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一十三章 归家思念 上
    下一页

    慕容樱一枪见血,程奎暴毙而亡……

    单枪擒王,首领即死,台下众匪翘首所见,皆惊恐而失足,四下奔逃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死了,快逃啊——”一声惊喊,院中众人纷纷便往院外逃窜,连抢来的财物都不顾,扔弃满地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然而等在众匪面前的,是逃不了的“制裁”……

    大门之外,突然出现几列官兵,将慕容大院门口死死拦住。院中盗匪想要逃窜,出门皆被官兵扣留。

    “站住——”“丢下兵器,给我跪下——”“放老实点,跪下——”门外官兵喝声命令,吓得出门盗匪惊慌失措,扔掉兵器,举手跪地。

    官兵的首领不说,自是城破之后,在城中努力恢复治安的袁冲。袁冲带兵巡查至此,正好碰见慕容家“乱贼祸殃”一出。慕容樱“单枪匹马”率先解难,秦羽则是以军将之身,请求过路的袁冲施以援手……

    一番较量挣扎后,最终乱匪众人皆被官兵制伏,慕容家得以重归平静……

    “这次多亏袁大人出手,才得以平息祸乱,秦某在此谢过——”平息了贼乱,秦羽站在大院门外,朝袁冲有礼谢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秦将军可是解救百姓的大英雄,这点小忙无足挂齿……”袁冲也客气回应道,“而且,这汴梁战事刚过,城中秩序还是一片糟乱,就算秦将军不说,我们迟早也会加强管制,整理这一带的治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还是要谢谢袁大人,毕竟这里是内人故家,没想到回来竟发生这种事。要不是袁大人出手相助,恐怕还不知道要乱到何时……”秦羽笑了笑,随即请道,“如今内人就在院中,还未逢面道谢,不如一同前去相叙?”

    袁冲听了,回之一笑:“也好也好,没想到秦夫人竟会是慕容家的千金,传闻两年前离家出走,那时袁某还未就职汴梁知府,据说是唐将军和陆姑娘的朋友,若不见面,未免遗憾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吩咐完手下扣押乱匪的事务,袁冲随秦羽一起,走进了慕容大院……

    “碧水瑶池”前,慕容樱亲手杀死了程奎,动乱风波遂平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——呜呜……”看着慕容樱归来,小玉喜极而泣,一头栽倒在慕容樱怀中,放声大哭道。

    “小玉……”慕容樱也是收回将容,显露几分柔情,看着曾经的姐妹重逢喜泣,自己心中也是感慨良多。

    “小姐你这两年都去哪儿了?慕容家的人都被朝廷害死了,我还以为小姐你也出事了……呜呜……”小玉继续哭道,“大公子他疯了,他杀了二公子和三公子,老爷和夫人也死在南宫家的大火中……要是小姐你再不回来,慕容家……慕容家就真的……呜呜……”小玉悲痛地说不出话,如今慕容樱平安归来,并从乱匪之中救得自己众人,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悲伤。

    “没事,慕容新那个畜生已经死了,我哥亲手杀了他……”提到慕容家的悲剧,慕容樱心中像是刀口见血般,隐隐作痛,咬牙悲愤道,“可是我哥在战事中,也已经……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四公子?”小玉听了,含泪问道,“四公子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哥战死了,这次回来,我就是带着他的骨灰……”慕容樱稍许闭眼,随即悲伤道,“两年前离开家后,我和我哥就一起北上疆场,征战杀敌……一路捷战无数,两年后挥军重返汴梁,却没想到就是这一战……我哥竟然……竟然……”想到哥哥慕容飞的战死,慕容樱也不禁隐隐含泪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”想到战争的残酷与牺牲,小玉踌躇不止道……

    而在这时,秦羽和袁冲也走进了大院,越过“瑶池”阶梯,来到了慕容樱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袁大人,这就是内人慕容樱……”秦羽相继介绍道,“小樱,这是汴梁的知府袁冲袁大人——”

    慕容樱回头一望,得知外面逃乱的众匪就是被袁冲所制伏,想起曾经陆菁等人的阐述,有礼回应道:“小女子慕容樱参见袁大人——听陆姐姐说,两年前在汴梁,袁大人曾平反黄纪‘为民除害’一案,可惜那时小女子已不在汴梁,未曾相见……今日袁大人替慕容家铲除贼乱,可见其为民济世之心,小女子在此谢过……”

    袁冲见了,客气一笑道:“哈哈,秦夫人太客气了,怎么说也是唐将军和陆姑娘的朋友,这点小忙何足挂齿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樱想了想,随即又请求道:“还请袁大人见谅,一会儿小女子有不情之请,在此相叙完后,还想请求大人,不知大人可否同意?”

