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七百九十四章 急报兄仇
    玲珑看着南宫俊遗体枯灰的眼神,默默叹息道,“我也自己暗暗立誓,这辈子只做你的女人……而今你我天地相隔,你壮烈牺牲,我独自活着,又有什么意义……俊大哥你别怕,我这就下来陪你,无论今生来生,人间地狱,我都会陪你在一起,永远不再……分开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玲珑双手握紧穿透南宫俊胸前的长枪,似乎有所异动……

    萧天和苏佳这边,正带领部队与蒙元将士厮杀,人群之中,却见玲珑跪倒在地,伏在南宫俊遗体面前,手持长枪,若有所动。

    见着玲珑凄婉的身影,下一刻,萧天似乎是意识到了不安,瞪大双眼……“玲珑!——”萧天大声呼叫着,朝着玲珑的方向,欲伸手阻止其莫名之举。怎奈距离太远,又有敌军阻挠,即使萧天加快步子飞奔,也已来不及阻止……

    玲珑狠下心,双手持枪一用力……让人不敢想象的殷红一幕,玲珑竟将枪头直刺自己的心脏,与南宫俊一起,“心连心”共同赴死而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玲珑痛叫一声,精神恍惚临死之际,颤抖地将溅慢鲜血的双手,轻轻抚慰着南宫俊的额头,自己身子努力向前,自己的额头与南宫俊的额头互相依偎,竭尽全力呢喃着最后的独白,“我们……永远……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为爱殉情,玲珑亲手结束了,自己年轻美丽的生命……

    “玲珑!!!”苏佳这边,也是见到了血染一幕,嘶声喊道。

    而萧天已然赶到了玲珑面前,却是为时已晚,脚步没有刹住,一个踉跄跪在了地上。待到再次抬头而望,已经是南宫俊与玲珑二人相依殉情的凄影,萧天心中一股涌上心头的悲痛,撕心裂肺般钻心难耐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苏佳跑到萧天身边,来到南宫俊与玲珑的遗体前,神情悲悯道。想想两年之后的重逢,竟然会是这样的惨景,连一句话都没说上,呈现自己眼前的,却只有无法换回的血淋淋的生命逝去……

    王大生的残余部队寥寥无几,萧天苏佳的部队杀到,很快平息了陆府一带的战乱。然而萧苏二人此时根本无心再理战事,亲眼看着朋友殒命身前,二人心中久久未能平静……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刻,唐战和陆菁的部队才迟迟赶到,一心顾忌家中安危的陆菁,匆匆赶到家门前,却是见到了这辈子都不敢相信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看到玲珑的遗体,陆菁没有立刻喊出声,而是瞪大双眼,神情呆滞,似乎一股刺骨的寒冰,袭入心头。

    众人都很清楚,玲珑是陆菁这辈子最好的姐妹,从小一起长大,感情之深无以能表。然而如今玲珑殒命,还是在自己赶到家门之前,陆菁像是精神恍惚般,甚至不敢立刻接受这样的现实,她只是呆呆地站在一旁,稍许微微挪动自己的脚步,一步一步小心翼翼,慢慢靠近玲珑的身旁——她到现在为止,还不想接受这个事实,她希望眼前跪在血泊中的女孩儿,并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姐妹……

    “玲珑!——”然而,陆府门口一声惊叫,打破了这血腥而又悲痛的宁静——是绿云,听到外面战事停止,绿云担心玲珑的安危,壮胆跑来一看究竟;虽然王大生的部队已然覆灭,但留在自己面前的,却只有玲珑愈渐冰冷的遗体。

    这回陆菁就算不想承认,事实已然摆在眼前……陆菁两眼呆滞地跪在玲珑身前,眼眶的泪水夹缝中愈渐低落,神情木然,语气颤抖道: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玲珑,你怎么会……晚了一步,就是晚了一步,你怎么这么不争气,再等我一下,我就回来了……你怎么就这样……就这样离我而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菁儿……”唐战知道陆菁此时的心里,已然崩溃到了极点,两手抚慰着陆菁的肩头,陪她承受着心痛的创伤——如果说之前李玉如和慕容飞等人的死,只是朋友的消逝而去,这回玲珑的殉情,却是自己的至亲姐妹,连回家重逢还未说上一句话,就这样无声无息离开了自己……离开地这么干脆,离开地这么无情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看到陆菁重新归家,绿云在一旁已是泣不成声,但想着玲珑为了陆家安危献出生命,绿云简单叙述道,“王大生知道战事已败,就想拿陆家的人作威胁,连老爷也差点牵连其中……玲珑姐姐为了救老爷,为了救陆家所有人的性命……自己一个人冒着危险,甘愿当做人质……结果南宫公子赶来为救玲珑姐姐,却是与王二生同归于尽……呜呜……”说着说着,绿云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,伏在玲珑的尸体旁,久久不息。

