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一十一章 重归故土 下
    下一页

    四人来到庙中,再次拜会玄空大师,却见垂然白须长者依旧,只是看似仙风道骨之下,容颜憔悴几分。也许玄空大师心有命数,唐战等人来此拜会的目的,心中不由一股隐隐哀伤,只能目视前方香案祠堂,看似内心平静,实则感慨良多……

    “请坐吧……”玄空大师双手合十而望台前,只是轻声说道,“只可惜战争乱世,穷困贫寒,寒舍只有清茶几许,燃香两柱,若有不尽周到,还请将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算起离开汴梁之日,已有两年不见……”唐战跪坐蒲团之上,静声说道,“两年前,大师对晚辈的谆谆教诲,晚辈铭记于心。今日前来,晚辈依旧怀念,所以特来复行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唐战慢慢起身,往香案的方向慢慢走去,拾起一注燃香,和两年前一样,准备上香祷告,以求心之宁静。

    众人在身后,注视着唐战的一举一动,心之感触。一时间,整座祠堂安静无比,无杂音之烦恼,无扰世之喧嚣——两年前也是一样,当唐战心中有难以解开的心结,玄空大师告诉他的,只是让他抛开杂念,平心宁静地上一炷香,自行疏解心中的纠结,而得世间之真理……

    不过今日稍许有些不同,当唐战准备上香,想要平复亲友离世的痛苦,却见香炉之上,正中摆着三支未有燃尽的香火。唐战像是明白了什么,停止了手中的动作,静静说道:“三支香,和两年前一样……两年前,前辈您为了践行子川兄弟他们,特意祷告了三炷香。三炷香,代表了前辈三位弟子,可是如今这三炷香未有燃尽便是熄灭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身已然知道了……”玄空大师神色凝重,缓缓接过唐战的话,“你们今日前来,无非是想告诉老身,子川他们离世的事情,却是怕老身伤心,不知如何出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前辈您都知道了……”唐战站在案前,低声叹惋道。

    “昨日城中战火不断,老身身处庙中,为弟子三人燃香祷告,却是案前被大风扑熄折损……”玄空大师低声道,“老身已有预料,天数已定,命之如此,子川他们,恐怕难逃此劫……天命难违,终归还是埋尸沙场,虽然身死殒命,但也尽了众等平生之志愿,真不知是喜还是悲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回应,只是默默听着玄空大师的感叹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继续道:“老身曾经告诉子川,虽有驰骋疆场之志愿,但因自己索取理想过多,反而失去了人世间最宝贵的东西……战死沙场,壮烈牺牲,完成祖先之遗愿,却是失去了兄长,失去了妻子,失去了最关心他的朋友,岂可关乎?”

    唐战案前听了,心中隐隐作痛,想着玄空大师已至高龄,却是弟子全数殒命,若不是战事屡番变故,这一切其实都能避免。即使是天命所定,人为亦之改变,可是现在说什么,一切都已挽回不及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唐战默默愧疚道:“对不起,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什么对不起的,子川等人命之所归,吾等非于改之……”玄空大师继续道,“倒是生者之人,不因过多留念逝者之顾,看清了别人的尽路,却总看不清自己的出路……唐少侠,来此庙宇参拜者,皆以诚信祷告或是请求点化,而不应是悲伤迷离自惘……明明自己心中还有绳结,却是过多参想他人之命,是为何故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唐战像是被说中了,但又冥冥不解,不禁迟疑一声。

    “既是燃香在手,为何不前案祷告?”看着唐战点了香,却迟迟没有上拜,玄空大师又道,“唐少侠刚才也说,两年前老身教诲,你铭记于心,可是现在,为何迟疑不定呢?”

    唐战这才注意到,自己点燃的香火,快要燃尽一半了,却还没有插上香炉。虽然心中难解,但迟疑不免自忧,即使是在赵子川最后与自己和陆菁临别前,其也让自己上香祷告,以求宁静和感悟。唐战定了定神,遂参拜上香而去……

    一缕青烟徐徐而上,唐战心中莫名沁香,虽然不像两年前那样乐观坦然世间,却也了却一丝感悟……

    随即,唐战转过身,像是再次自行明了,面向玄空大师,沉着清醒道:“我明白了,前辈,人死不能复生,怀念太多不过他人故往,若因此之人命劫数一蹶不振,即会蒙蔽双眼,看不清眼前路……故友离世,心之悲痛,却不能放弃自己本愿。与其伤感,不如化悲痛为进击,继续坚定当初的信念,朝前迈步——谢谢您,前辈,晚辈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玄空大师满意点了点头,随之道:“不用谢老身,其实唐少侠,你比谁都清楚自己心之所向,无需他人点化……归根结底,与两年前毫无异样,上香以求心之宁静,烦恼自行消解。烦恼即除,心之本源便能看清,无论他人命之归数,你自己的志愿从未改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了前辈——”唐战露出久违的笑容,坚定不移道,“就算故友离世,我也会继续坚定理想,挥军北上,驱逐蒙元,完成自己以及子川兄弟他们共同的志愿!”

