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零六章 战争之殇 中
    下一页

    四人一同跪在遗体面前,以示悲伤。然而就在这时,坡下缓缓走来数人……

    陆菁还沉湎在挚友殒命的悲痛中,没有注意后面的动静。萧天率先回头,却见来者竟是朱元璋与徐达等人——看来山下的战斗已经结束了,正如预料之中一样,两军山谷中道合围,轻松打败了兀良托多残余的部队……

    “哎,赵将军牺牲了,朕深感怜惜……”朱元璋看着赵子川遍身利刃的遗体,低头叹息道。

    听见了朱元璋的声音,陆菁心中激动奋起,毅然转头一视,如同站在面前的人,是自己的仇人一般。

    朱元璋看着陆菁的眼神,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。而陆菁则不然,情绪有些失控的她,甚至想要起身质问——朱元璋的援军如此快速杀到,说明是看准了“鬼门崖”兀良托多部队的一举一动,若是和赵子川的部队联手,无论何时都能轻松剿灭;可是朱元璋并没有那么做,带着主力部队暗地里按兵不动,眼睁睁看着赵子川,看着赵家军一千人马,在两万蒙元铁骑中厮杀拼搏,最终惨烈殉职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陆菁咬牙眼神带血,拳头更是紧握,呼吸略显低沉急促——没错,在她看来,赵子川的确是因为兵力悬殊战死沙场,但同时赵子川也是间接死在了朱元璋的手上……

    陆菁的想法,唐战在一旁非常了解,但现在贵为一军之首,陆菁万万不可因一时悲愤和冲动,做出不理智的举动……于是,唐战率先站起,应声道: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汴梁的战事朕都听说了……”朱元璋就事论事说道,“先锋军讨伐城池拿下汴梁,实属功不可没,但也因此役伤亡不小……不过任务圆满完成,战略要地拿下,头功依旧属于尔等。今晚为庆祝战事胜利,在军营朕必大肆犒劳先锋军众士;至于因战事牺牲的军中众将,朕也只能为此叹息,还望尔等节哀顺变……”说完,朱元璋还故意用难测的眼神,望了一眼在一旁情绪不定的陆菁。

    攻城要地,火药供给不足,已致嬉皮、慕容飞等众将用性命换取战机;“鬼门崖”众军周旋,眼睁睁看着赵子川战死沙场,却是“冷血”不为所动——陆菁现在,恨不得冲上去和朱元璋拼命,为死去的先锋军众将亲友报仇。但是如今朱元璋贵为君王,不可因情感用事而贻误大局,陆菁忍着心如刀绞般的痛楚,最终还是忍住了……

    朱元璋说完后,便领着徐达、常遇春等众军,离开了“绝命坡”,准备折返大本营而去。至此,汴梁一役才算正式结束,但这之中付出的代价,实在是太大了……

    汴梁关前,打了胜仗,赶来支援的朱元璋的主力部队,全军将士欢呼雀跃,兴奋不已。蒙元瓦解,城池解放,全城百姓更是夹道欢迎,一时普天同庆。

    可在这之中,唯独先锋军众军将士并无兴致,军中众将殒命,五虎将领战死其三,军队元气大伤不说,众士集体更是深感悲痛与惋惜……

    离开了“鬼门崖”,带着救援部队和赵子川的遗体,唐战、陆菁、萧天和苏佳四人,一脸沉痛地回到了汴梁……

    汴梁城外,欢呼一片,百姓军民,共同庆祝战事胜利,与先锋军众军将士的没落情态,形成鲜明对比。看着城门之处伏尸血泊依旧,城间浓烟不息,数前的厮杀与血腥依旧萦绕脑海,众人心里久久不能平静。不过好在拿下汴梁,从此汴梁百姓不再身受蒙元暴政压迫,也算是众人心中一丝小小的慰藉……

    “今晚将子川兄弟的遗体火化,明天一早,带着嫂子和子衿大哥的骨灰一起,送回赵府……”陆菁悲情说道,“赵叔叔(赵天元)若是知道了消息,恐怕也会久久沉浸丧子之痛……至于子博大哥,也得找机会告诉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,明天我陪你一起去……”唐战在一旁应声道,“毕竟两年前我在汴梁,赵家待我不薄,何况子川兄弟又是我最好的兄弟之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别忘了去汴梁神庙玄空大师那里……”陆菁眼神低迷,继续提道,“汴梁一战,子川兄弟,南宫兄弟,慕容兄弟……玄空大师的三个弟子,全部战死……我担心,到时候告诉前辈这个噩耗,以他的高龄,会不会承受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会想办法安慰玄空大师的……”唐战继续安慰道……

