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一十五章 归家思念 下
    下一页

    唐战这边,跟着陆展鸿离开了厅门,正往后院廊中走去……

    一路上,唐战一直默默无言,一声不吭地跟在陆展鸿身后,心中略有不安——也许是刚才的“家训”,自己突然出手阻拦,陆展鸿心中不悦;也许是正如自己所说,陆菁离家两年,一切缘由归咎自己,是自己害得陆家人两年分别……不过和陆菁一样,无论结果如何,唐战都做好了被“训斥”的准备……

    陆展鸿在廊中走了一段,渐渐莫名放慢脚步,也许是心有他想,最终在长廊的一处拐角停了下来。唐战自然也是一样,看着陆展鸿停下脚步,自己也没再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陆展鸿停下后,一直没有做声,有些犹豫又像是感慨的样子。唐战在背后望着有些尴尬,于是“壮起胆”问候道:“前辈,您……是不是在生晚辈的气?因为晚辈的缘故,害得菁儿离家两年……”

    陆展鸿陈默一段,没有转身,只是语气平和,淡淡地问道:“不,老夫只是心有感慨罢了……菁儿这孩子,小时候调皮任性,经常跑到城里整蛊弄人、不懂规矩,一点不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,为此我很犯难;而这一次两年离家在外,看似有些任性过头了,但菁儿这次回来,似乎变了不少——她比以前似乎成熟懂事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听了,渐渐放下担心,舒缓着口气说道:“呵,人嘛,长大了总会成熟的……菁儿也是一样,在外经历了这么多,也见识了不少人情世故,甚至经历了生离死别,相较以前,当然少了任性,多了几分沉稳。不过唯独没变的,菁儿还是和以前一样,聪明过人,善解人意……当然了,这两年在外,菁儿没少想念前辈和夫人,只是乱世当道、军务在身,一直没机会写信回来罢了……”说着,唐战时不时还美言陆菁念家几句,以安慰陆展鸿。

    陆展鸿顿了顿,慢慢转过身,略显企盼的眼光,和之前“教训女儿”的口气截然相反,语重心长问道:“那你能和老夫说说,菁儿这两年,到底都经历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唐战看着陆展鸿渴求的目光,眼神一定,随即说道,“好的……两年前菁儿随我还有陆昭兄弟等人一起离家北上,先是去过了王家村,了结了晚辈的身世;后来在裕兴城,用计挫败了兀罗带托多的阴谋,帮助朱元璋讨伐城池,更是军功一件,由此身入军营,成了常遇春将军左三先锋军下军师参谋;随后出师北伐,七岭关一战力克燕只吉台巴扎多,计取徐州淮北,功劳当首;巧夺沂州,制伏王宣王信父子,为北伐山东立下赫赫战功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将主要的事迹一一道来,陆展鸿一字一句听着,心中感慨良多。

    “主要的事情也就这些,这其中还有大大小小的穿插,与晚辈几度险中求生,还未提及……”唐战说完后微微一笑,说了这么多事迹,告知陆展鸿经历的同时,自己也似乎是追忆这两年来经历的风雨历程,心中尤为感触。