    袁冲豁然说道:“没问题,既为汴梁父母官,为民除忧乃是本职。何况战争平息不久,城中一切百废待兴,秦夫人若有要求,袁某必当履行……这样吧,这里有些妨碍秦夫人故家常叙,袁某先行离开,嘱咐手下侍卫,扣押乱贼盗匪一行。若是秦夫人相叙完事,随时来院外门口找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过袁大人了……”慕容樱有礼鞠躬一式,遂与袁冲暂时告别……

    留下秦羽和慕容樱二人,与慕容家的故人相叙甚谈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,这位是……”看着秦羽银枪亮甲披身,随从慕容樱左右,并以亲呼相叙,小玉不禁疑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樱稍显尴尬脸红,本来就没完全做好介绍秦羽的准备,家人这么一问,慕容樱略显吞吐道:“他……他是我的丈夫,姓秦名羽,祖籍山东沂州……我和秦哥的姻缘,是……是我哥定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哈哈……”秦羽也一时尴尬不知说什么好,只是在一旁一个劲地“傻笑”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小姐已经成亲了……”小玉等众下人见了,略显惊异,但也同时高兴呼道,“那秦将军就是我们的姑爷了……”随即,所有下人全部在秦羽面前跪下,以显尊敬。

    “诶诶,你们都别跪着,起来啊……”秦羽从未受到如此“敬仰”,一时有些尴尬无言,不好意思抬手道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,这是你们姑爷说的,呵呵……”慕容樱随之俏皮一笑,回到曾经做慕容大小姐时的性格,玩笑说道。

    而台下众人皆以当真,遂又全部站起……

    回到了故家,怎能不怀念家中的一草一木?只可惜,世态炎凉,转落兴衰,慕容世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浩劫,败落至此,以至慕容家族血脉,只落到慕容樱一介女子的身上,未免有些凄凉。

    慕容樱陪着秦羽,一边在慕容大院踱步而行,一边观望着已渐废墟的亭楼阁院,再见被红血浸染的“碧水瑶池”,心中难免唏嘘不止。因为家族的内乱,朝廷的残暴,一代繁华世家就此败落,无异于世间典型的可笑与讽刺。可怜的是,这一切的后果与承担,全都落在最后存活的慕容樱这个女儿身上,实在是让人感叹,慕容樱一切承担背后的坚强与不屈……

    “秦哥你看,这里就是我曾经的屋子……”慕容樱指着后院一个沾满灰尘的房屋窗阁说道,“当年我被逼婚离家出走,就是从那个窗子跳出来的,当时还遇见了我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被……逼婚?”秦羽略显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慕容樱带着悲苦却又珍惜的回忆说道,“如果不是那时候我离家,我也不会北上,不会碰到秦哥你,更别说厮守一世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樱……”秦羽一直陪在慕容樱身边,陪着她共尝心中的酸甜苦辣。

    然而,说到一半,慕容樱表情略显低沉,转而悲苦道:“秦哥,我原本真的希望,家族没有遭遇这一出劫难……我原本希望,打完胜仗归来,我能带着你这个夫婿,风风光光回到慕容家,得到爹娘和家族的认可……我原本希望,家族兄长能够和睦,我爹不再为我和我哥的离家而感到生气……我原本希望,一切都能善终,可是……”说着说着,慕容樱似乎是有些情绪激动,话语间,不禁带着一丝哽咽。

    秦羽没有说什么,只是静静聆听着慕容樱的倾诉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世道太不公平了——为什么慕容家会遭遇这样的灾难,为什么……”慕容樱捂着脸,愈加哭声道,“我想我哥活着,将来娶个好老婆……我想爹娘没死,带秦哥你见见我爹我娘……我想我们一家人能平平安安一辈子,相夫教子,共享天伦之乐……可是呢,这世道太残忍了,太残忍了——真的是家破人亡,慕容家就剩下我一个人了……我好孤独,我好害怕,我根本就没有唐大哥和陆姐姐说得那么坚强,我好害怕……呜呜……”说到最后,慕容樱竟掩面哭声起来,似乎把这一路想要表达的哀伤,一口气全部倾泻出来。

