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七百九十五章 玉楼死斗 上
    王大生聚掌之力,“地狱掌”破风而下,背后正袭哈哈的五脏六腑之处。哈哈应对不及,只觉全身一阵冰寒与压迫,全身顿时没了力气,不但手中的刀不自觉脱落,两腿更如酸软一般,一下子支撑不住,被王大生一掌击伤,整个人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!——”眼见哈哈只是一回合便被击倒,连惨叫一声都没有,阿多怕是出了性命,急声大喊道,提刀便朝王大生冲了,“你这恶人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王大生只是冷冷一笑,蔑视神情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阿多竭力一声,砍刀恍然而下,正朝王大生底盘而去。

    王大生定睛一见,看出阿多个头矮小,出招尽施下底,一眼便是对住破绽……阿多挥刀即至,王大生轻脚一踮便是躲开攻击。

    王大生看在眼里,不过一些“鼠辈伎俩”,完全一副蔑视的神情,随即冷眼相望,重重一脚,正朝阿多的下巴踢去。

    阿多根本反应不及,王大生又是出脚迅猛,完全无暇痛叫几番,则是口吐鲜血,重伤倒地而去——王大生出招毫不手软,又是直接中伤,可见双方武功差距,正如王大生所说,二人急来报仇,不过是自寻死路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然而,二人似乎并没有放弃,阿多在面前倒下了,后面深受内伤的哈哈忍痛站起,手中没了兵器,想要仗着人高马大,拦腰抱住王大生,将其活活勒死。

    可王大生依旧快人一步,将一切都看在眼里……正当哈哈从背后拦腰抱来,王大生抢先一式,凌空侧翻,以其迅影身***是晃得哈哈眼前一懵。没完,王大生定睛望步,转手正移,趁着哈哈恍惚之际,“鬼影千手”一掌即穿,正中哈哈胸前肋骨……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正中硬手,肋骨全断,哈哈顿时两眼一黑,口吐鲜血,命渐归息。

    可王大生似乎是想即刻斩草除根,施掌过后,划步屈身即过,两手扑袭而上,正套哈哈项口……两手仅仅勒紧,看样子王大生是想直接勒断脖子,哈哈显出一副痛苦的神情,全身重伤,却是也发不上力。

    “再见了……”王大生两眼狰狞,双手一紧,只听得一声惊悚的骨裂——哈哈最后,竟被王大生活活勒死……

    “!——”阿多这时才从重伤中回过神来,看着哈哈被王大生徒手毙命,愤声大喊道,“你这个混蛋,我要杀了你,为我报仇!——”说完,阿多忍着全身的剧痛,再次提刀便朝王大生而来。

    王大生看在眼里,踢开哈哈的尸体,轻蔑一笑……阿多正袭身前一刻,王大生起手灵巧一拨,阿多还没意识到回事,手中的刀竟是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刀并不是不翼而飞,而是被王大生以巧妙手法夺去……王大生二话不说,侧翻一个转身一跃阿多身后,紧接着便是一道利刃惊悚……

    鲜血四溅,王大生徒手夺过了阿多的刀,并转起身后一刀穿腹。阿多两眼瞪大,命之将绝,只可恨最后,也没能帮死去的二人报仇,哪怕是中伤一次王大生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是杂鱼的下场,想要搏命,你还没有这个资格……”王大生冷冷一笑,穿刀即过,最终一脚踢开阿多的尸体,阿多命丧当场……

    徒手杀死了哈哈和阿多,王大生手中,再添两条人命。然而,杀人习以为常的王大生,似乎并未多大满足,如今兵败城破,性命风雨飘摇,王大生双手沾满无数人的鲜血,却显万分麻木……

    “哼,现在命已将绝,杀死再多的无用之人,又有意义呢……”王大生丢下刀,竟是独自哀叹道,“到最后,我一直想要见到的人,还是没机会交手吗……”

