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一十九章 情暖回忆
    “喂,你……你要干嘛?”萧天见双手无以动弹,有些“后怕”地瞟视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喂你吃饭啊,这可是你自己说的……”苏佳继续露出“笑里藏刀”的表情说道,“乖,听话,我喂你吃饭,别乱动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自己来吧……”萧天知道苏佳会趁机“使坏”,抢先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,苏佳快人先机,夹起一筷子,正朝萧天嘴里送去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唔唔……”萧天瞬间被堵住了嘴,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苏佳一边夹菜,一边笑着说道:“行军这么久,天天吃军伙饭,嘴都快烂了,多吃点青菜,调调味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萧天一边嚼着菜,一边想要说话,谁知道苏佳又是一筷子上来,再次堵住了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多吃点肉,身子骨补结实点儿……”苏佳夹了一筷子肉,继续“笑”道,“你看唐战大哥那么强壮,你要向他‘看齐’,以后跟他比试拳脚,不至于老吃亏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萧天说不出话,只能一边嚼菜,一边做出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……”苏佳得理不饶人,又夹了一筷子鱼肉,硬塞进萧天嘴里道,“多吃点鱼补补脑子,否则每次都被菁妹笑话你脑袋瓜不灵光……你放心好了,这回我帮你把刺都挑好了,不用担心卡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萧天嘴里被塞满食物,表情痛苦难堪,自己想要伸手“反抗”,怎奈浑身酸痛,双手又被苏佳控制动弹不得,自己唯一能做的,就是不断动着嘴巴,久而久之,牙齿都快嚼累了。

    可苏佳还不打算继续“罢休”,又夹起一块鸡肉道:“还有我亲手做的烧鸡,味道可不错了……你受这么重的伤,吃点好的补补身子,伤残的胳膊肉慢慢都会长起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停往萧天嘴里送食物,和两年前“喂饭”一幕如出一辙,小青在一旁见了,不停地偷笑,甚至抑制不住情绪,手中的碗筷差点掉落……

    “唔唔唔……”萧天是在憋不住了,忍着四肢的酸痛,猛然一用力,挣脱双手,用筷子顶住了苏佳。

    苏佳看着萧天想要“反抗”的样子,故意嘲笑道:“怎么了,不是让我喂你吃饭吗?怎么这么‘抵触’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萧天费了好大劲,才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,样子尽显滑稽,“不好气”地反驳道,“你要噎死我啊……哪儿有这么喂饭的?”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说的,今晚要饱餐一顿……”苏佳继续“使坏”笑道,“我这是关心你嘛,想让你多吃点,好好补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是畜生啊,往嘴里硬塞的?”萧天憋了一肚子气,平日里天天惯着苏佳,今日怎么说也要“还击”好好管教一次。

    “我管你是什么……只是你对我这么好,我得好好报答你才是……”苏佳整蛊说道,“我这么关心你,你居然还转头指责我——哎,男人啊,真是难养活哦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忍了忍气,想着自己不能被苏佳当猴一样耍,遂“坏坏”一笑道:“好啊,佳儿你这么关心我,那我也不能不领情……你说这军旅之行,佳儿你也消瘦了不少,不光我得养好身体,你是不是也要补补身子?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苏佳转脸一“黑”道。

    萧天顺手夹起了菜,准备往苏佳嘴里送道:“行军这么久,佳儿你久经风沙,脸色发黄,是得吃点萝卜补补水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眼疾手快,抄起筷子拦住了萧天,顺弹一指将青菜点落,自己遂夹起筷子,回敬一块红椒说道:“常年未回南方,水土不服,江岸河口风湿气重,阿天你要吃点辣椒预防风寒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伸手也不妨多让,轻手一点,挡住了苏佳的筷子。随即自己又夹起鱼肉,这回索性往苏佳嘴前扔掷过去:“多吃点鱼,对眼睛好,以后佳儿你夜里巡逻,注意更加集中——”

    苏佳这边也毫不客气,一筷子将鱼肉弹开,夹起一根猪骨,飞掷过去道:“啃点骨头,壮壮身子,和王大生决斗,从那么高的塔上摔下,阿天你得好好休养壮骨——”

