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七百九十七章 玉楼死斗 下
    吐落的鲜血从高空坠下,正好滴落在苏佳身旁,染红四溅。苏佳看在眼里,整个人惊慌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阿天!——”苏佳仰望抬头,发出惊恐的叫喊……

    高塔之上,被王大生一脚踢飞的萧天,擦划着铁链,横倒而去。萧天身受其伤,忍痛抓紧铁索,迫使自己强行停住。惊悚的铁索摩擦声响,回响在危塔高楼之中,萧天的双手已然伤痕累累,掌心还未痊愈的伤口,再次磨破血溢。鲜血染红了铁链,伴着落土黄尘缓缓滴落,形势已然危急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萧天强行停在铁索边缘一端,伏屈着身子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显然自己也是有些体力不支,加上肩头受了重伤,若是王大生继续发难,再找不到还击之法,自己今日便真会葬身此处。

    果然,站在对面得势的王大生冷冷一笑,看着萧天奄奄一息的样子,语气狰狞道:“就只有这点能耐了吗?真是让我失望啊,还以为两年不见,你能有多厉害的长进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没有回应,只是眼神坚毅地望着王大生,不到最后一刻,决不放弃搏命的希望……

    “没有苍龙掌,没有神龙九变剑法,你不过就是个落入凡俗的废物……”王大生重新拾起寒刀,沿铁索朝着萧天一步步靠近,冷言相向道,“那就这样结束吧,把你解决掉,下一个就轮到苏姑娘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王大生的脚步愈加迅疾,高索之上如飞鹰一般,“猎鹰扑兔”便朝萧天而去。

    萧天看在眼里,神情一定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铁索边缘一道巨响,王大生挥刀斩过,却是没能击中目标——萧天千钧一发之际瞬移躲开,王大生的刀斩断了铁链一端。铁链斜向坠落而下,重重撞击在高塔中心支柱上方,发出强而惊恍的余震,塔顶的落岩更是碎落几番,愈渐倾颓塌方之势……

    而萧天躲开王大生这一刀,竟是跳落飞身而下,纵直当空从中……“啊——”萧天高空中大叫一声,看准正下方一条铁链沿向,单手稳稳抓住,悬在半空,惊险中才避免坠入塔底,摔落尸骨。

    下面的苏佳,都快害怕得眼睛不敢睁开,看着萧天在高塔危楼上的几番飞跃惊险,稍有不慎,便是坠楼粉身碎骨。同样,现在危机时分,苏佳也不敢再随意喊叫,如今命悬一线,苏佳害怕自己的叫喊,会让高索之上的萧天分神大意……

    王大生这一刀又落空了,看着跳落下方铁链“苟延残喘”的萧天,王大生冷冷瞟视道:“还在垂死挣扎吗?我今天倒要看看,你还能逃到哪儿去……”说完,王大生沿着铁索边缘断壁一处,摸索着下去的通路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的萧天,花费九牛二虎之力,才从铁索上艰难爬起。想到不能再这样一味躲避,必须找到还击的办法,萧天心中很是煎熬:“不能使用‘苍龙掌’和‘神龙九变剑法’,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打败王大生,总不能一直用‘斗转星移’躲避吧……”

    王大生施展轻功,攀岩着残垣断壁的土石,正朝萧天一步步逼近而来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,斗转星移……”萧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灵光一闪,暗暗道,“对了,还有办法,能够和王大生拼死一搏,并且不让危楼塌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隆隆隆隆……”塔中沉闷声响源源不断,“千秋塔”摇晃愈加强烈,就连中心支柱的支撑铁索也开始晃动不安,萧天站在其上,身体也是不自觉地左右摇摆不定……

    “对,还可以用萧家拳法——”萧天眼前一亮道,“萧家拳法内力在转不在强,不拘于外力威慑,而在于借力扭转……不过从蛇洞出来后,我就没怎么用过,现在对付王大生这么棘手的家伙,真的行吗……”萧天心中似乎还在犹豫。

    然而,头顶落岩层层不断,塔楼坍塌危在旦夕,王大生又是持刀愈逼愈近,似乎容不得萧天再有过多考虑……

    “拳中多以巧劲,借力发力,招点即收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回忆中一个熟悉的声音,涌入萧天脑海之中,萧天顿时惊醒一番,像是想起了什么,“萧博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灵感的一刹那,萧天竟是想起了曾经在萧家山庄,萧博师兄对自己说过的话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萧家山庄第二日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说好的和萧博一起去后山习武,萧博亲自教授自己曾经没学精的萧家武功,萧天浑身都是干劲,迫不及待便跑上了山,也没让苏佳和雪翠她们跟来——一是怕苏佳见自己“笨手笨脚”,又会嘲笑自己学武不精;二是怕雪翠触景伤情,和苏佳同时出现在自己身前,想起昨天的“伤心情事”……