    王大生心里惦记着的,依旧只是那两个身影……

    然而须臾片刻一阵,南宫大院巷口拐角,两个身影飞驰而过……

    看见此二人,王大生眼神不禁一亮,似乎找到了临死之前,最让兴奋意义的事情——来者二人不是别人,正是萧天和苏佳……

    本是追赶王大生而来,萧天和苏佳看见王大生独自站在南宫大院废墟门口,身旁躺着哈哈和阿多的尸体,神情不禁震怒一番——王大生再次下狠毒手,害死了的……

    萧天心中满是愤怒,加快脚步,提前一步落至王大生的跟前,看着哈哈和阿多身倒血泊,萧天眼神带血,双手紧紧握拳道王大生,你这个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,你终于来了,我可是等你和苏姑娘好久了……”王大生重回冷血的神情,狰狞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畜生,残忍杀害我的,我怎能饶过你这个混蛋!——”萧天紧紧盯着王大生的眼神,怒不可遏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迟早要做个了断,提前清理掉这些局外人,对我们来说,不是好事吗?”。王大生却是毫不在乎,继续冷血说道。

    “害死我的,居然说是好事……”萧天心中怒火愈起,悲愤至极道,“王大生,我今天一定要让你死得痛苦千倍万倍,用你的血祭奠嫂子,祭奠南宫慕容,祭奠嬉皮他们!”

    “你的眼神,比两年前在汴梁的时候,要凶神多了——好啊,就是想看你这样狠心找我报仇的样子……”王大生余光一瞟,随即道,“反正我王大生也活不过今日,不过临死之前,我一定要亲手打败你……你不是想要杀了我吗?有这个决心的话,就来南宫院子里找我吧!”

    说完,王大生一个迅影,飞身钻进已然一片废墟的南宫大院里……

    “喂,别跑——”萧天刚想去追,后面的苏佳急忙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阿天,你别冲动——”苏佳飞身赶到,急忙喊道,“王大生约你在南宫家一决高下,一定先有算计,你冷静一点,千万不可中了他的诡计!”

    萧天听着苏佳的话,想起死去的南宫俊慕容飞等人,皆是因一时冲昏上头,而误入了王大生的陷阱。虽然恨在心头,但如今正是关键时刻,王大生是汴梁一战最后的险关,越是关键,越是要谨慎。

    于是,萧天努力使冷静下来,没有立刻去追王大生。站在苏佳身旁,低头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哈哈和阿多,心中不免一阵悲悯。

    苏佳也是一样,虽然“嘻哈三”平时小打小闹,尤其是哈哈和阿多两个,经常给惹麻烦,但如今身死殒命,壮烈殉职,有些再也无法换回,苏佳的脑海中也不断涌现曾经众人一路苦乐的回忆……

    萧天缓缓蹲下身,轻轻合上了二人的眼睛,默默吱声道你放心,大哥一定帮你们报仇雪恨,将王大生正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天……”看着萧天成熟稳重的誓言,苏佳心中感慨万千……

    安息了,萧天重新站起,焕然一副沉着的眼神,直视着南宫大院门口——王大生最后“逃”去的方向……“佳儿,我们走……”萧天目光坚定道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苏佳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,她,这场延续两年的恩怨,萧天已经下决心要亲手了断。

    于是,二人离开哈哈和阿多,径直走进了南宫大院……

    南宫大院中,尽是废墟一片,甚至灭门那晚留下的血渍,依旧清晰可见。萧天和苏佳看着眼前的满目狼藉,想起两年前南宫世家的繁荣,如今却是付之一炬,不禁心处悲痛和枉息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,王大生他们干的好事……”苏佳一个女孩子,看着眼前悲惨的凄凉之境,家族灭门遗地,就算经历过世俗的大风大浪,也不免后怕和痛惜。

    “是啊,那帮畜生,南宫家一个人都不肯放过,就连南宫俊也……”萧天悄声起怒道。

    “话说,王大生人跑哪里去了……”苏佳跟着萧天追进大院,却是没有第一王大生的身影,想起王大生诡计狠辣的作风,心中不禁渐起凉意。

    萧天转头环视一望,最终还是了王大生的身影……王大生就站在院落一脚,“千秋塔”的位置,并没有要刻意躲着。

    “在那里……”萧天侧过身,冷言直视道。

    苏佳跟着转头,也终于是见到了。不过映入眼帘的不仅仅是王大生,更关键的,王大生背后的那根“千秋塔”,残垣断壁的凄凉景象,却是深深铭刻在二人脑海中——曾经洁白如玉,城中坐标,南宫家象征的千秋塔,如今却是一副漆黑断壁,摇摇欲坠的废墟之景;南宫家的那晚大火,屹立不倒的玉楼高塔,如今却似一支难以支撑的孤木,似乎只要轻轻碰触,便是倾楼倒塌,其景悲凉至极……

    “连南宫家的‘千秋塔’也……”苏佳看在眼里,不禁又唏嘘一阵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是那家伙干的好事……”萧天两眼直视着正前方,站在对面数十丈开外,千秋塔前的王大生,转而冲声喊道,“王大生,你不是想和我一决生死吗?我现在就在这里,有本事尽管放马!”