    走到城门关口,除了受迎夹道而来的热拥百姓,先锋军其余将士,几乎都在清理战场上的尸体和战损。因为战死众士与汴梁百姓非亲非故,所以在众军看来悲痛隐忍的场面,老百姓对此并未有太多伤心,反倒是城池的解放,全城百姓全都洋溢在一片融洽欢腾之中。

    但就是在这样的“欢呼喜悦”之中,却有人流露出悲伤愁苦的神情……

    大门关前,萧天和苏佳就看到了,迎面慢慢走来,用板车推来的“嘻哈三兄弟”的尸体——是胡夷狄,汴梁战事结束后,胡夷狄在城中找到了哈哈和阿多的遗体,与城门口嬉皮的遗体一起,好好安放在一处。

    萧苏二人看见了,纷纷下马上前迎接。胡夷狄也是鲜有地流露出悲情的眼神,推车缓缓走到二人身前,语气低沉道:“他们三兄弟的遗体,都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望了望,悲伤说道:“我知道……今天晚上,我会将他们好好安葬;汴梁一战,他们是英雄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在一旁没有说话,只是闭眼默默为死去的兄弟三人祈祷——想起曾经的三兄弟,无论生活还是行军,总给自己招惹麻烦不断;可如今眼睁睁看着三人离开人世,苏佳总觉得生命中少了一些什么,心中略添一丝悲凉与苦楚……

    “秦羽兄弟呢?”萧天又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在城中,陪着慕容姑娘……”胡夷狄继续道,“我带兵巡城的时候看到了,慕容将军战死,作为妹妹,慕容姑娘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,秦将军就一直陪着她……不过你放心,你们临走前交代秦将军‘整治’军队的事务,秦将军都处理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萧天淡淡地说了一句,除此之外,他现在似乎不想多说任何的话……

    唐战和陆菁也跟着下马,准备进城审阅军队情况。然而就在这时,城门方向,几个士兵押着一个身披战甲、像是军队首领的人物,快速朝这边走来。唐战和陆菁看清楚了,他便是汴梁的都尉,汪古部扎台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,军师——”士兵走到二人跟前,有礼招呼道。

    汪古部扎台被士兵押解,全身无法动弹,看样子是城池沦陷,最终被入城的先锋士兵抓住的……汪古部扎台见到了“老熟人”,轻声一笑,惨淡的眼神缓缓说道:“哟,这不是陆家的大小姐吗?如今却是成了朱元璋手下的军师将领……哼哼,真没想到,你这个当年在城中‘玩世不恭’的黄毛丫头,如今竟能带领一方之军,攻下了本王镇守的城池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看着汪古部扎台一副就义不从的神情,想到此战亲友将士命殒,心中不由一股怒火涌起。越看心中越乱,陆菁咬牙,握紧拳头,抬手就要朝汪古部扎台的脸上打去。

    “菁儿——”“菁妹——”唐战萧天等人在一旁见了,即刻阻止道。

    然而拳头挥到一半,陆菁却又停住了……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陆菁怒视着眼神,心中愤恨地重喘几声,最终还是克制住了不冷静,挥舞的拳头停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汪古部扎台看在眼里,陆菁巾帼容颜之下,满是悲痛的神情,想起曾经记忆里那个“古灵精怪”的陆家千金,汪古部扎台最终收回“不羁”,微微一笑道:“好,能落在你陆家小姐的手上,总比落在朱元璋的手上要好,我认了……战争结束了,百姓的苦难也结束了,抽时间回家看看吧,这两年你爹娘也挺想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带走——”陆菁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冷冷地冲手下士兵说道,但想起自己在家担忧的爹娘,以及招降谈判那晚,左君弼对自己说过同样的话,临走之前,陆菁还是朝汪古部扎台轻声道,“谢谢你,都尉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汪古部扎台听了,缓缓一笑,最后被士兵押送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汴梁一役,就此告终,战火狼烟,余留悲苦……

