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二十章 新的觉悟
    “嗯……好吃……”梅花山庄内,和苏佳“闹腾”了一晚上,萧天坐在餐桌前面,一边吃着剩下的饭菜,一边陪苏佳一起收拾碗筷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知道好好吃饭啊……”苏佳情绪也“平静”了许多,表情缓和道,“早知如此,刚才干嘛犟来犟去,害我和你一起受罚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,还好意思说呢——”想到刚才的“折腾”,萧天仍旧不服软道,“要不是佳儿你折磨我,怎么会被师父教训?安安静静吃一顿饭,不比什么都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都怪你,想占我便宜……不给你点颜色瞧瞧,真当自己是公子少爷了……”苏佳继续就提道。

    萧天听完顿默一会儿,忽然“扑哧——”一笑,表情一阵愉悦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苏佳放下碗筷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随即,萧天转而露出欣慰的神情,语气温和道:“还是和两年前一样啊,为了吃饭的事情争个不停……不过说实话,战争悲痛才过不久,看着佳儿你能走出阴霾、放怀身心与我玩笑,我挺高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苏佳嘀咕着,这才意识到刚才萧天故意和自己“闹腾”,是想要自己走出战争痛苦的阴霾,放下心中的执念。为此,苏佳心中莫名感动一阵,脸微微渐红……

    “碗筷收完了吗?”说话间,门口传来了郜英的声音——在厨房“补餐”吃完了饭,郜英想来看看萧苏二人“收拾”得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噢,就快了,师父——”萧天傻笑地答应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问苏姑娘,谁问你了?”郜英依旧不改怪脾气,冲着萧天就没好话,“今晚要不是你这臭小子添乱,好好一顿饭,至于糟蹋成这样吗?成了苍龙大侠,还不让人省心,整天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……”

    “扑哧……”小青看着郜英每每差别对待二人的情境,不禁在一旁暗暗偷笑。

    苏佳也是暗笑一阵,随即笑脸回应道:“嗯,就快收完了,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倒没说什么话,只是被“歧视”,心里有些闷,但这样的场景自己也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收拾完了就早点休息吧……”郜英对苏佳还是“态度和蔼”,关心说道,“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奔波日子也够苦的,今晚就在我这儿住着,好好睡一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父——”苏佳先是感谢一句,但想着自己不请回来,没有居所,略显尴尬问道,“不过……弟子突然回来,师父不及准备,也不知道……晚上该睡哪儿?”

    “睡我房里吧——”小青这回儿热情说道,“反正我屋子里床很大,被子也有。两年不见,今晚我想好好听苏姑娘你说说,这两年以来发生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太好了,谢谢你小青姐姐——”苏佳听了,表情鲜有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然而,两个女人在一旁开心,萧天却略显呆愣,转头朝郜英问道,“喂,佳儿有住宿了,那……我呢?”

    郜英听了,表情一“黑”,语气立马转变道:“这里没你的房间,自己想办法——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苏佳和小青在一旁听了,止不住暗暗偷笑。

    “喂,这也太不公平了吧?凭什么佳儿回来待遇这么好,我却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?”萧天不禁“牢骚”道,“好歹我也是个病人啊,连觉都没地方睡,这也太惨了点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没地方睡?”郜英补充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哪儿?”萧天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想两年前,我让你“单脚行山”的时候,二十天不都熬过去了吗?你忘了你怎么睡觉的……”郜英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萧天听了,瞪大眼睛道:“让我睡后山上啊?!——”

    郜英说完,苏佳冲萧天做了个“可怜”的鬼脸,故意“嘲讽”道,“阿天,祝你晚上做个好梦哦——”

    萧天见了,憋了一肚子“气”,可是在自己师父面前,又不敢过多反驳。没办法,只能自认倒霉,谁叫自己在郜英这里,总是毛手毛脚,添了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郜英似乎没有说完,语气稍变,继续加言道:“别埋怨了,两年未归,你不想去后山那里看看吗?我想你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地方吧,毕竟在那里,可是你人生第一次重要的历练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萧天暂时收回了“不羁”,表情渐而深沉起来。

