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江湖博 > 第七百九十三章 血染红情 下
    “呀——”南宫俊没有停手,纵天一跃,神枪劈天而下,只听得一声惊悚利刃……“呲——”惊人眼球一幕,纵刃穿堂而过,蒙元士兵连盾带人,竟被南宫俊一枪分尸,霎时间血爆当场,令人惊慑……

    王二生看在眼里,也是惊恐一番。

    南宫俊没有停手,神枪劈下,溅血借势正朝王二生身前而去。“纳命来!——”南宫俊饮血四方,大吼一声,长矛斜刺杀出。

    王二生收回惊恐,手持大刀,正顶枪尖而去。“铛——”霎时金光正闪,火花四射,南宫俊与王二生利刃相抗,难分伯仲,迸发之力,气宇磅礴,激起尘土飞扬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然而,纵空而下,南宫俊身处居高之势,加之血海深仇的激怒,似乎其力无穷,王二生逐渐体力不支,单刀难以久立,额头汗水涔涔。

    南宫俊看出对方势渐疲软,一鼓作气,内力涌出,似要一招夺其性命,喝声怒视道:“你杀我父兄,灭我族人,今日我南宫俊便持枪为道,斩立而下,誓用你的罪恶鲜血,祭我亡族在天之灵!”

    南宫俊手中力道愈渐愈强,王二生则是近乎疲惫,若不能寻觅契机躲过僵局,体力渐显不支,自己迟早会死在对方枪下。

    反观人质一旁,王大生冷冷注视着南宫俊与王二生的对决,似乎也不打算为二弟助阵,就好像无论孰胜孰负,自己都不在乎,甚至自己更期望看着南宫俊能单枪匹马,纵贯从军,浴血复仇……

    “大哥,快来帮我——”王二生似乎是坚持不住了,手持大刀奋力抵抗,冲着王大生的方向喝声喊道。

    然而,王大生却是冷冷一笑,回应说道,“的确是你亲手杀了南宫家的人,人家找你报仇,你自当要有背负血仇的准备……身为王氏兄弟三人,独自对付仇家的决心都没有,岂不让人耻笑?你得像我一样,做任何事无怨后果,拥有承担一切罪恶的觉悟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还是王大生的行为处事,做什么事绝不后悔,哪怕是冒着仇家寻复的危险,依旧面色不改,从容淡定。但这也侧面告诉了王二生,自己遇到困难,自己想办法解决,既然亲手杀了南宫家的人,南宫俊前来报仇,你就得接受这个事实,想办法绝境求生甚至是打败对方……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王二生知道大哥的性格,不再对求助他抱有希望,而是继续面对南宫俊,想办法陷阱脱困。

    “连你大哥都不帮你,今天你死定了——”南宫俊眼神带血,仇视着王二生,咬牙愤恨道,“我要杀了你,砍你的头,将你碎尸万段,把你丢入火中,让你尝受我父兄所受惨死之痛,我要让你在黄泉中永世不得宁息!”

    王二生没有回应,只是身体重心不断压低,却是在逆境中不断寻找反击契机……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然而,双方原地僵持过久,南宫俊四周喊杀声骤起,从陆府周围匆匆赶来的蒙元士兵纷纷提刀而至,合力挥向南宫俊,意图解救王二生。

    南宫俊眼见兵刃四甲齐拥而来,没有办法,只能暂时收枪腾空一跃,停止对王二生的压制,自己则是飞跃半空,躲过了蒙元士兵的合击一处。

    王二生看准南宫俊收枪一计,立刻回身躲开,离开原处数十步,暂时躲过了危机……

    “上——”然而,四周围堵的蒙元士兵并不打算放过南宫俊,齐手挥刀而上,正朝半空翻身落下的南宫俊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南宫俊大吼一声,长枪立然,金光四闪——“鸿鸣断杀”纵天而下,蛇矛即过,恍若飞舞流星,碎裂天宇,威震四方,正朝围堵将士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“铛铛铛铛铛——”惊悚四裂声,鸿光即过,敌军刀刃尽数斩断,南宫俊飞身立枪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一招便是兵刃尽断,蒙元众士皆惊恐而望那个,久久驻足未有回神。南宫俊看准时机,“天裂神枪”横扫而过,猛虎之势,定斩乾坤,汹涌内力巨浪扑袭之势,贯天而下,蒙元将士徒手无以阻拦,纷纷冲飞十数丈,哀嚎一片,血染府门……

    南宫俊独将杀阵,无愧先锋五虎之骑,王大生看在眼里,倒是多了几分嗜血的兴奋,神情转而诡异;而一旁被挟持的玲珑看着南宫俊为救自己,未报家仇,拼死杀敌,横血无数,早已是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……

