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零五章 战争之殇 上
    然而,看到朱元璋迟迟赶到的援军,陆菁收回了悲伤的神情,眼神转而惊疑和悲愤,似乎心中藏着说不出的压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朱元璋要这么做……”陆菁心中,暗暗莫名愤恨道……

    朱元璋的主力部队杀到,战局很快倒向一边,峡谷之中两军围剿,蒙元残军再无战意,无效抵抗稍许后,纷纷缴械投降…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陆菁像是明白了什么,心中一种说不出的痛楚与怒火,“援军如此之时杀到,说明朱元璋从一开始就在‘鬼门崖关’埋伏……也就是说,子川兄弟带兵在此厮杀,朱元璋就一直眼睁睁的看着……眼睁睁看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子川兄弟人在哪里?”战事持续良久,看到朱元璋带兵杀到,剿灭元军,众人都快忘了自己等人突袭的目的,萧天不禁提醒一句,大伙儿这才想起来。

    “战场之上,没有看见赵家军的影子,那么只有可能是……”苏佳默默嘀咕一句,转头朝着“绝命坡”的方向缓缓望去……

    四人同时转过身,沿着“绝命坡”径直攀上,一路崎岖鲜血淋漓。两军将士伏尸荒野,炮火浓烟经久不息,可见此前在这绝命坡上,经历了难以想象的惨烈斗争……

    而在坡顶庙门之前,一尊浑身浴血、威武坚毅的遗体,持剑跪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此人长发披散,血染铠甲,肩背之上长矛刺穿,身前更是遭受箭雨穿心,死相极为惨烈……遗体的表情很淡然,似乎是释然了生死一切,两剑在手,黄绿剑光若隐若现——没有错,他就是赵子川,众人终于找到了,可如今却变成了一具冰凉的遗骨……

    四人来到赵子川遗体前,看到了“本尊”,久久没有说话,一时间场面肃杀至极,寒风呼啸颤栗发瑟……

    根本不敢相信,赵子川战死沙场。在他身边,兀良托多被一剑穿腹毙命,看样子临死之前,赵子川已然为自己的大哥和妻子报仇雪恨,最终壮烈殉职,不带任何遗憾离开了人世……

    “子川……兄弟……”唐战看着赵子川的遗体,语气吞吐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陆菁更是瞪大双眼,泪水再次夺眶而出。她怎么也不会相信,从小陪伴自己的玩伴,一辈子的“死党”,竟是最终不留一言一句,赴身战死沙场……

    萧天和苏佳也在一旁默默不语,他们难受,但明白陆菁心里更难受。又一次看见战友牺牲,陆菁已经经不住接二连三的打击,情绪已至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菁儿,想哭就哭吧……”唐战语气低沉道,不想看着陆菁心里憋屈难过的痛苦神情。赵子川牺牲,他自己也是永远失去了一位兄弟,和陆菁一样,默默的苦痛中,心里不断在滴血。

    陆菁向前踉跄几步,两脚一软,下意识跪在了赵子川的遗体面前。看着赵子川临死前的淡然神情,陆菁反倒是一脸的难过。泪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,久久哽咽不能发声。

    这时候萧天等人也不好说什么,三人也一同跪在陆菁的身边,一面想要安慰陆菁,一面也是对死去朋友的追思……

    陆菁看着赵子川满脸血渍的微笑面庞,那个再也不会回来的身影,脑海中却是闪现无数回忆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时候……

    “噢,你就是赵家的三公子啊,一副臭脾气的样子……”还是孩童时的陆菁,便和赵子川成了好朋友,二人打闹一块儿,经常有事没事,陆菁就爱找赵子川的“茬”,“我叫陆菁,是陆家的大小姐,虽然我是个女的,不过你可要小心点,这城里,可没有男人敢随便惹我……”

    赵子川见了,两眼一****:“切,可不是?一副母夜叉的‘神气’,别说其他男人敢惹你了,就是将来有没有男人敢娶你,还是未知数喽……”

    “赵子川你说什么?”陆菁听了,心中一“怒”,不好气斥问道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战初次到陆府时……

    陆菁走上前来,做出忖度的样子说道:“让我想想……又是你爹叫你出来‘找老婆’吧?你爹一定又是逼着你赶紧找个有地位的媳妇儿,为你们赵家传宗接代对吧?”

