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一十章 重归故土 中
    离开赵府,众人下一个目的地是汴梁神庙……

    “再要去见玄空大师前辈……”唐战低声说道,“子川兄弟,南宫兄弟和慕容兄弟,皆是玄空大师的弟子,汴梁一战,三人皆壮烈殉职,真不知道该如何告诉玄空前辈这个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迟早都是要知道的,战事波及,也许玄空大师早就做好了接受厄运的准备……”萧天默默道,“走吧,我们一起前去,毕竟在我们曾经迷茫的时候,玄空大师前辈点化教导我们许多。如今命运多舛,是该我们想办法安慰他的时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唐战点了点头,遂与萧天等人一起,走出了赵府大门……

    然而刚出门口,却是见到一列官府部队在此巡查。蒙元朝廷在汴梁的势力已然覆灭,却还有官兵人物执行事务,四人不禁感到诧异……

    “喂,你们几个,检查一下还有没有伤及的百姓……”一个首领般的人物一身官服,像是恪尽职守执行着义务,冲着自己的侍卫手下,吩咐命令道,“汴梁战事刚过,可不能过早沉浸在解放的喜悦中。城中还有被炮火炸毁的废墟,这几天多看看,有没有未被发现的伤员……”

    首领人物相貌堂堂,年轻英姿不失刚劲。在唐战等人眼里看来,这个身影似乎有些熟悉,不过很长时间未有逢面,众人都快要忘记这个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,看起来很眼熟……”陆菁红着眼,望着门外的官兵,不禁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……是的,想起来了——”萧天像是最先想到,恍然大悟道,“他是前汴梁的知府,被王大生提拔处理当年南宫用一案的袁冲袁兄弟,是黄纪兄弟的朋友!”毕竟和黄纪比较熟,萧天还是最先想到。

    “对耶,你不提我都快忘了,袁冲兄弟一直在汴梁……”苏佳也眼前一亮道,“黄纪兄弟后来说过,两年前我们离开汴梁,汴梁平反暴动一案,他和袁冲兄弟仍有交集……呵,战事结束,袁冲兄弟还能官复原职,一定是有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老朋友重逢,我们先去招呼一下……”唐战露出久违的笑脸,遂上前走向袁冲的方向,萧天等人紧随其后……

    “尽快处理废墟,无关人员嘱咐他们不要围观……嗯?”袁冲还在吩咐事务,却觉有人靠近,不禁回头一望。

    “袁冲兄弟——”唐战等人这边,萧天倒是先招呼道,“还记得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袁冲凝视一番,看见萧天左脸上的刀痕,一下子想起来了,喜出望外道:“诶,你不是……黄纪兄弟的朋友……萧天萧兄弟吗?”

    “嘻嘻,亏你还认得出我……”萧天坦然一笑道。

    苏佳见了,不禁在一旁调侃道:“废话,你脸上的刀伤,听过你名号的人都认得出来,更别说是和我们有交集过的袁冲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听见了,暗地里“嘲讽”回应道:“是呀,也不知是哪位大美女,当年昏了头,在我脸上划了一刀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听到了萧天的“埋怨”,两眼一黑,用手在萧天腰上未好的伤口处,狠狠揪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啊,好痛……”萧天不禁轻声痛喊道……

    “袁冲兄弟,好久不见了——”唐战用故友重逢的亲切口吻应呼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真的好久不见了——当年南宫家的案子,也多亏了你们的帮助,才将南宫用就地正法,还了汴梁百姓和黄纪兄弟的清白……”袁冲回忆着曾经的事情,又望了望众人如今的装束,微微一笑道,“真没想到,两年没见,你们变化竟这么大——我都听说了,明军南征北战,先锋军作战勇猛、胜捷无数,如今唐战兄弟你和菁妹都成了军中的统将军师,愚兄我甚是欣慰!”