    王大生冷冷一笑,一股不屑的眼神,大声呼应道哼,生死决斗迟早会有了断,不过还不是在这里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是在哪儿?”萧天已经有些按捺不住,似乎只要王大生口出一言,便会飞身前往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就对了——”王大生只是简单一笑,随即转身飞跑,一跃而至“千秋塔”门内,再次消失在萧天苏佳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“可恶,又跑了……”萧天不禁泄愤一句,准备再次追至塔中。

    苏佳看了,依旧在一旁提醒道阿天,你要当心,别看王大生被逼至绝路,谁他又会耍诡计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,南宫家的‘千秋塔’,我们又不是第一次来,里面的路子我比他熟!”萧天自信回应一句,随即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苏佳放不下心,紧跟其后……

    来到“千秋塔”门口,这里已然被大火烧焦,只剩下一片残垣废墟,变得面目全非。看着黢黑土墙的一处缺口,王大生应该是从这里钻入塔中,萧天想也没想,径直飞身跃进,苏佳也是紧随而至进入塔中……

    再次进入千秋塔,眼睛还未适应黑暗,四周顿时一片漆黑。稍作渐缓,逐渐适应了塔内的环境,萧天苏佳环顾一望,虽然塔外已然破败不堪,但塔内之景却和两年前没有两样,还是那样熟悉的场景——

    高塔环空惊旋而上,巨心支柱铁索连桥,天窗明暗忽隐忽现,暗沟流水潺潺声响……唯独不同的是,如今这座入云高塔,遭遇大火摧残波折,已然惊恍摇摇欲坠,不断有落石断链从空落下。可见塔内已然一片散架危楼之景,若是稍有震动,恐难免巨楼坍塌之险……

    萧苏二人进塔后,对比两年前潜入南宫地道的回忆,心中不免一阵感慨……

    “佳儿,——”萧天护在苏佳身前,忽觉一式一样,急忙身手将其拦后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只听一声巨响,二人前方一处的头顶,一块巨石极速坠落,最终摔成碎石乱瓦——真是惊险一幕,只顾找寻王大生的身影,疏忽了“危楼”的险情,若不是萧天及时,漆黑塔楼中稍不留神,很有可能就成了岩下尸骨……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苏佳还在为刚才的险情惊魂未定,连武功如此之高,都未发觉楼中的落岩,可见这塔楼之中的危险之境。

    “‘千秋塔’遭遇大火摧残,如今摇摇欲坠,恐怕也是坍塌在即……”萧天暗暗提醒道,“我们要,更要快点,楼上巨石不断脱落,也不时候会倒塌,得在这之前抓住王大生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大生特意选在这个地方一决高下,难道是想同归于尽……”苏佳默默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那么简单……”萧天坚定回应道,“这个家伙,做梦都想要亲手杀死我们两个,绝不会用这么窝囊的手段,至少在杀死我之前,他可不会让轻易葬送楼底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他现在人在哪里?”苏佳又不禁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,环顾楼底望去,却是没见着王大生的身影。萧天心有不安预感,抬头想着楼上铁索连接的部分望去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在找我吗?”。终于,上方传来王大生标志性的冷笑声音。

    萧天一眼就找准了王大生的位置,他正站在楼上半空,铁索浮桥的一处。

    “王大生……”萧天看见了王大生,咬牙愤恨道,“今天来这塔中,你是自掘坟墓……如今没有了退路,你今天死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究竟谁生谁死,现在还很难说……”王大生冷冷一笑,继续挑衅道,“苍龙大侠……不,还是叫你萧天好了,你真的以为,把我逼上了绝路,就一定能取我王大生的性命?别以为如今武功盖世,就真的能打败我,我说过了,今天就算是死,我也会先杀了你和苏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苏佳看在眼里,王大生是和萧天共同的仇人,为报两年前神峰崖一仇,苏佳已然拔出鬼刀,随时上楼准备和王大生一决高下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苏佳准备动手前,萧天轻轻用手拦住了她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