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一十六章 重温旧情 上
    readx;    “怎么了吗?”萧天走在前面,苏佳看着萧天莫名停在河边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萧天像是想到了什么趣事儿,嘴角一扬,转而问道:“佳儿,这条小溪你还记得吧?两年前我们来这里,也是这条小溪……当时你受了重伤,还是我背你过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有什么问题吗?”苏佳想不出萧天在打什么“主意”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”萧天浅浅一笑,似乎略有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笑这么‘阴险’干嘛……”苏佳两眼一黑,不禁调侃道。

    萧天动了动胳膊,充满回忆的口吻道:“我在想,不如我们重仿两年前的样子,我背你过河到对岸,然后去见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了,脸颊微红,想起两年前萧天舍身救自己的点点滴滴,至今仍余有回味,不禁心头一暖。但在萧天面前,苏佳依旧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,甩手说道:“随便你啊,只不过你身上的伤还没好,如果你背我不嫌累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笑了笑,继续说道:“没事儿,佳儿你又不重,背你过河花不了多少力气……”说完,萧天鞠下身子做出搭背的动作,示意苏佳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,别后悔……”苏佳红着脸调侃说道,遂一个跃起,径直跳身在萧天背上。

    “啊哈——”萧天背上顿感一道“重石压身”,忍着身上的伤痛,吃力说道:“佳儿,你……怎么这么重?”

    苏佳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双手搂着萧天的脖子,但全身却是故意压重在萧天背上,调侃说道:“怪我咯——这出征打仗的,每天穿着厚重的铠甲你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重啊……”萧天这才想起苏佳身上穿着铠甲,这下子吃了“蒙头亏”,自己身上有伤,还得背这么“重”的人,萧天咬牙道,“喂,这样对待我一个‘伤员’,不太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要求的,是你自己非要背我的……”苏佳倒是挺“乐意”,靠在萧天背上不想下来,鲜有“撒娇”说道,“大男人说话算数哦,说好背我过河,可不许反悔……”

    没办法,萧天只能忍着伤痛,负担铠甲的重量,背苏佳渡过小溪。想起两年前的画面,对比现在,萧天不禁说道:“哎,想想两年前背你,第一次和佳儿你那么亲近,不知道多幸福……现在可好,穿一身铠甲跳我身上,一点客气不给,好像我是给你干苦力的仆人一样。本来还想回味两年前的感觉的,现在一点心情也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了,脸红“色变”道:“噢,搞了半天说要背我,就是想占我便宜啊——”说着,苏佳还故意用手肘,狠狠压在萧天的脊梁骨上。

    “啊,痛痛痛痛痛……”萧天驮着这么重的“负担”,还被苏佳手脚“教训”,身上又有瘀伤,不禁痛叫道,“喂,你轻点儿,我身上还有伤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快走——”苏佳还故意摆弄“臭脾气”道,甚至把萧天当成自己的坐骑一样,熟不知自己心里却是十分的开心……

    没办法,萧天只能忍着痛,背苏佳一步一步慢慢朝河中心走去……

    虽然身体伤痛未消,苏佳身上的铠甲也沉,但萧天还是挺享受这一时刻——和两年前一样,萧天背着苏佳,二人相亲相依,有说有笑走在小溪中央,时不时发出惬意的笑语。情侣二人互相依偎,感情之好愈渐愈深,取而代之调侃的,更是二人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……dudu1;

    “诶,阿天,你还记得我在逸仙门和你说过的事吗?”苏佳轻搂着萧天的脖子,依偎在耳边亲昵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感受着亲切无比的气息,萧天洋溢在幸福暖意中问道。

    苏佳的脸微微一红,继续道:“我说过,将来如果有一天,我们两个隐退江湖,在一处世外桃源居家,我一定要找一个像逸仙门那样,人间仙境又远离世俗喧嚣的地方……最好的话,我们家的房子面前,能有一条小溪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佳儿你当时是说过,我也答应了你,将来一定实现……”想起在逸仙门的日子,萧天点头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当时还问我为什么,我说‘将来有一天会告诉你’……”苏佳红脸一笑,缓缓搂紧了萧天,一改平日里的冷艳,略显少女羞涩道,“不过今天,我可以告诉你……因为我怀念的,就是两年前像今天这样,你背我过河的场景……”

    “背佳儿……你……过河?”萧天也略微羞涩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说真的,那是我喜欢上你后,第一次感动于心的回忆……”苏佳越说,脸越加红透,毫不掩饰表达爱意道,“所以我想,如果将来我们成家,找一个宁静的地方居所,家门口最后能有一条小溪……以后每次出门和回家,我都要你背我,我想一直回味那样的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苏佳的真心话,萧天的心都快醉了,整个人沉浸在暖暖爱意中,脸颊也是红得发烫。未来无限美好的憧憬,脑海中不断涌现幸福的画面,萧天一时忘了神,没有回应苏佳的话语不说,整个人一个踉跄,差点陪同苏佳一同掉入河里。

