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零九章 重归故土 上
    “这是回事?”慕容樱看着将士军前“慵懒”一边,表情严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你哥哥的旧部……”秦羽在一旁,还算和气道,“因为你哥哥的死,他生前的部下悲痛不止,现在一点斗志也没有,全都懒散成一片……这也没有办法,皇上放令了哀悼三天,他们这么做,也并不违纪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慕容樱听了,摆头一视,义正言辞道但唐将军下了命令,今日部队重新化编,照常练兵——既是练兵,就得按规矩来,军人就该有军人的样子,犯了错就得处罚!”

    说罢,慕容樱走下台阶,神情严肃地看着每一个神志低迷的士兵,不禁冷冷问道慕容飞将军虽然战死沙场,但作为他生前部下的你们还活着——活着,就不能总是追念,何况你们还是军人,现在还是战乱!看看你们现在

    慕容樱训斥的口气不小,底下将士像是稍稍受到了触动,表情渐渐转变。而台上的秦羽和老九见了,也是用惊异的眼神,望着他们有些“陌生”的慕容樱——昨天还在为哥哥的死痛哭流涕,今日像是变了一个人,立刻从悲伤的追念中走出……

    然而,台下众将士并没有全部服从慕容樱,眼见慕容樱不过是个女子,完全不能与她哥哥,等人生前的将领,“先锋五虎”之一的慕容飞相提并论,心中略有不服。

    于是,一个士兵斗胆上前,一脸垂丧的表情道哎,慕容姑娘这是何必呢?慕容将军,也就是你哥哥死了,你难道不惋惜吗?现在还在这儿练兵……慕容将军死了,我们都很难过,至于慕容姑娘你,还是放弃吧,亲信的将军大人牺牲,我们恐怕不会再振作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,汴梁一战过后,军中将士情绪波动起伏,许多士兵战场眼见亲将战友身亡,情绪低落至极谷,已然无心再继续行军……

    慕容樱听了士兵的话,眼神一定……“呼——”突然一道疾风,回转一踢,慕容樱干脆利落,竟是将眼前的士兵一脚踢飞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士兵惨叫一声,一头飞出十丈之远,倒在后方的托运板车之上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
    众将士所见慕容樱“动气”,像是惊醒一样,稍许振作了精神。而秦羽和老九所见,也是半天没有恢复。

    慕容樱一脸的愤怒,大声训斥道身为军人,居然说出如此丧家之言,简直无颜苟活于世!”

    底下士兵一时鸦雀无声,刚才还一脸慵懒无劲的状态,现在立马振奋惊恐几分。

    慕容樱重新回头望着部队众军,继续斥声问道慕容飞将军生前部下的带领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一个看似部队头领的人物,战战兢兢举起了手,随后从列中横向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慕容樱见定了,指着首领和被踢飞的士兵,随即大声道来人——将他们二人按军法,军杖一百,吊立营前一天!他日若再有扰乱军心之言或是带队不尽本职首领,按令军法处决!——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场众人皆震惊无以回神,他们完全不会想到,慕容樱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,竟会说出如此威慑之言。

    “将军——将军……”被士兵拖下去责杖的士兵,不断撕声“求饶”道,可在慕容樱“铁面神情”面前,丝毫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随之,就听到士兵二人被责杖的痛叫声,棍子招招到肉,一时鸦雀无声的校场听来,显得痛心入骨……

    慕容樱见惩罚了“异类”,遂转身重新站回列前,以军队首领的姿态,义正言辞道从今天开始,先锋军骑军归为一队,由我和秦羽将军统领,驰骋疆场,所向披靡,奋勇杀敌!”