    看着唐战重拾信心的样子,萧天等人也是欣慰有加——这不仅仅是玄空大师对唐战的点化,此番教导,观之己身,自己等人也是受益匪浅……

    解开了心结,众人稍作休息,便想离开此处。然而苏佳似乎心中还有未解,表情踌躇。

    众人准备打算起身告别,萧天却见苏佳忧郁的神情,不禁问道:“佳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,其实我……”苏佳鲜有吞吐道,“我有些事情,想要……想要请教玄空大师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萧天听了,有些诧异道,“既然有的话,刚才为什么不说,现在要走了才提出来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……”苏佳有些拘谨道,“我想单独请教玄空大师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像是明白了,点了点头,随即道:“那好吧,佳儿你有什么问题,尽管请教吧,反正不赶时间……我和唐战兄弟还有菁妹就在外面等着,佳儿你什么时候弄完了,直接出来告诉我们一声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的……”苏佳轻轻点头答应道,萧天等人便离开了祠堂,前往庙外等候……

    剩下苏佳单独和玄空大师留于祠堂中,看着玄空大师静心参拜祷告的背影,苏佳心中隐隐不定。

    “李姑娘……不,苏姑娘,好久不见了……”玄空大师还记得苏佳,慈祥问候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前辈,好久不见了……”苏佳有些“忸怩”道,“上一次见面,还是在两年前,前辈对晚辈的教诲,一直没有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姑娘的意思是,老身曾经所言‘百生沧桑’之言?”玄空大师提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……没想到前辈真的还记得……”苏佳轻声应和道。

    “两番所言,怎会不记?”玄空大师轻轻一笑,遂缓缓说道,“‘世间之难,以情为首,不历百生沧桑之苦,轻薄以淡之,无缘无分,此非情也’……这句话,老身已然告知苏姑娘两回,看样子,这两年经历的世故,倒是让苏姑娘感慨良多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身心想,苏姑娘此番单独请教老身,不单单只是回忆曾经过往吧……”玄空大师和蔼一笑,继续道,“其实在老身看来,苏姑娘你心中,一定也有解不开的心结,但又不好意思在朋友面前提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继续答应一句,随即略带“羞涩”地问道,“前辈,您……会解梦吗?”

    “解梦?”玄空大师听了,也是惊异中带着好奇一笑,“苏姑娘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苏佳顿了顿,继续道:“是这样的,前辈……这些天,我睡觉做梦,老是会想起曾经逝去的亲友,痛苦的经历……我原本以为是战事迷惘,心有劳累,可每次做的梦,却都是一个画面,那个让人沉痛不想再记起的画面……”

    玄空大师想了想,不禁问道:“那苏姑娘你究竟梦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梦到了,死去的小红姐姐……”苏佳继续道,“就是我在追风派时,从小到大照顾我的侍女姐姐……我梦到小红姐姐临死之前,一直呼喊我的前名和真名,一次又一次梦到她在我面前慢慢死去,那种感觉,真的让人难受痛苦……而且,每次梦中惊醒,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总有不安,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……前辈,我这么说,您……不会笑话晚辈吧?”苏佳依旧有些拘谨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听了,闭目慈祥道:“怎么会?遇梦乃人之常情,既是多梦而见,必有因缘……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……前辈您能帮我解读?”苏佳略带憧憬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确定……”玄空大师摇了摇头,随即说道,“不然,和唐少侠一样,苏姑娘你也平心静气,案前上一炷香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想了想,无故多说也无用,于是从蒲团站起,和唐战一样,抛开心中一切杂念,点燃了一炷香,拜上案前……

    然而,庙外突然刮起一阵大风,正吹案前香炉。苏佳还没来得及上香,案前的香炉差一点就被吹倒。

    “诶——”苏佳眼疾手快,伸手扶住了香炉,才避免香炉摔落台前。

    然而只是简简单单一幕,玄空大师眼见,像是想到了什么,表情稍许收敛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就行了吧,前辈……”苏佳上完了香,转过头来微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似乎因缘不定……”玄空大师浅浅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您说什么,前辈?”苏佳听见“妙语”一句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想了想,似乎命数中看出了什么,不禁提道:“苏姑娘,梦老身无法解,但命,却能依稀所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听了“匪夷所思”的话,苏佳有些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似乎心有他数,突发奇想道:“这样吧,老身问你一个问题,你如实回答,老身便能看出你往后一步的命数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……前辈请问……”苏佳听完,心中愈发紧张不安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定了定气,随即问道:“事情如是所乎——不久前,追风派掌门人莫天行,也就是苏姑娘你的恩师,也是仇人,前来拜见老身……你应该也清楚,莫天行与老身虽然年岁悬殊,但师出同门,皆是玄清大师弟子,所以其来拜见,实为祭祀恩师玄清大师一故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天行……”听到了这个名字,苏佳的神情稍之一变。

