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零四章 仓促救援
    下一页

    “驾——”“驾……”鬼门崖外,峡谷关前,唐战陆菁等人,正带着大队人马,匆匆行进。

    汴梁讨伐一战,先锋军拿下城池,却是伤亡颇大,损兵折将。但这一切成功的背后,全都归功于赵子川领兵鬼门崖,与兀良托多的援兵拼死周旋,才得以为讨伐战略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现如今城池即破,担心赵子川的性命安危,唐战、陆菁、萧天和苏佳四人,没做片刻休息,便率领精兵数千,急忙赶往鬼崖山谷而去。虽然他们清楚,在那个地方,是兀良托多数万兵马守候,危险重重……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鬼门崖了——”唐战驭马阵前,看着前方山谷关口狭道,大声呼应道,“要小心点,说不定兀良托多的部队,在关口处有埋兵设伏——”

    “驾——”然而,陆菁没有在意唐战的话,心中满是焦急的她,快马加鞭,不顾一切便往山谷赶去。

    “喂,菁儿——”看着陆菁有些“上头”,唐战紧张呼喊道。但救援赵子川迫不及待,略显焦躁的陆菁,根本不理唐战的呼应,只顾闷头便往关前硬冲,加速将身后的部队甩开距离。

    “驾——”没有办法,呼喊不应,怕陆菁一个人冲前遭遇危机,唐战只好加快速度,追赶陆菁身后而去……

    萧天看在眼里,也是心里急得慌,说是要一起前来,想要快马追上,怎奈与王大生一战,自己身体已至虚弱,连骑马也显疲惫艰难,体力有些难以吃消。

    苏佳看在眼里,驭马凑前,只声应道:“阿天,你现在重伤在身,别太冲动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快点的话,子川兄弟恐怕……”萧天心里也放不下,放不下赵子川的安危。攻下汴梁已是逾过久时,算上这些时间,赵子川仅以一千人马与兀良托多两万敌众周旋,恐怕早已是身死沙场……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然而,就在峡谷关前,陆菁似乎是发现了异状,突然停下了战马。

    “菁儿——”唐战紧跟其后,陆菁停驻,自己也跟着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果然,就在关口之前,横七竖八躺着茫茫多的敌军尸体——这是赵子川入谷之前,与拓跋乌在此激战的痕迹,当时赵子川独骑神威,连斩九将,甚至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,蒙元众军震惊胆寒……

    “菁儿,怎么了吗?”见陆菁像是冷静一番,唐战不禁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傻蛋你看——”陆菁指着地上的尸体血泊道,“这里有激战过的痕迹,倒下的都是蒙元将士的尸体,看样子子川兄弟一定是在这里大显神威,震慑敌军,敌军将士不得不退回山谷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又怎么样?”唐战依旧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陆菁眼神低落,带着一丝绝望的口气说道:“但兀良托多这个人心机狡猾,恐怕这也是为了故意引诱子川兄弟深入谷中,然后埋伏将其围困。事实也正是如此,子川兄弟带着部队进了山谷……而现在山谷之外,却是听不见任何战斗的厮杀,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唐战似乎是知道了什么,看着陆菁的没落眼神,心中不禁也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陆菁咬牙,默默哽咽道,“子川兄弟已经……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猜得没有错,“绝命坡”上,赵子川已经壮烈牺牲……

    “不,现在还很难说——”唐战这边,心情也是悲伤到了极点,但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唐战努力振奋说道,“子川兄弟武功高强,身经百战勇猛无敌,他不会这么轻易就战死的!菁儿,我们快进山谷,把子川兄弟找回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傻蛋……”陆菁这边哭红的双眼,略显无奈地看着唐战坚定的眼神,虽然她很清楚,这不过是唐战绝境之下,空以慰藉的安慰。

    “不然菁儿你在这儿等着,我带兵进谷,去救子川兄弟——”唐战怕是陆菁会有危险,或是情绪激动易入险境,挺身激昂道……

    “最好还是小心点……”然而,正在心情焦灼间,苏佳和萧天带着部队也跟了过来,听到了唐战与陆菁的对话,苏佳望着山谷的“异景”,之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看着苏佳严肃的神情,唐战心有不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那边——”苏佳伸出手,朝着峡谷之中的要道方向指去。

