城,居然会在这儿碰见你……”见到了麻三儿,陆菁即刻换了一副表情,“玩世不恭”道,“怎么,不在你的摊子上当‘霸王爷’,来本姑娘这儿俯首作揖,不像是你的作风啊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这才想起来,不禁会心一笑——汴梁城势力最大的混混麻三儿,人称“霸王爷”,城中所闹之事不少,连官府走卒都会怵他三分;但就是这么个“黒摊霸主”,两年前在财运酒楼,却是被陆菁羞辱得五体投地;为表义气,最后还愿给陆菁做牛做马,称其‘老大’……麻三儿在地痞混混之中权势最高,却是被一个陆家丫头整得服服帖帖,两年前离开汴梁,还是麻三儿帮忙整的拖车,成功助陆菁“离家出走”……可见这么算下来,陆菁在汴梁,“地位”还真不小,无论地痞混混界哪位兄弟,都会敬其三分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这儿,唐战在一旁,不禁偷偷笑道:“菁儿,没想到这你也能混出个名堂来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倒是不以为然,做出一副“老大”的样子,古灵精怪道:“怎么,听说本姑娘回来了,你们这些兄弟,全部出来特地迎接是吗?”说着,陆菁看了看麻三儿身后,一路跟随的混混小弟。

    麻三儿做出奉承的笑脸,俯首说道:“可不是?我们都听说了,老大现在可是明军先锋部队的军师将领,举兵攻破汴梁,是拯救汴梁百姓的大英雄,我们都为老大感到由衷高兴!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是啊……”后面的兄弟,也纷纷笑脸应和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两年不见,倒是对本姑娘尊敬不少嘛……”陆菁“不羁”地掏了掏耳朵,似乎是想到什么好点子,不禁问道,“对了,本姑娘这次胜仗而归,杂事依旧太多,需要麻三儿你们帮我处理点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老大您尽管提,在这汴梁城,就属我们兄弟眼线最多、势力最大,附近的地道混混,没有敢对我们不敬的……”麻三儿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陆菁继而问道,“既然眼线最多的话,那我问你,汴梁战事结束,城中有没有出什么治安问题?”问到这里,可见陆菁还是没有忘记自己军将留守汴梁的本职。

    “大体上没有……”麻三儿回忆着说道,“只是记得昨天,慕容家好像发生了躁动……有个叫程奎的混混,原来是慕容新的兄弟,城外道上的,趁着慕容家衰落无人,想要大肆搜刮、占财富为己有……后来听说慕容家的大小姐回来了,不但出手杀了程奎,还请袁冲袁大人,将那些个混混伏法,风波才算平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樱妹……”听到慕容樱的事情,唐战不禁道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昨天慕容家发生了不小的躁动,幸好樱妹回家及时……”陆菁先是嘀咕了一句,想到战事结束不久,治安依旧不稳,陆菁冲麻三儿问道,“麻三儿,你说过在这城中,所有地痞混混,就属你的权利最大是吗?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?在这汴梁城,哪怕是城外十里,道儿上混的,没有没听过我麻三儿‘霸王爷’名号的……不管是哪条道上的,都会对我麻三儿敬重三分——”麻三儿倒是洋洋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个‘霸王爷’,是不是听从本姑娘呢?”陆菁做出“坏坏”的笑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还用说?”陆菁发话,麻三儿立马收回脾气,俯身恭敬道,“陆姑娘你就是我们的老大,我麻三儿谁都不服,就只服你一个人——老大您说什么,我一定照办,并且吩咐兄弟们一定办成!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那就好……”陆菁故意摆出“阔绰”的样子,一脸“自鸣得意”。

    唐战在一旁,看着陆菁“吊儿郎当”的样子,快要笑傻了,不禁暗暗道:“菁儿,能在混混界当老大,我也只‘服’你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随即站直身子,即刻命令道:“行,那本姑娘现在就嘱咐麻三儿你一件事儿——”

    “老大请说——”麻三儿恭敬请命道。

    “我命令你,吩咐你城中所有的兄弟,管理好这一带的治安,汴梁重建之前,不许再有任何地痞混混在这闹事儿——”陆菁继续道,“如果敢有,而且你还治不了,你就跟他说,等我陆菁回来,一定亲手整得他死去活来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——”麻三儿爽快答道,“这个老大放心,我麻三儿只要下了令,没有兄弟敢不从——要是哪个混混还敢在这儿闹事,不用劳烦老大您,我麻三儿亲自要他好看!”

