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零八章 遗子无寻
    下一页

    深夜,先锋营校场外,众军将士集齐而列,火光映照四射,缕缕生烟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军中正在为汴梁一战壮烈牺牲的将士一一祭奠,众人将赵子川等将领的遗体分别放置木堆跟前,唐战等人亲自点燃了火把,为其送行……

    大火越烧越旺,渐渐将曾经熟悉却已然无法醒来的身影吞噬埋没,遗体随之火化,伴着青烟袅袅而上天际。这样的场面,军中不久前还经历过——为李玉如送行时,还是赵子川亲自点火,没想到这次,轮到自己被战友“送上一程”……

    “子川兄弟,走好……”唐战站在最前,看着赵子川、南宫俊、慕容飞等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火光之中,眼神淡然道,“如果没有你们,也不会有我唐战的今天,你们无疑是我在汴梁,交到的最好的兄弟,最好的朋友……这辈子,欠你们的无以为报,希望来世,我们还能再做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唐战的深沉诉言,陆菁的目光也是炯炯不定。不过在她眼中,除了对感情较好的赵子川的追思,陆菁注视更多的,还是玲珑的遗体——破例将玲珑的遗体带到军中,只为能和南宫俊一同“上路”。这辈子将玲珑看作至亲姐妹,两年不见,结局却是这样的下场,连重逢的话都来不及说一句,陆菁心中阵痛不已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玲珑……”陆菁的脸上依旧有些醉意,看样子今天晚上自己酒喝多了,深情迷糊道,“原来和你在一起,一直对你苛刻,一直对你使唤,你却是任劳任怨为我做了那么多……我一点都不像个好姐姐,我这辈子做的最大的过错,就是反对你和南宫俊在一起……玲珑,是我对不起你……是我对不起你啊……”陆菁一边说着,一边忘情地哽咽起来……

    而慕容樱这边,看着自己哥哥慕容飞的“逝去”,慕容樱不再是伤心流泪,转而眼神坚定无比。看着手腕上慕容家子女相传的玉红首饰,慕容樱心中坚定道:“你放心,哥,慕容家虽然衰落,但我绝不会一蹶不振……虽为女儿身,但如今我是慕容家唯一的血脉,我会继承哥哥你的遗志,带着慕容家的尊严与荣誉,继续挥军北上,驱逐蒙元鞑虏,拯救天下苍生!”

    秦羽在一旁,看着慕容樱坚定无比的眼神,心知她已从困境中走出,不禁露出惬意的微笑……

    而在死去的“嘻哈三兄弟”面前,萧天、苏佳等人,心中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“逸仙门一行,本来把你们从苦海中救出,让你们改邪归正重新做人,对你们来说简直就是天赐良缘……”萧天看着火化的遗体,眼神迷离,暗暗嘀咕道,“谁知道,你们放着逸仙门的安居生活不过,非要跟着我这个‘大哥’,四处奔波,身陷战乱……我堂堂‘苍龙大侠’,却是没能做好你们的‘大哥’,我实在是愧疚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看着萧天在一旁暗暗自责,苏佳咕哝一句,转头望着“嘻哈三兄弟”的“火光遗体”,轻声呢喃道,“想想瑛妹在身边的时候,在居明城黄纪兄弟家,我们几个也天天喜欢和你们聊天欢笑……可是现在你们走了,如果有一天回逸仙门再去见瑛妹和黄纪兄弟,我该……我该怎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顿了顿,缓缓流露说道:“大哥今日亲自为你们送行,希望来世,我可以做你们的小弟,还了这辈子的人情……”

    火光照亮了先锋军营,照亮了这个夜晚,最终赵子川等壮士英雄的遗体,伴着大火的烧尽,消失在人世间的碎影尘埃,徒留下浅浅的骨灰,与朦胧凄婉的记忆……

    火化遗体后,唐战、陆菁、萧天和苏佳四人,睡前想要前往李玉如生前的营帐——说好了计划,明天一天前往汴梁,按令重整城中事务的同时,带着赵氏夫妇的遗体,以及他们的遗子安安,一起回“赵府”。本来赵子川儿子出世,应该是赵家人喜贺高兴的场面,可是如今赵子川与李玉如相继离世,留下孤独遗子一人,真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悲伤……