    “老身知道,苏姑娘你是苏仁与林雨霏之遗女,害死尔之亲父的莫天行,自然是杀父仇人……”玄空大师继续道,“现在既而假设,如果莫天行此时出现在你面前,苏姑娘你会如何抉择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……”苏佳顿时眼神杀气显露,握紧双拳道,“当然是亲手杀了他,为我父亲报仇!”

    玄空大师看见苏佳突变的神情,像是明白了答案,微微点了点头……

    苏佳像是也意识到了,毕竟刚才只是假设,自己的无意表现有些太急突了。但正是急突,所以真实……

    “行了,老身已然猜测,苏姑娘接下命数……”玄空大师微微掐指一算,意味深长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什么?”听到这里,苏佳收回“杀意”,再次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知道?”玄空大师依旧有些犹豫,似乎命数有些不顺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苏佳也是紧张点头道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表情稍许谨慎,随即道:“那好吧……不久之后,苏姑娘你必会遭遇命之劫数,将遇前所未有之艰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劫……劫数?”苏佳听了,眼神惊异道。

    玄空大师点了点头,继续道:“但老身只能算命数,至于命之所定,还在苏姑娘你自己……虽是劫数,并非未有解开之法,只是经历之中,一念之间,便是正邪两路……一念成正,一念成魔,究竟命归何处,全得看你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命之劫数……一念正魔……”苏佳对未来命运似乎有些恐惧,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,“到……到底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玄空大师知道,自己这样说,有些过于“刺激”,遂转而安慰道:“不过苏姑娘现在也不要多想,就像唐少侠那样,一切烦恼杂念皆起于心。烦恼即除,心之本源便能看清,无论何时,苏姑娘你也不能忘了心中本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忘了……本愿……”苏佳嘀咕一句,像是稍许明白了,随即自行安慰道,“没错,我不能忘了我自己……一路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浪,什么困难没遇见过?就算前方是从未所见的浩劫,我也要拼尽全力跨过坎坷,这才是真正的我!”

    玄空大师稍许点了点头,但心中,却还对苏佳未来的命运,隐隐担忧……

    解读了命数,苏佳告别了玄空大师,走出祠堂,到门口与萧天等人重新汇合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你怎么这么慢?”萧天见苏佳待了许久才出来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……有一些事情多问了……”苏佳有些吞吞吐吐道,看样子刚才玄空大师对自己的“解命”,自己心中仍有隐隐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佳儿?”看着苏佳异常紧张的样子,萧天不禁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啊……”苏佳立刻回神过来,不想让萧天看出自己的紧张,试着转移话题,眼见唐战和陆菁并不在萧天身边,于是转而问道,“咦,唐大哥和菁妹呢,你们不是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萧天笑了笑说道:“我看佳儿你不开心的样子,趁着没事,想带你找找别的‘乐子’——所以我就说让唐战兄弟和菁妹自己先回陆府去了,我和佳儿你到别的地方去,反正陆府那边‘家人煽情’,我们也没必要凑和……”

    “找……找乐子?”苏佳听了萧天莫名其妙的话语,甚是古怪,不禁问道,“这兵荒马乱的,你还能去哪儿找乐子?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,我之前说过的……”萧天笑着说道,“我说汴梁战事结束了,我和佳儿可以抽时间去梅花山庄找郜英郜师父,还有小青姑娘叙叙旧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?”苏佳听了,稍显惊异道,“你还真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萧天憧憬着说道,“两年多不见了,我有点想郜师父了;还有小青姑娘,毕竟佳儿你受伤那会儿,她照顾我们也不少……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总得前去问候一下,不然我这个做徒弟的,也太不‘孝顺’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随你吧,不过以郜师父的脾气,我觉得她估计对你的态度,还是那样……”苏佳无意嘀咕一句,不过想起两年多以前梅花山庄的事情,苏佳心里既有开心又有感动……

    于是,二人决定前往城外梁翁山的梅花山庄,苏佳也因此暂时忘记了刚才心中的苦恼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www.yuehuatai.com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