    赵子川答道:“不错,菁妹果然是料事如神!”

    陆菁见着,装出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说道:“你不是去找南宫娇和慕容樱了吗?怎么,那两小姐不合你口味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听到陆菁如此调侃的语气,知道陆菁是在耍自己,于是不好气道,“我要说我爹是要我来找你的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——信!”陆菁故意做出一副机灵鬼的样子说道。

    赵子川觉得自己调侃下去,待会儿一定说不过这个“机灵鬼”,便笑着给自己下台道:“想也知道不可能,你可以看看我们俩,整天混得像哥们儿一样,哪里适合做夫妻?”

    “也对……”陆菁笑着说道,“你这个人啊,就是一点爱情观念都没有,整天就只有哥们儿义气。你自己也就罢了,还弄得黄纪黄兄弟变得和你一个样子,成了找不到老婆的‘书生武夫’!哼,谁要跟你在一块啊,永远都只能睡冷被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赵子川听了有些气不过,不过这也没办法,陆菁不但聪明,而且性格鬼灵精怪的,每次遇到这种情况,他总说不赢陆菁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家村打雪仗时……

    一块雪球重重地砸在了赵子川的左脸上,一下子把赵子川给砸“醒”了。

    刚才的那一发“雪球炮弹”自然是自己的死党陆菁扔过来的,赵子川回头一望陆菁对着自己嬉皮笑脸的样子,立刻心生“气愤”,自己搓起地上的一团雪球,回击着朝陆菁扔了回去,并说道:“母夜叉,没完儿了你还——”

    陆菁则是一脸笑望着赵子川,躲开了赵子川扔来的雪球后,一边躲,一边嬉笑道:“哈哈,赵子川,大笨蛋,赵子川,大笨蛋,赵子川,怕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恶的母夜叉,别跑——”赵子川见陆菁一个劲地羞辱自己,哪里还忍得下去,继续搓起地上的雪球,一边追,一边朝着陆菁扔去……

    然而赵子川根本没有注意到,自己正站在一棵大树之下,而陆菁本人——早已不知何时绕到了赵子川所站大树的树干后方了。

    赵子川依旧是没有发现陆菁,陆菁悄悄借着树干探出头,对着赵子川的背后偷偷一笑,随后自己用力一脚踢向了面前的树干,然后自己很快又溜开了。

    陆菁这么一个脚踢,树干发出强烈的震动。赵子川也是意识到了,立刻回头一看,只见陆菁的身影早就窜出去了。然而更让赵子川没有预料到的,他自己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陆菁身上,刚才的那一下震动,树上的积雪顿时抖落下来。赵子川还没来得及抬头,头上落下的积雪就砸了下来,很快积雪把自己给包了个严严实实,活生生变成一个“雪人”了。

    看到如此滑稽的一幕,唐战、陆菁和李玉如全部忍不住笑不出声来。陆菁更是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,赵子川这家伙,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笨蛋,活活被我整成一个雪人了,叫他平时再跟我过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被积雪砸中的赵子川,立刻从包裹自己的“雪壳”中跳了出来,大声呵斥道:“母夜叉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!”说完,赵子川两手并上,雪球轮番砸向对面的陆菁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鬼门崖”临行前……

    “老说些莫名其妙的话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陆菁也有些急了,提高嗓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让你骂我一顿——”赵子川越说越奇,表情坦然道,“就像回到汴梁的时候,我们两个是死党,我做什么让你不顺眼的事,你就会好死不死骂我几句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让我骂你?”陆菁不知道是急了还是情绪不定,转而放开道,“哼,要骂你还真是有够骂的……原来在汴梁,我想怎么说你都是随口;可是如今在军营,因为军事之务,我们不能再像从前那样‘顽皮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今天就给你个机会,让你把想骂我的话一口气吐出来——”赵子川做出一副“吊儿郎当”的样子,就和两年前自己还是大家公子的身份一样。