    陆展鸿早就在一旁听得眼神惊异,不敢相信道:“没想到,菁儿居然有如此军之将才,小时候她爱读那些杂七杂八的兵书,我还以为是她个性喜好,还经常反对……现在看来,我真的太不了解菁儿了,没想到离家两年,菁儿居然会变这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些,都要得益于这两年来的经历,如果说这两年菁儿没有随晚辈等人北上,而是孤守留在汴梁家中,可能她一辈子都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家千金,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气候……”唐战也不禁感慨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陆展鸿稍许叹气,望眼说道,“都说女子深闺居中,无才为德,现在想想,并非如此……也正因为有唐少侠以及赵公子你们,菁儿才会如此坚定,两年前宁愿离家舍弃尊优,选择北上吃苦流浪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听了,以为陆展鸿是在责备自己,于是低声愧疚道:“对不起,前辈,如果不是因为我,菁儿不会离家,让你们苦苦担忧两年,夫人更是积思成病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,唐少侠你误会了,老夫并没有责怪你……”陆展鸿慈祥一笑,露出欣喜的眼神道,“相反,老夫还得感谢你——两年前正是因为你的出现,才让菁儿人生有了光彩,两年前离家北上,更是让菁儿见识了世界万千……在外经历了这么多,归家变化这么大,现在看来,如今的菁儿,我们这些做父母的,还不如唐少侠你了解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……前辈说笑了……”唐战听了,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欣喜过后,陆展鸿不由继续问道:“对了,你和菁儿现在正处军中要务,这汴梁战事结束,估计部队还会继续北上吧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点了点头,应声说道:“是的,河南一带继汴梁洛阳等地讨伐结束,大军将会挥师潼关,继而对蒙元大都形成包围之势……当然晚辈说这些军中要事,可能前辈未必会懂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,我想几天之后你们还会再次离开,菁儿也会随你而去吧……”陆展鸿眼神中略带着忧伤和不舍,默默说道。

    唐战听懂了陆展鸿的话,他是眼见女儿归家不过数日,又要分别离开,心中难过不舍,于是转而安慰道:“对不起前辈,驱逐鞑虏,乃晚辈继承唐门祖先之遗愿,誓将蒙元暴政逐出中原,解救天下百姓……但如果前辈您实在舍不得菁儿,或许……或许我想办法劝她留在家里,晚辈独自一人继续行军……”看来,为了顾及陆菁父母的思念与不舍,唐战甚至有想让陆菁留在这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陆展鸿听了,笑着摇了摇头,随即轻笑道:“哼,就算你不说,老夫也猜得到,以菁儿的性格,她是不会抛弃你的……一旦战事重燃,她还是会和两年前一样,义无反顾离开家里,随唐少侠你继续北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前辈……”唐战也不知道该怎样继续安慰,自行惭愧道。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不对的,菁儿和你一样,有着胸怀天下的志愿,我们这些做父母的,自然也会替孩子高兴……”陆展鸿淡然一笑,继续说道,“想想老夫年轻时候,与夫人翠英也想要有拯救黎民的抱负,可是未能实现……如今落到子女一代,看着昭儿、菁儿他们长大懂事、胸怀抱负,我们心里也很开心……刚才在正厅责杖菁儿,说实话,老夫心里也很难过,只当是对女儿的不舍,却是当众打她,甚至有意阻扰菁儿的人生志愿。说真的,我这个做父亲的,真想要在菁儿面前,好好道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菁儿要是听了前辈您现在说的话,一定会很高兴的……”唐战渐渐露出笑容,欣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唐少侠,因为有你,老夫才能更了解菁儿另外的一面……”陆展鸿先是感激一句,随即心有担忧,继续道,“不过如果继续北上,战争九死一生,先后南宫慕容世家命殒,老夫都是看在眼里……唐少侠,如果菁儿最终选择和你继续离开,老夫希望,你能答应一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前辈请讲——”唐战眼神坚定道。

    陆展鸿继续道:“昭儿断腿,恐难继续行军,蒙儿尚小,无以照顾……如果菁儿随你离开,老夫希望唐少侠,你能保护菁儿的安全——唐少侠你……能做到吗?”陆展鸿有些不舍和担忧道。

    唐战心中灵光一闪,坚定十分道:“前辈放心,我一定会保护菁儿的安全,不再让前辈担心!”

    “嗯,拜托了……”陆展鸿点了点头,缓缓说道,“两年前我曾答应菁儿,等战争结束,唐少侠你戎装归来,老夫便把菁儿许配给你……如今看来像是多提,老夫还是想继续再说——老夫在这里等着你们,等着战争结束的那天……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,届时老夫亲自安排你和菁儿的婚事,我们一家喜成姻缘、共享天伦——”

    唐战听了,心中像是涌现无数的期盼与憧憬,充满希望与坚定道:“放心吧前辈,我和菁儿一定会平安回来!”