    今日的习武,主要以萧家拳法为主。约莫时辰一二,萧天倒是学得有模有样,虽然武功内力远远不及萧博,但如今习武大有长进的他,领悟东西倒也比从前快了不少……

    不过休息之余,萧天倒是踌躇几分,和萧博一同坐在岩石一旁的草坪上,就和小时候放松闲暇一般,萧天将梅花剑扔到一旁,抬头仰望着蓝天,又时不时抬手望了望手心,不禁问道:“师兄,你说我从小到大,练就了这么多萧家的武功,也没见武学招式多么震慑,比起那些威震江湖的惊涛骇浪般的刀剑武功,根本就是差的太远……当然我不是有意诋毁,只是觉得我们萧家的武功平平,为何往年却依旧是人才辈出,名出武林数辈?”

    萧博听了,闭眼一笑道:“谁告诉你武林中的人才之辈,尽是深谙惊涛骇浪的武学?”

    “啊?”萧天有些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举个例子,武当派的武功少有大风大浪之式,一切皆以行云流水,开山祖师张真人就不说了,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吴子君吴前辈,不也依旧武功盖世吗?”萧博继续道,“按你的认为所说,吴子君所学之用,尽是武当招式,也不会什么惊世骇俗的威慑武功,那他怎么会打败武林中众好手,成为武林中的尊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问这个啊……”萧天有些不假思索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师父原来教导你的,你全都忘了……”萧博微微一笑,随即说道,“武之高深,不在招式套路,而在精之巧用——如果你用武不精,不懂应变,就算学会了再厉害的刀剑武功,也不过皮毛;反之,若是精通熟用,武学合为一心,就算只是再简单的拳脚招数,也能效用无穷,以不变应万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大道理谁都会讲……”萧天摸着下巴点了点头,不过还是有些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“实在不信,你可以想想你和苏姑娘的事情……”萧博继续道,“阿天你和我说过,苏姑娘武功高深莫测,曾几番教你习武,如今你已是郜英郜前辈的弟子,所学当今‘天下第一剑法’,却依旧轻巧败于其下……凡知情者,都会提及这个问题,我想平日里你和苏姑娘习武,她应该也提到过这方面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听了,努力回忆着自己和苏佳习武的一点一滴,默默点头道:“嗯嗯,好像是有说过……我记得在汴梁,是在菁妹家习武的时候,她和我谈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谈过什么?”萧博倒是忽而起身,饶有兴趣地问道。

    萧天略带着尴尬的回忆,“不情愿”地说道:“在菁妹家,我施展‘绝世武功’,却被佳儿用简单的二段式拳脚,打得一败涂地,而且还是倒立……她说,那时的我基础不扎实,要多从基本功着手多练;还说与一个高手对决,若对方看清了自己刀剑招式的弱点,便能用简单拳脚‘一招即破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——”萧博起身说道,“阿天你现在差的,并不是武功招式的套路,而是基本功,不然会使‘神龙九变剑法’的你,昨天也不会被师父教训得那么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嘲笑我吗?”萧天听了,两眼一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是在教导你——”萧博一本正经道,“你必须要转变对武学的态度,不是注重其武功招式,而是用之其精。萧家武功虽然比不上武林中那些大风大浪的刀剑掌法,但却重于实战,往往能够出奇制胜,把控战局,深其广而出入……即使拳法招数再简单,拳中多以巧劲,借力发力,招点即收,便能百般制法,克胜强敌——”

    “听萧博师兄你这么一说,好像是那么回事,和佳儿说得如出一辙……”萧天站起身来想了想,默默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再不济,你可以和我实战较量一二啊——”萧博转而一笑,继续说道,“一会儿练完了拳,我们实验一番,你用‘神龙九变剑法’,我用最普通的萧家拳法,言传身教,让你至少有所信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一直想要和萧博师兄你‘真刀真枪’一战,看来今天是机会了……”萧天从地上拾起梅花剑,愈加兴奋道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对,招式无需大风大浪,萧家武功重于实战,凝需一处,深其广而出入……”萧天想起自己曾经在萧家山庄,与萧博师兄的习武往事,不禁暗暗叹道,似乎是领悟到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可就在犹豫的几分之中,王大生已然摸索着攀爬至此,轻功一跃,飞至同一高索之上,再次与萧天面对面正视相应。