    郜英继续正经说道:“别看你现在学会了我的剑法,学会了苍龙大侠的武功,能继承前辈们的武学,除了感谢我们,也得感谢你自己……在来我这里之前,你说过你不过是个萧家山庄的‘垫底虫’,而今能有现在的成就,相信那一次后山的经历,一定对你启迪很深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听到这里,萧天不禁一阵感触。不过他并不是感触自己这两年有多努力上进,比起郜英的教唆,萧天似乎听到了这句话中另外一层意思,心中一道莫名的隐痛。

    随即,萧天又转头望了一眼苏佳,投去莫名的眼光,心中遐想不断。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看着萧天莫名的眼神,苏佳猜不出萧天心里究竟在想什么。不过苏佳能够确定,这是萧天很少会有的坚定目光,一旦出现,必然是内心做出了什么巨大决定……

    “就当是回味自己曾经努力的地方,再去那里看看吧……”郜英倒是没注意萧天的眼神,继续说道,“我想两年未归,比起特地回来见我这根老骨头,倒不如回曾经改变你人生的地方看看,意义要大得多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静默了许久,表情已经完全改变,遂转头望着郜英,鞠躬敬意道:“是,师父——”

    说完,萧天遂离开了房间,还不等苏佳和小青先走,自己则是先去了后山方向……

    看着萧天“莫名其妙”的眼神和举动,小青在一旁悄悄问道:“苏姑娘,萧少侠怎么了,好像突然变了一个表情似的……是不是今天婆婆教训过头,萧少侠心中过意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阿天才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,反倒是师父越这么教训他,他越开心呢……”苏佳先是玩笑了一句,随即镇定道,“不过说真的,刚才阿天的表情确实变得有些突兀,像是内心决定了什么……而且,师父说他的时候,他干嘛突然望我一眼?两年前阿天在后山的历练,跟我又没有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抱着无数可疑不疑的猜想,收拾完了碗筷,苏佳和小青也早早回房休息去了……

    梅花山庄后山,也就是“单行山”山脚——两年前萧天为了救苏佳,不惜冒着生命危险,吞下毒药,在这儿苦苦煎熬二十天;最后得知是郜英对自己的考验历练,习得天下无双的绝世剑法,修成正果……而今故地重游,虽然天黑无以看清山貌,但能听见山下激湍的急流声,恍似绵绵不断的生命波涛,萧天心中起伏不定……

    不过深沉归深沉,刚刚来到后山,萧天还是免不了牢骚几句,踢着山下的小石子,暗自叨咕道:“切,什么嘛,同样是回来,佳儿待遇这么好,我却只能睡后山,混得比乞丐还惨……师父也真是偏心,说回来梅花山庄看您老人家的还是我,却对佳儿那么好,对我百般教训……”

    “牢骚”一阵后,萧天慢慢走到山脚阶梯之下,看着高耸登天的青石阶梯,耳闻激湍不止的溪流水声,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寒夜凉风,萧天心中感慨万千——这里的一切还是没变,阶梯、河流、山脚,甚至是自己面前的“石僧铜像”,依旧深沉庄重伫立在那儿;两年前正是在这里,为救苏佳,二十多天的艰苦磨炼,由废柴到精石,最终改变了自己一生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说得对……”渐渐,萧天表情转而深沉道,“两年前如果不是为了佳儿在此磨练,我这辈子恐怕都是被人‘看不起’的累赘……苦苦二十天的行山煎熬,提升武之造化,习得绝世剑法;如果没有那一出,我的人生不会这么出彩,是该好好感谢敬畏这个改变我人生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稍许感慨,萧天又转头望着急湍的河流,缓缓蹲下神,嘀咕说道:“没错,短短两年,我成了郜英师父的弟子,成了苍龙大侠的传人,习得了他们的武功,获得不菲的成就……可是,师父刚才说过的话,似乎另有他意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刚才郜英的话,萧天心里久久未有平静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别看你现在学会了我的剑法,学会了苍龙大侠的武功,能继承前辈们的武学,除了感谢我们,也得感谢你自己……在来我这里之前,你说过你不过是个萧家山庄的‘垫底虫’,而今能有现在的成就,相信那一次后山的经历,一定对你启迪很深……”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我学会的,都是前辈们的武功啊……”萧天静静自言自语道,“是啊,我自以为自己取得了许多成就,打败天下无敌手,可是倒头来想想,如果没有遇见郜英师父和苍龙大侠这些前辈,我独自一人努力,又能长进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看样子,郜英本来促其怀念的一句话,倒是让萧天一时想到了另外一层隐意。