    陆菁看见赵子川这一副“不恭”的样子,“气急败坏”道: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……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?在汴梁的时候,我就说你没用,一个大男人,连女人都找不到,还天天装出一副阔少爷的样子,在外面丢人现眼……好不容易找到了‘扬州女侠’和你般配,你却几次惹得她不开心,火爆脾气,说你笨都算轻的……嫂子被峨眉派的人劫持,自己没用,还得靠我们几个替你冒险出头,才救回了嫂子……和嫂子成婚,洞房第一次都上不去,被我们折腾得里外不是,说不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……结婚以后,还是天天和嫂子吵来吵去,没完没了不说,还让我们几个替你讲和……出了汴梁,在王家村到处给我和傻蛋添乱,上个雪山带路,还把我们带到狗熊洞,真是吃尽了苦头,就没见过你这么衰的人……在裕兴城和兀罗带托多对峙,还是你被第一个抓起来,结果害得我们所有人一个个‘落网’,真是倒霉透了……参军以后,还是你最不省心,不打仗的时候,天天和嫂子在军营里吵架,搞得我们晚上都不好休息……嫂子有孕在身,你身为一个大男人,连自己老婆都不会照顾,还让我们替你帮这帮那……还什么赵家的三少爷,赫赫有名的‘飞骑神将’?在我看来,就是个百无一用的小白脸,臭皮囊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背后两点一发,唐战和陆菁同时大叫一声,被赵子川正中封住了穴道,全身不得动弹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二人同时惊恐问道。

    赵子川表情淡定,微微一笑说道:“谢谢你,菁妹,临死之前还能看见你最真实最可爱的一面,我很高兴……你说得对,玉如的死,其实真正最该责怪的人,是我。我就是如你口中所说,这么一个没用的人,是个大笨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大笨蛋,笨蛋笨蛋笨蛋——”陆菁没有多说什么,知道赵子川一心只求赴死,伤心不断地“痛骂”道。

    “玉如的仇,由我亲自来报,‘鬼门崖’一行,我必九死一生,攻城之战就拜托你们了……”赵子川转而又向唐战道,“唐战兄弟,菁妹这一路跟随我们,吃了太多的苦头……你要答应我,今后无论发生什么,都要拼尽全力保护她,照顾她,好好爱她一辈子。不要像我和玉如一样,身死疆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唐战没有说话,只觉心中刀绞万分,难过痛苦至极,不禁咬牙闭眼隐忍一阵……

    赵子川最后在李玉如的灵位前身鞠两叩,将手中的“乾坤二剑”微微出鞘,折射出坚毅不屈的寒芒。

    收回宝剑,赵子川冲着悲痛的二人微微一笑,缓缓走过二人的肩头——那将是朋友间的最后一次擦肩——赵子川轻声道:“真的是最后一次了,希望来生还能再做朋友,我赵子川就此离去……”

    擦肩而过便是永别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数的回忆已成灰色的过去,如今留下的,只有痛苦和永远无法挽回的逝去生命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个笨蛋……”良久,陆菁抽噎着,在赵子川遗体面前落泪不甘道,“你就这么不争气,战死沙场,随嫂子去了,留你儿子一个人在世,无爹无娘……你这个笨蛋……你这个彻头彻尾,无可救药的笨蛋……你这个世上最大的大笨蛋……大笨蛋……”

    越说着,陆菁越加说不下去,泪水停止不息,已然哭成了泪人。今日的生死离别,如同一场永不苏醒的噩梦,最好的亲人朋友,相继从自己眼前离去,连临死前最后一句话都来不及说……陆菁多希望这真的只是梦,最坏的噩梦;很可惜,眼前发生的一切,全都是残酷无比的现实,一个纠缠一辈子,永无倒退的现实……

    “菁妹……”苏佳搂着陆菁的肩膀,姐妹二人互相依偎道。

    唐战实在看不下去了,低声说道:“菁儿,要哭就哭吧……我们心里和你一样,子川兄弟的死,太残酷了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陆菁仅仅只是流泪,依旧没有哭出声。一头栽倒苏佳的怀里,陆菁一边愤恨命运的不公,一边愤恨自己不够坚强。可是这一切的一切,又有什么用呢?赵子川,曾经的挚友,如今战死沙场,再也回不来了……

    四人一同跪在遗体面前,以示悲伤。然而就在这时,坡下缓缓走来数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