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一十七章 重温旧情 中
    下一页

    &lt;/script&gt;回到梅花山庄,人还没见,却是遭遇“飞来横祸”,萧天的脑袋上被砸了个大脓包,疼得要命。为表歉意,小青只好带其先回了阁楼房间,和苏佳一起,为其敷药疗伤……

    “诶,疼疼疼疼疼……”小青在一旁涂药,萧天却是因疼痛难忍,捂着额头上的脓包,不断叫喊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萧少侠,都怪我不好……”小青生性善良,因为自己的“鲁莽”,导致萧天凭添伤痛,小青一脸愧疚道,“你再忍着点,这药马上就涂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青姐姐,你不要跟他道歉……”苏佳就不一样了,眼见着萧天“自作自受”,趁此挖苦道,“这是他自己活该——谁叫他回来连门都不敲,还在门外吹这吹那的……这下子长教训了吧?”

    “切,还不都是跟佳儿你说话去了……”萧天一脸“受气”道,“两年不见,故地重游,回山庄见师父,我这不是高兴吗?可佳儿你偏要和我这犟一句,那犟一句的,害我没注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,怪我喽?”苏佳继续调侃道,“堂堂‘苍龙大侠’,这么个意外都躲不过,要是让武林中那些敬仰你的前辈后人见了你这幅模样,不知道得在他们心里抹多大的黑……”一边说着,苏佳一边稍加用力,将敷药的纱布往萧天的额头脓包上按去。

    “诶,疼、疼、疼……”萧天顿感一阵剧痛,又不禁叫喊道。

    “好歹也是个大男人,这点痛叽叽喳喳叫个啥?给我忍着——”苏佳“火上浇油”一句,继续加重了手上的力道。

    萧天知道苏佳是在故意整自己,全身是伤又拧不过她,只得在一旁暗暗隐忍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……”小青在一旁看着萧苏二人打打闹闹,不禁轻轻乐呵起来——含羞婉容,佳人一笑,小青还是和两年前一样,朴实善良含待绝美之颜。

    “小青姐姐,你笑什么?”苏佳见小青时不时开心惬意,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小青笑着说道:“我在笑,你们两个人,还是和两年前一样,打打闹闹却又互相关心,心里喜欢彼此却也不失欢乐……”

    萧苏二人听了,脸不禁一红。苏佳顿了顿,抚平心中的尴尬,噘嘴“反驳”道:“谁……谁关心他了?反正阿天这家伙福大命大,从悬崖上跳下也摔不死,原来总担心他遇险,结果最后都平安无事,每每让我白操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这话听着舒服……”萧天听了苏佳的“关慰”,做出一副十分享受的姿态,靠在椅子上,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看着萧天一副“大爷悠闲”的姿态,苏佳心里就非常“不爽”,随即做出坏坏的表情,语气转折道:“所以说后来我想通了——与其每次担心他这不行那不行,还不如帮他当狗来养,不用太担心死活,牵在身边又听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你什么意思?啊,好痛……”这句萧天听了,气不打一处来,刚想要起身反驳,却是全身痛得抽搐。

    “至于吗?不就受了点伤,大呼小叫没完了还……”苏佳看着萧天“颓废不起”的样子,继续挖苦道。

    “一点儿伤?”萧天听后,“叫苦鸣冤”道,“你搞清楚,我和王大生拼死决斗,从那么高的塔上摔下来,手脚都快断了;今天又背佳儿你过河,腰差点闪了;进山庄开个门,还被砸个脓包……全身上下都是伤,我现在感觉整个人就像骨头散架一样,动都动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切,活该……”苏佳继续轻声调侃道,但时不时也露出俏皮的微笑……

    “是啊,两年不见,你这臭小子还和以前一样,毛手毛脚……”正说着,房间门外传来一句长者的应声,只见一个满头白发、手柱拐杖的老太婆,七十余岁却是身骨挺拔,一脸闷气地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终于回来见到了,萧天和苏佳神情一悦,两年未逢的师父——当今武林四圣之一郜英,终于出现二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师父——”萧天和苏佳几乎同时高兴喊道。

    郜英却并不像是那么“高兴”,一副沉闷的表情,和两年前一样,脾气性格怪异——当二人彼此低落的时候,郜英总会站出来鼓励自己二人;当需要开心的时候,郜英却又莫名其妙发着牢骚或是满脸的怨气……别看郜英年过七十,言语深沉,个性在外人看来,却像是一个性格火辣的年轻女孩儿,临近其身又喜又怕……