    慕容樱语气慷慨激昂,底下刚才垂头丧气的士兵,即刻振奋起来,企盼不失坚定地望着台上的慕容樱和秦羽,并接应喊道所向披靡,奋勇杀敌!——”

    “众军威武!”慕容樱更是攒起拳头,立声振奋喊道。

    “众军威武——众军威武——众军威武……”众军将士完全被带动起来了,转瞬之间,便从悲伤的氛围中走出,全军士气昂扬,回到了最初军队奋勇的斗志……

    秦羽看在眼里,欣慰一笑,心中暗暗道小樱,你这么快从丧兄之痛中振作起来,继承慕容家的遗志,我很高兴……唐战,谢谢你,谢谢你昨晚告诉小樱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军心重新凝聚后,先锋营校场开始了一早上的练兵……

    另一方面,汴梁城内,唐战、陆菁、萧天和苏佳四人,带着赵氏夫妇的骨灰,回到了赵府;而陆菁的哥哥陆昭,则是在弟弟陆蒙的搀扶下,先一步回了陆府,回到了的家……

    故地重游,两年后重回汴梁,战火波及,繁华不再,街道巷间,早已是物是人非。然而,虽然繁华没落,可汴梁百姓却是欢庆非常,因为明军伐城,赶走了蒙元暴政,百姓心里很清楚,他们久日期盼的好日子,已经来临……

    但是比起汴梁百姓,唐战等人的心里却是十分沉痛……

    赵府正厅……

    将赵氏夫妇,以及长子赵子衿战死的消息告诉老爷子赵天元,赵天元脸上顿时阴沉不定。他倒没有痛哭,只是望着两个和儿媳的骨灰,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赵叔叔……”陆菁在一旁低落道,“子川和嫂子战死,还有子衿大哥,我们都没能救回他们……而且还有子川的安安,我们也没有……也没有……”说到孩子的事情,昨晚一晚上都没有找到赵子川的下落,众人也是神情疲惫,陆菁眼上的黑眼圈更是一层接一层,面容憔悴至极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孙子,叫‘安安’是吗……”赵天元得知赵家的血脉,心中悲喜交加道,“只可惜了,还没回家看一眼,却是在战争中埋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孩子全名叫‘赵成安’……”唐战补充安慰道,“不过赵前辈您放心,等战争结束,我们一定会想尽办法,找到赵家骨肉的下落,并肩负抚养孩子的责任!”

    赵天元摇了摇头,表情悲痛道没想到我赵家后世,竟是命殒两个……虽然子川完成了祖先遗志,亲手斩杀了赵家祖先的仇人,但人死即为悲恸,就算完成了家族使命,父子今生再无相见,白发人送黑发人,岂不更加伤心难过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唐战四人眼神迷离,半天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——呜呜……”另一边,赵子衿的妻子,正抱着的骨灰,痛哭流涕,而她不到两岁的,还未见过的亲生父亲,便是幼年丧父,唐战等人看在眼里,心中又是一阵唏嘘……

    “爹——”正在这时,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叫喊。众人回头一看,竟是赵家的二子赵子博。

    “子博大哥?”唐战见了,不禁惊异道。

    “子博大哥,你……你会?”陆菁也是不经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菁妹,还有唐战你们……”赵子博喘了喘气,看样子是刚从远地奔赶,一脸焦急道,“我听闻汴梁这边的战事,便从华山派赶了……这,这骨灰是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和陆菁哀痛中,将赵子川等人的战事,又一次叙述了一遍,心中再次徒增悲伤……

    “大哥,三弟,会……额——”赵子博大老远,却是得到了亲相继战死沙场,心中顿时悲痛难忍,这不是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子博大哥,节哀顺变吧……”萧天在一旁说不出更多的话,只是轻声淡淡道。

    苏佳想了想,转头面对赵天元,将手中的“乾坤二剑”呈上,表情沉痛中赵前辈,这是子川继承赵家遗志,至始至终带领杀敌的赵家至宝,‘乾坤二剑’。子川用其斩杀蒙元夷狄,并最终杀死世家仇敌兀良托多,也算是完成了使命,是该奉还给赵家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天元缓缓走上前,双手颤抖地接过双剑,看着剑锋上惨烈的血迹,表情惊蓦,一时难以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萧天继续补充道子川驰骋疆场,斩杀蒙元众军无数,成了名震中原的‘飞骑神将’,也算不枉英雄一世……还请前辈节哀死者,重将宝剑供奉祠堂,令后世之人膜拜凯歌,影响众生,我想这恐怕也是子川的愿望……”

    赵天元沉重叹气一声,眼神中闪现不易察觉的泪光,只是悲痛低语说道好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赵天元拿着“乾坤二剑”,离开正厅,往祠堂后方慢慢走去。脚步却是十分沉重,心里想的,也是曾经赵子川第一次拔出剑锋的回忆……

    (回忆中)……

    “子川,你真的想好了吗,是否要继承祖先遗志,拾起这近百年都没动过的祖传之宝——‘乾坤二剑’?”

