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零三章 壮士悲歌 下
    枣红马即死,赵子川心中悲愤涌起,双手持剑立于阵中,眼神充血,怒目嗔视而望四周将士。

    战马即无,“飞骑神将”威风不再,蒙元众军斗胆上前,刀盾长矛循循逼近,将赵子川死死围在绝阵中央,合围欲取其命……

    兀良托多看在眼里,由阵后渐渐走来,看着赵子川如今困兽之斗,兀良托多狰狞笑道:“真可谓是英雄末路啊,想不到昔日威风驰骋的‘飞骑神将’,如今却是这般下场……赵子川,今天你休想从我兀良托多的手里逃出,百年世族的恩怨,终究是我赢了!”

    赵子川听见了兀良托多的冷语,却没有做任何回应,他只是全神贯注望着四周铁盾芒牙布阵,下一刻死斗便是浴血搏杀,无论最后是生是死已不在乎——大敌当前,赵子川孤将险中,集中精力杀敌斗阵,丝毫不敢有任何懈怠……

    深知赵子川剑法神勇,虽然挑其战马,但蒙元将士依旧不敢掉以轻心。众军护卫沿阵行上,狼牙长盾逡巡而进,将赵子川一步步逼入绝路。

    赵子川也没有轻率动手,而是持剑凝神定如泰山,强鞠身前似乎是在蓄力待发,战场双方,一时陷入爆发前的宁静与沉肃……

    兀良托多眼神一定,手势渐渐挥下……“杀!”短促利落一声,兀良托多下达了“必杀绝令”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一时间,坡地阵中群声迭起,蒙元将士齐声喝令,刀盾布阵便朝赵子川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赵子川剑气凝然,誓死拼杀,纵身而跃,入敌阵中。剑光四闪,飞舞齐煌,“惊雷剑法”破云而出,恍若断天纵贯开山之力,雷鸣呼啸一扫而过。

    蒙元将士刀盾纵深,“惊雷剑法”正袭而过,寒冰铁盾一时火花四溅,散裂开来……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同一时刻,前方将士正受重创,惨叫愈加不止。赵子川剑闪龙卷之力,冲击蒙元阵中而去,纵穿将士无人能敌,狂澜呼啸一阵,便遭席卷倾倒而去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一招“惊雷剑法”,所耗精力不小,赵子川已是身经数十番战,身体早已疲惫,加上之前炮火重创,全身更显劳累不经,此番剑法过后,却是立身不稳,气喘不断。

    而这一招也仅仅只是冲破了群敌阵中第一道“封锁”,再次立地抬头而望,却依旧是成百上千的蒙元士兵,如魔鬼般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赵子川一手伏剑在地,粗气声喘不断,拼尽全力的一击,却是众敌深中杯水车薪,几经消耗之后,自己必然坚持不了多久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然而就在赵子川意识“松懈”一阵,一道利刃疾闪而来……

    赵子川意识到了,但因身体的过于疲累,竟是躲闪不及……

    “呲——”一声惊悚的铁器刺穿,一个蒙元士兵乱中杀出,长矛利刃正刺赵子川小腿之上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赵子川强忍一阵,血伤痛楚让自己从疲惫中惊醒过来,反手捉剑一式,寒光一闪,赵子川抽身一袭,当机立断纵剑而出,直接锁喉取了偷袭士兵的性命,血溅当场。对方连临死前惨叫一声都来不及,便是身死毙命……

    虽然死相惊悚,但看着赵子川身受刺伤,机动力下降,蒙元众士所见“飞骑神将”,也不过普通凡人,并非所谓“战神在世”,自然心中没再恐惧,重新“振作”,挥兵合围赵子川而去。

    赵子川腿部中伤,忽觉身体恍惚一阵,全身力气愈渐飘忽,疲惫与伤痛双重折磨,自己恐难久战而续。但见敌军将士蜂拥而上,自己不得不坚持应战,赵子川咬牙一阵,继续持起手中的剑,忍受血伤的痛楚,奋力拼杀……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蒙元众军齐声杀到,赵子川飞身纵跃,横剑九出。

    “呀!——”愤然长吼大喝一声,赵子川剑龙之气盘旋凌然而出——“御龙剑破”席卷而下,龙震之威雷霆万慑,狂龙嘶吼破风杀出,蛟龙翻滚正至敌军阵中,狂风剑气愣是搅腾得众军胆寒、摧枯拉朽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惨叫声连绵不绝,即使身置众军之势,却依然被赵子川的“狂龙剑气”吓得惊魂魄散,不敢正视而望。几番回合,翻江倒海,围阵之中的蒙元士兵已是人仰马翻,寒冰铁盾散落一地,望眼一视,满目狼藉。