    “佳儿虽然继承陆前辈的断魂刀法,古墓派的寒灵神功,但她能自学活用,武学归宗并济,创造出‘凤凰刀法’等新式的武学,自习参透;唐战兄弟虽继承祖传‘唐家枪法’,但也几经世历,独树一帜,自创‘玉蝴蝶’之名的惊艳枪法,打败傲晶师太等武林名辈……”萧天看着自己的手掌,默默嘀咕道,“反观自己呢?不过是独有继承前辈的武学罢了,如果没有他们,我自己一人努力,又能像佳儿和唐战兄弟他们那样进步多少呢?我曾经发誓,总有一天要超越唐战兄弟、黄纪兄弟甚至是佳儿,可是他们能够武学自立于世,我只不过是单单继承前辈的武功罢了,跟他们相比,我还差太远了……太远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向上进心的萧天,不禁想到了自己与苏佳等人武学造诣的差距。虽然如今自己的武功,未必在这些人等之下,但真要比起修习武学的创新,自己根本远远不及。

    萧天低下头,望着激湍之下破碎的倒影,神情茫然中暗含一丝坚定……

    “两年前在这里,苦行修炼正果,成了我人生的转折……”萧天伸手迎打着水花,感受着刺激与冰凉,暗暗坚定道,“两年后的今天,故地重游,不仅仅是怀念——在这里,我还要继续修行,奋发上进,抛开名辈弟子后人之份,独创自己的武学造诣,超越佳儿、唐战兄弟还有黄纪兄弟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想罢,萧天缓缓站起身,脚底溅足水花,横向微波,忽而瞬影即过——霎时间,萧天施展出萧家武功“凌云步”,迅影缥缈的步伐,似乎奠定独创武学的起始……

    “抛开‘神龙九变剑法’,抛开‘苍龙掌’,我要独创自己的武学——”萧天眼神坚定,心中决意道。

    掌法虚实即变,由最开始的“萧家拳法”套路,融合“苍龙诀式”之内力,伴着“凌云步”的脚法,萧天转而出掌一式,力道不强,却是阴柔中迅影变幻莫测,既有“萧家拳法”的柔劲,又有“苍龙掌”的迅捷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呼——”两阵寒风掠过,伴着萧天绝影无踪的掌风,八面刺影,阵阵呼啸。“凌云脚步”不见其踪,幻影疾风层层而现,不同于自己熟用的“萧家拳法”和“苍龙掌”,萧天起掌惊起水花,独创而现从未有过的“绝影掌法”。虽是融合所学武道之合,但其拳掌之势与武之行路,却是前所未有……

    萧天施掌,忽觉体中空前独特的内力涌流,神情愈加兴奋,遂轻功起步飞跃而上,正于激湍流水横波之间。

    “嘿——”萧天像是想到了什么,拔出背上的“铭蒙铁剑”,兴奋一喝,全身倒跃,剑锋正点,挑起层层水花。

    融合“萧家剑法”的灵动与“神龙九变剑法”的迅猛,萧天使剑游龙出水,剑影寒光窜行而过,溅起水花飞扬。没了“神龙九变剑法”的刚猛,却是挥剑出手中其一点;没了“萧家剑法”的招式繁琐,剑影出招直截了当——“绝影剑法”横空出世,百般杀出众影威慑,却是不动一丝余力,剑招收放恰到自如……

    萧天愈练愈加兴奋,游龙戏凤纵横天宇,幻影重重层叠而上,比起两年期在“单行山”上“吟龙咆哮”,如今萧天自创的“绝影招式”,静谧中灵动百般,不受拘束……

    忘我陶醉的修行,就像两年前修炼绝世剑法一般,也是在这儿后山之处。萧天也算完成了自己的志愿,两年之后故地重游,在这儿梅花山庄,又一次升华了武修境界……

    “就这样,独创之武学初步完成……”约莫两个时辰,习完武功的萧天,四肢疲惫躺在河边铜像之前,一脸满足道,“虽然自创武功还未成熟,但是日后多加修炼,总有一天能正立于世……从今以后,绝不能永远只走前辈众人的后路。我不是什么‘江湖博’的传人,也不是‘苍龙大侠’的后人——我就是我自己,我是萧天,我会让天下人都记住我的名字!”

    伴着对未来无限美好的憧憬,萧天放下身心疲惫,安稳躺在青石板上,熟睡而去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