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一十二章 碧血红缨
    汴梁战事虽已结束,可城中街巷依旧是废墟一片,尽管百姓兴致普天同庆,但治安经济却仍是混乱一团,短时间内难以秩序。偌大的汴梁古城,想要恢复往日的繁华与容貌,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实现,除了袁冲等旧职官员劳心尽力,更需要城中百姓官民同心,一齐努力。

    但战争毕竟残酷无情,造成的后果,一定会有负面影响,即使人心所向,必然也会留下隐患与祸根。因为治安的瘫痪,城中官员顾及不到,也给了许多在野土匪强盗可乘之机。尤其是南宫慕容两大家族衰败之际,许多外来混混趁其空当,在两家遗址捞了不少的“遗宝”。南宫世家被大火烧成一片废墟,还算少有“光顾”,但已然没有顶梁柱的慕容世家,却成了众野强盗嘴里的“肥肉”,不但搜刮财产不少,趁着战后管制疏忽之际,甚至大家庭院被土匪混混霸占,其景凄惨至极……

    慕容大院内……

    院内一片废墟破败,昔日的“碧水瑶池”,也被慕容家人的鲜血染红,如今泛出隐隐的恶臭。而在庭院中央,曾经慕容新的“狐朋狗友”程奎,却是成了搜刮众匪的首领,打砸抢烧无恶不作,想到如今慕容世家凄零破败、已无后人,程奎不禁自顾“得意风光”……

    “哼哼哼哼,慕容新啊慕容新,想不到吧,你们慕容家也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……”程奎站在碧水瑶池台前,昔日曾经与慕容新喝酒的地方,抛玩着从仓库里搜刮来的玉质酒杯,暗自笑道,“作为你生前的好兄弟,你得感谢我,替你保住这个慕容家……如今战争结束,蒙元溃败,世道依旧混乱,就让我程奎坐上你慕容家户主的宝座,接过你的荣耀与富贵,安平享乐一辈子,你就在九泉之下好好安息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程奎不屑一顾地看了看凄凉破败的院中亭楼,不断轻蔑奉笑着……

    “大哥,慕容家的那些下人,我已经叫他们集中过来了——”正值搜刮间,一个手提大刀的强盗走到程奎面前,汇报说道。

    “慕容家名存实亡,从今以后,大哥就是这慕容家的主子……”另一个“小弟”奉承说道,“这慕容家的人,生前总是仗着位高权势,看人眼低,瞧不起我们这些底层走卒。尤其是那个慕容新,原来只不过看他有钱就俯身巴结,他还经常瞧不起我们兄弟……现在可真是苍天有眼,慕容家的后人全部命殒,轮到我们兄弟享受大家世族的荣华富贵。这慕容家的东西现在都归我们兄弟所有,大哥,你就当这家子的主子,以后吃香喝辣、妻妾成群,可别忘了我们兄弟——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那是当然——”程奎听了,仰天大笑道,“原来慕容家的人欺负我们这么惨,现在他们死了,我们也不能放过他们……他们是死了,可他们家的下人还活着,我要好好折磨他们,把他们当奴隶使唤,以报从前的憋屈之气……来人,把那些下贱的奴仆都带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,大哥——”手下答应一声,遂命正厅前的兄弟,将集中幸存的慕容家下人全部押解过来……

    “走,给我快点——”“给我放老实点,现在城里没了官府,要是把我们惹急了,你们别想有好果子吃……”正厅当前,土匪强盗相继扣押慕容家的下人,无论男女,威逼胁迫毫不手软,甚至是一阵拳打脚踢,将众人赶鸭子般推到了“碧水瑶池”台前。

    侍仆下人个个低头隐忍,如今慕容家族败落,毫无反抗能力的他们,只能任人宰割……

    “都给我跪下!”扣押土匪喝令一句,命所有下人集体在首领面前跪下。底下众人不敢反抗,只能隐忍服从……

    程奎看在眼里,露出狰狞的笑容,狡黠说道:“你们这些下人听好了,从今天开始,我程奎就是你们的主子!以后我命令你们干什么,你们就得干什么,要是胆敢违抗,别怪我手下不留情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众人没有一个人敢作声,甚至连正眼都不敢一看,纷纷低下头战兢不止。

    程奎稍稍一顿,随即又笑道:“你们可别怪我心狠——要知道,你们家大公子慕容新,生前可是我的拜把兄弟,我是看在他的面子上,才接手你们这已经凄凉破败的慕容世家,要是换作其他外人前来抢占,你们早就下地府陪你们的老爷夫人了……只要你们听话,我会让你们和以前过上一样好的日子;要是不从,我随时都能送你们上路!”