    李玉如营帐前……

    “明天带着安安,先回赵府一趟去见赵叔叔,然后去汴梁神庙见玄空大师,最后再回我家……”陆菁低沉着脸,无力说道,“可是如今留下安安一个人,我都不知道……不知道该则么和赵叔叔说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知道陆菁心里难过,在一旁轻声劝慰道:“没关系的菁儿,明天我们陪你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安安会不会也像失去娘亲那样,痛声哭泣……”萧天呢喃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出生不久便失去了爹娘,还是在战场军营之中见闻,好可怜……”苏佳顿起怜悯之心,自己作为孩子的干娘,苏佳把安安也当做是自己的孩子,心含母性悲悯道,“如果可以的话,阿天,我希望战争结束后,我们能替子川兄弟和嫂子将安安抚养长大……我们去做孩子的爹娘,让他感受亲情的关爱,毕竟我们自己,都是那样过来的,知道小时丧父或丧母,是什么样的滋味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萧天低下头,简单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和傻蛋也要……”陆菁这边,转头“抢言”道,“我们也要抚养安安,毕竟我们是子川兄弟最好的朋友……还有嫂子……”说完,陆菁又有些沉痛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而且,没能救出子川兄弟,都是因为我……”唐战也在一旁自责道,“我身为一军之将,汴梁一战却是如此惨烈……都怪我……”说到这里,唐战心中不禁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听了这句话,陆菁瞬间想到了汴梁一战,朱元璋“拖延炮火”“见死不救”之事,心中悲苦中,一时夹杂一丝愤怒……

    “不,这不怪你,要怪的话,应该是怪我……”萧天又在一旁“挺身”道,“想想襄阳一战,如果不是我自作主张,违抗唐战兄弟你的军令,江水之上放走了兀良托多,就不会有今天……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不怪你的‘违令’,真正放走兀良托多的人,是我……”唐战也自揽责任道,“要怪的话,也是怪我当初大意,襄阳一战放走了兀良托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说起来,我们都有责任……”苏佳在一旁,低声说道,“子川兄弟也好,嫂子也好,如果不是我们没有做好,他们也不会因此而丧命……谁能想到,曾经我们自己的过失,如今却是酿成这样的结局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再多也没用了……”陆菁转头望向帐门,轻声道,“我们还是去看看安安吧……失去了爹娘,真正可怜的,还是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众人一齐默默点头,径直走进了营帐……

    “小飞……小飞——”营中灯火还亮着,但是很久都没有传出动静,唐战等人进来后,没有见到照顾安安的杨小飞,不断呼唤道。

    “小飞——杨小飞……”萧天也在一旁喊道,可是帐中久久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不在吗?”众人半天见不到人影,也没听到孩子的哭声或是什么,苏佳有些心有不安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小飞带着安安出去方便了吧……”萧天不禁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刚才走过来,也没看见啊……”唐战满眼疑惑道。

    陆菁盯着桌上的蜡烛,发现蜡烛已经快要燃尽,似乎是烧了很久。内心顿起不安的她,不禁道:“不好,小飞和安安不见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菁儿你说什么?”听到这句话,唐战眼神惊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不只是唐战,萧天和苏佳二人,也是紧张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蜡烛烧了这么久,蜡水已经流至桌子边上了却没清理,可见久久没有回来了……”陆菁眼神不安道,“只有一种可能——小飞和安安离开营帐有段时间了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有人把他们,劫走了?”萧天愈加不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可能吧——”苏佳努力镇定道,“峨眉派事情结束后,还会有谁和我们或是子川兄弟、嫂子他们有恩怨?方圆数里已然没有敌军将士,小飞的武功身手又不差,有谁能把他们带走?或有什么理由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找找——”陆菁即刻严肃道,“找找营帐里面,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?”

