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八百零一章 血战鬼崖 下
    “轰轰——”“绝命坡”前,炮火震响不断,将士死伤无数,蒙元部队的进攻一轮接一轮,如潮水般蜂拥不息。先锋军部队损失惨重,越打越少,加上作为主将的赵子川被炮火击伤昏迷不醒,险关之地逐渐失守,已然到达沦陷的边境……

    “快——快……”坡顶神庙处,李显与李功带着少量侍卫,将受伤昏迷的赵子川转移至安全地方。躲过了密集的炮火,重新回到庙宇,李显将赵子川平躺在石榻一侧,大声呼喊叫应。

    “赵将军——赵将军!”可是无论怎么呼喊,赵子川始终未有清醒。赵子川头部渗出少量的鲜血,像是被弹片击伤,众将害怕赵子川因此而丧命,不禁担忧万分起来。

    “赵将军该不会已经……”一旁的士兵甚至有些惊慌了。

    “不,赵将军还有呼吸,应该只是昏迷不醒——”李功大声说道,阻止了手下的胡乱猜想。

    “可敌军现在攻势不止,赵将军这个时候昏倒,恐怕……”底下的士兵又开始忧心忡忡道……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然而正在这个时候,伴随着庙外近距离的一声炮响,一段晃震后,战场士兵匆匆跑回,遍体鳞伤道,“报告将军,敌军已经冲破了据关防线,正朝坡顶进攻而来——”

    形势已然危机眼前,全军上下已经没了退路余地……

    “赵将军!赵将军——”李显继续奋力地在赵子川耳边呼喊,但赵子川似乎是昏迷过深,暂时失去了意识,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不行的,你再怎么叫,赵将军现在也醒不了……”李功微微说道,“而且就算叫醒了,等待我们的,也不过是和敌军的拼死厮杀……从我们踏入‘鬼门崖’开始,就已经注定踏上了必死之路——赵将军从一开始就抱定了必死决心,看样子‘绝命坡’一战,我们今日已是走到尽头……”

    李显有些不甘地从赵子川身旁站起,听了李功的话,转头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已经到了这一步,难道说,你怕死了?”

    “谁会怕死?”李功即刻一脸镇定,义正言辞反驳道,“我们既然跟随赵将军至此,就都已是抱定了必死决心,他兀良托多敢带兵上来,我必会第一个冲上前去与之搏命!”

    李显听了,闭眼静默一阵,似乎是在下定决心……“好的,既然如此……”李显重新转过身,凝视着昏迷不醒的赵子川,对身后众人沉着道,“赵将军重伤昏倒,我们不能沉沦,战前赵将军下达军令,让我们拼死守住据点……而今敌军蜂拥而至,我们就是死,也绝不能让敌军踏入神庙半步!”

    李功听出了李显的意思,眼神坚定道:“兄弟,如今战事决死,我们愿听你的,为保护赵将军,与敌军拼杀到最后一刻!”

    “对,李将军,我们都听你的!”“都听你的——”很快,身后门口将士齐声应道,全然抱定了必死决心,“绝命坡”一战,愿与众军将士共存亡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李显低沉地回应了一句,随即慢慢跪在了赵子川身前,赵子川昏迷不醒,李显慷慨陈词道,“我们从军以来,一路跟随赵将军南征北战,捷战无数,生死与共。如今临危在即,决死一役,我等挥军之下,愿为赵将军奋力拼搏,流光最后一滴血,誓与蒙元鞑虏战死到底……今日一战,必是凶险,望来世所归,还能继续跟随赵将军驰骋沙场,奋勇杀敌,在所不惜!今日临别,便是战场生死殒命,再无相见;此生能与赵将军共伍征战,死而无惜……”

    李显郑重作着壮士临别之言,身后李功等人,也一同跪在了赵子川身前。

    赵子川依旧安详地躺在石榻之上,未有意识动静,也不知李显临前的慷慨陈词,自己是否听到……

    说完了“遗言”,李显重新转过身,整理身上的着装,手持铁剑,目光凝然望向庙外的炮火,视死如归道:“敌军已到,我们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李功等人站起身,跟随李显一起,视死如归奔赴战场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轰轰轰轰——”炮火声继续,“绝命坡”前阵地,如今已是滚滚狼烟,尸横遍野无数。血泊之下,将士英魂犹存,伏倒兵盾满地,战况惨烈之至……