    萧天将骨头点落,继续夹起水汤莲子道:“佳儿你最近老失眠,吃点莲子养养精神,不至于每天晚上做噩梦——”

    苏佳依然“不甘示弱”,挑起一块冬瓜,朝萧天脸上扔道:“阿天你嘴巴上火,经常训兵疼得喊不出声,吃点冬瓜灭灭火气——”

    萧天将骨头点落,又夹一筷子青瓜道:“佳儿你得吃点青瓜,消消肝火,免得每天晚上睡觉磨牙……”

    “噫——你还知道她磨牙……”小青在一旁听了,顿感诧异和“嫌弃”,但又略显吃惊道,“难道说苏姑娘每天晚上睡觉,你还去偷看?”

    “啊?你这么没品,趁我熟睡偷看我?”苏佳听了,脸红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哪儿有?”萧天立刻反驳道,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每天晚上营中跟你轮班巡逻……但佳儿你总有个坏毛病,巡逻完后总把将军令牌带回自己营帐,害得我每次过来轮换,要去你营帐拿一次。结果每次去,你都已经睡下了……不去还好,每次轻轻进你营帐,时不时听见咯牙的声音,之前还以为是闹老鼠呢,搞了半天是佳儿你偶尔磨牙的习惯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像是被人知道丢人的*一样,故作生气道:“你的意思是,所有毛病都怪我咯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这么说过……”萧天继续“坏笑”道,“但佳儿你睡觉磨牙,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了,脸面一红,不知究竟是羞涩还是愤怒……突然,苏佳鼓作一气,继续用筷子夹菜,往萧天碗里送;萧天见了也不妨多让,跟着夹筷子彼此“较劲”……

    “跟我来是吧?行,阿天你多吃点豆芽,消消口炎……”苏佳再来抢先道。

    “怕你啊?佳儿你多吃点冬笋,帮忙消化……”萧天也“不甘示弱”回敬道。

    “多吃点芋头,有助消肿……”苏佳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多吃点豆腐,养养皮肤……”萧天依旧不妨多让。

    “多吃点土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吃点油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吃点牛筋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吃点猪蹄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来来回回几十道,像是故意赌气一般,而且来劲儿越来越大。不一会儿,好好的一桌“丰盛晚宴”,被萧苏二人情绪闹得“乌七八糟”,满桌子都是饭菜横飞,一时狼藉一片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小青看着情侣二人“逗乐”的场面,已经笑得合不拢嘴,忘了自己手中的晚饭,不禁放声大笑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,还吃不吃饭了?!!!——”突然一声“雷霆怒吼”,制止了萧苏二人的继续“胡闹”——只见郜英一脸怒气的面容,望着桌上狼藉满目一片,大声斥吼道。

    场面顿时肃静,萧天和苏佳的筷子也停在了空中,略显惊异地愣神不定。

    看着二人“滑稽十足”的姿态,小青收回笑声,却依旧止不住暗暗偷笑……

    郜英“愤怒”站起身,不改昔日古怪脾气,冲着萧天和苏佳斥道:“好好一顿饭,全让你们两个给糟蹋了……你们两个,给我把这里收拾干净——今晚不收干净,别想在我这儿睡觉!”

    萧天和苏佳知道彼此“闹”过头了,立刻在师父面前做出一副愧疚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走,小青,跟我回厨房——”郜英转过身,不好气地嘱咐道,“我们回去包饺子,罚这两个家伙今晚饿肚子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,婆婆,呵呵……”小青起身跟去,不忘继续偷笑。

    剩下的萧天和苏佳二人,只能彼此傻傻发愣——和两年前一样,当时饭桌上闹腾,也是郜英“怒斥”一句平息;只是这一回,自己二人似乎是有些闹过了,被师父予以“严罚”……

    汴梁陆府,后院房间……

    陆菁与唐战“情愫”一晚,心情甚好,睡前独自翻阅自己所撰《陆氏兵法》一二,想起自己杜撰传承后世之憧憬,心中遐想无限……

    “菁儿……”正在这时,门口处又传来唐战亲切的呼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傻蛋?”陆菁回头,亲昵应声道。