    程奎的话危言耸听,在场众人都很清楚,程奎不过是仗着恶霸之势,趁着家族衰微之际,强占了慕容世家,欲图为所欲为。但是如今战后弥乱,蒙元朝廷败落,官府还未重整,根本没人管理治安,就算是想要反抗,他们也是毫无办法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,看你们可怜兮兮的样子,没点乐子玩儿玩儿,似乎有些太无聊了……”程奎随便摆了摆头,无意间注意到最前排一个长相不错的丫鬟,顿时心生歹意,狡黠一笑道,“哟,这小妮子长得挺标致的,叫她过来陪爷玩儿玩儿——”

    于是,左右两个手下,硬直上前,竟是将最前排的丫鬟强行从地上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玉——”本来跟在一起的丫鬟众人,看着名叫“小玉”的丫鬟被土匪强行拽出,欲图不轨,纷纷紧张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——救命啊——”小玉没有力量反抗,只能撕心裂肺地哭喊道。可是这帮强盗狼面兽心、禽兽不如,显然不会放过自己,小玉心知,今天自己难逃魔爪……

    小玉被拖到了程奎跟前,程奎一手托起小玉的下巴,邪恶笑声道:“啧啧啧啧,不愧是慕容家的下人,连丫鬟都长得这么标致,如今我成了慕容家的主子,要是不好好享受享受,那岂不是太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玉已经哭成了泪人,害怕到了极点,拼命摇头道:“不要……求求你放过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我?”程奎听了,狰狞一笑道,“哈哈哈,你是慕容家的人,不是应该求慕容家的主子吗?哦,对了,慕容家的人都死绝了,你现在求谁都没用了……小美人儿你别怕,只要让爷爷我快活了,我保你以后过得比从前做慕容家的丫鬟下人要‘滋润’得多,嘿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小玉已经恐惧到了极点,只是一个劲地摇头反抗,双手却是被左右强盗挟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别挣扎了,没有人能救的了你,你还是从了我吧……”程奎露出阴冷的面容,准备伸手做出非礼之举……

    小玉看在眼里,知道自己无救了,绝望闭上了眼睛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突然,“碧水瑶池”背后,慕容世家大门,本来看守的两名强盗,发出一阵惨叫,被莫名人士踢翻在地,重伤不起。

    程奎一下子清醒过来,暂时停下了“好事”,转头质问道,“什么人,敢坏你爷爷的好事?不知道这里是慕容世家吗,敢砸我的场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呼——铛!”话音刚落,流星划落般,大门正前,疾闪而过一道金光,纵向飞驶,疾芒而过,最终屹立插在“碧水瑶池”对门前方——正视而望,一根亮雪红缨昂让挺立,枪头寒芒闪耀,其势夺目轩昂……

    “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……”正望间,大门方向传来一道英女之声,不屈凛然道,“这里是慕容世家,当然是慕容家的人回来了……你这种无赖算什么东西,也敢脚踩慕容家的位置,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?”

    “嗯?”程奎凝眼而望,只见门口正前,一身白衣盔甲隐动,巾帼女将形影而现,眼神坚毅,正直而视自己的方向——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从城外军营本来赶回“探亲”的慕容樱。

    慕容家的下人看见慕容樱归来——两年未见的亲切身影,心中既是怀念又是欣喜……

    “慕容家的人都死光了,居然敢称自己是慕容家的人,而且还是个女人……”慕容樱两年前离家时,程奎还未来到汴梁,未与慕容新结交,自然不知道慕容樱的事情,于是反声质问道,“你这丫头到底什么人,敢跑来这里撒野?”

    慕容樱慢慢上前几步,巾帼红颜,眼神坚毅道:“慕容家之主,武林七雄之一慕容尊的女儿——慕容樱!”

