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零七章 战争之殇 下
    “乐中作苦”的庆功宴结束后,唐战、陆菁和萧天三人,回到了先锋军营……

    不同于其他军部的庆贺与喜悦,部队虽然打了胜仗,居身首功,但全军将士情绪低落,营中气氛一时沉郁至极。汴梁一战,实为先锋军所临最惨烈一战,军队伤亡损失惨重,各部军将相继战死沙场,整支部队如同七零散架一般,死的死,伤的伤,悲痛与混乱夹杂一团,化整为零,完全没有了鼎盛时期的风貌与士气……

    回到军营后,三人各自分开,陆菁回了正营,唐战去了骑营,而萧天则是回后营去找苏佳……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骑营这里,情绪最为低落,因为身为骑军将领,“先锋五虎”其三,赵子川、南宫俊和慕容飞相继殉职,唐战眼神低迷至此,却是听到了暗暗不断的抽泣声。

    声音非常熟悉,唐战走近一看,正见慕容樱躺在秦羽的怀中低声哭泣——她已经哭了一天了,从自己的哥哥战死一刻,直到现在;不过现在的哭声,已经比战时亲临哥哥的阵亡,要小得多。

    唐战知道慕容樱心里难受,现在说什么,她都听不进去,于是只是慢慢走到二人身前,满眼悲悯地看着慕容樱脆弱无助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……”秦羽这边情绪较稳,知道今晚庆功宴一事,看见唐战此时夜中归来,不禁低声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唐战微微点了点头,坐在秦羽和慕容樱的身旁,略显沉痛问道,“樱妹她……一直在哭吗?”

    “从慕容将军战死到现在,一直都这样……”秦羽轻轻搂着哭泣不止的慕容樱,心中也是悲伤道,“只能说这一仗实在太残酷了,没想到看似悬殊的一战,竟然……竟然会这么惨烈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死不能复生,世道殊途,何况是战争乱世……”唐战轻言感叹了一句,随即望着慕容樱,发自内心劝慰道,“樱妹,可能这么说有些不太合适……但是你哥哥死了,慕容世族也已败落,身为慕容家最后血脉的你,必须振作起来……不要忘了你哥哥生前的理想和志愿,虽然他壮烈牺牲,但我相信,慕容兄弟一定希望樱妹你能继承他的遗志,挫折中站起,扛起慕容家族的使命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唐战的话,慕容樱稍许停止了哭泣,从秦羽的怀中坐起,哭红着眼,转而问道:“使……命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使命……”唐战继续轻慰却不失坚定道,“其实我和你一样,同样经历了家族的陨落……比起樱妹你,我更加痛苦,我甚至十七年都活在虚伪与谎言之中,想想那日知道父亲身份的真相,我整个人都快崩溃了……那时候,我没有亲人,没遇见菁儿,甚至没遇见你们这些朋友,但我还是挺过来了……而唯一支撑我继续前行的,就是从来没有忘记的背负家族的使命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……背负慕容家的……使命……”慕容樱看着自己的双手,低声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慕容家唯一的血脉,你一定要振作起来——”唐战转而振奋道,“如果你能重新站起,继承你哥哥的遗志,领军北上,驱逐蒙元,拯救天下百姓,相信你慕容家的家人,九泉之下也会为你感到高兴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,慕容樱觉得唐战的话非常应心,暂时放下了心中的悲伤,应声呢喃道:“我要……继承家族的……使命……是的,我是慕容家唯一的血脉,我不能在这里倒下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看慕容樱像是有决心从悲苦中重新振作,心领神会地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秦羽也是看出来了,轻抚着慕容樱道:“小樱,唐战兄弟说的没错,你是慕容家的后人,无论世道艰辛,你都一定要振作——而且,不管将来再遇多少困难,我们都会在你身边;我也答应了你哥,今生今世都会保护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秦哥……”一时间,慕容樱眼神朦胧,再一次渗出了泪水——只是这一次的泪水不再悲伤,而是经历世道蹉跎的感动,和暗暗埋藏心底的决心……