    陆菁知道了事情概况,转眼望了望南宫俊,眼中忽起一股莫名怒火……

    突然,惊异所有人的举动……陆菁像是情绪失控般,两手揪着南宫俊的尸体,大声哭喊道:“你为什么没有救下玲珑——你为什么没有救下玲珑?”

    “菁儿——”唐战看着陆菁失控的情态,急忙上前阻止安抚。

    然而陆菁没有停止,已然哭成泪人,继续用手捶着南宫俊的尸体道:“你答应过我,活着回来,给玲珑一辈子幸福……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你这么没用?你为什么没有救下玲珑——为什么!为什么!为什么!为什么!为什么!!!——呜啊……”陆菁已然彻底崩溃,甚至想要用脚去踢南宫俊。

    “好了,菁儿——”唐战一把保住伤心欲绝的陆菁,轻抚着耳边劝说道,“这不是南宫兄弟的错,他已经为救玲珑,拼尽了全力……要怪,就怪王大生这个畜生,他害死了嫂子,害死了嬉皮,害死了慕容兄弟,害死了南宫兄弟,害死了玲珑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大生……”萧天听着“王大生”的名字,双手握拳,眼神中尽是对王大生的愤怒——他也恨自己无能,连番几次交手,都没能杀了王大生……

    “王大生这个畜生,不单杀死了嬉皮兄弟,还杀死了大哥的朋友……”哈哈在后面,心中想的,也尽是对王大生的愤怒,遂提起手中的大斧,怒不可遏道,“刚才他是往城中的方向跑了,我一定要杀了他,为嬉皮兄弟和死去的慕容将军他们报仇!”

    说完,哈哈即刻转头,摸着刚才王大生轻功逃跑的方向,准备复仇追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也和你一起去——”作为“嘻哈三兄弟”之一的阿多,自然也不会放过为嬉皮报仇的机会,看着哈哈只身往城中追赶,自己也不打招呼地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萧天和苏佳则依旧沉浸在玲珑死去的悲伤中,没有注意到哈哈和阿多的离开…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”陆菁倒在唐战的怀中,失声痛哭道,对于玲珑的逝去,陆菁似乎是陷入无法自拔的噩梦。

    “菁儿,我知道你伤心……”唐战紧紧抱着陆菁,继续安慰道,“可是这不是南宫兄弟错,知道吗……玲珑一直深爱着南宫兄弟,南宫兄弟为了救玲珑,牺牲了性命,不该怪他……”

    陆菁哭了好一会儿,才红着眼,从唐战的怀中慢慢起来,看着南宫俊和玲珑二人的遗体,悲枯道:“是啊,我从一开始就知道,两年前就知道,玲珑她一直爱着南宫俊……可当时我讨厌南宫家的人,不断阻挠他们的事……现在想想,那是我唯一一次对玲珑的束缚,没想到两年后的今天,玲珑竟为这段情,送掉了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说话,只是听着陆菁在一旁默默地悲叹。

    陆菁继续哭道:“都是我的错,如果两年前我没有偏见的眼光,没有阻止他们两个,或许就不会是这样悲惨的结局……玲珑,是我对不起你……是我对不起你啊!——”说完,陆菁转而抱着玲珑的遗体,将她的额头埋在自己怀里,心中的悲痛,怀中的温暖,紧抱着的,却是再也回不来的冰冷的驱壳……

    “这一切都要怪王大生,我们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……”苏佳看着一幕幕惨剧持续上演,心中痛恨不已,现在回过头来想想,比起现在的悲痛,两年前自己与萧天被王大生逼上神峰崖上的生死绝恋,根本就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现在就去找他……”萧天站起身,想要追寻王大生离开的方向追赶而去,却是一时间没看见哈哈和阿多的身影,于是不禁问道,“奇怪,哈哈和阿多他们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一直跟在你和苏姑娘身边吗?”唐战转头提道。

