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七百九十九章 痛定思痛
    决死一战,王大生命殒塔中,随着城中一道崩塌巨响,“千秋塔”震顶塌方,尸骨与残垣一同埋没在废墟之下,永无再见天日……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是什么声音……”城南陆府之外,陆菁依旧抱着玲珑的遗体痛哭,听到城中方向传来的惊天巨响,不禁含泪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唐战远望着城中的“乌云”,眼神瞪大,露出惊异十分的眼神。没有回应自己的话语,陆菁稍稍站起,跟着唐战的眼神方向同时望去……

    城中南宫世家遗址方向,曾经标志性的“千秋塔”,随着一声坍塌巨响,轰然坠落,化作一片“黑烟”,最终消失眼前,永远尘封在历史的舞台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这样……”唐战怎么也不敢相信,南宫家高耸屹立的“千秋塔”,竟会如残风落叶般,毁灭坠落,摧毁得如此彻底,摧毁得如此干净——曾经作为汴梁城中的标志性建筑,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,凄凉一片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……”陆菁紧张地盯望,甚至望了擦去眼角的泪水,想到萧天和苏佳追逐王大生,正是朝着那个方向,即刻忧心道,“不好,苏姐姐和萧大哥正是追到那里去了,南宫家发生那么大的动静,该不会是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萧兄弟和苏姑娘武功高强,不会有事的——”唐战自打心中安慰道,但他其实也明白,如今战事损兵折将,战场兄弟相继殒命,追逐穷寇步步惊险、九死一生,萧天和苏佳二人是否安全,他自己心里也没底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救苏姐姐和萧大哥!”陆菁突然振奋一句,亲眼见证无数亲友的离去,陆菁心中悲苦万分,如今战事胜局已定,她不想再见着重要的人从自己身边离开,想也没想重新起身,不顾身旁侍卫阻拦,径直往城中南宫世家遗址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菁儿——”现在还是关键时刻,唐战当然担心陆菁的安危,怕她冲昏头脑,又一次做出不理智的举动,不禁大声喊道,并提枪追赶而去。

    陆菁没有理会唐战,头也不回地径直往前跑,复杂心绪念叨不断:“苏姐姐,萧大哥,你们千万不能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大院,狼烟一片,毁灭坍塌的“千秋塔”,如今坠落倾倒一片废墟……

    萧天和苏佳远离“破楼”一处,亲眼见证了高塔的塌方,心中久久没有平定……

    “好可怕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……”这也是苏佳第一次亲眼见着,如此“震撼”的场面——南宫家的高塔坠毁殆尽,浩大烟尘浮于半空,久久未有散去。但好在结果还算得意,最终王大生身死塔中,得到了应有的下场,自己二人也算是为死去的兄弟亲友报了大仇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萧天不禁吐血一口,似乎身上的伤还未缓和。

    “阿天,你没事吧?”苏佳看着萧天精神不振、伤血依旧,惊慌十分地问道——和王大生一战,萧天身负重伤,几近体力透支,神情略显昏阙;苏佳非常害怕,害怕萧天因为意外,不幸从自己身边“离去”;彼此已然互相立誓,不再离开对方,苏佳这回说什么也要拼尽全力,治愈救好萧天。

    “放心……佳儿,我没事……”看着苏佳不惜体力用“寒灵神功”为自己疗伤,还一脸担忧落泪的神情,萧天微笑着安慰道,“只是……手脚有些酸痛,暂时动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动不了就不要动,受伤了还逞强什么……”苏佳一边哭着,一边疗伤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逞强,是坚持……”萧天稍稍闭了闭眼,坦然心境道,“在蛇洞的时候,我在苍龙大侠洛前辈遗体前发过誓……继承洛前辈的遗志,出山为心爱的人报仇……不过结局不同罢了,洛前辈为童玉雪报仇雪恨,却只换得孤身一世……我和佳儿你都还好好活着,长相厮守来日方长……呵呵,还是作为年轻一辈,我们可真幸运……”如此境况之下,萧天却依旧心情乐观。

    “都这个时候了,还在说肉麻的话……”苏佳红着脸,眼中的伤情少了几分,倒是多了几分佳人的柔情,含泪哧嘤道,“既然大仇已报,你还是静下心来养伤好了,战事临终,别再出什么乱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,后面佳儿你说什么,我都听你的……”萧天依旧微微一笑,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身手在自己包裹出掏了掏,像是在找什么东西,摸出来一看,竟是苍龙大侠“铁龙纹”的面具。