    “两年不见,你们两个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,大呼小叫的……”果然,一上来郜英就没给“好脸色”,语气低沉道,“看看你们两个,这什么打扮?全身穿得脏兮兮的,像是臭水潭里跳出来的……这梅花山庄本来宁静芬芳的,全让你们两个到来给搅和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了,在一旁暗暗笑道:“呵呵,果然是师父的性格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刚打完仗,没机会换衣服嘛……”萧天抓着头,不好意思道,“再说了,好不容易回来见师父一趟,笑一笑嘛,别老一副死气沉沉的表情,人老怪难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话音刚落,苏佳和小青二人表情一怔,示意萧天说错了话。

    “嗯?”果然,听到最后那句话,郜英神情顿时不悦,一副“杀气”的眼神,死死盯着萧天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怕是郜英生气,苏佳和小青又同时左右捏了萧天一把,结果好巧不巧,正好捏到了萧天伤口瘀肿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噫——”萧天不禁痛叫一声,但又突觉有失体面,立刻用手捂住了嘴,其模样滑稽至极。

    郜英的表情阴沉了半天……忽然,嘴角微微一弯,郜英倒是鲜有一笑,话中带话道:“是啊,我这个老太婆老是摆着这副‘死表情’,怪难看的……不过,比起堂堂‘苍龙大侠’,头上肿个脓包,全身滚泥,受点伤就大呼小叫,一副叫花子赶跑的样子,我这老太婆的面子,在江湖中也算能挂得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扑哧——”苏佳听了,忍不住吐笑一句,“叫花子……哈哈哈,这话比我要狠多了……没想到两年不见,师父倒也学会开玩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小青这边,更是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原来师父也知道我‘苍龙大侠’的事了……”见郜英主动提及了这两来自己经历的最得意的事,萧天一副傻笑的神情道,“师父,你看徒儿给你长出息了,现在回来是不是很高兴?”

    “高兴……个鬼啊!——”郜英听了,立马呵斥道,“全身一副要饭的样子,还自诩‘苍龙大侠’,还在外人面前说是我郜英的徒弟,我脸都丢光了!”

    苏佳继续在一旁暗笑道:“我说什么来的,阿天?你这一身脏兮兮的,回来不被师父骂才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打仗的事儿……”郜英继续“骂”道,“汴梁城外面闹哄哄的,又是炮火又是浓烟,我这‘梅花山庄’被吵得乌烟瘴气……然后回我这儿连门都不敲,以为是自己家门啊,进进出出拽得跟个爷们儿似的,你要不是我郜英的徒弟,我恨不得亲手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好家伙,暴脾气不断,出言还这么狠,一点不像个师父教训徒弟该有的样子。萧天在一旁哑口无言,而苏佳则是已经“哈哈”捧腹大笑不停,小青见了,跑到郜英身前,心软为其“求情”道:“婆婆,算了,萧少侠和苏姑娘怎么说也是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师徒相见,别把气氛搞这么僵嘛……就当是一家人,今晚咱们和和气气地吃顿饭,坐到一块儿聊聊家常,别再生气了好吗?”

    小青本性善良,郜英在一旁听了,气也稍微消了一些。其实,郜英根本就没有气,只是看见萧天“吊儿郎当”的模样,不改古怪性格地“骂”上几句——事实上,两年不见,看到徒弟回来,郜英心里还是很开心,何况还在江湖听说萧天成了“苍龙大侠”,自己曾经那个“天资愚笨”的爱徒,总算在武林中出人头地,自己心里又是欣慰几番……然而再度归来,堂堂“苍龙大侠”却还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,全身脏不溜秋,完全就像个没长大的顽皮少年,郜英不禁教训几番,心里一边“受气”,一边也为回忆起两年前的“家常教训”而感触不已……

    “行行行,看在你和苏姑娘回来,算是有点孝心的样子,我暂且饶过你,今天你就在这儿过夜吧……”郜英终于放下架子说道,“小青,一会儿你到镇上买些菜回来,和两年前一样,我们一起坐在一桌,好好吃顿饭,聊聊这两年臭小子和苏姑娘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的——”见郜英不再生气,小青乐开了花,转头冲苏佳道,“苏姑娘,一会儿我们两个一起去吧,顺便和我说说这两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趣事儿——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——”苏佳自然也是欣喜,“正好战事刚过,这一带治安还未稳定,我陪你去也算放心……”