    “糟了,他们两个该不会……”苏佳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惊上额头道,“为报兄仇,自己去找王大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好,他们两个根本就不是王大生的对手,要是头脑发热的话……”萧天也是一时紧张到了极点,迫不及待道,“走,佳儿,我们去找他们!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苏佳也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,如今身边的朋友一个个身死殒命,罪魁祸首王大生——在将他伏法之前,自己再也不愿见到有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于是,和唐战等人简单地告别,萧天和苏佳二人,急匆匆赶往王大生逃跑的城中方向追去。而陆菁则依旧沉浸在玲珑死去的悲伤中,久久未有回神,唐战则是时时刻刻照顾着她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的王大生,手中兵马尽数折损,自己的两个弟弟也相继身死殉国。如今汴梁城破,明军几乎控制了所有城中要道,自己身为御城主将,已然成了最后的势力,想到今日命之将绝,王大生却是仍旧地心有不甘……

    兀良托多的援兵终究没有来,王大生孤身立于战火破碎的汴梁城中……离开了陆府,王大生独自一人往城中的方向走去,不知不觉,眼前出现一座漆黑的高塔。

    那是被大火烧成废墟的“千秋塔”,昔日皎白无瑕,却因南宫家的大火,变成一座“黑楼”,破碎淋漓,摇摇欲坠——自己缓缓之中,已然走到了被自己亲手灭门的南宫大院的遗址……

    “哼,南宫世家,昔日繁华,也免不了灰飞烟灭,落得世间风尘的结局……”王大生看着自己亲手的“杰作”,竟是冷冷自笑道,“杀了南宫家最后的一个儿子,也算是终成正果……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?我命将绝,死前却是没能完成遗愿……就是死,我王大生也要战死,只是心中一直挂念着萧天和苏佳,我倒是希望临死前能和他们一决高下……”王大生直到最后,心里还想着和与萧天和苏佳对决……

    然而,不知何时,南宫大院的后侧,突入而来两个身影……

    “王大生,我要杀了你!——”背后一个高大身影,挥着巨斧,铺天盖地突袭而来——是哈哈,他和阿多一路追随脚步至此,终于找到了王大生的踪迹。

    王大生早就注意到了,但似乎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,只是身形微微一侧……王大生蔑视一笑,躲开哈哈的巨斧,转身一脚重重踢在了哈哈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哈哈痛叫一声,捂着肚子向后倒去,一连退去数十丈。

    “小心——”阿多从后面及时赶到,一把撑住了倒地的哈哈,平日里小打小闹的兄弟二人,如今面对共同的仇人,似乎是团结一致,“兄弟,我们两个一起,杀了这个害死兄弟的畜生!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哈哈忍着痛,重新站起身,两眼怒视着王大生,像一头凶猛的老虎,下一刻便会将眼前的猎物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然而,王大生看着兄弟二人一高一低,一唱一和,根本就不放在眼里,轻视一笑道:“哼,就凭你们两个杂鱼,也敢来取我的性命……如今尔等大军压境,我今日毙命无疑,何必急着送死,冒险前来与我一犯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”哈哈这边,手中巨斧也是蠢蠢欲动,看着王大生不屑的蔑视神情,怒不可遏道,“你杀我兄弟,害死南宫慕容将军,我无论如何都不会饶过你——我要亲手杀了你,把你大卸八块,为死去的嬉皮兄弟报仇!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有点骨气和义气……”王大生危局之际,依旧是不改昔日的冷血与狰狞,语气可怖道,“不过光有骨气没有本事可不行,我王大生的作风,你们不是不知道……既然你们来送死,那我就成全你们……”说完,王大生两掌齐行聚力,似要有所举动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而哈哈这边已经忍不住了,率先提着巨斧,便朝王大生上顶劈头而去。

    王大生看着拙劣的步伐,冷冷一笑……突然,王大生一个瞬影闪身,轻而易举躲过了哈哈的攻击。哈哈一时丢失了目标,刹不住脚,抬起斧子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“这点本事也敢叫板?死不足惜……”背后忽现冰冷一声,哈哈想要回头,却是为时已晚……

    王大生聚掌之力,“地狱掌”破风而下,背后正袭哈哈的五脏六腑之处。哈哈应对不及,直觉全身一阵冰寒与压迫,全身顿时没了力气,不但手中的刀不自觉脱落,两腿更如酸软一般,一下子支撑不住,被王大生一掌击伤,整个人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兄弟!——”眼见哈哈只是一回合便被击倒,连惨叫一声都没有,阿多怕是出了性命,急声大喊道,提刀便朝王大生冲了过来,“你这恶人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王大生只是冷冷一笑,蔑视神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