    “南宫家的小子,果真比你的那些哥哥要强多了……”王二生退到一旁,看着南宫俊单枪见血,大杀四方,泄愤一句道,“不过,真要比起来,我王二生也没那么好对付——”

    言罢,只见王二生提起大刀,似做狂风席卷之时,内力凝聚,蓄势待发,其力不在南宫俊神枪之下——敢情刚才被南宫俊居高临下而压,手脚施展不开,没露出真本事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动手,二弟你也太晚了吧……”王大生看在眼里,暗暗冷笑道,“现在的南宫俊,已然被你激怒,武功之力乃是至极,就算你使出全部本事,恐怕也未是对手……不过这样也好,和他打个两败俱伤,他今天迟早还是会死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俊眼见王二生“认真起来”,手持蛇矛迎力而上,带血目光更是多了一份坚定和不屈……

    王二生挥刀聚力,纵劈狂澜而下,只觉大地一股晃震,“破风刀”斜穿一道纵刃,聚力磐石而来。晃震后便是一道惊悚裂响,由刀口入地延至南宫俊身前,一道纵穿的裂痕扑面袭来,“破风刀”斩流之力,撕裂大地般汹涌而至,正袭南宫俊身前而去。

    南宫俊毫不示弱,提枪蓄力,八面合一,“弑魂枪”惊天之力凝聚枪尖一处,前堂硬上,正迎“破风刀”斩裂一点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刀枪硬力相碰,石土炸裂巨响,一时陆府门前狂风乱作,弑魂破风之力纵贯天地,震动八荒,乱石激起高落,久之趋于归尘……

    南宫俊与王二生纷纷使出浑身之力,双招即过,震慑内伤。但王二生似乎伤得更重,战力不支伏倒一阵,显然血仇在身的南宫俊立誓报仇,加之为救爱人心切,拼搏之力超乎常人,王二生一时难以承受,身负重伤,独手支刀跪地,难以站起。

    而南宫俊这边也不轻伤,虽然还能勉强站立,可“破风刀”狂澜之力甚强,呼啸之刃斩痛内伤,南宫俊一时眼神恍惚,精神迷离,体中内力紊乱不定,难以久历而战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突然,静谧中背后一道箭矢袭来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南宫俊恍惚中大喊一声……

    是在南宫俊背后,一个蒙元士兵趁其力道恍惚之际,射出一道箭矢,正中南宫俊肩头……

    “俊大哥——”看着南宫俊中箭负伤,玲珑悲痛喊道……

    南宫俊总算清醒过来,不过一支箭矢并不能致命,忍痛重新站起的南宫俊,持枪回身,准备迎击趁机偷袭的蒙元众士。

    果然,与王二生战成两败俱伤,背后观此情形的蒙元士兵纷纷挥刀而来,似要趁其不备,取了南宫俊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南宫俊大吼一声,忍着内伤与肩头上的剧痛,蛇矛一转,裂光纵然,“鸿鸣断杀”再现,意要尽斩蒙元众敌。

    可与王二生奋力厮斗,身负内伤,加之一路从城门杀入城中,连斩敌将数十,早已是精疲力尽,而肩头箭矢一处,血流不止,南宫俊的内力已经远不如正常之时,完全没了刚才腾空翻越斩杀树敌的气势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——”紧跟着又是几道暗箭,分别正中南宫俊的大腿、腹中等处,南宫俊伤情愈渐恶化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但南宫俊依旧忍痛,怒吼挥枪横扫而去。只要自己还有力气,南宫俊就绝不会倒下,就算是拼尽性命,也要将敌人斩杀殆尽,救下玲珑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……”果然,奋力鏖战的南宫俊依旧神勇难当,蒙元众士齐刀围堵,依旧难敌虎将,惨叫声接踵而至,一具具尸体再次落倒在血泊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就结束了——”可是煎熬之际,王二生看出南宫俊背身“破绽”,忍耐体内“枪斩”的痛伤,挥刀直扑而来,似要一刀直取南宫俊的性命……

    “俊大哥,小心!——”千钧一发之际,玲珑看出了王二生的歹意,不顾性命担忧,大声冲南宫俊呼喊而去。

    挟持的王大生也并没有刁难玲珑……等等,玲珑呼喊一旁,王大生不知何时消失了踪影,行迹不知去向……

    南宫俊听到了玲珑的呼喊,并未作出太大反应,似乎从一开始,自己心里已然有数——王二生冲自己背后突袭而来,南宫俊眼神一瞟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一道惊悚的利刃穿堂,血流满地……

    南宫俊转身正视王二生,王二生则是惊恐的瞪大双眼……

    只见俯身之下,南宫俊的蛇矛一枪穿过了王二生的腹中……

    现场顿时一片死寂……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会……”王二生始终不敢相信,最后欲加突袭的自己,竟会中了南宫俊的套。

    “枪身立虚,则出一式……”南宫俊眼神坚毅地望着王二生,眼神见血道,“唐战兄弟教我的‘回马枪’,今日将汝夷狄斩杀,以报我南宫一家亡族之仇!”