    “喂,你小心点……”苏佳看着萧天“神魂颠倒”,差点没站稳,不禁提醒道——当然她也明白,自己的表白似乎过于坦率了点,别说萧天了,自己听完后,都觉得脸红尴尬,不知该如何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萧天依旧沉醉在未来与苏佳夫妻同居的美好向往中,但不改调侃性格的自己,努力做出一副淡定的样子,随即突发奇想,转而玩笑道:“想得可好呢——那万一以后我们有了孩子,也要爹娘背的话,我背着佳儿你,你又背着孩子,我们一家人该怎么过河啊?”

    苏佳听了,脸颊通红、心跳加快,遂伸手捏了萧天一把,“撒娇”说道:“讨厌,又在胡思乱想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别老揪我伤口……”萧天伤口处被苏佳一捏,又一次痛叫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玩笑开到这里……少再废话,快点背我过去——”苏佳索性收回“乱想”,红着脸催促道……

    萧天背着苏佳过了小溪,“亲昵”一阵后,二人直道丛林几步,来到了梅花山庄的门口。这里和两年前没有两样,就连大门一旁的野花野草也是整齐开放——看样子这两年小青作为侍仆,倒是没少“修理”这里的草木,一切都显得那样熟悉,一切都觉得那样温馨……

    “嗯,一点都没变,这里的花草还是这么香……”萧天背完苏佳,伸了伸酸痛的手臂,尽情感受周边的花香道。

    苏佳却是不以为然,在一旁故意调侃道:“别想得那么好,搞不好这些花草,都是郜英师父用死人的肥料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就是怪脾气,待在一起久了,就习以为常了……”想起郜英师父的古怪性格,萧天略带回忆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二十多天,你真以为多久呢……”苏佳继续道,“我之前可是和你说了,你这一身脏不溜秋的样子,师父见了,肯定会狠狠训你一顿……别怪我没提醒你,两年不见,一来给师父她老人家留下这么个坏印象,今晚在山庄,她连觉都不让你睡……”dudu2;

    “切,我才不信……”萧天自顾言笑一句,遂轻手轻脚跑上阶梯,略带紧张地说道,“真不知道,师父现在身体是否安好……说不定见到我回来,又听说我成了‘苍龙大侠’,她骄傲开心得不得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哼,还没听人这么‘夸’自己的……”苏佳在一旁,冷冷笑道,“别到时候你一激动过头,打翻了师父家里的瓶瓶罐罐,师父气得要把你当花肥供饲,我可不救你……”苏佳一边说,一边笑,想起郜英年过七十,却是古里古怪的善变脾气,性格比古灵精怪的陆菁还难琢磨,苏佳心里就不禁一乐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师父才不忍心教训我这个‘乖徒弟’呢……”萧天自嘲了一句,随即看着山庄的大门,不禁嘀咕道,“哎,想起两年前来这里,师父她老人家闭门不见,把我们俩拒之门外……后来为救佳儿你,还是我坚持跪在地上,感动了师父,才让她心软开门的。说不定早在那个时候,郜英师父就看上我这个‘好徒弟’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了,继续在一旁调侃道:“哼,别臭美了,师父当时开门,只是怕有人跪在自己门前丢丑……一个大男人在一个老太婆家门面前下跪,还是江湖上有名的‘金钗婆婆’,你一个人丢脸也就算了,连着她老人家一起丢脸,她才搁不起这面子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说一句,苏佳“驳”一句,说一句,“驳”一句,萧天听了,有些“不耐烦”道:“喂,你顺我说几句好听的会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事实啊——”苏佳依旧不依不挠道,“不信的话,你再在师父家门前跪一次啊,看这回师父给不给你开门……不过这回说好了,我可不会帮你求任何情,你就是跪到哭跪到死,我也不会求郜师父一句;而且我和小青姐姐还亲自看着你跪,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听了,“气”不打一处来,刚才还你情我浓的暧昧,现在就这样“整蛊”自己,萧天心中暗暗道:“这个臭丫头,脾气也真是……等将来结婚了,我要让你好受……”

    回归正题,怕是自己真的要跪,萧天转过身想要敲门,却见大门并没有上锁,而是虚掩缝隙,轻轻推开即可。

    “诶,大门居然没有上锁?”萧天望着虚掩的门缝,喜出望外道,“难道是听说我和佳儿你要回来,特意开门迎接?”