    “切,果然是这东西,刚才从铁链摔下来,压到屁股了,简直痛死我了……”萧天受伤之际,依旧不忘玩笑道,“哎呀,这玩意儿这么硬,又不能老是戴在脸上,放在身上也不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?”苏佳看着萧天端详着苍龙大侠的面具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完成了苍龙大侠的遗志,这东西留不留在身边都不重要了……反正中原剑会的时候,天下之人已经了却我的身份……”萧天想了想,坦然一笑道,“人生会迈过很多道坎,走过一道,便会放下一道……人人说我是苍龙大侠的后人,但我就是我,我是萧天,是萧家山庄的弟子,不是别人口中的‘大侠’……报仇遗志已了,这东西留着也没用,反倒是个麻烦;倒不如随风将其掷落,流于世间,那也算是好的……再说了,洛前辈晚年安居蛇洞,终日不见外世,总显憋得慌;如果说这东西是洛前辈的遗物,还不如把它当做灵魂的寄居,丢在世间之地,尝享万物天地之灵气,总比尸骨一辈子埋在蛇洞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阿天你这鬼脑子,总会想些稀奇古怪的东西……”苏佳听到萧天的幽默的言语,竟是眼中带泪地俏皮一笑。

    果然无论什么时候,还是自己能逗苏佳开心,萧天看在眼里,暖暖一笑道:“这样就对了嘛,佳儿,你笑比哭要好看多了……你看,我虽然手脚暂时不便,但嘴皮子依旧利索,还是那个活泼乱跳的种……所以说,你不用担心我,我好得很……”

    一面让自己放下担心,一面又逗自己欢乐,苏佳看出来了,不禁动情一笑:“谢谢你,阿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嘛,不管世道如何,别总是想哪些不开心的事……诶诶诶,疼疼疼……”萧天像是说忘了神,一个不小心,手脚起了劲,不小心触碰到了伤口,不禁痛叫道。

    “阿天你没事吧?”苏佳依旧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……”萧天强忍着痛楚,会心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不行的话,一会儿我扶你……”苏佳淡淡地说了一句,看着萧天手举着苍龙面具,不禁问道,“不过刚才的话是真的假的?你就这么不在乎,把洛前辈的面具随处丢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丢弃,是安好,都说了是在帮洛前辈,安息他的灵魂……”萧天依旧不假正经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做?”苏佳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萧天想了想,转移一望“千秋塔”的废墟,两眼一定,随即说道:“完成遗志,大仇终报,‘苍龙大侠’最初的使命也算完成……就当是给王大生立的冢,让他泉下有知,最后是死在我‘苍龙大侠’萧天的手上——”

    “切,一点都不谦虚……”苏佳不经意间玩笑了一句。

    萧天说罢,将手中的面具用力一扔。面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,最终落在了荒石废墟之上,正如萧天所说,就当是给死去的王大生留个“纪念”……

    “行了,走吧——”解决了一切,萧天忍着伤痛,重新振作精神,起身道,“快回去吧,这里闹出这么大动静,估计唐战兄弟和菁妹都担心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……”苏佳轻声应和一句,慢慢扶起萧天,心想王大生一死,战事尽已终了,不会再有太大危险,现在最重要的,是要回到唐战陆菁等人身边,告诉他们这边的战况。

    萧天努力摆了摆手脚,老让苏佳扶着自己有些不自在,于是故作“逞强”道:“佳儿,我没事的,不用扶我……嘶——”然而一边这么说,萧天却是一瘸一拐滑稽十足。

    苏佳微微一笑,搀扶着说道:“别逞强,只帮你把伤口的地方止血而已,内伤还需多时恢复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老让你这么照顾着,我觉得自己好没用啊……”萧天一边步履艰难,一边自嘲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原来我被卢欢打伤的时候,你还是背我的呢,我都没说什么……”苏佳回忆着从前的事情道。

    “噢,那你的意思是说,我连佳儿你都比不过喽……”萧天还在故意调侃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……”苏佳也“毫不客气”地“回击”道……

    二人一边开玩笑,一边互相搀扶着离开南宫大院,相互依偎的影子渐行渐远……

    然而就在二人离开不久,“千秋塔”废墟中,一个莫名神秘的身影从石缝中渐渐探出——此人一直站在远处,从萧天苏佳二人追逐王大生至塔内,到整座塔楼崩塌……看样子,刚才萧天苏佳的言行举动,以及与王大生的搏斗事情,此人已是略有心知……