    夜晚,朱元璋军营处……

    为庆祝汴梁一役获胜,朱元璋在营中大设宴席,全军上下欢腾一片,更是邀先锋军中唐战、陆菁与萧天三人赴宴,为表庆功。

    不过显然,三人并不像其余将士那样开心振奋,带着对兄弟亲友逝去的悲伤,心中沉痛不已。尤其是陆菁,知道朱元璋“见死不救”甚至故意“刁难”的真相,陆菁显现出极为反感的神情。但是君王面前,仍旧得低头陪应,陆菁还是努力克制自己的感情……

    “来,为庆祝汴梁一役大获全胜,众军将士,干——”朱元璋直爽豪迈,营中正坐,举起酒杯率先喝道。

    “干——”营中下方,徐达、常遇春等众将齐声应道。

    唯独唐战、陆菁和萧天三人没有说话,只是沉闷地举起了酒杯,表情也十分悲苦,一点兴致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酒席一番,朱元璋将唐战等人看在眼里,随即“安慰”道:“汴梁一役,尔等战绩功不可没,‘平威将军’萧天萧将军,更是亲手击杀敌军主将王大生,功赫无数,朕必有大赏……不过看在此役尔军损失惨重,军中将士死伤无数,朕准许汝军众士,哀悼三天,以此祭奠——”宣功时,朱元璋还特意赞赏了自己最为钦佩的萧天。

    然而萧天却是不为所动,应和朱元璋的加赏后,一脸忧愁地望着杯中的酒水,心中久久不定。

    而听完朱元璋所说“折将”一事,陆菁更是心中气不打一处来,不由愤恨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朱元璋看出了陆菁的神态,像是故意为之,微微一笑,耐人寻味……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”酒旬一半,徐达突然起身道,“汴梁一役结束,城中百姓也尽欢呼,但此役损失惨重的不仅仅是常遇春将军的先锋军部,城中街巷也是被战火荼毒不小……汴梁怎么说,毕竟也是繁华一时的大城,如果因为战争而‘付之一炬’,显然得不偿失……皇上,下次军队出征之前,须得安养民心,修复城中损毁才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徐元帅所言甚是——”朱元璋听了,笑着说道,“既然如此,这事儿就交给唐战将军和萧天将军好了……正好先锋军此役战损不小,须得长时休养生息,安民修城极为妙哉……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——”唐战和萧天齐声答道。

    陆菁在一旁没有说话,心中满怀对朱元璋的“敌视”,陆菁只是一个人在一旁默默喝着闷酒……

    轻功宴会过后,三人离开了正营,返回先锋军营帐而去……

    潼关边境,蒙元阵地……

    “大人,前方传来战事,兀良托多将军战死阵前,汴梁失守……”暗地营中,一名蒙元士兵通报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坐镇营中之人,正是蒙元名将扩廓帖木儿,听闻战事失败的消息,扩廓帖木儿脸色冷冷道,“汴梁最终还是失守了,只是没想到,兀良将军也战死了……哼,不过也未必全是坏事,兀良托多身死殉国,也当是不负祖先阿术将军的威名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人,汴梁战败了,敌军的下一个目标……会是哪儿?”士兵不禁斗胆问道。

    “汴梁失守,恐怕朱元璋的下一个目标,便会是洛阳……”扩廓帖木儿提了提,随即又问道,“对了,洛阳方面应该也得到了战事消息吧,现在在那儿驻守的将领是谁?”

    士兵应声道:“回大人,是朝廷的陆国公和……和……”说到后面,士兵竟有些吞吞吐吐起来。

    “和谁?”扩廓帖木儿加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和……”士兵似乎有些不好说出口,战兢吐出字语道,“和脱因……脱因帖木儿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另一个人,居然是扩廓帖木儿的弟弟脱因帖木儿,难怪士兵说出口来有些哆嗦。

    “噢,是我弟弟啊……”扩廓帖木儿听了,冷冷一笑道,“哼,在山东济南的时候,被秦羽打了败仗,仓皇逃回河南一带;秦羽身处先锋军中,如今‘老仇人’再一次碰面,实在是有趣啊……不过依我看来,汴梁守不住,这洛阳迟早也会沦陷;真正想拦住他们,恐怕还得是潼关一带本将军的部队……你说是吧,童将军?”说着说着,扩廓帖木儿语气朝向自己身旁的另一位手持长枪、器宇不凡的将领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所言极是——”将领应声,语气坚毅道,“末将童琛,必不负帖木儿大人所望,领兵潼关,与陈世今陈将军一起,共阻敌军!”

    原来,此人竟是“西域三大高手”之一,童家枪的传人童琛,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www.yuehuatai.com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