    赵子川面孔严肃,眼神坚定,直直地望着案旁的两把宝剑,义正言辞道我想好了!虽然玄空大师曾言我心结未解,但‘誓将蒙元暴政逐出中原’的决心孩儿绝不会改变。爹,大哥二哥都未能有决心继承祖先遗志,拾起宝剑,作为赵家三子,我必须扛起这份担子,心寄苍生、造福天下百姓。所以,今日孩儿就在此立誓,拾起乾坤二剑,誓做一个胸怀天下的仁者!”

    见着赵子川如此坚定的言行,作为父亲的赵天元也不再说。继承祖先大业,这是赵家世世代代的志愿,但是没有人能够挑起大梁。今日见着赵子川下定决心,要继承祖先的志愿,赵天元还是感觉到赵子川的确是抱着这样的信念了——这让他感到骄傲。

    赵子川依旧在灵案前跪着,赵天元等了一会儿,然后庄重地说道时辰已到,赵子川,你真的做好继承祖先遗志的准备了吗?”。

    赵子川坚定地答道我已经决定并准备好了!”

    赵天元继续说道那你先在祖先面前磕几个头,以表孝心,然后去拔起案前的‘乾坤二剑’!”

    “好的,父亲!”赵子川用同样坚定的话语答道。

    于是,赵子川面对着祖先的灵案,先是跪在地上庄重地磕了几个头。赵天元见了,对赵子川说道好了,子川,你可以去拾起祖传之宝‘乾坤二剑’了!”

    “是,父亲!”赵子川慢慢站起身,然后踏着步子来到祖先灵案前,随后对面前的灵案说道,“赵氏祖先,今日我赵子川便将拔起祖传之宝‘乾坤二剑’。把此剑者,必将‘救天下之民,报蒙元灭我大宋之仇’之任牢记于心。今日曾是襄阳城破之日,也曾是大宋遭亡前夕,恕晚辈赵子川今日打扰祖先灵位。今日拔剑,他日必奔赴疆场。若功成身退,便可了结百年之恩怨;若战死疆场,我赵家精魂犹存,天下不忘!”说完,赵子川又回到原地,跪下庄重地磕了几个头。

    赵天元见着赵子川如此的言记祖训,心怀天下,对赵子川满意地点了点头。赵子川磕完了头,又缓缓站起身。随后,赵子川再次走到灵位前,对祖先的灵位说道赵氏祖先,晚辈赵子川就此拔剑!”说完,左右两手将“乾坤”两把宝剑缓缓提起。

    “乾坤二剑”即起,桌上的烛光映照着剑身,只见金黄色和碧绿色的剑光充斥着整个厅堂,既显玄妙,又显庄严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祖传之宝‘乾坤二剑’!”赵子川望着手上的两把宝剑,说道。

    赵天元跟着说道百余年前,蒙元鞑虏一直想要夺我赵家的‘乾坤二剑’,但是未能成功。百年已过,如今赵家苟活于蒙元鞑虏汴梁城这弹丸之地,如是不已。而今你已得此宝剑,必要祖先的遗训铭记到底!”

    “孩儿明白!”赵子川坚定地答道……

    (现实中)……

    “战死疆场,赵家精魂犹存,天下不忘……”赵天元念叨着曾经的誓言,心中悲苦道,“可是子川你走了,天下不忘,同时也是苦痛不忘……你是完成了祖先的遗志,但也同时留下了我们赵家一辈子的悲伤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的战死,赵天元心中愈加悲痛,刚才在众人面前没有表露出来,这会儿快走到后院祠堂,泪水却是止不住地向下流淌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