    唐战和陆菁抬头正望,却是被眼前的景象感到诧异……

    “绝命坡”前,上万之众的蒙元军队,像是不受控制一般,无头苍蝇一样,在谷中慌乱阵脚,各自逃窜,一副群龙无首的“姿态”,丝毫没有秩序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缘由,都在于赵子川临死之前,杀死了主将兀良托多,蒙元部队一时全军大乱,四下蹿走,毫无章法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唐战有些吃惊地问道,“见到了敌军,居然是……这幅景象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,应该和子川兄弟有关……”苏佳眼神谨慎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,子川兄弟的部队一定就在坡上——”唐战这边救人心切,毅然决然道,“既然如此,现在我们率军杀过去,把子川兄弟救回来!”

    “你冷静点!现在我们手上只有数千人马,洛阳兀良托多的援军可是两万之众,就算现在敌军阵脚大乱,要是不顾一切冲过去,峡谷之中无法展开,到时别说救回子川兄弟,我们全军搞不会都会葬送于此——”苏佳看着唐战也有些失去冷静,大声制止道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唐战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苏佳想了想,眼神镇定一番,似乎是想冒险举动,不禁提道:“我军目标不能太大,趁着敌军散乱慌张之际……这样,我先施展轻功飞入敌阵,寻找子川兄弟的位置,并吸引敌军的注意;唐大哥你和菁妹带着部队,趁敌军注意力转移我这边,从侧路杀入,直捣黄龙——然后我领着子川兄弟的部队,你们作掩护,我们从山谷正口杀出血路,撤返汴梁!”

    方法是好,但苏佳只身一人犯险,众人自然不可能就这样答应。萧天忍着伤痛,即刻阻止道:“不行……佳儿,你一个人太危险了,还是让我陪你……啊——”然而,臂膀上的一道伤口撕裂,萧天痛叫一声,差点一个踉跄摔下马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——”苏佳看着萧天重伤负荷的样子,担忧阻止道,“不可以的阿天,你现在全身是伤,不能再冒险杀阵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也不能让苏姐姐你一个人犯险——”陆菁虽然担心赵子川的安危,但苏佳也是自己的至亲姐妹,如今身边的人陆续身死殒命,陆菁不会再看着朋友殉离而去,拼命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可如果不这样,就没办法救回子川兄弟!”苏佳不怕危险,毅然决然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的话,我陪苏姑娘你去——”关键时刻,唐战站出来说道,“我和苏姑娘你一起深入敌中,这样更有胜算……菁儿你就和萧兄弟留在这里,按苏姑娘说的,待到我和苏姑娘吸引了敌军主力,你们再率兵从侧路杀入——就这样说定了,再拖下去,子川兄弟恐怕更有危险!”为了不再浪费时间,唐战直接断定了方案。

    苏佳也没再想多做牵扯,点头答应后,随即冲唐战道:“好吧,事不宜迟,我陪唐大哥你一起前去……驾——”

    “驾——”于是不等陆菁阻止,二人驭马飞身,疾驰便朝山谷中央敌军阵地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傻蛋——”陆菁不经意担心大喊一句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萧天在一旁看着,虽然心中也有担心,但相信苏佳和唐战的他,凑到陆菁身边,转身安慰道:“菁妹,为了救子川兄弟,相信佳儿和唐战兄弟吧……我们这边,也有我们自己的事,现在不是哭的时候——”

    听着萧天的话,又看着唐战和苏佳深入敌阵的身影,陆菁的心里既是矛盾,又是担忧。但正如萧天说的,战事危机,而今只能相互团结,彼此信任,才可能会有一线生机,救回赵子川……

    “绝命坡”前,兀良托多被赵子川刺死,群龙无首,蒙元将士顿时军心涣散。即使弓箭手杀死了赵子川,众军也依旧秩序崩溃,四下逃散,一时间血红浸染的“绝命坡”,杂众乱成一团……