    见慕容樱这边,像是缓过来的样子,唐战欣慰地笑了笑,随即站起身说道:“秦兄弟,樱妹这边就交给你了……我先回菁儿那边去,待会儿将士遗体火化的时候,我再来叫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……”秦羽也微笑回应道,“我看陆姑娘这几天确实不容易,我怕她比小樱这边还要悲伤,她需要你去安慰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点了点头,随即转身离开了骑营……

    后营深处,俯首栏杆……

    因为军中将死悲痛,后营这边,众军将士也是低沉一片,纷纷“窝”在营中暗叹悲伤,不像往常一样,三五成群几人,聊天叙事家常。

    众军沉寂,唯独苏佳一人孤身营外,伏坐栏杆之上,静静吹笛默许着沉痛与悲伤。孤残月影之下,郊外黄沙之前,绝代佳人的倩影斑驳阑珊。好久没有吹起的笛声,忧愁诉说着哀怨与沉湎,仿佛一杯轻盏的苦酒,沉醉中让人苦涩,久久不能淡去……

    萧天应着笛声,慢慢走到了后营,看着苏佳独自一人吹笛,也没上去主动打扰,而是一步一步慢慢走近,像是欣赏着笛声的韵律,表情却是忧郁万分——或许,是这笛子的乐曲,过于伤怀罢……

    苏佳感觉到了萧天前来,停止了曲调,放下了手中的笛子,低声应和道:“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萧天也是低苦地回应了一句,听见久违的笛声乐曲,不禁道,“怎么不吹了?好久都没听佳儿你吹笛了……朱元璋放令军中哀悼三天,没关系的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没有多作反应,只是默默摇了摇头,语气悲凉道:“不想吹了,越吹心中越想,心中越想越悲伤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知道,看着亲朋好友战死沙场,自己又无能为力救助,任凭是谁,心中都悲枯难说,自己也不例外。萧天没有说话,只是缓缓走到苏佳的身旁,陪着一起做到了栏杆一旁,静静地“聆听”着苏佳的诉说。

    苏佳继续道:“我从来没有想过,战争居然会这么残酷……原来闯荡江湖,对峙蒙元朝廷不在少数,却从无今日这样悲痛;就算是在追风派,陈世今叛变、小红姐姐死去那天,都没有今天这么沉痛……真的,我心里好难受,‘嘻哈兄弟’死了,南宫兄弟死了,慕容兄弟死了,子川兄弟死了……我不知道,不知道战争继续下去,还会死多少人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看出来了,苏佳对战争的残酷已经产生了畏惧,而且是从来没有过的畏惧。尽管神态上没有表现,但语气中的一字一句,萧天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良久,萧天抬起头,低声说道:“有些东西,命之如此,虽然能够改变自己,但别人的命运,我们无从改变……子川兄弟他们战死,英勇就义,我们做到极限,却也没能改变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,萧天的心情也十分沉痛,对于亲友的战死,自己无能为力,悲伤的同时,心中也有莫名的不甘和自责。

    苏佳在一旁默默听着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死者节哀顺变,不管世道怎样,我们还得往眼前看,就像我之前说过的……”萧天继续说道,“对了,陆昭大哥的脚怎么样了?”这会儿,萧天又提到了陆昭的伤情——白天攻城,陆昭在城门口身受重伤,大腿被落石砸断,虽无生命危险,但情况依旧让人揪心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帮陆昭大哥治了治……”苏佳继续低沉道,“很遗憾,陆昭大哥腿部伤势过重,恐怕……恐怕下半辈子要落得残疾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萧天听了,悲情说道,“陆昭大哥也不容易,只能说是庆幸……庆幸菁妹一家人都平安无事……不,不是平安无事,玲珑妹子她……”说话间,想到玲珑的死,萧天心中又不免一丝阵痛……

    苏佳也不想过多提及悲伤之事,缓和了一下心中的沉痛,似乎是想要转移话题调解心情,苏佳不禁提道:“过去的就过去吧,再多想,人死也不会复生……不过说到眼前,阿天,这几天我一直睡不好觉,总是会做奇怪的梦……”