    “大人,敌军部队在我军猛烈炮火下,几无抵御之力,再过不久,我军便能拿下阵地!”蒙元军阵中,亲兵侍卫依附兀良托多身边道。

    炸伤了赵子川,兀良托多还处于极度兴奋中,但想着部队还未完全攻下据点,抬头所见坡顶神庙之下,李显等人依旧带兵奋死抵抗,兀良托多冷冷道:“谁说已经拿下了?还有几个苟延残喘的鼠辈,在做最后的抵抗……”

    士兵所见抵抗部队稀稀两两,已属败军之际,于是轻蔑说道:“大人,所剩这点人马,不过‘残羹冷炙’,待我军前列精兵拥上,便可一举轻松拿下,无需大动干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不能便宜了他们……”谁知,兀良托多语气一变,狰狞冷笑道,“我不会放过赵子川,他的部下也是一样,我不能让他们死得这么简单……传令,命部队炮火继续猛攻,前阵部队全部压上,把他们逼到死角,格杀勿论!”看来,兀良托多是动了杀心,准备一个活口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——”士兵接到命令,遂转身嘱咐部队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绝命坡”上,李显李功带着剩余的数十人马,由庙宇门口冲下,正杀蒙元阵中而去。然而蒙元军队如海浪之势,兀良托多下达“绝杀令”,狼群一般的蒙元士兵,凶猛恶煞爬上山坡,排开刀盾枪矛列阵,将先锋军部队重重包围……

    “跟蒙元鞑子拼了,杀!——”看着绝境之中走投无路,李功率先大喊一声,手提长枪,徒步飞身冲阵而去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赵家军全体将士,皆勇猛拼死而上,最后杀阵虽是以卵击石,但都已抱定必死决心,与蒙元将士抗争到底。

    而蒙元军对这边,自然是列阵翘首以待,显然赵家军此时已是困兽之斗,决死阵中,只是时间早晚……

    “轰轰轰——”然而阵地施压的不仅仅是蒙元士兵,兀良托多下达绝令,山下炮火窜天而起,再一次将山坡阵地,笼罩在一片火海浓烟之中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……”炮弹的目标正是先锋军的士兵,赵将军将士决心赴死,欲以阵中与蒙元士兵厮杀肉搏,怎奈未有注意山下火器,脚中大意,身遭陷阱,惨叫连连,身死命殒炮火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然而,李功这边独将冲锋,提枪杀入右侧阵中。

    “吭吭铛——”蒙元士兵盾阵以列,排好阵势,正等敌将奔命前来……

    “噌噌噌噌噌——”李功飞身跃至阵前,盾阵之中突现长矛十座,正阻李功去路。李功停驻脚步,飞枪一顶,予以横斩强托之力,击打拨开敌军的盾阵。

    然而兴许是久战疲惫,李功早已是精疲力尽,持枪所至,却是如撼山难移般,根本伤及不了蒙元军中半点。反倒是盾阵之中,长矛刺向,前后突进,欲以向前,几阵利刃擦过,李功的小腿和臂膀之上,已然划出了惨痛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额——”李功强忍着身上的伤痕,退后两步,持枪立倒,眼神带血凝眸而望,似要再次试图冲开敌群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不等李功出手,蒙元部队似乎已然对李功采取了围杀之策……只见李功还未冲袭,盾阵中处顿时大开,几阵金属利刃擦响,中道长矛盾牌士兵,铁墙横行冲突而过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李功挥枪已然无法后退,索性大喝一声,拼死一搏,飞枪正点盾中而去。

    但结果可想而知,疲危之将,无以撼动众矢三军……“噌噌噌——”几声惊悚利刃声响,冲前盾中,数把寒刀齐出而上,正中李功战甲身前。李功的长枪未能冲破敌军的盾阵,自己腹下,却已遭受连环数刀,命之将绝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李功冷叫一声,知道自己要害重伤,已然活不过几刻,想要拼尽全力挥枪,哪怕再杀死一个敌将。

    然而现实,却总是残酷至极……“噌噌噌——”不等李功使出最后力气,盾阵隙间,几把寒刀轮流穿过,一遍又一遍从李功腹下来回“进出”,每一轮刀锋穿过,李功顿觉全身一阵剧痛与麻木——最终自己被敌军士兵穿刀而举盾阵之上,鲜血浸染阵前,惨死蒙元刀下……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李功率先殉职,赵家军最后的将士众人,挥刀正前,同时朝中道坡地的蒙元士兵,发出悲壮决死的冲锋。

    然而,无情的炮火再次埋葬尸骨……“轰轰——”两发地狱前来的烈焰,将山前高地笼罩在一片火光之中,随着两声炸裂的震响,悲壮凄鸣的惨叫回荡,冲锋将士身先士卒,一齐壮烈殉职……