    “兀良将军死了,快逃啊——”“快逃啊……”全军上下都是这种声音,即使部队依旧上万之众,却已如无头苍蝇一般,四下乱窜,拥挤一团。从坡上撤下,甚至发生了摔倒踩踏,许多无辜的蒙元将士,由此曝尸荒野,伏倒血泊……

    “噌噌——”寒光即过,两道身形飞影从天而降……

    是苏佳和唐战,按照原计划,为救赵子川,二人率先杀入阵中。“断魂刀法”与“霸王枪法”齐出,蒙元阵中一时震乱,刚刚处决惊世震慑的赵子川,现在又莫名杀来骁勇之将二人,蒙元部队更是乱了章法,丢魂似的抱头鼠窜……

    而在山谷关口,一直等待机会的先锋部队,看到了坡前一幕,欲待即刻杀出……

    “是机会了——”萧天这边,担心苏佳和唐战的安危,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,看着前方敌军注意已被二人吸引,萧天毅然决然道,“菁妹,我们带部队杀过去!”

    陆菁这边,更是早就焚上心头,不等萧天领兵示意,自己已然率先入前,驭马先锋道:“全队有令,随我杀入敌阵!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一时间,鬼门崖山谷关口,喊杀齐声震天,数千骑兵如潮水般,自狭口雄关冲锋而去,与乱阵无头的蒙元部队杀戮交织一处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峡谷战场之上,惨叫不断,蒙元将士所见莫名军队“从天而降”,更是军心大散,毫无抵御之力。虽然兵力人数依旧占有优势,可全军无将之际,已然毫无战意可言,除了求生强烈的数列蒙元步骑顶盾以据,但士气悬殊可见,胜负无以扭转,击溃蒙元残军结果,只是时间问题……

    陆菁和萧天亲自率兵前来,却并未深入参与交战,担心赵子川安危的二人,驭马飞身“绝命坡”前,与苏佳和唐战二人快速会和……

    “傻蛋——”看着唐战阵中平安无事,经历太多生死大落的陆菁,哭喊着飞奔过去,一把抱住了唐战。

    唐战知道陆菁的担心,将其搂在怀里,关心安慰道:“我没事的,菁儿,你不用担心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害怕……真的好害怕……”陆菁现在,最害怕看着亲人朋友离开身边。如今战事惨绝人寰,身死亲友太多太多,陆菁十分害怕,下一个遇难者,会是自己最亲的人。

    “别害怕,菁儿你要相信我,无论世道如何,我都会在你身边,永远不会离开……”唐战默默关心着,心里也是无限的感慨……

    萧天和苏佳这边也是一样,只是没有唐战和陆菁二人这么亲昵。萧天想要上前关心,却见苏佳一脸惊异地望着“鬼门崖”关的另一道狭口。

    “佳儿你怎么了?”萧天以为苏佳看到了什么不好的境况,不又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苏佳指着另一道狭口方向,略显诧异道:“那个地方,你们看……”

    唐战和陆菁听了,松开彼此,转眼望去,眼前的画面,却是又让众人疑惑和震惊……

    狭口之处,又有一支部队正朝谷中突袭而来——是徐达和常遇春,只见二人分率朱元璋的亲信主力,从峡谷关口的另一端汹涌杀进,拦住了散乱蒙元敌军的去路,正好与先锋军形成包围之势。这回,兀良托多的残部,是真的全军葬送于此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峡谷中道,“绝命坡”前,蒙元众军,伏尸荒野,冤魂惨叫萦绕不断,久久徘徊在山谷之中,令人心惊胆寒……

    这一战,不但成功拿下汴梁,还歼灭了洛阳方面两万援军,可谓是大获全胜。只是这场获胜,先锋军全体将士,付出的代价似乎太大了些……

    然而,看到朱元璋迟迟赶到的援军,陆菁收回了悲伤的神情,眼神转而惊疑和悲愤,似乎心中藏着说不出的压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朱元璋要这么做……”陆菁心中,暗暗莫名愤恨道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www.yuehuatai.com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