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零二章 壮士悲歌 上
    下一页

    “绝命坡”一战,赵家军五百将士壮烈牺牲,鲜血尽撒遍染山坡,视死如归极为悲壮。然而战事结束,兀良托多却并未就此收兵而去——将士遗体之中,并未发现赵子川的身影,看见了坡顶庙门的赤红战马,兀良托多很清楚,赵子川还活着,而且人就在神庙之中。

    当然,此时的赵子川,依旧身受创伤昏迷不醒。李显李功等人相继捐躯,将士赴死慷慨壮烈,这一切的一切,赵子川还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而兀良托多为杀死赵子川万无一失,战事“结束”,继续命令手下将士,列以盾阵包围山坡。并不知道赵子川昏阙的他,还在静静等候,等候赵子川下定决心,出门拼死最后一战,然后自己亲手将其杀死……

    战事结束已过许久,之前浓烟滚滚的炮火早已停息,就连严阵以待的蒙元士兵也是一片沉肃。霎时间,刚才还战火纷飞喧嚣不断的“绝命战场”,此时却是肃杀沉静,悄然无声,山坡之间,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峻冷山风的呼啸……

    坡顶神秘之处,赵子川依旧安详地他在石榻之上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哪儿……我这是怎么了……”良久,赵子川像是意识渐渐恢复,缓缓睁开疲惫的双眼,朦朦胧胧嘀咕道。

    映入眼前的画面,是庙宇破碎的天花板窗,老旧积尘的门框之上,久经多年的蜘蛛网,更是在寒风之中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会躺在这儿……额——”赵子川的头部略有阵痛,一下子将自己惊醒半分,伸手摸了摸额头,少许的血渍流出——这是之前冲阵,被敌军炮火炸伤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想起来了,我应该是在带领将士,据关抵御蒙元士兵……”赵子川缓缓从榻上坐起,努力回忆道,“不过好像一发炮弹打在我身边,之后我就昏过去了……那这个血是——对,是的,我受伤了,然后昏阙了……”这回,赵子川已经完全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自己昏过去了,战事自然不会停止。然而此时此刻,庙外却是安静得很,不但听不见之前猛烈不止的炮响,就连两军相交的厮杀,也是察觉不到。几阵寒风吹进庙门,发出“呼——呼”的声响,这声音倒是听得清楚……

    “奇怪,为什么外面这么安静?难道说战事结束了……”赵子川动了动手脚,不禁疑惑道,“如果是结束了,以我军的兵力,应该必败无疑才对,可为什么我还好好地躺在这里……还有,李显李功将军二人去哪儿了,连我身边一个部下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张望而去,庙宇之中,只剩自己孤单一人,连一个手下侍卫的身影都不见,其感荒凉至极。赵子川似乎是猜到了什么,神情稍稍一凝,心中预感不安——战事紧张,自己都昏阙过去,按道理,不说李显和李功,受伤的自己身旁,至少会有照顾救治的人;可是现在部下侍卫一个人都没有,面门之外还这么安静,那么只有一种可能……

    抱着似乎是接受一切命运的心态,赵子川忍着额头上的伤痛,缓缓站起身,迎着庙外吹进的股股寒风,缓缓朝门口一直等候自己的枣红马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了门口,看到了“绝命坡”下的一切,赵子川终于明白了……

    战场绝地,凄凉之至,赵家军数百将士,战死疆场,无一生还。李显李功二人更是伏倒血泊,红染遍地。周遭阵中,更有数不清的两军将士,拼死沙场,魂归终土。虽然死士不过千人,但在“绝命坡”前伏地满目,何其悲壮……

    赵子川心里很清楚,赵家军走到今天,终归决死疆场,如今只剩自己一人,眼前面对的,却是漫山遍野围拥而来的蒙元士兵。兀良托多挥兵前上,数千将士布满山头,刀盾长矛齐阵以待,如同寒冰地狱铁门,而自己,就是即将身闯“鬼门关”的死士将魂……

    不过赵子川的表情并不紧张,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到来。早已做好必死决心的自己,如今面对绝境,已然不再害怕与迷茫。紧紧握住手中的剑,哪怕是死,今天也要和兀良托多做个了断……