    南宫俊最后使出了唐家枪法中的“回马枪”,早有立算,趁其疏忽大意,一招致命。王二生惊悚一阵,眼神瞪大,最终落刀毙命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哼!”南宫俊大仇已报,喝然一声,一脚将王二生的尸体踢飞——这个亲手杀了自己父兄的罪恶仇人,终于死在了自己枪下……

    不过,南宫俊奋力杀死王二生,自己已然耗尽了体力……

    可事情,并没有就此结束……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一声惊恐的利刃穿堂,南宫俊不禁双眼瞪大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玲珑正在对面看着,眼神近乎绝望……

    正在南宫俊的胸前,一支长矛从背后穿心而过——致命一击,南宫俊遭受突袭,临死前眼神稍稍一定,似乎意识到了死亡的临近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大仇已报,那就安心的去吧……”背后冷冷一句——是王大生,王大生不知何时离开了玲珑,偷偷潜到南宫俊的身后,等到南宫俊杀死王二生一刻,王大生一枪贯穿了南宫俊的心脏,“你得感谢我,不但让你报了仇,还能让你在黄泉与亲人相聚……南宫家的人,就此灭亡……”说完,王大生冷冷一瞪,亲手杀死了南宫家的最后一人,似乎已然得到满足。

    南宫俊两眼一黑,最终跪倒在地,长矛直穿心脏,壮烈殉职……

    “俊大哥!——”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,玲珑看着心爱的人命丧敌手,已然彻底崩溃——两年后的重逢,竟是痛苦的生死相离,再也见不到曾经温柔的笑容,再也换不回昔日温情的爱意,再也等不到憧憬未来的幸福,玲珑彻底绝望了……

    “再见了,南宫俊……”王大生冷冷看着南宫俊倒下的背影,准备带兵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而蒙元众士这边,眼见南宫俊已死,剩下的“人质”玲珑已然没有利用价值,准备将其灭口。

    玲珑却是早已死心,看着心爱之人命绝眼前,她似乎已经放弃了生存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“杀了她——”一旁的蒙元士兵下令挥刀道。

    玲珑没有在意身旁蒙元士兵的砍刀,只是眼神发愣地一步步往南宫俊的遗体面前走去……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前方道口,突然一支箭矢飞窜而过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,在背后准备一刀结果玲珑的士兵,胸前正中一箭,毙命倒地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,敌军的部队赶来了!”蒙元众士意识到,是明军的部队杀到了这里,不禁大喊道。

    王大生似乎也察觉到了,转头一看,正巧跟巷口处带队杀到的萧天苏佳撞个正着……

    “找到了,是王大生——”苏佳眼见“熟悉”面孔,奔袭提声道。

    “王大生!——”萧天更是已然气愤想要亲手杀了王大生,喝声吼叫道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王大生冷冷一笑……突然,王大生趁着场面混乱,转身施展轻功一跃,飞跑离开了这里,连自己的手下部队都不管了……

    “别跑,我要为我兄弟报仇!”哈哈和阿多一直跟随着萧天苏佳左右行进,看着仇人王大生转身逃跑,想起嬉皮的死,二人恨不得亲手将王大生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可王大生动作迅敏,根本来不及萧天等人追赶,只留下了轻功逃跑的方向,瞬影离去……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两军相见,分外眼红,杀至城南的明军部队,与城中残余的蒙元部队相向一处,顿时兵刃相接,厮杀见血……

    玲珑没有在意身旁突然出现的“混乱”,她只顾看着眼前南宫俊的遗体,精神恍惚,一步一步地走到跟前。

    终于,来到南宫俊的遗体前,玲珑缓缓跪了下来,看着南宫俊被一枪穿心的惨景,心中甚是悲痛……

    “俊大哥,两年前你答应过我,一定会平安回来……”玲珑留着泪水,哭声诉说道,“我苦苦盼了你两年,终于等到你回来了,可是你却……你却……你却在我眼前……”玲珑满是悲伤的神情,哽咽抽泣不断,四周明军与元军的厮杀,似乎如同过眼云烟,自己全部在乎……

    “你还答应过我,胜仗归来,要娶我为妻……”玲珑看着南宫俊遗体枯灰的眼神,默默叹息道,“我也自己暗暗立誓,这辈子只做你的女人……而今你我天地相隔,你壮烈牺牲,我独自活着,又有什么意义……俊大哥你别怕,我这就下来陪你,无论今生来生,人间地狱,我都会陪你在一起,永远不再……分开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玲珑双手握紧穿透南宫俊胸前的长枪,似乎有所异动……(未完待续。)