    神秘人走至废墟中央,缓缓低下身,伸手捡起了一样东西——是苍龙面具,刚才萧天扔掷的场景,看来神秘人也是注意到了。而且,一直站在附近观察举动,连察觉敏锐的苏佳也未发觉,可见神秘人内力屏息之强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你果然一直和苍龙大侠在一起是吗……”抬头正见,此人竟是追风派掌门人莫天行,不知何由出现在南宫大院遗址,望着萧天和苏佳远远离去的背影,莫天行暗暗道,“离开追风派已近三年,没想到你已经成长了这么多……或许以佳儿你的武功,你会想要铁心杀了我……终于再见到你了,你却不能见我……也好,现在还不是‘重逢见面’的时机,还不是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莫天行的眼神满含复杂情绪,内心也是矛盾重重,对于他来说,作为苏佳的杀父仇人,也是养育恩人,他不知道该以何等身份和心态去面对苏佳。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,如果这个时候他出现在苏佳面前,苏佳一定会仇恨上头,不顾一切想要杀了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再等等吧,不能太心急了……”莫天行心中暗暗道,“等潼关一行,郑羽化和陈世今的事情结束,再看造化吧……而且,现在的我手上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莫天行缓缓伸出另一只手,眼神凝视着自己从南宫地道巧得的《天魔神功》秘本,内心甚是复杂……

    而这一切,有关《天魔神功》的秘密,以及郑羽化与追风派的身世经历,苏佳却还一无所知……

    萧天和苏佳互相搀扶离开了南宫大院,刚刚走到大门,安息好了哈哈与阿多的遗体,却正见着陆菁一脸慌张地跑了过来,唐战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菁妹?”萧天看着陆菁紧张不安的样子,不禁应呼道。

    见到二人平安无事,陆菁这才放下了担心,跑到二人跟前,原地喘气几阵,眼眶依旧湿红道:“呼……苏姐姐,萧大哥,你们……没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事,菁妹,只是……”苏佳略带悲苦地说道,“哈哈和阿多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定了定神,用安慰的口吻朝陆菁说道:“菁妹,你放心,我已经杀了王大生,替玲珑还有南宫兄弟他们报仇了……人死不能复生,我能做的,只有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王大生已死的消息,陆菁算是解了心中的一口气。可萧天说的也对,人死不能复生,就算现在成功报仇了,死去的玲珑等人,一样永远离开了自己……想到这里,陆菁不禁再次留下痛苦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菁儿……”唐战赶到陆菁身边,拍着她的肩膀,轻声关慰道——他现在能做的事情,也仅次而已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们没事就好……没事就好……”然而逝者安息,生者还得珍惜眼前事,看着萧天和苏佳二人平安无事,陆菁心中也算有点欣慰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有事的,菁妹你不用担心……”萧天依旧像平常一样坦率应道,但如今危机并未完结,萧天重新认真严肃,一副正经十分的表情说道,“但现在还不是放下身心的时候……汴梁城拿下了,我们得重新集结兵马,赶往‘鬼门崖’,救子川兄弟才是——”

    萧天这么一提,众人这才想起来,赵子川成功为自己等人拿下城池争取了时间,他自己却还深陷危机之中,生死难料。

    “萧兄弟说得对,现在还不是伤心的时候,我们得立刻挥兵赶往‘鬼门崖’——”唐战义正言辞道,“汴梁一战损失惨重,死伤兄弟无数,不能让子川兄弟再犯险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集兵应该还来得及——”苏佳想了想,继续道,“‘鬼门崖’地势险要,我们几个挥兵敌阵,意在救下子川兄弟,无需和兀良托多的部队硬拼……至于汴梁这边,交给秦兄弟他们就行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——”萧天不顾身上的伤,毅然决然道,“兀良托多阴险狡诈,子川兄弟的部队又是敌众我寡,根本撑不了多久……我去营救,至少胜算会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阿天你的伤……”苏佳看着萧天身负重伤,当然不放心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缓和一下,行动没有大碍……”萧天坚定说道,“汴梁一战,众兄命殒,绝不能再让子川兄弟也遇险……菁妹,让我也去吧——”

    事情已然紧迫,容不得多做犹豫,陆菁现在心里想的,都是快点集结兵马,赶往“鬼门崖”救援。事关当头,人多胜率大,陆菁点头答应了萧天的请求。

    “汴梁这边,我会告知秦兄弟……事不宜迟,我们快回城门,集结兵马,前往‘鬼门崖’!”为救赵子川,陆菁收回了悲伤,重新振作起来,义正言辞道。

    于是没做过多停留,会和的四人,重新赶往汴梁城口,调集先锋兵马而去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