    而坡下的兀良托多见到了赵子川出头迎面,露出狰狞的笑脸,似乎完成祖先使命,杀死赵家后人,夺取“乾坤二剑”,成功就在眼前。神情抖擞一阵,兀良托多提刀走至阵前,大声呼应道:“赵子川,你终于出来了……赵家军应该只剩你自己一人了吧?想来名震中原的‘飞骑将军’,驰骋疆场总是杀阵最前;如今临死最后一战,却是最后面对战死,实在是讽刺啊……”

    赵子川没有理会兀良托多的话,也懒得再去理会。如今视死如归的他,望了望身旁的枣红马,投去坚定意会的眼神。

    枣红马沉闷几声,赤红毛发怒气冲冠,前蹄踮起欲以冲击,双鼻出气蓄势而起,似乎愿与赵子川一起冲阵杀敌,拼死流血至最后一刻。

    而赵子川看着战马,眼神中的坚定略带深情——这匹战马,是自己的妻子李玉如留给自己的最后遗物,临死前李玉如交代,无论自己将来出征生死疆场,与战马同行,便是亡妻的灵魂同行;赵子川谨记于心,在自己看来,这匹枣红马便是自己亡妻灵魂的寄托,哪怕是拼死杀敌至最后一刻,也得共经患难、生死同济……

    果然,赵子川整理着装,立于赤红战马身前,竟是微微一笑道:“或许这是我赵子川生平最后一战……玉如,无论是生是死,我们都在一起——兀良托多害你和大哥命殒,你放心,我这就奔赴战场,与兀良托多决一死战,替你报仇!”

    说完,赵子川拉了拉枣红马的缰绳。战马也是会意一阵,眼神坚定冲赵子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赵子川神情凝视,遂飞身骑马而上……“吁——”山峰之上,冷风呼啸,一阵马蹄嘶鸣响彻山谷。赵子川手持双剑,驭马而下,如同战神下山,绝死赴场,正冲而朝山坡之下,蒙元军中阵地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来了——”兀良托多看着赵子川终于孤骑下山,飞剑驰下,精神抖擞,遂命阵中将士应道,“全军有令,列阵以待,誓擒敌将赵子川!”

    “喝——”齐声一阵喝令,军声震天响,蒙元众士盾阵长矛即出,列以“铜墙铁壁穿刺”之阵,欲将赵子川孤骑一人挑落下马……

    而赵子川望着坡下“绝地陷阱”,神情毅然,毫不畏惧,飞骑即出,将魂不灭……

    “飞骑赵子川杀到!——”依旧是自己战场冲锋的号令,却是赵子川生死最后一战的号令,寒风呼啸群山之中,其声悲壮动魄惊魂……

    血浸染,长枪在,马蹄嘶鸣,惊雷滚滚。踏雪飞尘黄沙见,双剑在手,八面威风。赤红俊影疾驰下,莫道终如是,壮悲声星寒。天命望,断回头,少年决死,此生尽,不空休……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赵子川飞骑而下,正冲阵中,兀良托多喝声一句,“绝杀令”命声下。

    蒙元众军翘首以待,“钢铁长盾”即刻收缩,予以对付李显李功等人之阵,待到再次冲入阵内,将其困死。

    但赵子川飞骑骏马,神勇势不可挡。“呀!——”震天嘶吼一声,“乾坤二剑”风云闪电,“三十六道连斩”碎天而下,金光火花四裂飞闪,正朝两侧军士“盾阵而去”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两侧将士,难以抵挡赵子川驭马惊天之力,双剑纵势疾驰而过,惊雷霹雳般,蒙元将士还未及时反应过来,便被冲云剑气杀得四散横飞,惨叫连连,血剑飞驶,伏尸一片。

    冲锋正中,赵子川勒马起身,“飞骑神将”即刻纵天一跃,如驰骋浩瀚天宇般,从中军头上飞驶而过。

    “额啊……”前军以盾抵挡的蒙元士兵,看见赵子川飞骑从自己头顶穿行而过,吓得半天抬不起手,只能眼睁睁望着赤红战马跃入阵中,随即便是飞光剑影一阵,鲜血四溅,惨叫不止,赵子川将斩神威,威风八面,四周众士竟是无人敢拦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跃马落于中阵,无以再作冲锋,赵子川索性勒马停驻,改以阵地之战与之搏杀。当然,说是阵地之战,其实自己只有孤身独将一人,面对数千蒙元将士,厮杀见血,便是决死之间……