    不过赵子川也不好过,落地翻腾一式,几个不怕死的蒙元士兵乱中偷袭,长矛利刃集齐相向,正朝赵子川周身而去。赵子川疲于应对,“御龙剑破”中更是无暇以顾,乱阵之中疏忽几式,腰间大腿之上,皆被利刃划开血口,鲜血渗流不止……

    “额啊……”愈加强烈的疼痛感涌遍全身,赵子川剑气即过,身体负荷极度透支,血红浸染铠甲,四肢发颤不止,没了战马飞骑之势,纵使赵子川剑法惊绝,如今面对千军万马,已然也是拼到极限,无以杀阵破敌……

    这回赵子川真的是身负重伤,别说继续战斗,就算是只身站起也是困难。落地后的赵子川,强忍着身体上的伤痛,双手支撑,两眼紧闭,气喘不断,内心不甘中隐隐躁动:“就这样结束了吗……不行,还不能倒下,还没有替大哥和玉如报仇,不能就这样结束……我要继续战斗,我是赵家后人,百年世族的恩怨,‘乾坤二剑’决不能落入敌手……”

    围拥赵子川的前排士兵,也是死伤惨重,刚才“御龙剑破”绝杀一式,已是吓得蒙元众将胆战惊寒。如今虽然眼见赵子川重伤在身,但其手中的剑刃始终没有放下,杀意之威犹存,蒙元将士依旧不敢轻易靠近……

    但是阵后的兀良托多却不想放过这个机会,看见赵子川重伤伏地,即刻眼神杀气毕露,绝声下令道:“赵子川不行了,继续给我上,给我杀了赵子川!”

    虽然害怕,但毕竟是兀良托多的军令,蒙元众士不敢不从。而且如今赵子川重伤在身,无以久战,将士众人也想赌注一搏,遂重整散落列队,继续持盾逡巡而上。

    赵子川抬头凝望,敌军士兵如虎狼般久围不散,心知下一回合或许便是搏命,赵子川心中暗暗道:“想当年,只有传闻的上官仙剑前辈能够单身匹敌蒙元千骑。吾与前辈无可比拟,却遇身死之绝境……今日战死,天之将命,我赵子川就算命终疆场,也要和兀良托多同归于尽,以报血仇……”

    暗暗决心间,蒙元士兵已经众围而来。眼见赵子川久久伏地未有站起,以为赵子川已经拼尽全力无以还击,众士决定欲做最后一击……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终于,将领一声骤令,合围众军聚兵而上。

    赵子川饮血伤痛中,四周而望众军袭来,双手持剑重新聚起……

    寒兵利刃袭至,生死即在眼前……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断空之下一道龙威震吼,赵子川奋力涌起,乱军从中誓做最后一搏——“御龙剑破”再起杀阵,撕血狂鸣荡气冲天,盘旋巨龙挥扫即下,四方震慑。逡巡上前的蒙元将士正吃剑气,一道“巨龙翻腾”横扫,便是惨叫声起,命丧黄泉。

    但这,也是赵子川最后的搏击……

    剑气即过,赵子川像是浑身无力般,半空跃下,轰然倒地。然而更加令人惊悚,刚才众军合围刺杀一刻,数支长矛正刺穿中赵子川的后背肩头——刺刃穿身,鲜血横流,赵子川这回真的是濒临决死,重伤不堪,倒地奄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不过此番“御龙剑破”最后一搏,蒙元众军也是损失惨重,靠近赵子川身前欲犯之人,几乎全部惨死剑下,无一生还。这回虽然赵子川像是殒命倒地,再无站起反击,但远阵蒙元众士已是心惊胆寒,除了阵外弓箭手排阵以待,其余将士不敢再有前进,即使是兀良托多几番下令,众军也显犹豫不决……

    不过兀良托多并没有下令,或许他知道,赵子川的神威,已然将自己的部下吓得魂飞魄散,没必要继续徒劳无功——眼见赵子川奄奄一息,兀良托多此时心起歹意,提刀跨列几步上前,看样子是想要亲手结果其命……

    “看样子已经拼到了极限,最后一刀,就让我亲自送你上黄泉吧……”兀良托多冷冷一笑,杀气毕露,跨过围阵之中众军尸体,一步一步朝着倒地不起的赵子川行径而去,手中寒刀已然饥不可耐。