    只见唐战端着脚盆,里面盛着蒸汽腾腾的热水,微微一笑说道:“好不容易回家一趟,菁儿,我们就像以前一样,一起洗个脚吧——”

    陆菁听了,美好的回忆顿时涌入脑海,随即暖暖应道: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在陆府,偶尔一些时候,唐战会代替玲珑的职务,替陆菁洗脚,当时便让陆菁感到莫名的温馨;后来在王家村,出征前的最后一晚,唐战与陆菁二人共同“足浴”,陆菁感受到了满满的情意;如今回到了家,再次“把脚言欢”,陆菁既是充满回忆,又是感动无数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同样,二人在脚盆子里“足足相对”,一起洗脚。不同于两年前大家千金的纤纤玉足,久经征途的陆菁,如今双脚已是起茧无数,甚至磨出了不少血泡,其所忍之痛楚,比在王家村的时候,还要令人痛惜。

    果然,唐战一边与陆菁脚拇指环环相扣,一边帮忙搓洗,抚摸着着令人痛心的沧桑老茧,唐战不禁道:“菁儿,两年不长,却没想到这一路你吃了这么多的苦,脚都磨出这么多的血茧……说真的,我挺痛心的,你说你一个堂堂大户千金,不享受家中锦衣玉食则罢,还陪我在外流浪受苦,实在是有些于心不忍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听了,露出较之从前成熟的笑脸,情暖意深道:“都说过无数遍了,我这一辈子跟着傻蛋你,就算吃再多的苦,我也不怕……而且,比起从前的玉足,我更喜欢现在这双磨满老茧的双脚——因为这双脚见证了我这两年来经历的风雨历程,见过的人世坎坷,度过的种种劫难……正因为有了这些,我才会有今天的成就,虽然‘牺牲’了一双脚,却换来了无比宝贵的人生经历和世道真理,我甚觉值得,也很开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……”听着陆菁的感言,唐战心有感慨,不知不觉两年晃过,无论是自己还是陆菁,较之以前,已然成熟懂得了许多……

    和以前一样,唐战依旧亲手帮陆菁洗脚。只是这一次,陆菁没有再感受到阵痒,取而代之的,是无比的温馨与惬意。这倒并不是因为脚上老茧磨起、感知不再,在陆菁心里,唐战已然成了自己生命中不可分割的另一半,对自己甚是了解,内心与情感互相融为一体……

    和在王家村一样,四只脚丫虽然粗糙,却很幸福地在水中“玩耍嬉戏”。唐战和陆菁互相对视而笑,回到两年前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一般,性格行事成熟改变,但爱意倾心依旧不变……

    待到水温完全变凉,亲昵二人才不舍“分离”。倒掉了洗脚水,眼见天色不早,唐战替陆菁合上了书,关心说道:“菁儿,今天一天也够累了,还是早点睡吧——好不容易回家清闲一次,得珍惜这一晚的美梦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蛋你说的是……”陆菁俏皮一笑,回到两年前纯情少女的表情,随之一笑道,“傻蛋你也要早点睡,明天一早我们还要出门办事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办事?办什么事……”唐战听了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陆菁继续道:“之前答应了袁冲兄弟,抽时间去他府上拜访拜访……据说明天袁冲兄弟要去汴梁相府旧址处事,我军在那儿也有安排事务,正好一同前去……这次就纯粹是拜访老友,不在军务之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,说得也对,毕竟汴梁重整,我们家人都在汴梁,许多方面也要拜托袁冲兄弟照顾照顾……”唐战点头道,“我也要早点睡了,明天养足好精神——”

    陆菁像是还沉浸在今晚的“爱意”中,唐战临走前,自己伸手“撒娇”道:“傻蛋,抱一抱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微微一笑,将陆菁轻轻搂在怀中,感受着这难得的情暖温馨。

    “傻蛋,你真好,不管何时何地,你都在我身边……”陆菁抱着唐战许久,随后慢慢起身说道,“早睡了,傻蛋,祝我们今晚都做个好梦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,好好休息……”唐战也关慰一笑,遂满含情意离开了房间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