    终于,只剩下最后一个,还在高地独自拼杀的李显。蒙元士兵刀盾齐聚,将李显团团包围,决死一战,李显已经毫无退路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,李显再次挥剑,斩杀了前来进犯的蒙元士兵,抬头却是眼见周围数不清的敌军将士,将正坐山头重重包围——他心里很清楚,走到这里,自己已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……

    但李显并不打算就此放弃,浑身浴血的他,承受着创伤满目的剧痛,眼神带血,如同一头被逼入绝境的雄狮,在自己生命的临终一刻,宁愿战斗流血至最后。

    而茫茫多的蒙元士兵,已然提盾包围上前,离李显越来越近,似乎下一刻众军挥刀,便能将李显处死在“利刃寒芒”中。

    李显咬牙凝望,长剑的鲜血随之低落,两腮寒颤微微抖动,却并不意味着害怕,更像是猛兽露出的最后獠牙。看着漫山遍野的“群狼”,李显自知今日难逃毒口,手中长剑缓缓提前,欲做最后的“死亡冲锋”……

    “呀啊!——”山坡之上,李显发出一阵惊狂的怒吼,见血横冲而上,誓与敌军将士做最后的拼死搏杀。

    而蒙元军队这边,早就“严整以待”,盾阵包围圈随之涌上,将李显团团挤在中央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,李显挥剑一道寒光,正斩敌军士兵一处,当场血溅而亡——但这,也已经是李显最后的争斗……

    “钢铁盾阵”将李显包围中央,蒙元众士四周齐力,将李显团团“包裹”其中,束缚手脚,李显已然无力再以反击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李显还在如同野兽般挣扎吼叫,可是双拳难敌四手,被众军包围挤压正中,双手双脚难以动弹,李显已经拼到了绝境……

    “噌噌噌噌噌——”和李功一样,等待李显的,是盾中寒刃的“绞杀”……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寒刀,自盾间突袭而出,正穿李显身中。全身上下各个方向,一时间同时中刀,李显顿觉一阵万箭穿心般的刺痛灌涌全身,他很清楚,自己已然一只脚,踏入了死亡的边缘。

    然而李显还在坚持,虽然全身中刀奄奄一息,但他持剑的右手,却是至始至终紧握,似乎自己心有不甘,哪怕是死,也不愿在蒙元鞑虏面前低头屈服……

    “噌噌噌噌噌——”但是紧接而来的,便是第二轮“刀穿”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血痛深入骨髓,李显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,两眼瞪大,鲜血浸红——这回李显是真的战死沙场……

    “噌噌噌噌噌——”可蒙元士兵显然还不打算放过他,紧接着又是第三轮“刀穿”……

    良久,盾阵渐渐散开,留下阵中已是鲜血浸染的李显的尸体。只见李显所站之处,血流满地,身中铠甲更是已然千疮百孔,可见蒙元将士手段之残忍,李显最终也壮烈殉职……

    终于,除了赵子川,赵家军将士全体战亡,就在这呼啸山风的鬼门崖“绝命坡”上,五百将士血染疆场……

    战斗结束了许久,兀良托多才亲自走上坡来。看着赵家将士伏尸满地,兀良托多竟是冷笑一番,表情之中尽是蔑视与不屑,似乎在他眼里,残忍杀害壮士数百,对他来说,只不过是踩死了不屑一顾的蝼蚁一般……

    “大人,敌军将士全部阵亡,您也算是成功打败了赵子川,完成了祖先阿术将军的毕生之愿——”亲信士兵命手下清点了将士遗体,遂跑至兀良托多身边,“恭贺”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,兀良托多的脸上并不是完全开心,自己踱步几番,细数了赵家军将士遗体无数,却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“死去的人中,有没有发现赵子川的尸体?”果然,兀良托多直言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,大人……”士兵正经应声一句,随即说道,“不过我军炮火如此猛烈,敌军将士皆战死坡前,相信赵子川应该早就身死其中,迟早都能找到他的尸骸,大人您不必过于揪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吗……”兀良托多冷冷一问,随即抬头张扬望去,正见百丈之高,坡顶庙宇上,那匹熟悉的赤红战马,依旧静静守候在庙门之处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……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士兵有些不理解,又怕是兀良托多不悦的口气,有些战战兢兢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兀良托多冷笑一声,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望着坡顶上的庙宇,即刻下令道,“赵子川还活着——他没有死,就还不算真正的胜利……传令,全军坡前做好戒备,准备抵御敌军突围!”

    亲信士兵所闻,眼神不禁一怔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