    “快给我杀了他——”看着赵子川孤身一人闯入中阵,蒙元将士首领所见,斗胆命令部下道。

    蒙元众士遂由四周,齐行利刃而上,正朝阵中赵子川独骑而去——的确,虽然“飞骑神将”冲锋勇猛,但如今孤身落入阵中,无以突围逃脱,赵子川纵使将威再神,也敌不过百来回合,索性这次蒙元士兵斗胆齐上,欲将赵子川困死阵中……

    赵子川看在眼里,冷言傲视一番,屈身扫剑挥下,先发制人,不等众士合围而上,自己先手横斩而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果然,冲击过前的蒙元士兵,还未提刀予以出击,便是被赵子川双剑看准要害,一招毙命,惨死血泊。

    身骑战马,勇猛神威难挡,就算是千人将士齐上,也未必立刻占得便宜……兀良托多在远处阵中似乎是看出了这一点,随即命令军中道:“赵子川勇猛难敌,缘于骑将神威,剑术惊人……传令,让众士将赵子川挑落下马,没了战马,恐怕他便撑不过几个回合——”

    手下将士接到命令,遂命士兵前往军阵之中,欲以变招……

    果然,接到兀良托多命令,四周围拥的将士,在“长盾阵中”的掩护之下,改以长矛对赵子川的战马进行干扰,四周不断挑衅而上,欲将赵子川失去平衡挑落下马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枣红马受其合围,锋利长矛不断,顿时乱蹄阵脚,一面躲避脚下突袭的利刃,一面有些平衡失控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赵子川一下子也是适应不及,不过他早就想到蒙元士兵会来这么一出,还是努力驭马缰绳,一边保持着平衡,一面继续用剑,不断击杀着上前进犯的蒙元士兵……

    然而,悲惨的一幕还是发生……“吁——”一支长矛不偏不倚,正刺战马的后腿,枣红马惊叫一声,后肢顿时没了力气,伏身倒地而下。

    战马即到,赵子川没有办法,轻功一跃,跳下身来,躲开了蒙元众将的合并众围。但枣红马就没那么幸运了,受伤倒地后,离赵子川较远的蒙元士兵即刻涌上,用长矛利刃将负伤的战马残忍刺杀,几阵凄鸣悲壮的嘶蹄,李玉如留给自己的最后“战马”,最终惨死敌手……

    赵子川落地转望,最后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,鲜血浸染的枣红马,心中不免一阵悲痛,更起一股愤怒之心……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眼见赵子川没了战马,单身落地,前排的蒙元士兵手持长矛,齐冲而上,欲将赵子川逼死角落。

    然而,战马殉职,赵子川化悲痛为力量,大吼一声,待到敌军众士长矛即过,侧身众刃揽于怀中……“啊!——”一声怒吼,臂膀发力,只听得惊悚的利刃断响,赵子川竟是用手,活生生将敌军的长矛兵器尽数劈断。

    “额啊……”眼见赵子川怒从生起,手中兵器全无的蒙元士兵胆寒一阵,看着赵子川愤怒之至的眼神,手长长剑已然划至自己等人身前,不禁纷纷心起惊寒。

    但是一切都已晚了,赵子川不会给他们活命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“呀啊——”赵子川怒吼一声,“冲云剑”凌厉一击,疾光飞驶而去,正扫蒙元众将身前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几阵凄厉的惨叫,赵子川“冲云剑”如同闪电之刃,顺扫横斩而过。蒙元众士躲闪不及,胸前铠甲顿现惊悚创伤的血痕,瞪大口吐鲜血,十数人一并,横倒血泊而去……

    出招迅疾,杀人见血,剑法即出,伏尸满地。刚想要冲阵上前的蒙元众士,所见赵子川神勇难敌,纷纷惊慌犹豫不定,四肢颤抖逡巡不进……

    丢下徒手劈断的长矛,赵子川重新立身,看着血泊之中,死去倒下的赤红战马——李玉如临死的遗愿寄托——赵子川心中顿时怒火叠起,下定决心,就算是战死,也要让敌军将士惊魂魄散,血债血偿;而且拼尽全力,也要亲手杀了兀良托多,誓报血仇……

    而兀良托多在阵外所见,冷冷一笑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www.yuehuatai.com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