    “还好了……”陆菁陪笑了一会儿,随即又神情伤感道,“可是战争无情,子川兄弟和玉如嫂子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没有说完,袁冲像是明白了意思,遂收敛笑容,示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唐战在一旁看着气氛尴尬,站出来缓解道:“好了,故友相见,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……对了,袁冲兄弟,我还没问你,你原来的官位是汴梁知府,不过却是为蒙元朝廷办事;可如今朝廷势力覆灭,你为什么还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袁冲听了,笑了笑说道:“哦,是这样的……虽然之前一直是为蒙元朝廷办事,但我当官为政,体恤城中百姓,办案秉公执法,身受城中百姓爱戴。昨日汴梁城破,朱元璋深知我廉官之风,城中又急需重整恢复,需要人手管理事务,于是继续让我担任汴梁知府的位子,重修建设城池……这不,今天一大早,为了尽快清理城中的废墟,我和我的手下一直忙到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可真是太好了……”唐战回应一笑,算是缓解了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陆菁在一旁,也示意地笑了笑,应和着唐战一起。

    袁冲想了想,继续道:“对了,我记得两年前你们离开得早,后来汴梁城发生的暴动事件,你们还不太清楚吧,有关黄纪兄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清楚——”萧天点头说道,“后来我和佳儿见到了黄纪兄弟,因为一些事情待在一起过一段时间,后来的事情他都告诉我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后来又见到黄纪兄弟了——”袁冲听了,兴奋问道,“黄纪兄弟现在怎么样了,离开汴梁后,过得还好吗?”

    苏佳笑了笑,心情愉悦道:“你放心,黄纪兄弟现在过得非常好,不但了结了家族的恩怨,而且还娶到了漂亮的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袁冲听完一笑,有些吃惊道,“我听菁妹说过,黄纪兄弟对女人可从来不敏感,没想到他居然能娶到老婆,也不想着告诉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妹这家伙,又在给人乱戴帽子……”苏佳心中暗暗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说是‘患难见真情’吧,差点丧命了不说,当然来不及告诉你……”萧天笑了笑,继续道,“他可是娶了逸仙门掌门人的女儿,当家的上门女婿,而且还可能是下一任掌门人的继承人,现在在逸仙门,不知道过得多滋润呢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真是太好了——”袁冲听了,不禁为之高兴道,“真希望有一天,能和他重逢叙叙旧,两年不见,不知道他现在变得怎么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?”萧天继续道,“反正如今汴梁已经脱离了蒙元势力,等战争结束、天下一定,我会告诉黄纪兄弟,让他抽时间回汴梁来看看,到时候你们兄弟俩就能再见面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,愚兄还是谢过萧兄弟你们了——”袁冲回之一笑,抬手有礼道。

    唐战抬头望了望天,想起自己等人还有正事,随即说道:“时辰不早了,我们还要去汴梁神庙见玄空大师,袁兄既然还有要事,我们就此别过吧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……”袁冲点头道,“改日无事,来我府上一座,愚兄必以好茶相待诸位,再叙闲聊——”

    唐战答应道:“没问题,反正我们还能在城里多待两日,等手头的事情忙完了,我们会亲自登门拜访,到时候有劳袁兄弟多有招待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了,愚兄告辞——”袁冲继续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告辞——”唐战等人也纷纷回礼道。

    简单家常一叙,众人相继分别……

    正中午时,先锋军营……

    结束了一上午的练兵,秦羽和慕容樱也算完成了任务,尤其是慕容樱,不但自己重新振作起来,更是带动手下的将士从悲痛中走出,并在军中树立了地位和作为一军之将的威严。

    不过结束了任务,回到营中,慕容樱收回了早上的严肃与苛刻,转而恢复贤惠妻子的神情,一面帮丈夫秦羽打点着衣着,一面自己收拾着东西……

    “小樱,这些东西我来就好,没关系的……”秦羽看着慕容樱今天一早也挺累的,亲切温婉道,“铠甲干嘛还擦拭?这成天在外打仗的,身上难免沾点血迹,不用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——”慕容樱一边用热毛巾擦着秦羽铠甲上的血渍,一边略带着憧憬与暗暗悲伤道,“一会儿我们可是要回家……准确的说是回娘家,要是让家里人见了你这个女婿浑身脏乱的样子,那可不成体统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……回娘家?”秦羽有些反应未及,不禁吞吐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一会儿回慕容家……”慕容樱眼神悲伤道,“说是回家,其实家里人,我爹娘,还有我的其他哥哥,全都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樱……”看着慕容樱没落的神情,秦羽心中也跟着难受。