    郜英点了点头,准备转头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萧天在一旁沉默了许久,被自己师父“教训”这么多番,心里多有郁闷,随即突发奇想,凑到苏佳耳边轻声道:“喂,佳儿,师父这么个怪脾气,两年了还是没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的怪脾气,你不是比谁都清楚吗……”苏佳也在一旁悄悄笑道,“别说两年了,恐怕师父从年轻到现在,一直都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在想……”萧天继续大胆思绪道,“师父年轻的时候,会不会也和兰姑兰掌门等一些女流前辈那样,经常没头没事儿就大发脾气,任何男人看了都没辙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苏佳听了,眼神一愣道,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啊,师父年轻的时候,跟陆清风陆前辈有段‘姻缘’,却是因为一场比武吹了;兰姑兰前辈曾经和方仲天方掌门相爱甚好,只因一场小小误会,扭头翻脸不认人……”萧天继续调侃道,“这种女人是不是都这种怪性格,而且一辈子都不改……菁妹也有那么点类似,我在想,等菁妹变成老太婆的时候,唐战兄弟会不会每天遭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竟会想着这些东西……”苏佳在一旁听了,有些发懵道,“要是让菁妹听见了,不整死你才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都事实嘛……”萧天还没完,继续悄声道,“你看看菁妹,性格不就和师父还有兰姑前辈那样,古怪脾气……我们倒还好呢,就这几天见师父,忍忍也就过去了;唐战兄弟要是和菁妹成对,一辈子都得受罪……要是我天天看师父那张老脸,整天脾气古里古怪,我非疯掉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苏佳听完,快被萧天的调侃给逗乐了,想要笑声却是见着“冷汗”一幕,不禁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萧天像是注意到了什么,回头一看……只见郜英还没走出房门,像是听见了自己二人的悄悄话,回头投来一道“怨妇”般的目光。萧苏二人顿时吓了一声冷汗,半天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别在师父背后说坏话的好……”苏佳两眼一黑,“冷嘲热讽”道,“要是再让她听见,以师父的脾气,恐怕就不是打断你腿那么简单,她恨不得把你手脚筋挑了都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没再敢说话,甚至不敢去看郜英一眼,整个人转过身,躲在苏佳身旁,半天之言不语。

    郜英没有理会太多,“瞟视”一番后,径直离开了房门……

    萧天心中还在冷汗直冒,在郜英离开之前,自己不敢说任何的话。

    “喂,师父走了吗……”萧天凑到苏佳耳边,轻轻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哎呀,走了走了,堂堂‘苍龙大侠’,居然怕师父怕成这样……”苏佳一把推开萧天,玩笑一句后,随即道,“行了,我现在要陪小青姐姐去买菜,你一个人暂时留在这里……先说好了,一个人在这里给我放安分点,我和小青姐姐不在,再惹恼师父的话,她要对你‘严加惩罚’,我们可救不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重新躺在靠椅上,伸出四肢道:“哎呀你放心吧,我现在全身是伤,浑身痛的难受,哪里都难去,更别说给师父再惹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就好……”苏佳嘀咕了一句,想到和两年前一样又是照顾受伤的萧天,不禁说道,“等我和小青姐姐回来,今晚再有机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,大饱口福——”

    想到苏佳亲手做饭,萧天立刻来了精神:“对啊,好久都没吃佳儿你做的饭了,军中伙食都快吃吐了……那今晚我可要敞开肚子饱餐一顿,佳儿你可要多买点好菜回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看把你馋的……”苏佳微微脸红,俏皮一笑伸出食指,点了点萧天的鼻子,高兴说道,“乖乖等着,我和小青姐姐去买菜,晚上就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和两年前的情境一样,萧天继续道:“好啊,和两年前一样,我受了重伤,回来我要佳儿你亲手喂我吃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了,立刻收回表情,刚才的笑容顿时全无,一句话也不说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喂喂……”萧天一见苏佳的“不悦”,立刻收回道,“我开玩笑的,你别不高兴,饭都不给我做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“冷冷”回了一眼说道:“给我安静呆在这里就好——要是我回来,再听见你给师父惹什么麻烦,我可不管你!”

    说完,苏佳径直离开了房门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www.yuehuatai.com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