    秦羽理解慕容樱的感受,因为自己也曾经历过——在山东沂州,家族被王宣王信父子陷害,秦氏荣耀一夜尽空,最终自己孤将一人沦落天涯……那时的自己,情志也是跌入低谷,觉得世上一切皆是绝望……

    但就是那个时候,慕容樱的百般激励,以及对自己的坚持爱慕,让自己看到了生活中唯一的一丝希望。正是这道希望,让自己从困境中走出,重新振作起来,继承祖先遗志,并收获了一生的爱情……

    现在轮到慕容樱遭遇此等悲境,秦羽深有感触,将妻子轻轻搂在怀中,任其哭泣,秦羽在慕容樱耳边轻轻关慰道:“小樱,想哭就哭吧,把心里不痛快的都哭出来……和菁妹一样,我不想看着你把悲伤憋在心里,然后在众人面前忍着伤痛,表现一副坚强正经的样子……今天就在这里,把想哭的都哭出来,以后回到军营,恐怕没有这个机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——呜呜呜呜……”慕容樱遂放声大哭,在秦羽怀中久久不息。这是慕容樱哭得最凄凉,却是最真实的一次,秦羽抱着慕容樱,陪她一起分担心中的苦楚——这是他现在,唯一能够做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过后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,小姐,你要离开?”回家没有多时,慕容樱便打算和秦羽离开,小玉及其小人在一旁听了,伤心不舍道,“为什么不留在家,这里就是小姐你的家啊……你要是走了,慕容家岂不是……岂不是又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樱摇了摇头,轻声说道:“人要学会接受现实——慕容家经历这出劫难,家族衰落这是事实,我就算留下来,什么也换不回……何况,我现在是明军先锋营的骑军将领,在战场,我还有肩负的使命——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姐你走了,我们不知道……不知道何时还能……”小玉知道自己留不住慕容樱,悲伤哭泣道,“就算家族败落,可慕容家的一切本就还是小姐你的……你这样走了,慕容家就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樱勉强挤出一丝微笑,随即道:“两年前离家我就说过,无论族人如何看我,我这辈子都是慕容家的人……如今慕容家陨落,独留我女儿身之血脉,我要继承的,不是慕容家的遗物,而是慕容家的使命——”

    小玉等人在一旁听着,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慕容樱笑了笑,转而坚定道:“我在我哥的遗体面前发过誓,就算家族败落,将来也要继承慕容家的使命,继续挥兵北上疆场,拯救天下百姓,这才是我身为慕容家后人应该有的觉悟!”

    底下众人没人再有异议,只是慕容樱这一走,自己等人又是陷入了无主的境遇。

    慕容樱像是看出来了,随即关心道:“你们放心,我不会让你们再遭遇盗匪的侵袭……我会请求袁冲袁大人,给你们分配好的活务,将来都能成家于世,各主其户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姐,我们舍不得你……两年不见,你说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这么快又要走……呜呜……”小玉继续不舍地哭道,两手还紧紧握着慕容樱的手,不愿放开。

    慕容樱像是也被感触了,眼角中泛着泪光,强挤着笑容说道:“没关系……等打了胜仗回来,如果我还活着,一定回来再见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一定要回来……呜呜……”小玉继续不舍哭泣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”慕容樱已经伤心地说不出话,强忍着泪水,连连点头道……

    家中一番不舍,最终慕容樱还是离开了大院,离开了这个生活十六年,而今短暂重逢的家……

    慕容樱提枪走出大院门口,秦羽和袁冲已经在门外等久了……

    “小樱,说完了?”秦羽不禁关心问道,“真的没有遗憾了吗?这么快就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樱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再多遗憾也没办法……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,我身负着家族的使命,还要继续朝前……我既已为一军之将,不再是原来那个不懂事的富家小姐,该放下的,也要学会放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羽没有笑,只是一脸踌躇的望着慕容樱,心中五味陈杂……

    慕容樱转过头,继而朝袁冲道:“袁大人,我求您一事,不知袁大人可否答应?”

    “秦夫人请讲,袁某在所不辞——”袁冲定声道。

    慕容樱顿了顿,随即道:“慕容家族即落,可家中下人依在,我这一走,他们又会闲落……小女子恳请袁大人,汴梁安定后,能为他们安排稳定的工作,以求谋生,不再遭遇祸殃之苦……”

    袁冲听了,诚恳点头道:“没问题,汴梁既定,袁某一定安置好他们,不让秦夫人你担心——”

    慕容樱听完,沉默点头算是安心,不过心中那道说不出的浅浅悲伤,却是怎样也挥之不去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www.yuehuatai.com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