    “很好,这事儿办好了,将来有一天本姑娘再回来,一定少不了你们的好处……”陆菁继续作腔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大,麻三儿一定和兄弟们办好这事儿,无需老大操心——”麻三儿继续道。

    陆菁满意点了点头,唐战在一旁看了,欢笑之余不禁暗暗佩服:“菁儿你真厉害,用这么个看似无稽的办法,成功管制了汴梁重建前的治安——这办法还真比官府亲手整治要强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巧计管理治安一事,唐战和陆菁暂时与麻三儿等人告别,继续往城北方向走去……

    汴梁城外,梅花山庄……

    一大清早,郜英还是像往常一样,吩咐好小青打理院落事务之后,自己则是去后山散心,享受清晨新鲜的“沐浴”。不同的是,今天有苏佳陪着小青一起打理,而在后山,郜英也正准备去看看萧天——萧天憋了一肚子怨气在后山睡了一晚,也不知道情况如何……

    拄着拐杖,缓缓走到后山,虽然年过七十,但郜英身体依旧硬朗、徒步上山无息,丝毫看不出年迈之样。待到经过长廊一角,沿着阶梯而上,终于看见了萧天的影子,郜英倒是一时惊愣。

    萧天四肢平躺,仰天睡在石梯之下、石僧铜像之前,一副十分滑稽的样子,时不时还打着呼噜。但在萧天的四周,却是令人惊异的画面——沿山石梯前,无数如同瞬影利刃的沟痕,密密麻麻刻在河流石阶旁,狼藉一片、令人瞠目。碎石乱瓦飞溅,破土沟壑嶙峋,整座“单行山”山脚之下,近乎被莫名怪力践踏破坏得寸草不生。而在萧天睡觉的一旁,“铭蒙铁剑”竖直插在石缝中央,似乎是昨晚萧天练完后剑后,草草置于一旁……

    郜英眼见怵惊一幕,神情顿时震惊,看着山脚下的狼藉,久久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……”郜英缓缓走近一看,环顾周围的“破碎景象”,暗暗惊讶道,“这臭小子,昨晚究竟做了什么……这些沟痕,的确是剑气留下的痕迹,可并不是‘神龙九变剑法’,也不是‘萧家剑法’……难道说,昨晚让他留恋这里,这臭小子就在这儿练了一晚上的剑?还有,这把剑是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石缝之上的“铭蒙铁剑”,郜英十分陌生,因为她很清楚,两年前自己送给萧天的,是山庄的镇宝“梅花剑”……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然而,正在郜英思绪间,酣睡的萧天突然发出几声沉响,迷蒙浑浑梦中未醒道,“佳儿,不要……不要抱我……我好难堪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萧天的“无稽”梦话,郜英走到萧天跟前,暗暗嘀咕道:“哼,这臭小子,天天就做这种梦,真是无可救药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不等郜英说完,萧天继续自恋迷糊道:“佳儿你快放手啊,我知道……你喜欢我……但是别让师父看到了……她老人家七十多岁,老太婆一个……终生未嫁……看到我们两个……这个样子,还不气得眉毛发皱……”

    好家伙,敢在郜英面前说这种话。果不其然,郜英听了,肺都快气炸了,脸色一黑,对萧天刚才的“惊奇印象”顿时全无。郜英站在身前,拾起拐杖,毫不客气对着萧天肚子上方就是一杵……

    “哦吼吼吼……”一声惊叫,萧天顿时被“揍”醒,捂着肚子伏倒在地,半天起不了身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我一不在,就在背后乱说话……”郜英一点情面不留,直言教训道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