    在场四人即刻分头行动,一边翻箱倒柜找寻,一边默默祈祷孩子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……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然而没费吹灰之力,萧天在安安之前睡的摇篮车里,发现了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陆菁最先跑来,接过萧天手中的信件,上面写着杨小飞的落款,迫不及待打开了书信——

    书呈军中众将:

    见字如晤。

    战局世道多变,赵将军临前有言,若未完身归来,命吾携其幼子,离开军地,从此安隐,不问喧嚣世故。特行令言,不将吾之去地,告知将军军师等人。

    请谅吾之自专,只为报求赵将军重视之恩,护其幼子,隐姓埋名抚养成人。还请将军等人就此打住,当是兄弟情义缘分一场,为成赵将军与夫人临行之愿,不让其子置身喧嚣,就此别过,非以苦寻。

    杨小飞谨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完心中内容,众人明白了,赵子川临行前已然托付杨小飞,若是自己不能平安归来,便带着自己和李玉如的孩子,离开此地,不留去向,从此隐姓埋名,远离喧嚣,过正常人的生活,为此还特地不让唐战、陆菁等人再添情故。

    可唐战等人显然不会就这么“答应”,赵氏夫妇的死,众人深知有愧,如果这回连孩子都无法照养,自己等人心中更是终生难负……

    “小飞——”“安安——”“安安你在哪儿?”四人没有停滞,丢下信件,即刻转身跑出营帐,四处大喊道。

    可是很遗憾,杨小飞带着赵子川和李玉如的孩子赵成安,早就远走不知去向……

    “来人,快来人!——”陆菁这边,已经迫不及待地呼唤军中的守卫将士。

    “传令——”唐战这边,也刻不容缓道,“命军中将士,分部四下搜寻杨小飞和赵将军的孩子,见到的话立刻带回营帐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得令的士兵应声道,刚打完仗,还来不及从惨烈悲痛中缓和过来,又不得不重新振起,匆忙执行任务而去……

    于是,本来凄寥悲苦气氛的先锋军营,一下子又“炸开了锅”,全军将士接到命令,马不停蹄四下奔走,前往梁翁山等各个地方,搜寻杨小飞与赵家遗子的踪迹……

    不过结果却是让人失望,找了一晚上,他们都没有找到杨小飞和孩子的踪影。看来真如信上所说,杨小飞带着孩子离开了军营,“躲”到了一个众人再也找不到的地方。就此,赵子川和李玉如的孩子隐没于世,远离喧嚣,恐怕众人这辈子,再也无法见到……

    翌日清晨……

    一晚上没怎么休息,到处寻找孩子的踪迹,却是没有任何结果,唐战、陆菁、萧天和苏佳四人疲惫不堪,神情中也带着绝望。最终也没能找到安安,众人也是情绪低落到了极点,虽然从了赵子川与李玉如临死前的遗愿,但四人心里像是埋藏了一道心结,一道终生都难以解开的心结……

    但结局失望归失望,正事儿还是得做——不得已短暂休息后,众人还是带着烧尽的骨灰,前往汴梁自家而去,一方面整理城中的军务,一方面趁此机会与分别两年的亲友熟人重逢……

    而军营之中,则是留下了老九,秦羽和慕容樱三人,以重新整兵操练,从惨烈战斗的阴影中恢复过来。但也急于再见自己的“家”,慕容樱请求许可,自己和秦羽上午练完兵后,下午也前往汴梁,回去一见被王大生等人“毁尽”的慕容世家。虽然不像南宫世家那样惨遭灭门,但如今慕容世家人死败落,战争结束,曾经繁荣一时的名门望族,而今无异于名存实亡……

    军营校场之中,老九为监督,秦羽为主将,慕容樱为指挥,准备操练军中的骑兵阵营,尤其甚多的是慕容飞生前的将士部下。秦羽原本的亲信部下还好,但像南宫俊慕容飞他们生前的那些部下士兵,似乎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——将军战死,众军毫无斗志,懒散一片,依旧沉浸在昨日的悲伤,一点精神面貌都没有,完全不像是军人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秦羽也没有办法,毕竟情感悲乐,人皆有之,何况朱元璋放令军中三天哀悼,众军将士“低迷无意”,自己这个“后来统领”,一时间也整治不了。随便让他们操兵集合,却是精神萎靡,一点行动力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,慕容樱从后营走出,看着面前的“慵懒”,眼神不禁一震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www.yuehuatai.com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