    “你把事情想那么好干嘛?”苏佳继续“反驳”调侃道,“说不定是里面出了什么特殊状况,不得已不锁门……以师父的怪脾气,整天闭门封户、大门紧锁。门开着肯定是有原因,劝你还是小心点,别擅自闯门,否则遇上什么飞来横祸我可不管……”

    “佳儿你怎么老往坏事方面想?”萧天实在“不耐烦”了,反口说道,“这大白天的,山庄里面啥事没有,能有什么飞来横祸,说得这么吓人……我还就不信了,只不过‘徒弟’开个门而已,能有什么严重状况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萧天一脸“不屑”,直截了当推开了山庄大门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一道冷风袭过,就在萧天看门一瞬,眼前还真来一道“飞来横祸”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“啊——”还没看清是什么,只觉一道黑色长条的庞然大物从天而降——萧天刚转头一望,重物正砸自己额头,连躲闪都来不及,发出一声震响,萧天不禁惨叫一声,被重物当场砸倒在地……

    苏佳看着也是惊了个呆,没想到她自己说的“横祸”,竟会这么准。但是更多的,是自己对萧天的担心——萧天身上伤未痊愈,又被重物砸倒,还是额头部位,可见受伤不轻……“阿天——”苏佳下意识喊叫一句,遂跟着跑上阶梯,关心起萧天的伤势。

    砸中萧天额头的,是一条黑色的长长金属铁链,重量还不轻;再看扔掷方向,一个青衣姑娘正站在门内通往阁楼阶梯之上,刚才的铁链是她扔的没错,从阶梯上直抛而下。

    青衣姑娘不是别人,正是萧天和苏佳念叨想念的小青。看见自己扔的铁链,居然砸中了人,还把人给砸倒了,小青瞪大双眼,嘴巴张大,发出极为惊愕的表情——谁能想到呢?本来扔个铁链不算啥,也不知是哪个“笨蛋”门也不敲,就径直推开山庄大门,结果这一扔不要紧,大门刚好打开,方向正朝来者之人而去……应该说是好巧不巧,铁链正中来者额头,这一下子不要紧,运气不好都有被砸晕的可能……

    “喂,你不要紧吧?——”小青露出惊恐和担忧的表情,急忙跑下阶梯,想要为自己的“失手”而道歉,并祈祷对方不要有什么严重伤情为好。dudu3;

    谁知,跑下阶梯一看,来者竟是两年不见的萧天和苏佳二人,小青神情更是惊异。

    “小青姐姐——”苏佳见了小青,高兴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苏姑娘——”再次见到了老熟人,小青也异常兴奋,快速跑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小青姐姐,好久不见了——”苏佳高兴得快要忘记萧天的伤情,起身欣喜牵着小青的手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两年不见了,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小青也激动地抓紧双手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阿天行军打仗,讨伐汴梁战事结束,正好路过抽空过来看看师父和小青姐姐……”苏佳继续高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和……这么说来,那刚才被我用铁链砸中的人是……”小青像是意识到了,捂嘴惊异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……”躺在地上的萧天,发出一声无奈的话语,额头上顿时肿起一个硕大的脓包,火辣辣疼得要命,不禁调侃道,“你们两个女人,能不能先关心一下我这个病人,再叙旧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萧少侠,你不要紧吧——”小青见了,蹲下身来担忧道,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不敲门就进来了……结果我丢铁链一抡子下去,你刚好一开门,我正好就把你砸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砸的可真是准啊……”萧天先是“痛苦”一句,不禁调侃道,“不是大白天的,你这从楼梯上丢铁链,玩儿的是哪出啊?”

    小青一脸愧疚的表情,慢慢解释道:“没办法,这几天山庄阁楼那边,荷花池的铁链断了,婆婆要我出去换新的,所以我只好把这些旧的丢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从楼梯上扔下来干嘛?”萧天“哭”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铁链那么重,我想反正都是要带出大门的,不如直接先从楼梯上丢到门口,这样省力方便些……”小青“自愧”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干嘛不锁门?害我以为能直接进来,想也不想就打开门了……”萧天继续“哭丧”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铁链太沉了,到时候一边拖着铁链,一边开门锁太不方便了,索性就先下楼把门锁开了,然后把铁链丢下去……”小青继续做出伤心表情道,“我也不知道萧少侠你这个时候会回来啊,还一声不吭地就把大门打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!!我彻底败给你了——”萧天发疯似的捂着脓包,抓狂喊道。

    苏佳见了,“诡异”一笑道:“现在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吧?谁叫你不敲门就进来,活该被砸啊……无所谓啊,这么巧的事情能让你碰上,我也真是佩服——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啊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“不好气”地瞪了苏佳一眼,心中却是莫名的“不爽”……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