    陆展鸿满意点了点头,在他心里,他非常高兴能有这么个心怀天下、疼爱女儿的夫婿……

    汴梁城外,梁翁山中……

    萧天和苏佳离开了汴梁,按照之前计划,趁着战事结束闲来三天,二人决定前往梅花山庄,与郜英师父重叙师徒之情。

    梅花山庄在梁翁山的南山脚,两年前苏佳被卢欢打伤时,正是萧天一路将苏佳背到山庄;两年后这里的山路依旧没变,二人并不陌生,越过森林密布的山沟,临近流淌潺潺的小溪,山庄目的地即在眼前。

    一路上,萧天都是心情愉悦,想着两年不见的师父和小青姑娘,内心满是欣喜和期待;然而苏佳却似乎有些沉闷和不定,倒并不是因为去见郜英的缘故——想起刚才在汴梁神庙,玄空大师对自己说过的话,苏佳心中很是不安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行了,老身已然猜测,苏姑娘接下命数……”玄空大师微微掐指一算,意味深长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什么?”听到这里,苏佳收回“杀意”,再次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知道?”玄空大师依旧有些犹豫,似乎命数有些不顺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也是紧张点头道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表情稍许谨慎,随即道:“那好吧……不久之后,苏姑娘你必会遭遇命之劫数,将遇前所未有之艰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劫……劫数?”苏佳听了,眼神惊异道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点了点头,继续道:“但老身只能算命数,至于命之所定,还在苏姑娘你自己……虽是劫数,并非未有解开之法,只是经历之中,一念之间,便是正邪两路……一念成正,一念成魔,究竟命归何处,全得看你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命之劫数……一念正魔……”苏佳对未来命运似乎有些恐惧,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一念成正,一念成魔……”苏佳不断重复着自己担忧的心语,内心隐隐不安道,“前所未有之艰险……到底会是什么劫数,我究竟会遇到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佳儿……佳儿……佳儿——”突然,几声连续的呼喊,打断了苏佳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苏佳突然惊醒过来,抬头一望,正见萧天一脸担忧的神情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佳儿,我都喊你几声了,你半天没有回应……”萧天还以为苏佳是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或是身体不适,于是关心问道,“脸色有些不好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啊?没……没事了,只是想得太多,刚才有些发呆了……”苏佳“急忙”应付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苏佳心事重重的样子,萧天想要逗苏佳开心,于是玩笑说道:“没关系没关系,身体不舒服马上就能解决……我们马上就要到梅花山庄,到时候哪里有病,让师父给你治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才有病呢——”苏佳听了,“不好气”回应说道,“咒我发病,还那么开心……要我真病了,到时候救人一命,以命偿还,我可不会像两年前那样替你求情……”苏佳说着,故意将曾经郜英“救人偿命”的规矩拿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记得嘛……”萧天继续道,“是不是我说回见拜访郜英师父,你样子不太开心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苏佳莞尔一笑道,“我当然也想趁着机会,回去见见师父和小青姐姐……倒是你自己,看看你全身脏不溜秋的样子,别怪我没提醒你——两年不见整成这副‘混球’模样,以郜英师父那个脾气,不把你‘说教痛骂’一顿,那才有鬼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丫头……”听见苏佳的调侃,萧天不禁两眼一“黑”,但是想想这么“玩笑”几句,倒是让苏佳暂时忘记了心中的忧郁和战事悲痛,未尝不是好事……

    二人继续向前行进,忽遇前方小溪挡道。隔岸便是梅花山庄的大门,萧天和苏佳站在小溪河边,伫立遥望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?”萧天走在前面,苏佳看着萧天莫名停在河边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萧天像是想到了什么趣事儿,嘴角一扬,转而问道:“佳儿,这条小溪你还记得吧?两年前我们来这里,也是这条小溪……当时你受了重伤,还是我背你过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有什么问题吗?”苏佳想不出萧天在打什么“主意”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”萧天浅浅一笑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www.yuehuatai.com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