    “不过,家里的那些下人,他们还在……”慕容樱继续道,“慕容家不能没人,我既然已经是慕容家唯一的血脉,至少我得回去一趟……两年没回家了,不知道家里人还认不认得我。尤其是秦哥你,你这个‘姑爷’可不能在他们看来,像个糟粕的野人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野人?”秦羽不禁自嘲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吗?整天在外打仗,全身脏兮兮的……”慕容樱像妻子在家般唠叨说道,“就这个样子回家,面子上怎么挂的去?将来如果战争胜利了,我们还有机会回到慕容家,你这个‘姑爷’可是未来的顶梁柱;秦家和慕容家合为一家,你总得有点得体的样子,给家里人留下好印象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……”秦羽应和了一句,想起慕容家家族殒命的悲惨,联想到自己同样悲惨的家世,秦羽轻轻搂住慕容樱,关慰说道,“你放心,小樱,不管将来发生什么,我们都在一起……我们都是经历了家破人亡,如今走到一起,重组家庭,将来教育后代……无论是秦家还是慕容家,只要我们彼此信念不变,一切都会过去,一切都会重新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你,秦哥……”慕容樱脸颊微微一红,靠在秦羽的怀里。夫妻二人乱世中相互依偎,洋溢着和睦的气息……

    一炷香后,二人走出了军营……

    “老九,这里就交给你了,我和秦哥要回汴梁一趟——”临走之前,慕容樱向老九吩咐道,“最迟明天一早就回来,所以在这之前,军中的一切事务,有劳老九你了——”

    老九露出长者慈祥的笑脸,亲切说道:“放心吧,这里还有我们堂英会的兄弟,不会出乱子……慕容姑娘你赶紧回去吧,虽然家族遭遇了**,但毕竟两年未归,恐怕也是心系万分吧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樱微笑着点了点头,尽管家破人亡,但慕容家的大院还在,自己心想着还是得回去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走了,老九——”秦羽最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自己路上保重——”老九也回声应道。

    于是,秦羽和慕容樱二人离开军营,前往汴梁城中慕容府的原址而去……

    汴梁神庙处,唐战等人已经来到了门口……

    “汴梁神庙到了……”唐战走在最前,抬头看着庙上陈年的牌匾,暗暗叹息道,“两年未见,这里还是没变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玄空大师前辈,现在过得怎么样了……”萧天默默担忧道,“只希望我们告诉他子川兄弟等人的死讯,前辈不要一时接受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玄空大师前辈……”苏佳看着汴梁神庙的大门,心中暗暗道,“您曾经对我说过的‘百生沧桑’之教诲,晚辈直到现在还谨记于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咚……咚……”唐战走上前,轻轻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请问有人在吗?”唐战还应和着轻轻寻问一句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从院内传来了平稳细碎的脚步声……

    “吱——”大门打开,站在众人面前的,是汴梁神庙的童子。

    “施主你们是来找玄空大师吗?”童子有礼问道。

    “诶,小叶?好久不见了——”唐战见了熟人,继续出喜道,“两年不见,你又长高了?”

    果然,面前的童子小叶,两年前也是唐战等人的朋友。小叶也是认出来了,不禁诧异道:“唐……唐大哥,还有……陆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见到了小叶,也暂时收回面容的悲伤,转而微微笑道:“没想到我们这身打扮,你还认得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认得,你们都是赵哥哥的朋友——”小叶天真无邪地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一提到赵子川,众人心中好不容易唤起的喜悦,一下子又被悲伤掩埋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着——”小叶说了一句,转头道,“我去告诉玄空大师,说是你们来了——”于是,小叶快速跑下阶梯,通知玄空大师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看样子也不全是物是人非……”陆菁见了眼前熟悉的场景,有感而发道,“想当初离开汴梁前,傻蛋你和子川兄弟是来这里请求玄空大师教诲……如今却是带着逝者的哀伤,故地重游,但这里依旧没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……”唐战作苦中微微一笑,轻声说道,随即四人踏步走进了庙中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