    而赵子川依旧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,虽然两眼相望仍有意识,可是全身血伤,更有长矛利刃穿身其中,别说还击反抗,就是想要重新站起,也属困难。

    兀良托多满脸狰狞,踱步而至赵子川身前。看着赵子川浑身浸血,死之将绝,兀良托多像是还有话说,冷冷相视道:“一百年前,襄阳一战,我蒙元祖先阿术,未能从赵家手中夺过‘乾坤二剑’,实为遗憾……而今一百年后,鬼门崖关,我兀良托多终于能亲手斩杀赵家后人,夺得宝剑,完成祖先之遗愿……赵子川,命归如此,你终究还是死在我的手里。我杀了你的兄长,杀了你的妻子,现在终于轮到你了……你得感谢我,是我亲手把你送到黄泉,让你和你的大哥妻子团聚……”

    赵子川倒在地上,依旧强忍着身上的伤痛,咬牙坚持道:“兀良托多,你虽然精通兵法谋略,但也不过是个只会耍尽阴谋手段的小人罢了……我赵子川就算身死疆场,也绝不会死在你这种小人手上……你杀我兄长,杀我妻子,不提赵家与蒙元的世家恩仇,就这一报,我说什么,也要亲手将你处决……”

    兀良托多看着赵子川还在“坚持”,不屑一顾道:“哼,想处决我,就凭现在的你?现在你这个样子,还能做什么……曾经威震中原的‘飞骑神将’已然不再,现在的你,只不过是一只随时会被我踩死的蝼蚁罢了,你还有什么反抗的余地?”

    赵子川没有多作回应,只是隐忍说道:“我会亲手杀了你……亲手杀了你……”说话间,赵子川手中的长剑始终紧握,似乎仍在做最后的蓄力……

    “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——”兀良托多狰狞一笑,提起手中的寒刀,狂生喝然道,“赵子川,去死吧,赵家命运已经走到头了,一切都结束了!”狂笑间,兀良托多已然挥下斩刀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结束了……只不过走到绝路的人,是你——”赵子川最后振奋一句,不知全身哪儿来的力气,强忍全身的剧痛,翻身立起,挥剑便朝兀良托多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刀剑相碰,一时惊煞兀良托多,他根本不会想到,赵子川命之将绝,却还能做出如此顽抗。

    而赵子川似乎是一直在等这个时机,兀良托多唯一会靠近自己的时机,就在自己临死一刻,将全身最后的力气凝聚一处,挥剑而上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”兀良托多满脸惊恐,没想到自己杀意心切,却是一时大意,不想这也是赵子川在算计自己,引诱自己上钩。单凭力道,兀良托多根本不是赵子川的对手,加之被苏佳砍伤的手臂还未痊愈,赵子川突剑袭来,自己毫无抵御之力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,结束了!!!——”赵子川最后怒吼一声,乾剑剑光一闪,用力拨倒寒刀,最后决然一刺……

    一道剑光,鲜血飞溢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兀良托多两眼一瞪,忽觉身体一阵冰凉,俯下而望,正见赵子川的左手乾剑,刺穿自己的腹下——那一刻兀良托多惊异中明白,自己已经命数不长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,结束了……”和刚才一样的话语,只是这一次赵子川的语气不再激昂,低沉说道,“一百年前,襄阳一战,蒙元阿术没能从赵家先祖手中夺过‘乾坤二剑’;一百年后,你兀良托多一样没有,而且还是亲手死在我赵子川的剑下……”

    兀良托多的意识逐渐模糊,最后带着惊恐和不甘,正视赵子川决然的眼神,缓缓倒下身去,伏尸血泊……

    兀良托多最终身死沙场,而且是死在了赵子川的手上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赵子川最后拔出长剑,支撑跪倒在地——全身伤痕利刃刺穿,赵子川拼尽最后全力,杀死了仇人兀良托多,自己也快走到生命的终点。

    “大哥,玉如,我为你们报仇了……”赵子川冥冥中最后的意识,低声呢喃道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——”然而,紧随其后的,便是密密麻麻的箭雨……

    兀良托多死了,但蒙元众士不会放过赵子川。看着赵子川已然奄奄一息,阵外箭手搭弓对准,齐箭而发,正朝持剑跪地的赵子川而去……

    看着漫天飞来的箭雨,赵子川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,没有任何畏惧,而是面带微笑,正视眼前,欣然离去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