    “奇怪的梦?”见苏佳转移话题,萧天也是想要想方设法调解气氛,萧天不禁问道,“佳儿你从来没和我提过这种事情,因为我以为你是个很现实的女孩儿,不会在意这些……那你到底梦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梦到了以前的人……”苏佳轻微摇了摇头,呢喃回忆道,“我梦到了死去的小红姐姐,不止一次,总会在梦中叫唤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在追风派的往事?”萧天听了,不禁微微一笑道,“这有什么奇怪?战争久了,心情沉痛,难免会想从前开心的回忆……我也一样,经常想起原来在萧家山庄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苏佳即刻“回驳”道,“我的意思是,这种感觉很奇怪……我梦见小红姐姐,并不是从前开心的事情,我梦见她喊我‘佳儿’,也就是……也就是她临死前对我说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临……临死前?”见苏佳鲜有地提到这些事情,萧天有些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感觉很悲伤,也很不安,这几天总做这样的梦,我心里很发堵……”苏佳继续道,“阿天,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,像是不久之后,我会遇到人世的变故之类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苏佳的“危言耸听”,萧天很是感觉奇怪,因为在他看来,苏佳“天不怕地不怕”,而且从来不信天命,任何危难于前,都能稳如泰山,危急中冷静将困难一一化解。可如今说出这样的话,萧天不禁觉得苏佳和平日的情绪不太一样,心中甚是疑惑。

    但萧天也觉得,可能是战争的残酷,让苏佳对现实有些过于悲观,莫名其妙想出一些不好的画面。想罢,萧天凑到身前,轻声安慰苏佳道:“佳儿,别多想了,无论世道如何,我都会在你身边……你武功这么高,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?何况我们在一起这么久,遇到的世间磨难也不少了,就算真有什么灾难崩于眼前,我也绝不会离开你,陪你一起渡过难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看着萧天在自己面前默默发誓,苏佳心中感动夹杂着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向你保证——”萧天微微竖起拇指,露出暖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苏佳脸颊一红,轻轻点了点头,但心中的不安依旧未有消去……

    正营帐中……

    唐战从骑营归来,想要回来照顾一下陆菁。想到这些天遇到的人世变故,陆菁受到的打击不小,唐战怕她的承受力还不如慕容樱,心中很是放不下……

    果然,刚刚走到营帐,却是让唐战看到了操心的一幕——

    陆菁独自坐在营中,什么事也没干,什么令也没传,而是抱着一个酒坛,满脸悲苦的喝着酒。桌上的文书和地图乱成一团,也没有去收拾。陆菁时不时抱着酒坛饮上一口,久而久之,脸上红晕倍出;从案前起身,站都有些站不稳,踉跄几步摇摇晃晃,看样子是喝酒喝过头了。

    刚从庆功宴回来,现在又在喝酒,唐战担心陆菁的身体,即刻跑上前,抓着陆菁的双手道:“菁儿,别喝了,你都醉了——”

    陆菁没有放手,死死抱住酒坛,并一把推开眼前的唐战,眼中尽是湿润,“倔强”带着醉意说道:“好烦啊……你走开——”

    唐战被陆菁推开,看着陆菁情绪悲观的样子,心中尽是怜惜。

    陆菁缓了缓神,似乎觉得自己有些过了,想到刚才“失去冷静”的举动,转而改口道:“对不起……傻蛋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没有说什么,重新缓缓走到陆菁跟前,慢慢拿起陆菁怀中的酒坛。这次陆菁没有再犟,松开手后,将酒坛交给了唐战,随后唐战把酒放到了案前一旁。

    唐战知道陆菁心里难过,无论这个时候再给她讲什么道理,她都听不进去。没有说太多的话,唐战只是走上前,轻轻搂住了陆菁,将她抱在怀里,努力想要分担陆菁心中的痛楚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菁儿,一切都会过去的……”唐战抱着陆菁,轻声安慰道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呜呜——呜……”陆菁也没有再“倔强”,露出女孩儿天性的本质,失声痛哭起来。哭声很快斥满了整座营帐,陆菁这次哭泣,声音比任何一次都要响亮,任何一次都要悲痛。

    唐战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抱着,应着陆菁的哭声,心中默默承担着陆菁的痛楚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