    “小姐——”被挟持的小玉,看到了两年未归的慕容樱归家回来,已然喜极而泣,大声呼叫道。

    程奎在一旁冷了许久,不禁转头冲跪在面前的下人问道:“那丫头是你们慕容家的千金小姐?我怎么没听说过……告诉我——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下人,战战兢兢说道:“她……她是慕容家的小姐……两年前,因为……因为和老爷闹矛盾,与四公子……离家出走,两……两年未归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,原来是被赶出家门的啊……”程奎听了,一脸不屑的神情,轻蔑笑道,“一个黄毛丫头,还被赶出了家门,居然还有脸回来自称是慕容家的人……你叫慕容樱是吧?告诉你,现在慕容家已经败落,你一个女娃娃回来也没用;不如跟着我程奎混,说不定还能捞点好处,怎么说我也是你大哥生前的兄弟,算起来我得称呼你小妹,你得对我放尊敬点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樱听了,瞪眼怒斥道:“哼,无耻小人,竟敢如此放肆!今日你若敢动我慕容家人的一根寒毛,我会让你和你的‘小弟’惨死千倍万倍,用你们的血,祭我慕容族人的在天之灵!”

    “大胆猖狂,一个黄毛丫头竟敢与我叫嚣?”程奎听了,已然怒不可遏,眼见慕容樱不过只身一人回来,竟敢以一敌众,喝声令道,“来人啊,谁给我去把这臭丫头的两只胳膊剁下来?”

    话音即落,“碧水瑶池”两侧,已然十几个彪形大汉,提着砍刀大斧,朝着慕容樱的位置包抄而去。

    慕容樱眼神镇定,似乎根本不把这些宵小鼠辈看在眼里,看都没看一眼,径直朝着自己红缨枪立地方向走去……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一名大汉已经赶至到位,抡起大斧便朝慕容樱头顶劈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当心!——”“瑶池”对岸,小玉看着险情,大声呼喊道。

    慕容樱神色稳然不变,只是两后跟微微一转……突然,迅影疾风般,慕容樱快人眼球,瞬闪即逝,转身飞脚,正中下怀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壮汉惨叫一声,慕容樱脚力惊人,又是军将铁靴,一脚下去,竟是在壮汉腹下踢出一道血印。壮汉把持不住,被慕容樱一脚活活踢至半空,还没来得及看清下面,只听得“扑通——”一声,整个人一头栽进了红血浸染的“瑶池”……

    简单的一脚,却是力道惊人,将壮汉踢飞足有十数丈之远,还是一个女子的脚法,包抄赶至的众人看在眼里,有些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比起战场上与之厮杀的蒙元士兵,这些个土匪强盗根本就是“缚鸡之卒”,慕容樱丝毫不放在眼里。一式脚踢便将众人震慑,慕容樱二话不说,拔起眼前的红缨枪,碧血轮转一式,一道金光寒芒即现,“碧波枪法”横扫而出,挥舞寻芒,威震四方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强盗众人未曾见过如此凌厉的枪法,包围慕容樱已是逡巡难进,一道“金枪”扫过,更是无以抵挡,几声惨叫连绵不断,腰间盘下血印无数,众群盗匪纷纷痛苦伏倒而去。

    慕容樱还算是手下留情,没有取了众人的性命,但以一枪之势,而倾十数人之阵,众群看在眼里,早已是心惊胆寒,不敢再贸然进犯眼前这个战甲披身、武功不俗的“慕容千金”……

    “喂,你们在发什么呆?快给我上啊——一群大男人,连个丫头片子都对付不了……”程奎看在眼里,慕容樱一招便让自己手下“小弟”败阵,自己也有些慌了,不断拼命喊叫道。

    慕容樱转头一望,正视程奎所在的位置,似乎心有想法……突然,双脚一踮,青云踏步,慕容樱飞燕之身,脚踏轻功,“碧水瑶池”之上,横穿飞跃而去,正朝台上程奎方向。

    程奎看见慕容樱飞身持枪,正朝眼下,刚才的放肆一时全无,早已吓得惊慌失措,不顾一切调头就跑。

    而他手下的那些“小弟”就更别说了,在他们眼里,慕容樱简直就是“鬼神”,飞天入地无所不能,一招能取众人之命,抱头鼠窜,逃之夭夭。就连之前挟持小玉的那两个强盗,也不顾所及,扔下兵器,仓皇而逃。

    不过慕容樱并不在意分散的盗匪众人,她的眼中目标,似乎只有一人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一道寒芒即过,飞血四溅……

    “额——”程奎逃跑中惊叫一声,忽觉身体一阵冰冷,随之剧痛全身……低头而望,红缨枪的枪头正穿心肺,慕容樱从背后一枪即过,便是正刺自己要害——在那一刻,他明白自己活不了了……

    “无耻鼠辈,敢说我们慕容家没人……”慕容樱一手持枪,侧身凝重道,“今天我要让你明白,你是死在慕容家的手上,死在我慕容樱的枪下!”

    程奎听完后,两眼一黑,双膝跪地,毙命惨死而去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