    “哼,这回你无路可逃了……”王大生看准了萧天久久伫立原地不懂,眼神狰狞道。

    就连塔下的苏佳看清了二人身影,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担忧,还是不禁大喊道:“阿天,快跑!——”

    可是这回萧天并没有跑,而是用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两眼正视着王大生……忽而,萧天双手合式,膝脚微曲,作出一副拳脚招架之态——这是萧家拳法的拳式……

    “噢,看来这回是没地方跑了,想要和我硬拼是吗?有意思……”王大生看在眼里,提刀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搞错了,我可从没想过要跑……”萧天转而自信应道,“只是刚才高楼那地方太憋屈,不适合伸展手脚,不像这个地方,适合我亲手把你葬送于此……”不但自信,萧天还反过来威慑王大生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自信……”王大生看在眼里,神情一变,寒刀折射寒芒,杀气四溢道,“行啊,不管怎么说,也是最后的决斗了——在这里,我们谁也跑不了,虎狼相食,只有胜者才能活到最后……”

    对决二人冷冷相视,像是都做好了决死的准备……

    “咔擦——”一道惊悚声响,高塔中心处,一道“劈天”裂缝从中延展开来,塔身愈加晃震——看样子塔心支柱也快撑不住了,再过几番熬斗,整座高楼便会轰然垮塌;而就在这绝境之地,萧天和王大生必须要一决生死……

    塔底下的苏佳看在眼里,神情也是无比的紧张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寒光一闪,王大生依旧率先袭来,飞步一跃,短刀既望,正朝萧天胸前挥去。

    萧天看在眼里,手势一晃……轻拨一阵,萧天摆手一点,不偏不倚正中王大生的右手,将其刀路偏移;转而一式,萧天从掌身形前驱,以身位一侧卡住王大生的臂膀,这样即使王大生丢失目标想要即刻横斩,也是阻力无法办到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臂膀被萧天切路,王大生不禁感到手臂一阵酸痛,无以发力。无奈看准萧天底盘,王大生想要故技重施,一脚将其踹飞。

    但这回萧天事有准备,前脚一顶,苍龙诀式的虚步脚法,配合萧家拳式,三脚即出,不偏不倚拦下王大生的脚尖,顺势用力一蹬,正将王大生的身位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王大生不得已,暂时收回身形,手脚并退,遂挥刀立斩而上。

    萧天转身即过,“伏魔拳”正中袭去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二人同时痛喊一声,王大生的胸前被萧天正中一拳,而萧天的肩膀则是被王大生划伤一道——看样子刚才那招有些搏命,而萧天的萧家拳法多日不用,有些生疏,也不能完全做到攻守平衡;但如今危命在即,萧天只能作此赌注,以萧家拳法和王大生一决高下。

    王大生也是惊异,想不到危急关头,萧天竟会用本门招式对付自己,而且还如此得心应手。而今危楼之中,自己也难以施展强力掌法,面对萧天刚柔并济、借力制敌的萧家拳法,王大生只能继续以“快刀”殊死拼搏……

    二人退倒铁索两端,遂又同时站起,刚才一拼只是小试,下一回合对决,便是胜负的关键……

    苏佳在塔楼之下,看见萧天巧用萧家拳法应对,似乎是看出了一丝希望,担忧中略带企盼的眼神,望着高索之上,拼死决心的萧天……

    萧天忍了忍臂膀上的刀伤,重新立好架势,苍龙诀式“三脚阵法”加之萧家拳法的拳路招式,以柔克刚,夺其要点,萧天也将胜负之手,赌在了下一回合。

    而王大生这边,可是被萧天一拳击倒,并未觉得什么,然而站起身来,身体忽觉内伤隐隐——刚才正吃“伏魔拳”一式,王大生疏忽了萧家拳法的内力,身体有些恍惚,甚至铁索之上有些摇摆难稳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……”王大生满眼仇视地望着萧天,心中暗暗道,“都逼到这个份上了,我堂堂王大生,竟会被这种‘花拳绣腿’击倒……”

    强忍着内伤挺立,重新提起寒刀,为保体力以应后事,王大生也想要打算下一回合就分出胜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